艳女迷棺免费全文阅读-艳女迷棺最新章节

艳女迷棺

时间:作者:主角:

艳女迷棺完整版小说是一本悬疑灵异最新章节讲述的是:那一晚,爷爷让我睡在一个棺材里,后来棺材里出现个大姐姐,她很好看……...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艳女迷棺》小说,这本小说属于悬疑灵异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那一晚,爷爷让我睡在一个棺材里,后来棺材里出现个大姐姐,她很好看……

第一章棺材里有个大姐姐

自古道盖棺事定,入土为安。

人死后埋入土中,死者方得安息,生者方觉心安。

其中少不了一个环节,就是人死后的入棺,又称入殓。

这其中的讲究和忌讳是一门学问,入棺前必须先给死者抹尸、装束,说白了就是洗身子,穿寿衣,干干净净的穿着新衣去阴间过日子。而死者入棺前这棺材也有说道,一般会找个童子在棺材里先睡上一晚,叫“困棺”,也叫“睡阴”,被选中的童子叫“睡阴童子”或者“睡阴人。”

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棺材本身阴气太重,死者入棺后被阴气所冲容易诈尸,童子阳气最盛,能把棺材里的阴气冲散。

九岁我生日那天,晚上吃完了长寿面和打卤蛋,爷爷说带我去一个地方,却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

“爷爷,天太黑了,我有点怕。”我以为爷爷因为今天是我生日,要带我去村口的小卖店买好吃的,结果他却领着我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黑漆漆的,一点亮光都没有。

“怕啥子,你都过了九岁生日了,爷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大晚上拿着叉子守南头的西瓜地都不害怕!”

其实我不是害怕,只是爷爷没有去小卖店让我有些失望。

“爷爷,那我们要去哪?”我很好奇。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还不告诉我。

穿过了那个胡同又往前面走了一段路就是我们西面的村口了,爷爷嫌我走的慢把我背了起来,我趴在他的背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我是听到哭声才醒的,是两个女的在哭,呜呜的那个伤心,哭的我都跟着难受了。

睁开眼睛,发现我爷爷背着我进入了一户人家的院子,这哭声就是从屋里传来的。

有个大叔带着我和爷爷进了屋子,我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屋里正中央的一口白色的棺材。

“爷爷,这家要死人了。”我随口说道。

“别乱说话。小孩子不懂事,别介意。”爷爷蹲在地上,把我放了下来,瞪了我一眼。

棺材本来就是装死人的吗,爷爷为啥不让我说,不过这棺材是白色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没事,童言无忌,咱们去西屋,走了一路也辛苦了,先吃点东西吧。”那个大叔说道。

进了西屋,睁大了眼睛,一桌子菜啊,我家过年都没有这么丰盛!

看了一眼我爷爷,他冲我点了点头,“吃吧,吃饱了。”

有了爷爷的同意我自然就不客气了,拿起碗筷就开始一路风卷残云。

其实我不太饿的,毕竟才吃完晚饭不久,但是看到这么多好吃的,我不多吃点觉得对不起自己,一年才能吃上这么一顿丰盛的饭菜。

但是我吃了一会发现爷爷坐在那看着我,一点没动,筷子都没拿。

“爷爷,你不吃吗?”我好奇的问道。

“爷爷不饿,你吃吧,吃饱了爷爷有话和你说。”

我放下筷子,“爷爷你说吧,我吃饱了。”

确实是吃饱了,我吃了一碗饭,还把每一样菜都吃了两口,一个没落下,肚子已经撑着了,而且对面屋里的哭声一直没停,虽然我们进屋后声音小了不少,但是一直没断,听着我心慌,影响了食欲。

爷爷伸出手,用他的衣服袖子给我擦了擦嘴,说道:“小辉啊,今天你吃了刘二叔家里的饭菜,能帮他一个忙吗?”

“刘二叔,你要我帮你什么忙?”我看了一眼一直在一旁站着的那个大叔,我并不是认识他,不过既然爷爷说是刘二叔那我就这么叫。

刘二叔上前,身手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这孩子真懂事,小辉啊,二叔想让你在屋外的棺材里睡一晚,冲一冲棺材里的阴气。”

我一听,愣了,赶忙摇头,“二叔,这忙我帮不了。那棺材是给死人睡的,我活的好好的,你怎么能让我去睡死人棺材呢,爷爷,我困了,我想回家!”

但是爷爷却瞪了我一眼,“臭小子,那棺材和床有什么区别,谁说不能睡活人的,一般人还没有这个待遇呢,只要睡一个晚上,明天爷爷带你去商店买好吃的!”

听到好吃的,我动了心,可是我依然害怕,在我印象中只有死人才会躺进棺材里,我要躺进棺材里,我不会死了吧?

“爷爷,那你……和我一起睡好吗,我害怕。”我说道。

“那棺材小,爷爷睡地方不够,乖,爷爷就在外面看着你。”

“那你一晚上都看着我,行吗,不能走!”

“好,不走,不走!”爷爷说着让那个刘二叔去准备。

我也不知道要他去准备什么,反正我在屋里听到的就是另一个屋里的哭声和搬东西的声音。

“行了,行了,别哭了,你们再哭孩子走的不安心!”那个刘二叔的声音从另一个屋里传来。

过了有五分钟,刘二叔进了我们这个屋里。

“都准备好了,我看孩子也困了,不如现在就去睡觉?”

“好。”我爷爷答应着,把我领了出去。

出了屋我看到棺材盖被挪开了一半,这就是我今晚要睡的地方。

我爷爷把我抱了起来,走到了棺材前面,我看到棺材里面扑了一层新被褥,白底带花的挺好看的。

爷爷给我脱了衣服,就剩一条背心和裤衩,我在家里也这么睡的。

躺进去后棺材盖就要被盖上,我忽然有点害怕。

“刘二叔,能不能别盖,我怕黑。”

“臭小子,哪那么多事,睡觉当然要关灯的,闭上眼睛,明天早上爷爷就带你回家!”爷爷说道。

接着,那棺材盖就盖上了,这里陷入一片黑暗。

我突然有点后悔,心里更加害怕了,好像这棺材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看。

我用被子蒙上头,身体缩在一处,这样才感觉好一些。

可能是太困了,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体一阵冰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上面软软的,下面有个鼓鼓的,似乎中间还有一条缝。

睁开眼睛,我看到了身上压着一个大姐姐……

第二章你娶我行吗

她那张脸虽然好看,但是……

她身上好凉,全身都是凉的,我浑身忍不住打了冷颤。

下意识的要把她推下去,但是棺材里就这么大地方。

“弟弟,别怕,姐姐不会害你的。”她开口说道,脸特别白,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好像上面扑了很多白面粉一样……

我很想大声喊我的爷爷,但是听到她说的话我又没有那么害怕了。

“姐姐,你身上怎么那么冷,是生病了吗,你是怎么进来的,也要在棺材里睡一晚?”我问道,爷爷和刘二叔之前都没说,估计是我睡着的时候她躺进来的,但是这棺材很窄的,我们两个人怎么睡,就这样压着吗?

她眼睛很大,就那样盯着我看,不说话,也不回答。

看着我浑身发毛,她的表情有点怪,我不知道那是笑还是没笑。

很诡异。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啊,要是……要是没事你出去行吗,或者我出去也行,我把这里让给你。”我真害怕了,她身体的冰冷几乎把我冻僵。

“弟弟,你帮我个忙行吗,姐姐确实生病了,很严重的病。”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好,你说。”我答应道,现在只想让她赶紧从我身上下去。

“那你娶我行吗?”

“啊?”

“怎么,不愿意吗?”她伸出手摸着我,顺着我的脖子摸了一下我的脸,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种感觉就像一条蛇往身上爬。

如果我拒绝她会不会张开嘴一口把我吞下去?

“不是不是,姐姐,我还太小,不然……不然你去问问别人吧。”

“只有你能帮我,你真的不愿意?”她眼睛盯着我,表情有些悲伤,好像要哭。

“也不是……就是我刚过完九岁生日,我……”

“没事的,我可以等你,等你长大,行吗?”

“那……好吧,明天我和我爷爷说。”

“你不用告诉你爷爷,把左手的食指伸出来。”她看着我说道。

我照做,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可是当我的食指伸出来后她居然用嘴给我吸住了!

她的舌头裹住了我的手指,刺骨的冷。

一瞬间冰凉的感觉就像过电了一样,浑身都是酥酥的,麻麻的,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松开了嘴。

我感觉有股阴冷的气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她从我身上下来,侧着身子躺在棺材里,我也侧着身子,和她背对背。

后来她翻过身子隔着被子抱住了我,我也不敢乱动。

起初我怎么都睡不着,后来可能实在是太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直到听到很大的哭声才睁开了眼睛……

“我这可怜的孩子啊,你命太苦了!怎么就这么早就去了呢!”

“孙女,你让奶奶以后可怎么活!”

哭的声音非常的大。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棺材里就我一个人了。

昨晚和我说要做我媳妇的那个大姐姐呢?

就在我还在纳闷是不是做了一个梦的时候棺材盖被打开了,我爷爷和刘二叔都在。

爷爷把我抱了出来,给我穿上鞋要带我回家。

可是我无意中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张黑白照片。

那不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个姐姐吗?

昨天我们过来的时候还没有的。

“爷爷,我昨天见过这个姐姐!”我指着照片说道。

我爷爷听到后脸色一变,啪一下打在了我的头上,“乱说什么呢!”

“真的爷爷,昨天……昨天她还和我一起睡在棺材里,说她要做我媳妇,我没骗你爷爷。”本来我以为可能是做梦了,但是看到那张照片我发现不是梦,就是那个姐姐,一模一样。

“再乱说,看我不打你!”爷爷说着抬起手就要打我的脸。

却被刘二叔给拦下了。

“没事没事,小孩子,这次谢谢老哥了,留下吃了饭再走?”

我爷爷瞪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刘二叔说道:“不了,我这就带他回去了,你快去忙吧,等出殡那天我再来,这孩子也是可怜,哎!”

爷爷说着就带我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看着那张照片,感觉那照片上的姐姐似乎是对我笑了一下。

在回去的路上,爷爷走的很快,我都要跟不上了。

“爷爷,你慢点走。”我说道。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走了过来,伸出手把我抱了起来。

“小辉啊,你昨天晚上真看到照片上那姑娘了?”爷爷问我。

“是啊,爷爷,真的,你看我手指头,还被她吸了一下,现在还是凉的呢。”我说着把那根被她吸的手指头给我爷爷看。

我爷爷一摸脸色更不好了。

“小辉,那个姐姐不能做你媳妇,她死了已经,再也不要说这件事了知道吗,对谁都不能说!”

“啊……”

死人,我居然和一个死人睡了一个晚上!

听到爷爷说的话我心里很是害怕,怪不得她身体那么冷呢,死人是没有温度的,以前同学说他奶奶死了浑身都是冰冷的。

回去的时候,我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但是每次看都没有人。

回到家里后,我爷爷做了一件事,把我家门前的柳树给砍了……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