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再一意孤行免费全文阅读-不会再一意孤行最新章节

不会再一意孤行

时间:作者:主角:

不会再一意孤行完整版小说是一本总裁豪门最新章节讲述的是:他娶她是为了要她的血,成婚半年,他折磨她、伤害她,甚至是亲自杀死他们的孩子。却不知,她早已成了他心底的一场海啸,稍稍一动,就是伤筋动骨的疼。...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不会再一意孤行》小说,这本小说属于总裁豪门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他娶她是为了要她的血,成婚半年,他折磨她、伤害她,甚至是亲自杀死他们的孩子。却不知,她早已成了他心底的一场海啸,稍稍一动,就是伤筋动骨的疼。

第1章那个像杏鲍菇一样的东西

暮色微薄,白梨面无表情地站在落地窗前,玻璃映着她微卷的长发慵懒垂腰。

白衬衫恰好遮到微翘的臀部,修长的白腿性感得致命。

他,今晚会回来吗?

哐的一声,门被人撞开。

南宫寒步伐凛凛地走了过来,她刚刚起身,他骨节分明的手就扼住了她纤细的脖子,粗暴地将她推至落地窗上。

“白梨落,你就这么欲求不满吗,没想到你竟如此卑劣、下贱、放荡!居然在网上买这种东西!你喜欢这个是吧,好,那我就让你试试!”她漆黑如墨的眸中荡着缕缕噬人的猩红。

她瞟了一眼他手中那个像杏鲍菇一样的东西,倒吸着冷气打了一个寒颤。

白梨落清艳的面色瞬间惨白,看着他手里里那个长的像杏鲍菇的东西,只觉头皮发紧、血液凝结,漾眸呆滞,宛如魂飞魄散。

嘶……

他粗虐地扯掉白梨落的纱裙,白皙的大手握着硕大的杏鲍菇就朝她腿心捅去。

“不,不要……”她拼命夹紧腿,语息软软地解释:“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买的……”

她堪堪哀求。

她知道,这个东西的出现让他蒙了羞、受了辱。

他怎会相信她这苍白无力的解释,他身为南宫家长孙的矜贵和荣耀,他身为男人的尊严和傲然,都被她给毁的碎如粉齑。

杏鲍菇太过粗大,他丢了杏鲍菇,修长的手指染着初春的寒凉滑入了她的腿心。

“疼……”她气息颤颤,额头冒汗。

“白梨落,你不是喜欢这样么,你不是欲求不满么,你买那东西回来不就是想这样么!”清凛的恨意在他菲薄的唇上流动,白皙的手指带着报复般的残虐凶狠地在她娇嫩地地方进出着。

“不,不是这样的……”她疼的缩着身子,纯澈的眸子雾气朦胧。

“不是这样的?呵呵,从救我姐姐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们白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他阴鹜的星眸中尽是恨意,他甚至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阴谋,姐姐的车祸都是白家人一手策划的。

半年前,他的姐姐南宫嫣重伤急需Rh阴性血,全市的医院都血库告急,去医院看望继父的白梨落本想无偿献血,可是她那个嗜赌如命的继父却在人命攸关之时提出了交易,用南宫嫣的命换他一世富足,最终,为了救南宫嫣,南宫家答应了这门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

盛世婚礼上他眉眼荒凉。

结婚半年,为了不落人口实,他和她一起生活在城堡一样的别墅里,可他从来不亲吻她,不拥抱她,不要她。

她给他准备的餐食、搭配的服饰、放的洗澡水、特意种给他的木槿花、特意为他化的妆、穿的漂亮衣服……他碰都不碰、看都不看。

即便他日日夜夜地对她视而不见,即便只有在去老宅看望爷爷时他才会温柔乍露,可欢喜,还是在她心底疯狂滋长,纠缠如藤蔓。

以前,在杂志上看到他,她只觉得这个男人简简单单、干干净净,一如刚刚洗过的白衬衫。

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是他的老公了,可是她总觉得南宫寒的身边下着雾,让她看不清、靠不近……

第2章你喜欢我就成全你

白梨落解释过很多次,她是甘愿献血救姐姐的,无奈她那嗜赌如命的继父掺和一手,让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味。旧事重提,她只觉愧疚。

她樱粉的唇凉凉一弯,苍白的唇角尽是无奈。

“你早就策划好了是不是,你就是想要用这卑劣的手段让众人误会我不行是不是?白梨落,你他么的就这么欠操么?”他幽眸猩红,就像是暗沼一样飘散着妖气。

“不,不是的,我是你的妻子,我怎会这样对你呢?我没有策划过什么……”她颤栗不安的语字中尽是幽凉的哀愁和难掩的爱意。

“妻子?呵!”南宫寒震怒,“你怎么好意思说这两个字,你配么,这婚是怎么结的,你不知道么!当我的妻子,你有这个资格么!”

“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这两个字,她终是吞了下去。

“觉得我不行是么,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有多不行!”她将手从她腿心抽回,想要拽掉她的上衣。

可是抬手之间,他瞥到了手指上的淋淋殷红。

那红,在白皙的肌肤上,红的凛艳。

心魂一震,难道她……沈媚儿早就告诉过他,白梨落早就跟她的青梅竹马苏一尘上过床了么?难道是沈媚儿在骗他?

想收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滔滔爱欲如恶魔般在他体内张牙舞爪地叫嚣着。成婚半年,他从来没有对她生出过半点欲念。

可今天,他爱欲腾腾。

一半是因为愤怒,一半是因为她真的有点诱人。

他,忍无可忍了。

倾瞬的愣神之后,她暴虐地扯掉了她薄如蝉翼的上衣,她背着春夜的月光不着丝缕地站在她面前。

南宫寒抬起她的一条腿缠在腰间,腰身一沉,便进入了她。

几乎是瞬间,她被南宫寒给霸占了,成了他的俘虏,再也逃脱不了了。

她咬牙承受,珠泪簌簌,可是这疼是她倾心的男人带给她的,就算会随时被带到死亡的世界中去,她也心甘情愿。

她伸手环住南宫寒,感受着彼此肌肤的脂润和灼热,这么久了,她终于抱到他了,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了,粉粉的唇,荡漾成花。

像是得偿所愿般,她的唇花瓣一样落在南宫寒的肌肤上,窈窕的身子也主动迎合着他,白嫩的胴体因灼灼的爱欲而变得酥软,染上一层迷离的桃花粉,淋漓的香汗浸湿齐腰的墨丝,黏在如雪的肌肤上,越发摄人心魄,撩人欲魂。

“你买那东西不就是觉得我不行么,你买这东西不就是想要让我这样对你么,怎么样,有没有欲仙欲死?”他恶狠狠地掠夺,仿佛要把她给撕碎一样。

白梨落娇吟涟涟,震颤痉挛,酥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南宫寒,不舍得分开丝毫。

“你不是说我不行么,我行不行,行不行!”南宫寒如仇人般汹涌地冲撞着,白梨落渐渐地承受不住,瘫软在他的怀里。

南宫寒一个转身,将她扔在沙发上,欺身而上肆意而又残虐地在她的身体里驰骋。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