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太长非你不可免费全文阅读-余生太长非你不可最新章节

余生太长,非你不可

时间:作者:主角:

余生太长,非你不可完整版小说是一本都市言情最新章节讲述的是: 她爱他二十年,费尽心机嫁给他换来的只是一再的羞辱。  当宋依然从他的生命消失,当一切真相大白,冷继尘后悔不已,势必要追回逃妻。  “冷继尘,我们已经离婚了!”她逃。  “宋依然,只要我没签下离婚协议书,你就还是我太太!”...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余生太长,非你不可》小说,这本小说属于都市言情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 她爱他二十年,费尽心机嫁给他换来的只是一再的羞辱。  当宋依然从他的生命消失,当一切真相大白,冷继尘后悔不已,势必要追回逃妻。  “冷继尘,我们已经离婚了!”她逃。  “宋依然,只要我没签下离婚协议书,你就还是我太太!”

第1章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夜,深

  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

  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

  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

  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

  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他现在在忙。”

  “宋陶陶?怎么是你!”

  宋依然有些惊讶的站起身,这个声音是她在熟悉不过的,宋陶陶,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哦,原来是姐姐啊,不过姐夫也真是的,居然连姐姐的手机号码都没有备注,我还以为是陌生人呢!”宋陶陶有些得意。

  宋依然脸色瞬间苍白,咬紧了唇,像是被一股冷水浇下,透心凉。

  却丝毫不意外。她一直都有自知之明,冷继尘娶她并不是因为喜欢她!

  “姐姐,你也知道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总是难以自控。所以姐姐,你要是有自知之明还是成全我和姐夫。”讽刺挑衅的声音落下,电话被挂断。

  宋依然一直都知道她的妹妹和丈夫关系不简单,只是尽管冷继尘再不喜欢她也每晚会回`来执行夫妻义务,却不会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如今亲眼见证事实,心口还是一阵阵的痛,难受。

  “宝宝你乖乖的,爸爸不要你,妈妈要。”手机无力脱落,宋依然抹去眼角泪花,把孕检报告收起来,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

  宋依然蜷缩着身子刚睡下,胸口传来的重量压低她快喘不过气,睁开眼,对上男人阴沉的脸。

  “继尘……”

  一股酒味夹杂着女人的香水味传来。

  男人二话不说,直接翻过她的身子,撩起睡裙进入她,动作粗鲁。

  想到孩子,宋依然吓得脸色苍白:“冷继尘,不可以,求你……”

  换来的却是男人一下比一下凶猛的动作。

  宋依然整张脸埋在枕头里,承受着男人猛烈的撞击,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无声流泪,却不敢说自己怀孕了。

  这个男人这么恨他一定不会同意她生下孩子,为了孩子,她要忍着!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发泄完毕起身下床,动作干练似乎早就做了许多遍。

  “冷继尘,你还没给我钱。”宋依然忍着不太舒服的肚子对男人说。

  冷继尘屹立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嘴角弧度冰冷,从钱包里抓了一叠钱朝她脸上丢去。

  “宋依然,你真恶心!”

  男人的话语和飘落的钱,像是一根根针,狠狠扎着新宋依然的胸口,密密麻麻的疼。

  她裹着床单翻身坐起来,把钱都捡起来,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狼狈极了。

  但是这些钱她需要!

  冷继尘见她低头白细的手指把钱一张张的收起来,脸色苍白得不像话,也没有再去为难她,穿好裤子离开。

  “冷继尘,我们离婚吧。”

  身子一顿,一张俊脸阴沉得可怕,捏紧拳头,转身看着床上的女人,有些不可置信咬牙问。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宋依然从床头拿了文件递给他,声音有些低沉无力,再次重复:“我们离婚吧……”

  

第2章 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冷继尘看着女人毫无焦距的眼和苍白的面色,那句“我们离婚吧”在脑中反复回放。

  他拳头捏得咯吱作响,脸色如染了冰霜,大掌直接掐上她的脖子。

  男人的大掌慢慢收紧,吓得宋依然赶紧伸手护住肚子,却听见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宋依然,你害了我弟弟,当初又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现在一句离婚就想从我身边逃离?你休想!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冷继尘的女人!”

  脖子上的束缚消失,宋依然用力咳嗽了几声,目送男人离去。

  肚子传来隐隐痛感,摸了摸肚子,安抚:“宝宝乖,别闹,妈妈爱你。”

  ……

  第二天,宋依然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她身子虚弱,别再有大动作,宋依然同样也不想再发生和昨天一样的事情。

  为此,回了宋家打算住几天。

  进了宋家大门,佣人们没有给她好脸色,宋依然直接上了二楼回房间,在经过宋陶陶房间时,却听见里面的若隐若现谈话声。

  听到有关于冷继尘和自己的事情,她步子顿住。

  “妈,现在怎么办?在这样下去,继尘会越来越在乎那个小贱人的!万一我们当初做的事情会被发现……”宋陶陶话刚说完就被母亲李玲捂住嘴巴。

  心虚的看了看门口,确定没人李玲才说:“怕什么,当初我派人把冷逸尘丢到臭水沟栽赃给那个臭丫头可是没有留下把柄的,这件事情就我们两个知道!你好好把握机会,让那个臭丫头和冷继尘离婚,你就是冷家少奶奶了!”

  听到真相,宋依然躲在暗处吃惊的捂住嘴。

  难怪当初她明明记得把车转了弯,没有撞到冷逸尘,他怎么会掉进水沟变成植物人,原来是这对母女在搞事!

  宋依然气得胸口起伏,想直接冲进去揭穿这两人的真面目,可直觉告诉她不能这么做,没有证据。

  她悄悄打开手机,想录音,可惜房里的二人却已经停止了那个话题。

  来不及多想,宋依然离开打车到冷继尘公司。

  顾不上喘气,她直接跑到办公室里找他。

  “冷继尘,我知道当初把你弟弟丢在臭水沟的人是谁了!”

  坐在办公室办公的男人抬头,冷眸扫视她。

  “真的,相信我,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当面对峙!”宋依然伸手要去拉男人的手,却被他避开。

  “宋依然,你又想把这个脏水泼到谁身上?”

  宋依然看着男人嘴角讥嘲的弧度,举手发誓急得双眼通红:“真的,我没有说谎!我刚刚回到宋家亲耳听见宋陶陶和我后妈李玲在谈话,当初就是他们把你弟弟丢进臭水沟栽赃给我的!”

  “跟我去好不好?相信我这一次!”宋依然拉着他的袖子恳求。

  冷继尘看着那面前记得快哭了的女人,眸色微暗,喉咙一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模样。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冷继尘听那头说了什么,脸色大变。

  合上手机,那双幽暗的眸子顿时又森冷扫视宋依然。

  “冷继尘,你……”刚出声,男人的大掌便掐着她细嫩的脖子。

  冷继尘猩红的双眸简直要活剥她:“宋依然,我早该想到你是个喜欢颠倒黑白的毒妇!要是陶陶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然后宋依然被男人强拽着出了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进车内。

  她有些纳闷,刚刚那个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