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落跑萌妻免费全文阅读-总裁的落跑萌妻最新章节

总裁的落跑萌妻

时间:作者:主角:

总裁的落跑萌妻完整版小说是一本总裁豪门最新章节讲述的是:他是权倾天下的军权继承人,一场意外,他将她压在沙发上吃干抹净。四年后,她换上了男装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招摇撞骗,她杀遍商界,奸诈狠戾,颦笑间揽获美人无数芳心,她是荣宠万千的江南第一少!他说:“我想看你穿女装的样子。”她拒绝他,一转身却长发飘飘、风情万种地陪着别的男人跳舞。他嫉妒地抓狂,却依旧包庇她、纵容她、甚至对她机关算计步步逼婚,惟愿此生在她心中画地为牢!...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总裁的落跑萌妻》小说,这本小说属于总裁豪门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他是权倾天下的军权继承人,一场意外,他将她压在沙发上吃干抹净。四年后,她换上了男装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招摇撞骗,她杀遍商界,奸诈狠戾,颦笑间揽获美人无数芳心,她是荣宠万千的江南第一少!他说:“我想看你穿女装的样子。”她拒绝他,一转身却长发飘飘、风情万种地陪着别的男人跳舞。他嫉妒地抓狂,却依旧包庇她、纵容她、甚至对她机关算计步步逼婚,惟愿此生在她心中画地为牢!

第1章,双双失身,你是女的?!

中国四川,成都。

最有名的一家KTV里,荧光迷离,嘶吼不断。

凉夜有些迷茫地沿着华美的长廊踌躇徘徊着,她不确定她要找的人究竟在哪一个房间。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后扑了过来,瞬间将她的身体捞进了侧面的一个房间里!

啪!

房门被关上!

后脑重重地摔在了沙发上,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因为房间里没有灯!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凉夜忍不住尖叫:“你干什么!”

“小弟弟,听话,我现在头晕的厉害,我的同伴都离开了,我需要你帮我打电话叫医生!”乔歆羡声色暗哑,眼前的一切令他自己都措手不及,更无法向这个陌生的男孩解释清楚。

他极力组织着语言,却似乎要败给了这不断溃散的理智!

当凉夜不断挣扎着的某一瞬,他惊讶又恼火地对她吼了一句:“你是女的?”

凉夜崩溃啊!

她是女的也有错吗?

“我、我妈妈从小就拿我当男孩子养的!你放开我!”

“来不及了……”

还未反应过来身上男子的话,惊恐的凉意已经袭来,红唇被堵上,少女从未被人采摘过的贞洁如烟花般灿然破碎!

“呜呜~呜呜~你混蛋!”

“告诉我你的名字。”

“去你妈的!”

“名字,我会对你好。”

“操你大爷的!”

“名字,乖~”

啪!

不管乔歆羡如何温柔地诱哄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凉夜就是不说。

挣扎间,小手摸到沙发下横倒的一个啤酒瓶,她迅速抄起,抬手狠狠砸了下去!

身上的男人没了动静,她用力一推,他的身子狼狈地摔在地上!

凉夜痛哭着,吓坏了,迅速穿好被剥的差不多的衣服冲出了房间!

恨!

被这陌生的男人发泄了三次才摸到这个啤酒瓶!

真是受够了!

半小时后——

包房门再次被人打开,房间里的大灯也跟着亮了起来。

乔歆羡趴在地上,整个人昏睡过去了。

他上衣一动没动,只是轻微的褶皱,裤子被拉到了膝盖下面,前面的春色完全看不见。

柳杉杉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瞥见布艺沙发上的零碎血迹,像极是少女初次之后留下的,她捂着嘴巴,吓了一跳!

冷静了几秒后,她当即乱抓了一把头发,撕破了自己的外套,又脱掉了牛仔裤,躺在那块血迹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时间,乔歆羡的战友们都找来了。

他们都是国际交换生,因为成都是军区,所以被自己的国家送来三年交换学习的。明天就是他们回国的日子,所以他们今晚才会想着来KTV庆祝一下。

原定的下一场应该是泡温泉,可是他们到了洗浴中心,才发现还少了一个,这才撤回来找乔歆羡的。

这个太子爷,身份可不一般,半点差池都不能有!

然而眼前这一幕,门口刚刚赶过来的战友们自然地产生了一番联想!

其中一个女孩子叫做方彤,今天乔歆羡的药是她下的,因为她的好姐妹周晓晓看上乔歆羡了,想要跟他在一起,所以弄来这药求她放在乔歆羡的杯子里。

可是,她自己也喜欢乔歆羡啊!

所以她放了药之后一直在楼梯口等着乔歆羡出来,想要先下手为强。

怎么会想到,有人下手比她快?

方彤真是气的要爆炸了:“柳杉杉!你太不要脸了!居然勾引乔歆羡!”

柳杉杉的一双眼哭的红红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呜呜~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呜呜~是他扑过来的,呜呜~”

“你放屁!乔歆羡根本不是这种人!我们一起三年战友了,他什么秉性我们会不知道?倒是你,你喜欢乔歆羡很久了,我看你想献身也想了很久了吧?”

“呜呜~我都这么吃亏了,你还这么说,我看你分明是嫉妒,你也想献身想很久了吧?”

“都别吵了,看看乔少怎么样了,要不要送医院。”

“啊~!乔少的头破了,出血了~!”

“快打120!”

迷迷糊糊的,乔歆羡虽然身体动不了,但是大概的动静还是能够听得见的。

他感觉到两个男孩子帮他把裤子提了起来,穿好后,一个背着他离开了房间。

再次睁眼的时候,他的左手手背上打着点滴,脑子嗡嗡疼。

身边几个战友都在。

柳杉杉哭红了眼,上前小声道:“乔少,你醒啦?”

“哼!你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要不是你给他下药!他会这个样子?”方彤嗓门很大,说的几个人都面色各异。

药是她下的,现在被医生查出来了,她不能说是自己啊,反正现在失身的是柳杉杉,她要赶紧摆脱犯罪嫌疑!

“我没有,真的没有!”柳杉杉直接哭出来了。

她想说她跟乔歆羡没有发生关系,又害怕万一错过了这门求也求不来的好婚事。

两个女人又吵起来了,门口过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医生,凝眉一喝:“你们两个都出去!”

“是,首长!”

“是,首长!”

女孩子们相互瞪了一眼,关门出去了。

医生在乔歆羡床头一坐,看了他一眼,微微笑着解释道:“后脑缝了两针,做过脑CT了,这一下砸的不轻,轻微脑震荡。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明天回国的航班改签一下吧!七天后再说。”

边上两个战友,一个叫徐立,一个叫陈波,都是跟乔歆羡一个寝室的。

他俩连连点头,都说愿意改签航班,陪着乔歆羡一起回去。

而对于乔歆羡被下药后睡了谁,这样的私事,这名军医没有过问。

他们都清楚,乔歆羡掉在女人堆里的话,那就是天上有地下无的香饽饽,哪个女人不想要一亲芳泽、占为己有?

乔歆羡自己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不问,他却是不得不说:“不是柳杉杉。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抓了个男孩帮我叫医生,结果他是个女的,我没忍住。我被她打晕了,她跑了,柳杉杉事后来过来的,冒充的。”

第2章,初夜,他的耿耿于怀

乔歆羡眉宇间的疲惫与懊恼不似作假。

而且他在部队这三年里的人品与教养如何,有目共睹。

这一下,事情就不一样了,军医愣了愣,道:“要不要帮你报军人警卫处?”

这种事,捅出去,查不查到底,都是挺吃亏的。搞不好还来个处分的帽子压在头上,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徐立摇摇头:“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都要回国了,还背个处分的帽子做什么?虽然你也是受害者,但是你也间接又直接地害了另一个。”

乔歆羡脑仁突突突地疼。

他颓然地开口道:“我记得她的脸,我是醉了晕了,后来因为药力难受地醒了,我看着走廊上来来回回全是女的,我不敢出去,就怕出事!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我就一把将她捞进了屋子。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女的!”

“你记得她的脸,所以要找她?”徐立顺着他的话猜下去。

陈波却是不赞同地抚了抚眼镜:“你这是没事找事!你才是受害者,知道吗?别想那么多了!再说,如果她在意,她会报警的,警察会找你的。我们打电话订KTV包房的时候,是留了你的手机号!”

乔歆羡:“……”

良久的沉默不语,这样的氛围,令在场的人都有些摸不透乔歆羡的心思。

他就这样静静坐着,澄澈的双眼好似两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白皙的肌肤经过了多年的军营打磨,却是怎么都晒不黑,细嫩白滑的令女人都嫉妒!

尤其他那一张颠倒众人的脸,长成了这样,天生就是祸害!

军医勾唇一笑,看透了乔歆羡的心思一般:“你觉得亏欠人家的,心里不好受,是不是?”

乔歆羡这才点点头,抬眼看了看陈波,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一小时后——

陈波黑着一张脸回来了,手里还提了个透明的标本袋子,递给乔歆羡。

“喏,那个女人的处女血!”

这是他从KTV的布艺沙发上剪下来的,因为这么一小块布,他赔了人家五百块。

但是,他却是厚颜无耻地开口道:“我给了老板一千块,因为那沙发是长款的,大的,比较贵。”

“嗯,我回头还你!”乔歆羡伸手接过了透明的标本袋,很认真地看着上面的绽放的雪莲。

这不仅仅是一个女孩子的贞洁,更是他的。

抬起清瞳,他怀着一丝丝期待问着:“KYV有人报警吗?”

“没有。”

“有人去那个包间找人吗?”

“没有。”

询问无果,乔歆羡刚想问KTV的监控要来了没,结果陈波无奈地告诉他:“老板说监控的线路坏了三天了,太忙,还没来得及找人修理,所以很遗憾,这三天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录下来。”

这一下,除了这片沾了她的血的布,什么都没有留下!

就在所有人以为,乔歆羡终于停止折腾的时候,他又摁了床铃叫来的医生,自己小心翼翼打开标本袋,对着医生道:“只能剪下一小块,然后验出血型跟DNA数据给我!”

瞧他那小家子气!

一个女人的处子血,还当宝贝一样留着!

这一瞬,所有人都不得不佩服乔歆羡的清纯!

对于初夜跟责任如此耿耿于怀的男人,如今这世上,当真不多见了!

在乔歆羡出院之前,一份血型检测数据摆在了他眼前。

血型:MN。

少数民族,建议名族:羌族。

乔歆羡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军医:“什么意思?”

他只听过A、B、O、AB,这几种血型,最多再加上一些RH的,大熊猫血而已!

却是从来没有听过MN型血!

军医知道他会疑惑,所以很认真地解释:“我们俗称的血型,是指人体的红细胞膜上有A、B、O的抗原,有哪一种抗原,就表示是什么血型。而除了常见的这些血型外,还有一种红细胞膜上的抗原叫做MN,也就是俗称的MN型血。具体的,你自己也可以上网查一查,这些资料还是比较丰富的。”

乔歆羡捏紧了手里的报告单,有些无所适从。

原来他强暴了一个少数民族的小姑娘吗?

一个被妈妈从小当男孩子养大,所以留着男孩子的发型,白白净净、很是俊俏的小姑娘吗?

“帮我找。这样的话,范围更小了,不是吗?”

乔歆羡似乎是带着某种决心的,好像一旦这次错过,这辈子都会错过了。

他从小接受父母的教育,接受家族的教养,都不会允许他这样随随便便拿了一个少女的清白,再随随便便地丢弃!

尤其,这其中还有他的清白。

对他而言,男孩子的身体,也是很宝贵的。

非最爱的人,不能碰的。

于是——

这一年的初夏,整个成都的羌族都被搜了一遍,只为找到一个短发的小姑娘,年纪在十八岁上下。

就连警局的户籍档案都被调开了,一户一户地排查着。但凡有相似要求的,乔歆羡都会立即亲自赶往,一一仔细辨认。

但是,乔歆羡的航班改签了整整一个礼拜,他都没有找到与他有过亲密关系的少女。

在父母的要求下,在原籍军队的要求下,他只能先行回国了。

而他暂时不会知道,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叫做凉夜,十九岁。

她是有户籍的,可是她的户籍簿上的性别,写的就是男!

就在乔歆羡曾经动用所有关系搜查她的下落的时候,她正被她家世显赫的外公拘禁在自家的阁楼上,关了整整一个月。

夜家对于继承人的要求向来严谨,而她被拘禁的理由是因为夜不归宿。

要不是她给出的夜不归宿的理由,是为了去市里找脑外科的大夫给妈妈做手术的话,她还将遭到整个家族最严厉的惩罚。

然而,就在这个夏天最为灿烂的时候,她母亲的生命还是没能留住。

这是从小只有母亲陪伴的凉夜,无法承受的痛!

母亲临终前,只留下一个地址,一个名字,还有四个字:“找你父亲。”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