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先生别来无恙免费全文阅读-薄先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薄先生,别来无恙

时间:作者:主角:

薄先生,别来无恙完整版小说是一本总裁豪门最新章节讲述的是:我的丈夫背叛我半年,却坚决不肯离婚。半夜还带着女人和孩子在我家耀武扬威,打我骂我。最后还夺走我的孩子。在这狼狈遭受背叛的时候,我遇见薄先生。一个冷酷、矜贵自持、一眼看上去就很强势的男人。他说他帮我复仇。但是需要报酬交换!我原以为这只是交易一场。一月后各自两清。没想到所谓的薄先生是一只充满算计的大灰狼。他残血,冷酷,更不择手段。无论如何,这是一条名为军婚的奋斗路程。...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薄先生,别来无恙》小说,这本小说属于总裁豪门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我的丈夫背叛我半年,却坚决不肯离婚。半夜还带着女人和孩子在我家耀武扬威,打我骂我。最后还夺走我的孩子。在这狼狈遭受背叛的时候,我遇见薄先生。一个冷酷、矜贵自持、一眼看上去就很强势的男人。他说他帮我复仇。但是需要报酬交换!我原以为这只是交易一场。一月后各自两清。没想到所谓的薄先生是一只充满算计的大灰狼。他残血,冷酷,更不择手段。无论如何,这是一条名为军婚的奋斗路程。

01.那个叫嫂子哥哥的生物

  “我们离婚。”

  这是我背叛前,和严柯打架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和严柯结婚两年,他出.轨半年!

  我和他在婚前有过协议,一旦谁出.轨谁就主动说明,不打不闹双方和平分手。

  但严柯失信,一直死缠烂打。

  无论我怎么冷言冷语,争锋相对!

  他都咬牙坚持不离婚。

  所以我也选择极端的方式,出.轨。

  本来这事一直惦记着但也一直耽搁着。

  只是我没想到会忽然在医院外遇到一个极品的男人。

  索性就直接将他拐上床,让他作为我出轨的对象。

  我也万万没想到,昨晚我觉得极品的男人,今早醒来看起来这么眼熟!

  不,简直很熟!

  我他妈这点太背了。

  抓个出.轨的男人,居然是严柯三哥家媳妇的哥哥。

  薄音。

  我和他只见过一次,是在三哥严格的婚礼上。

  他出席自家妹子的婚礼。

  本来只是一面之缘,我也没有什么印象。

  但是刚刚看到他的身份证,我就感觉自己生无可恋!

  我居然把他睡了?!

  我居然胆子大到把嫂子家的哥哥给睡了!

  我连忙慌乱的起身,踩空滚到床下去,我的屁股生疼,连忙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身后传来男人略为磁性的声音:“过来,小东西。”

  我手抖了抖,继续扣衬衫的纽扣,男人的声音又道:“再给你一个机会,过来我身边,不然……”

  过去就完了,不能让他认出我来。

  不过他记没记得我这个长相也是前提。

  毕竟我们只是在婚礼上见过一次。

  我刚穿好衣服走了两步,身子被人扯住随后硬生生的迎面向前倒下。

  身上重量感袭来!

  擦,我居然被他直直的摔了个狗吃屎。

  我胳膊和腰摔疼的厉害,连忙推着身上的人愤怒道:“男人!你起开。”

  这男人使劲坐在我背上,语调特别无所谓道:“刚刚说过让你过来。”

  “我要离开。”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完这句话,他起来又回到了床边,声音漠然道:“过来。”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

  我连忙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几步过去。

  我特别乖顺的坐在他身边,努力让自己微笑着问:“你老有什么事?”

  薄音可能喜欢我这乖顺的模样,他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支撑住自己,半弯着身子伸手用受伤的手腕使劲揉了揉我脑袋上的软发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他即使不怕疼,我看的也瘆得慌。

  小姑娘?对他来说是有点小。

  我二十岁嫁给严柯,现在不过二十二岁。

  但是他今年满三十,比我大八岁。

  “楚时。”

  我胡诌了一个名字,不能让他知道本名,以后也要避免和他见面。

  “楚时。”他用清朗的声音念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勾唇低声道:“很好听的名字,你也很漂亮。”

  薄音用手掌比划了一下我的脸,随即捏在自己掌心说:“脸小且精致,双眼泛光,明媚有活力,就连皮肤摸起来的手感也是不错的。小东西不错,这么小就有勾引男人的本事!”

  是的,我知道自己漂亮。

  但是被他说出来,我心里还是愉悦的。

  那个女人不想被男人夸?

  而且这个男人的长相又是这样的极品,漆黑的眸子幽深的看着我。

  像要将我吸进去一般。

  啧啧啧,太诱惑人!

  我的那个丈夫不及他一半!

  我按捺住浮动的心思,镇定的问:“那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为什么?”

  我只是出来玩玩,出轨报复严柯而已。

  “我回家了。”

  “昨晚是谁说她是医生?”

  是我,昨晚他手腕上有伤。

  昨晚我骗他说我是在职医生可以帮他简单的处理伤口。

  这是个很拙劣的借口。

  没想到他还真信跟我回了我的一套公寓,一进门我就勾着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的腰,强吻他,挑逗他。

  而我也并不觉得他是一个什么好男人,是个资深老司机。

  因为被我一挑逗,他瞬间化被动为主动,伸手抱住我。

  这个和我想象中的小绵羊不一样。

  他生猛有力,比我还懂得怎么勾引人,完全不顾自己受伤的手腕,沉默着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挑逗我。

  强制压住我在床上,要个不停。

  “昨晚见先生英俊,就……”

  “见色起意?”

  他唇角微微上勾,眸光点点,脸部轮廓是恰到好处的弧度,很坚硬也俊朗的不行,有丢丢的魅惑人。

  我连忙收住心神低头解释说:“我也只做过这么一次,希望先生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

  “不介意,你很会服侍人。”

  这是在夸我?

  “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做吗?继续。”

  语落,我被他伸手轻而易举的捞上床。

  事后,趁着他去浴室洗澡的那个时间,我连忙从床上起来慌乱的穿上衣服。

  没出息的逃之夭夭了。

  暗嘱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和他照面。

02.冤家和路窄

  我狼狈的从我自己的公寓离开。

  回到我和严柯共同的家洗澡。

  我身上全是他的吻痕,深红色的,有的地方还被他咬破。

  真是一个鲁莽的男人,不懂怜香惜玉!

  我刚穿好衣服出了浴室严柯就打电话过来。

  我接起来,听见他好脾气的说:“时光过几天是你的生日,妈让你这两天回去住,和三嫂商讨商讨怎么置办这场生日宴会。”

  我的名字叫钟时光,我爸妈当初取名字的时候看见墙上挂的时钟,又想起自己姓钟,所以名字取的太随便了些。

  我当时年纪小,既没有反抗过也没有挣扎过。

  而且我虽然觉得这名字取的随便,但是不难听。

  所以勉勉强强用到二十二岁。

  听见严柯这样说,我好笑问:“你妈会那么好心?我说过我要过生日吗?”

  我那个婆婆没这么好心,这肯定是严柯和公公提议的。

  但无论我说没说过这事,这场生日宴会还是来了。

  而在生日宴会上,我生无可恋的看着这个将我抵在墙上的男人。

  额前的黑发被齐梳上去的,造型很不错,显得很干净利落。

  就连这西装也被他穿的有型,我视线往下瞅瞅……

  这腿真他妈好长啊,将我压在墙上毫不费力。

  “小东西,那天为什么逃跑?”

  对,这个男人就是那晚被我拐上床的的男人。

  我亲嫂子的哥哥——薄音。

  当初我和三嫂弄名单的时候,我还刻意打听的问:“三嫂,你那个哥哥应该很忙,没时间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吧。”

  当时三嫂还特别失望的说:“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上回哥哥打电话说最近都很忙,要过两个月才会来看我。”

  三嫂这话说的让我太安心了。

  以至于我大摇大摆的穿个红色的小礼服在宴会上到处乱溜达,晃悠。

  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他看见逮到这里来了!

  “一夜情而已,先生你不会死缠烂打吧?”

  他问我为什么逃跑,我不傻当然要逃跑!

  “小东西,没想到年纪轻轻竟然是有丈夫的人了。”

  他冷着眉头,伸手捏了捏我的锁骨,随即松开我。

  我站稳身姿,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微笑着说:“所以......先生我们只适合一夜情,相忘于江湖的那种。”

  “这话不对。”薄音眸子闪着嗜血的光芒,冷漠的勾着唇,嗓音冷酷道:“从你勾搭我的那一瞬间,你的婚姻已经到头了。”

  “先生,别放狂言,我和我丈夫是不会离婚的。”

  是严柯死抓着我不放的。

  闻言,薄音微微垂着头伸手理了理自己手腕上的白衬衫衣袖,语气特别无所谓道:“是吗?你的丈夫好像在半年前的时候找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好像还怀了老严家的孩子,其实这口气你能咽到现在,按照你的性子算起来也挺不容易的。”

  我的性子?他了解我的什么性子?

  我和他见面没几次,互相不熟悉。

  但是听他这样说,我脸色突的一白!

  他说的没错,那个女人的确是怀了严柯的孩子。

  但是最后被严柯的父亲安排处理了。

  听说给了点钱,堕胎了。

  我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被他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不耐烦的推开他,想绕过他离开。

  但他的声音又阻止了我,沉声道:“那个女人怀胎十月,听是现在是在美国的医院里待产,一出生就是美国户口。”

  我心底一急,转过头厉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

  “哦?你不知道吗?”薄音过来几步,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语调特别冷漠道:“我妹妹知道的事,我以为你们严家的人都知道,都已经默认了那个女人的存在。不过以前我听这事还没上心,只是没想到原配居然是你这个小东西。”

  他没有看笑话,只是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而三嫂真他妈八卦,将我的事告诉她的哥哥。

  而且她还和严家的人一起瞒着我,看了我这么久的笑话。

  真绝,老严家一家人做事真绝!

  亏我还想给他们一个面子,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我的爸妈。

  要是按照我爸爸的脾气,早就和他们火上了。

  “不关你的事。”

  薄音戳破我的事,让我心底烦躁,尴尬,觉得特别没面子。

  我瞪了他一眼就赶紧出这个房间了。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