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来了我的忧伤免费全文阅读-你带来了我的忧伤最新章节

你带来了我的忧伤

时间:作者:主角:

你带来了我的忧伤完整版小说是一本都市言情最新章节讲述的是:她是长在他心里的刺,留下很疼,拔掉更疼!...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你带来了我的忧伤》小说,这本小说属于都市言情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她是长在他心里的刺,留下很疼,拔掉更疼!

第1章 一个人的婚姻

  

  深秋的夜晚,瓢泼雨下。

  纪晚跪在顾家别墅的大门外,雨水将她的衣服淋透了,她却只是不断地将头磕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咚咚“作响,不一会儿,那原本光洁的额头就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来,被雨水一洗,鼻端满是血腥味儿!

  “以勋,求求你,借给我五十万,我爸在医院等着做手术,如果没有这个钱,他会死的!”

  “死?不过是他的报应!”站在台阶上的男人撑着一把大黑伞,伞下那张足以吸引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俊脸上浮起一抹无情的嘲讽:“要不是他在我和蔓蔓结婚前耍阴谋将蔓蔓送去了国外,我怎么可能会被迫娶了你?”

  纪晚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十年前,她去旅游,不幸遭遇地震,差点死掉,是顾以勋救了她,从此,她便对顾以勋情根深种!

  她知道顾以勋喜欢的人是黄诗蔓,可是那个女人,喜欢的却只是顾少夫人的位置和顾家的钱财。

  三年前,黄诗蔓也是拿了顾父给的一千万才离开了顾以勋。

  结婚前新娘失踪,对顾以勋来说,是很大的羞辱和打击,她不想看到他难受,所以,她穿上婚纱,嫁给了顾以勋。

  她以为总有一天,顾以勋会明白她对他的深情。

  可事实上,顾以勋却将黄诗蔓离开的所有过错都推到了纪家和她身上,三年来,不仅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还不遗余力的打压着纪氏,直到将纪氏逼到破产,再拿不出一分钱来。

  而她的父亲却刚好在这个时候患上了重病,没有钱做手术费,就只能躺在医院等死!

  想到这里,纪晚悲哀的苦笑了一声:“以勋,我知道你不满意和我的婚姻,只要你肯借钱给我,我愿意和你……离婚!”

  她自幼丧母,是父亲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大,为了保住和顾以勋的婚姻,已经赔了一个纪氏,她不能再赔了父亲的命!

  不过是她一个人苦苦维系的婚姻,她早就累了,不如,就算了吧!

  “以勋,我知道你已经将黄诗蔓接回来了,前天,我……看到你们了!”

  那天傍晚,晚霞那么美,他和黄诗蔓牵着手,那么和谐,黄诗蔓的鞋带散了,他竟蹲下身,体贴的帮她系好,那种温柔,是他从未给予过她纪晚的。

  对他的执著,忽然,就被风吹散了。  

  她想,不管黄诗蔓是好是坏,总归是顾以勋爱的女人,而她纪晚,什么都不是。

  “以勋,只要你肯拿五十万给我爸去做手术,我愿意净身出户,并且,等我爸的病好后,就离开这个城市,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和黄诗蔓的面前!”

  纪晚以为,自己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顾以勋会答应她的要求。

  可没想到,顾以勋深深的看了她好久,冷冷的说:“纪晚,你又想耍什么阴谋?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吗?”

  他撑着伞,走过来,居高临下的望着纪晚,眼里满是厌恶:“你不是很喜欢顾家少夫人这个位置吗?那就继续坐着好了,我会让你在这个位置上失去所有的一切!”

  “蔓蔓这几年在国外过的很不好,她受的每一分苦痛,我都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品尝!”

第2章 要钱?那就拿命来换

  

  纪晚微微仰起头,没有了雨水的洗刷,额头上的血顺着她的眼角流到脸上,又流到嘴角,咸腥咸腥的味道。

  顾以勋的话却更残忍的砸在她的心上:“还有,纪晚,你都已经要价五十万了,竟然还有脸说要净身出户?我还是低估了你下贱和无耻的程度!”

  纪晚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双手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凄然的说:“是!是我犯贱,明知道你不喜欢我,还一心只想嫁给你,妄图得到你的爱,我知道错了,以后,随便你去和谁在一起,黄诗蔓也好,李诗曼也好,赵诗曼孙诗曼都好,我绝对不会再去破坏你们,可人命关天,我只要五十万,求你……”

  “那你就去卖啊!纪晚,我并没有碰过你,你大可以去场子里卖,纪家的千金小姐如果去卖处!五十万,还是很容易就赚回来的吧?”顾以勋勾起嘴角冰冷的讽刺:“不是孝顺吗?你爸可还在医院里等着呢,为了他的命,你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吧?”

  纪晚蓦地瞪大了眼睛,她一直深爱着的男人,竟然要她去卖?

  他果然厌恶极了她!

  羞辱、委屈、气愤、苦痛齐齐涌上心头,她鼻尖一酸,眼里终于滚出了泪来。

  “以勋,你可以不……不喜欢我,可是你怎么能这么……这么侮辱我?”

  “你觉得这是侮辱?你很难受?”顾以勋眸光一冷:“难受就对了!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纪晚痛苦不堪的样子!”

  说着,他又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拿到纪晚的眼前:“看清楚了吧,这是五十万的现金支票,我不是没有的,不过……”

  他将支票揉成了一团,用力,扔到了旁边的游泳池里。

  “纪晚,我记得你是不会游泳的,要么,你就去卖,要么,就试试你的命,能不能撑着你捡到那张支票,再从游泳池里爬上来?”

  说这话的时候,顾以勋的脸上甚至浮起一抹笑:“提醒你一下,你身高一米六八,那水池深度三米!是你的……”

  顾以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扑通”一声响,纪晚已经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游泳池。

  冰冷刺骨的水瞬间将纪晚的全身都包围了起来,她跪的太久了,身体本来就有些僵硬,刚下水,腿就抽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支票在自己的眼前越漂越远,可她的身体却往水面下沉了下去。

  水漫过了她的脖子、嘴巴、鼻子、眼睛、头顶,呛过几口水后,她连挣扎都做不到,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沉重,耳边仿佛听到了死神逼近的脚步!

  她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已经看不到那张现金支票了,于是转过头,去看顾以勋。

  夜晚的灯光有些昏暗,他的脸隐在黑伞下,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他会不会为她难过那么一秒钟呢?

  只要,一秒钟,就足够了。

  大脑里的氧气所剩无几,意识渐渐地抽离,纪晚终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太累了,如果能这样死去,于她而言,其实还算是一种解脱……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