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医妃免费全文阅读-凰权医妃最新章节

凰权医妃

时间:作者:主角:

凰权医妃完整版小说是一本穿越架空最新章节讲述的是:她是21世纪大名鼎鼎的女佣兵,一朝穿越,却成为废柴王妃!恶毒后母,渣男丈夫,兄弟姊妹包藏祸心,誓要让她过不安宁。国仇家恨,内忧外患,一个个阴谋揭开,更将她推向残酷宿命。那就打小人、除奸佞,傲娇王爷、面瘫将军,都是裙下之臣?且待她抛开废柴表面,谁说女子不能治国齐家安天下!...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凰权医妃》小说,这本小说属于穿越架空类型,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她是21世纪大名鼎鼎的女佣兵,一朝穿越,却成为废柴王妃!恶毒后母,渣男丈夫,兄弟姊妹包藏祸心,誓要让她过不安宁。国仇家恨,内忧外患,一个个阴谋揭开,更将她推向残酷宿命。那就打小人、除奸佞,傲娇王爷、面瘫将军,都是裙下之臣?且待她抛开废柴表面,谁说女子不能治国齐家安天下!

第1章 除掉这个废物

“救命啊,放开我,不要!”

小丫鬟凄厉的惨叫声充斥着幽僻的后院,让这座掩映在山涧深处的小庵堂染上一抹令人森然的寒意。

淡淡的血腥味在冷白的月光下弥漫。

压在小丫鬟赤/裸身体上的两个壮汉之一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叫啊!再给老子叫大声点!老子看看谁能来救你!”

“你们放开她!”

就在这一幕“活春宫”旁边,一名瘦弱的年轻女子惊呼着想从地上爬起来,一身被鞭痕扯破的白色长裙血迹斑斑,而她越是挣扎得厉害,伤口渗出的血就越多,将白衣染成大片大片的粉红。

身着紫色锦缎华服的少女正将一只脚用力地踩在白衣女子背上,居高临下地宣布:“柳南栀,你给本小姐看清楚了,这个贱婢沦落到这个地步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无能!”

听着小丫鬟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被踩在脚下的柳南栀紧紧握着拳头,指甲都已经抠进了掌心的肉里。

她堂堂的镇国公府嫡小姐,曾经威风八面,未料想会沦落到被一个父亲妾室所出的庶妹欺辱的地步,如今更是眼睁睁看着跟随了自己多年的贴身丫鬟柔儿遭到两个草包蹂/躏,却无能为力……

她好恨!好不甘心!

“柳南雪,我再怎么落魄也是骄阳王的王妃!你这样待我,朝廷追查下来,你逃脱不了干系!”

“干系?”紫衣少女嗤笑了一声,“是莫家寨的山贼洗劫了这小破庙,轮/奸了王妃及其丫鬟,与我堂堂的镇国公府二小姐能有什么干系?何况,你觉得三殿下会关心你的死活吗?全宓都城谁不知道你这王妃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你别忘了,把你打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的,就是三殿下!”

“我只是在这里代王爷替母妃祈福,他早晚有一天会接我回王府……”柳南栀咬了咬下嘴唇,身体上的疼痛或许会让她的心不那么痛。

柳南雪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哈哈!接你回去?看来你还不知道吧!三殿下已经向皇上请了旨,马上就要迎娶你的好姐姐柳南薰过门了!若是没有你,三殿下也不至于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只能入门作妾,恐怕这世上最希望你死的人就是三殿下了吧?”

柳南薰俯下身,看着柳南栀一脸自欺欺人的样子,故意放慢了语气,一字一顿地说着,仿佛享受着用刀子将柳南栀的心一块一块剜下来的快/感。

“反正你也死到临头了,我不妨再告诉你一点,三殿下之所以那么讨厌你,一直以来都是柳南薰在捣鬼,那个女人早就背着你跟三殿下暗通款曲了,就连这两个杀手也是她雇来的!可笑你付出一切,甚至自甘堕落,不惜被逐出家门,扶持三殿下走到今日,却只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裳!”

“不!不可能!”

柳南栀一直都将堂姐柳南薰当成自己最好的姐妹和闺蜜,枉她自以为聪明,却独独没有看清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

“啧,看看你这愚蠢又无能的样子!就跟你那下贱的娘亲一模一样!”柳南雪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

柳南栀浑身颤抖着,发了狂似的诅咒:“你们会遭报应的!我就是死了,也会变成厉鬼来向你们索命!今生今世,所有负我之人,我必要让你们血债血偿!我要你们都不得好死!”

身体里一股沸腾的血液直冲头顶,她扯下发髻上的素簪疯狂地朝柳南雪刺过去。

柳南雪连忙躲过去,反手揪住柳南栀的头发,恶狠狠地骂道:“死到临头了还敢诅咒本小姐!本小姐倒要看看,等你变成被山贼蹂/躏过的破鞋,身败名裂,像狗一样地被三殿下赶出家门时,是怎么求着本小姐杀了你的!”

说罢,一把将柳南栀往一边甩出去。

瘦弱的柳南栀扑倒在一边,额头重重地撞在院中插香火的石鼎上,顿时血流满面。

“给本小姐好好‘伺候’这个废物!我要她永世不得翻身!”柳南雪冷笑了一下,指着昏死过去的柳南栀下令。

那两名壮汉一脸淫色地向柳南栀走去。

“小姐……快跑啊……”柔儿虚弱地伸出手,想要拉住那两个人,可是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向柳南栀,随即自己也晕了过去。

轰隆——

阴云不知何时遮盖了冷白的月光,雷声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炸响,远处密林里传来乌鸦嘎嘎的叫声。

伏在地上的柳南栀眼底缓缓浮现出一道异样的光晕……

头好痛,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那颗射入颅骨的流弹,真是要了老命!

柳南栀咬牙想着。

没想到自己堂堂二十一世纪最牛X的医门天才、横行海上的顶级雇佣兵,竟然要落得个葬身大海、尸骨无存的下场……

太阳穴骤然收紧,无数关于另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代女人的记忆闯入脑海,像是在脑子里同时上演着几十部以数千倍的加速率放映的电影,迅速与现在的她融为一体。

在这个叫做大宛皇朝的时空,“她”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府嫡小姐,当朝三皇子北慕辰的王妃,却遭人算计,惨死在了同父异母的庶妹柳南雪手上!

柳南栀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她这是……灵魂穿越了?

“听说这小废物当年还是个女将军,老子倒要尝尝,这当过将军的女人跟普通女人的滋味有什么不一样……”

隐隐约约的声音冲撞着耳膜。

柳南栀倏忽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肥硕的裸/男正压在自己的身上,撅着臭烘烘的猪嘴马上就要亲到她脸上去。她眼底寒光乍现,一把捏住壮汉的下巴,用力一拧,便听得“咔嚓”一声,壮汉的下颌整个脱臼了!

“啊!”

壮汉哀嚎了一声,被柳南栀借力摔到一边,然后她捡起壮汉掉落的佩刀,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朝壮汉的下身挥了过去。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壮汉的双腿~间血如井喷!

另一个大汉眼见这血腥的一幕发生,速度快到他甚至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赶紧抓起丢在一边的刀挥砍向柳南栀。

柳南栀一个侧身灵巧躲过,反身一脚将其踹翻,夺过刀来,毫不留情地手起刀落,一颗圆滚滚的脑袋啪嗒从那大汉的肩膀上掉落下来,骨碌碌地滚到了那个被阉掉的裸/男旁边。

裸/男睁大眼睛,下一秒已被柳南栀从上往下一刀刺穿喉咙。

一气呵成的动作,柳南栀甚至连大气都没喘一下。

“你这个废物,怎么可能……”

一旁的柳南雪倒吸一口冷气,预想中的好戏非但没有上演,自己花大价钱雇来的两个杀手还被那个废物一口气解决掉,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定是那个废物垂死挣扎,那两个草包太轻敌才会这般轻易送命!

她不甘心地扬起鞭子挥过去,吼道:“去死吧你!”

看着飞驰而来的长鞭,柳南栀冷冷地扬了下眉梢。

原主好歹也曾是叱咤疆场的女将军,若非当年那场意外造成的后遗症让她无法再动武,甚至开始自暴自弃,又岂容她柳南雪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欺辱到头上!

如今自己穿越而来,冲破了阻碍原主动武的心理障碍,这副躯体虽然退化了不少,但还勉强可用,至少对付这几个花拳绣腿没什么问题。

柳南栀一把抓住长鞭末端,用力往回拉扯,柳南雪被鞭子带着往前踉跄了两步。柳南栀飞身上前,一脚将柳南雪踹翻在地,迅速抽刀回来,抵在柳南雪的喉咙上。

动作之迅速,让柳南雪手中准备用来偷袭的匕首只能尴尬地停在半空中,不敢动弹。

第2章 王府来人

双方形式突然逆转,刚刚被踩在脚下的柳南栀,此刻却反将罪魁祸首柳南雪狠狠地踩在了自己的脚底下!

柳南雪又惊又惧地望着眼前变了个人似的柳南栀,咽了口唾沫:“柳南栀,我、我现在可是太子的人!我很快就会成为太子妃!你要是敢动我……啊!”

话没说完,柳南栀一刀劈在她脸上,划拉出一刀长长的血口。

柳南雪捂着脸发出惨叫声。

“就凭你,还妄想嫁进东宫?”柳南栀眼中阴沉沉的。

这毒妇当着自己的面,让人侮辱自己最忠心的丫鬟,又害得原主含恨而亡,她敢干出这些事,原来是攀上了太子北慕寒的高枝!

正好,她跟北慕寒也有仇呢!

如今大宛朝堂之上对于帝位之争,主要分为太子北慕寒和骄阳王北慕辰两股势力。柳南栀是北慕辰的王妃,与太子自然是死对头。当初自己已脱离镇国公府,如今父亲的侧室梁氏掌控着柳家,若是让梁氏的女儿柳南雪嫁进东宫,那岂不是将镇国公府划入了太子麾下?

这对母女,还真是处处都要跟自己对着干!

真是该死!

柳南栀恨不得立刻将这毒妇千刀万剐了出气,可她不得不考虑到,柳南雪毕竟是镇国公府的二小姐,若是就这么杀了她,处理不好便会累及自身。

还得想个更好的法子来惩治她!

想着,柳南栀提起一脚飞踹在柳南雪的脑侧,将她踢晕过去,然后用那两名壮汉的腰带将她绑起来。

在这里住了两年,对这小小的落霞庵以及周边情况,柳南栀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这座庵堂本来就不大,加上庵主一共才三个人,昨日接了个香客的请托,全都下山去替某个大户人家刚折了的小妾超度亡魂去了。

现在只剩下柳南栀一人,也方便了她行事。

她先将昏迷的柔儿拖回床上安顿好,然后到厨房找来平时用来推送果蔬之类杂物和重物的板车和祭祀用的酒水。

她把酒水浇到两名杀手的尸体上,点了一把火烧掉,然后将残渣和被五花大绑的柳南雪搬到板车上,从后门出去,在穿过山林深处的乱葬岗时扔掉残骸,然后又走了几里路,来到一座荒废的义庄。

原主曾经误入过这里,还发现了一条通往地下密室的密道。密室里有铁锁链和一些家具,看上去似乎曾经用来囚禁过什么人。

现在,却成了她收容柳南雪的绝佳地点!

她将昏迷的柳南雪绑在固定的家具上,又用布条堵住了嘴。

处理完这些,她回到落霞庵,清理了院子里的血迹,让这里看上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忙完已经是黎明时分,远处的山坳里传来鸡鸣。

柳南栀打了点清水,擦掉自己脸上和身上的血迹,就着金创药,在禅房里简单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再用刘海把额头的伤痕遮住。

对着铜镜,她看见原主这张和现代的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在这张脸的右眼角下方的颧骨上有一枚天生的暗红色胎记。

就是这个多余的东西,让这张原本足以迷倒一堆男人的面孔,在这大宛皇朝竟然还被唾骂成丑女!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早晚让他们见识自己的厉害!

“小、小姐……不要……小姐快跑……”

柔儿在噩梦中一阵痛苦地低语。

柳南栀回过头,走到床边握住柔儿的手。

在原主最风光和最落魄的时候,都是这个丫头不离不弃陪伴在身边,即便这副躯壳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但这份主仆之情却依然令她动容。

如今,就让自己替原主来守护这一切!

……

天蒙蒙亮时,外面院子里响起了嘈杂声。

一名绿衫小丫鬟和几名王府的侍婢穿过院子,往柳南栀住的禅房走来。

“这小废物真是够死皮赖脸的!王爷都将她打发到这破地方两年了,愣是霸占着王妃的位置不放,今儿个王爷与新夫人大婚,也不得不接她过去走个过场,连累我们几个也摊上这么个苦差事,希望寒穗姑娘跟新夫人美言几句,我们可不是向着那废物,实在是贵妃娘娘的圣命难为!”

“几位姐姐放宽心,我家小姐向来宅心仁厚,怎会为难你们。就连那小废物用卑鄙手段夺走王爷,我家小姐都未曾怪罪,还将她当自家姐妹看待。其实今日来接那小废物回去,也是我家小姐向贵妃娘娘提出来的。”

刚还在抱怨走这一趟苦差事的侍婢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夸赞道:“新夫人可真是菩萨心肠,也不知道那个恶女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和新夫人这么善良的人做姐妹!我们几个能为夫人跑这一趟都感到荣幸之至呢!”

到了禅房门前,绿衫丫鬟抢先上去敲门,见半天也没人应,不由眼珠一转,闪过一丝喜色,假意叫道:“哎呀,房里好像也没人?”

“这就怪了!王爷不是让她呆在这庵堂里每日清修,不许离开半步吗?她竟敢违抗王爷的命令!看我回去禀告了王爷,可怎么治她!”瘦高的王府侍婢不耐烦地骂道。

绿衫小丫鬟趁机一把推开房间门,心道,等她们看见房间里被蹂/躏到只剩一口气的王妃娘娘时,才到好戏的高/潮呢!

“砰”的一声,房门洞开。

只见柳南栀坐在床边,一副刚刚起床穿衣的样子,朝她们这群不速之客看过来。

绿衫丫鬟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瞪大眼睛像见了鬼似的看着眼前活生生的柳南栀。

柳南栀认得,这绿衫小丫鬟正是柳南薰的侍婢寒穗,另外几个是王府后院的上等婢女。

看到寒穗脸上的表情,柳南栀心头冷笑,看来柳南雪没有骗她,昨天晚上的事情,柳南薰那个贱人也有份!

“哟,这不是在屋里吗?没听见敲门叫你吗?也不吭声!哑巴了你?”没有察觉到屋子里微妙的氛围,那个瘦高的王府女婢秀玉不耐烦地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用手在空气里挥着,仿佛要赶走什么难闻的味道和灰尘。

“秀玉姐姐,办正事要紧!时辰已经不早了,要是回去误了吉时,王爷怪罪下来,咱们几个可担待不起!”一个满脸稚气的小丫鬟提醒道。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多嘴的份儿?”秀玉嘴上这么训斥着,但心里也知道那小丫鬟说得有道理。

本来天雨路滑,路上已经耽搁了,再同那废物纠缠的话,恐怕会耽误了吉时,到时候也不好跟王爷交代。

于是秀玉扭头对柳南栀吆喝道:“听见没有,今日王爷和熏夫人大婚,你就老老实实去走个过场,别惹得王爷不痛快,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柳南栀心道,这北慕辰还真是迫不及待,昨晚刚从柳南雪口中得知了大婚的消息,今天他就要把那小三娶进门了。

既然那对狗男女欢天喜地地办喜事,那自己就去热闹热闹好了!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