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来袭爹地哪里逃小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

前妻来袭,爹地哪里逃

时间:作者:主角:

前妻来袭,爹地哪里逃小说是一本都市言情类的小说,前妻来袭,爹地哪里逃讲述的是:离婚第1825天,陆笛再次遇见那个让自己爱恨交织的男人。“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再也回不去了,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前妻来袭,爹地哪里逃》小说,这本小说属于都市言情类型,小说为大家带来完本章节,先看一下简介吧:离婚第1825天,陆笛再次遇见那个让自己爱恨交织的男人。“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再也回不去了,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第二章 逢人便认爹

  蓓蓓话音刚落,场下一阵喧哗,连主持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小蓓蓓要不要……换一个愿望?”主持人舌头有些打结。

  蓓蓓果断摇头,目光依旧直直看着瞿宸希。

  瞿宸希端着手中的高脚杯,没有任何表态,似在欣赏一出好戏。

  陆笛硬着头皮重回舞台,对着台下的众人鞠躬。

  “对不起,我孩子最近在看爸爸去哪儿的节目,逢人便认爹。”

  台下有男人打趣起哄说要做蓓蓓的干爹,气氛终是缓和起来。

  瞿宸希眯了眯眼,放下杯子转身离开大厅。

  入夜。

  瞿宸希处理完应酬,刷开房门宽衣解带准备沐浴。

  “爹地!”

  一声稚嫩的声音从床上传来,让瞿宸希生生止住了动作。

  “你怎么在这里?”瞿宸希蹙眉问道。

  蓓蓓赤脚从床上蹦了下来,得意说道:“服务员放我进来的。”

  “出去!”瞿宸希将房门打开。

  “你不做我干爹我就不走!”蓓蓓双手抱臂,俨然一个小霸王。

  瞿宸希大步走向蓓蓓,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准备往门外丢去。

  “来人啊,拐卖小孩啊……虐·童啊……”蓓蓓哇哇大叫。

  瞿宸希黑了黑脸,只能妥协:“闭嘴!”

  “爹地!我就知道你是最疼我的!”

  蓓蓓欢呼着,直接像八爪鱼一样扑到瞿宸希的怀中,兴奋不已。

  陆笛满酒店到处在找蓓蓓,看到她被瞿宸希拉着站在房门口,才重重吁了口气。

  蓓蓓满心欢喜地准备分享自己的喜悦,却被陆笛训斥回房。

  “目的达到了,开心吗?”瞿宸希站在门口,声音薄凉。

  “你什么意思?”陆笛皱了皱眉。

  “让你女儿认我做干爹,你教育孩子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瞿宸希勾了勾嘴。

  陆笛错愕地看向瞿宸希:“蓓蓓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乱说!”

  “哦?那她为什么要追着我认爹?”瞿宸希笑意渐浓,却凉如寒冰。

  陆笛手心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她紧咬下唇极力稳住情绪。

  “放心,我不会让她再烦你。”

  有些事,不是单凭她一张嘴,就能解释清楚。

  “蓓蓓亲爹要是知道她认你前夫做干爹,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瞿宸希的声音很轻,但话中的内容却在陆笛心口重重一击。

  待瞿宸希离去,陆笛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绪复杂。

  宸希,蓓蓓的亲爹,就是你啊……

  只是那场婚姻,从一开始就被判了死刑。

  陆笛和瞿宸希之间,已经隔着一条银河的距离。

  回国飞机上,陆笛拉着蓓蓓朝机舱内走。

  突然,蓓蓓脚步一顿,甩开陆笛的手,朝靠窗座位一个男人身上扑去。

  “爹地!蓓蓓找你找得好辛苦!”

  正在闭目养神的瞿宸希看了看怀中泰迪式撒娇的小家伙,抬手将眼罩戴上,直接无视。

  蓓蓓不满地扯开瞿宸希的眼罩,然后抬起白嫩的小手掰开瞿宸希的眼皮,逼迫他看着自己。

  “爹地,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你的蓓蓓啊!!”

  陆笛见状,急忙将蓓蓓抱了下来。

  瞿宸希的眉间皱成川字,他冷冷扫了陆笛一眼,依旧一声不吭。

  “还没找到座位吗?”身后传来一个温暖的男声。

  陆笛扭头看去,然后微笑说道:“在等你呢。”

  瞿宸希抬眸看去,蓓蓓已经奔到了对方的怀中。

  “爸比!”

第三章 他的订婚宴

  瞿宸希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在和男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冷漠收回视线。

  “蓓蓓又乱跑了吗?”顾野揉了揉蓓蓓的脑袋,将视线从瞿宸希身上收回。

  “爸比,这是蓓蓓新认的干爹哦!”蓓蓓没意识到气氛已经变得诡异。

  顾野闪了闪眼眸,依旧用宠溺的表情看着蓓蓓。

  “以后爸比再欺负妈咪,就有干爹罩着我们了!”蓓蓓指了指瞿宸希,手舞足蹈。

  “爸比是做牛做马的命,哪敢欺负你妈咪?”顾野哈哈大笑,将蓓蓓一把抱了起来。

  陆笛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哭笑不得,刚抬脚准备跟过去,莫名觉得身上凉飕飕。

  垂眸一看,才发现瞿宸希的脸色阴沉得渗人:“原来这就是你离婚后再闪婚的接盘侠!”

  听得他的话,陆笛只觉心口锥痛,有些喘不过气来:“说够了吗?”

  瞿宸希眸中的情绪深不见底,他重新戴上眼罩,结束这场对话。

  待陆笛走远,坐在一旁一声未吭的张哲摘下墨镜,小声嘀咕:“原来真是嫂子啊……”

  瞿宸希扯下眼罩,冷冷扫了张哲一眼。

  张哲立马改口:“旧嫂子……”

  飞机落地,陆笛执意最后一波离开机舱,目的就是避免再和瞿宸希撞见。

  “临时接了一个订婚宴席上的钢琴演奏节目,你能应付吗?”顾野一手推着行李车,一手拉着蓓蓓。

  陆笛点了点头:“没事,到时候你帮我照顾蓓蓓就好。”

  “我是她爸比,照顾她是应该的。”顾野依旧笑得温和。

  陆笛也知道自己和蓓蓓这些年多亏了顾野的帮衬,才不至于过得寒碜和手忙脚乱。

  “顾野,谢谢你。”陆笛的感激是发自内心。

  “我答应过他,会一直照顾你们的,就不会食言。”

  回忆起过去,顾野的脸上有一丝悲伤蔓延,但很快他便调整好情绪。

  开车驶向下榻酒店,陆笛在车中假寐,顾野则和蓓蓓玩着游戏,谁也没注意到身后有一辆黑色轿车一路跟随。

  三天后,陆笛将蓓蓓安顿好,便直奔订婚宴酒店。

  酒店大门人潮拥挤,陆笛确认酒店无误后,压根没有去看准新人是谁,便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从侧门进了宴会大厅的后台。

  这几年各式各样场所中的演奏,陆笛已经得心应手。

  但今天演出前,陆笛莫名觉得心跳有些杂乱无章。

  她费力深呼吸几口,然后活动了一番手部关节,让自己放松。

  提示钢琴演奏的绿灯亮起,陆笛理了理演出服,坐上了升降台的大圆盘。

  当大圆盘和舞台连为平地,聚光灯唰唰落在陆笛身上时,她也看清了LED大荧幕上的一行醒目大字。

  “欢迎莅临瞿宸希先生和郭颖洁小姐的订婚盛宴!”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