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通灵总裁乖乖请指教靳以烈苏若秋阅读_萌妻通灵总裁乖乖请指教金北北小说

冷少新宠:捡个小萌妻

时间:作者:金北北来源:ZZY

《萌妻通灵:总裁乖乖请指教》又名《冷少新宠:捡个小萌妻》是作者金北北倾情打造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小说!文章讲述的是男主靳以烈与女主苏若秋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节选:苏若秋看到瘦弱的女生找了张空桌子坐下,随手拿过了菜单。饿死鬼看到菜单的那刻,双眼直发光,她只是眨巴了下眼睛,饿死鬼便消失在原地。...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001章 试试

女子娇媚的轻吟声从卧室传出来。

张云欣站在虚掩的房门外,眼眶泛红地盯着里面寸缕未着的男女做着苟且之事。

提着黑色塑料袋的手,紧得指关节泛白。

一个是从小与她有口头婚约的男朋友,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此刻,他们两个在床上滚来滚去,从他们的嘴里发出令人恶心的声音。

张云欣不知道自己还傻愣在门外干什么,她的脚仿佛被灌了铅般,无法移动半步。

房内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是已经到达了某个频临点,最后在男人的嘶吼声后恢复平静。

“亲爱的。你说,你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她?”

“张云欣?”

“你不是明知故问嘛!讨厌!”

“当然是喜欢我的佳雨宝贝了。张云欣算什么东西?要没有张老头留下来的财产,她什么都不是。”

“原来你一直对她那么好,是有目的的啊。你不会对我也这样吧?”

“怎么可能。我是真心爱你。要不是娶了她就等于接手张氏集团,我才懒得理她。”

“那你娶了她,得到财产后,是不是就踹了她,娶我啊?”

“是啊。宝贝,你可是我的暖心宝贝。”

“讨厌!就会说些甜言蜜语。”

“你要不爱听,我也可以做给你看。有个新的姿势,不如现在试试?”

“还试?你不怕她回来看到吗?”

“怕什么。她如今在伺候张老头,没那么快回来。等我娶了她,张老头再一死,她还不是任我拿捏。”

“那……是什么姿势?”

“你这小骚货,迫不及待了吧。”

两人刚要搂抱在一起,再来个大战几百回合,就听到门‘嘭’的一声被踹开。

“不要脸的狗男女!”张云欣冲上去,拿出黑色塑料袋里的盒子。

还未等他们两个解释,张云欣便将盒子里的热汤都泼在他们的身上。

“啊!”

被热汤泼到的两人,尖叫着跳起来,也顾不上衣服没穿。

“张云欣!你是不是疯了!”黄健南愤怒吼道。

“我不仅疯了,我还瞎了!才会为猪狗不如的你打包夜宵!”张云欣冷声说道。

“你这个疯女人!我要跟你拼了!”张佳雨赤着身子就冲上去,却被张云欣推倒在地,“哎哟……”

将张佳雨推倒在地后,张云欣便转身冲出去。

“快拦住她!别让她跑了!否则什么都得不到!”倒地的张佳雨大声吼道。

黄健南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了出去。

跑到楼梯口的张云欣,蓦地停下脚步来,楼下是她的继母蓝丽。

“你想跑到哪里去?”蓝丽站在楼梯下面,冷笑地看向她。

张云欣看到后面的贱男人已经追来,顾不得其他,只管下楼。

追上来的黄健南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她本能地挣扎反抗。

在两人推搡之下,张云欣被推下了楼梯,从楼梯上滚下去,奄奄一息。

“我……我没想过要杀了她……”黄健南一脸呆滞地盯着流血的张云欣。

张佳雨此刻也跑出来,看到奄奄一息的张云欣,没有露出惶恐的神情,反而朝母亲投去一个眼神。

蓝丽会意,“你们还不下来!等着警察来吗?”

“快。我们快走。”张佳雨推了推他,一起下楼。

“你。去厨房把煤气全开了。”蓝丽对他下达命令。

黄健南已经六神无主,急忙跑向厨房。

蓝丽母女俩关紧了窗户,还合力将她搬到厨房内,接着才离开。

在他们离开后,张云欣慢慢地爬向外面。

从厨房爬到客厅,短短的路程却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在地板上拖出长长的一道血迹。

“嘭!”

还未爬出客厅,便听到巨大的声响,强烈的痛楚袭来。

满腔的怨恨和不甘来不及释放,她便葬身火海。

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是浑身插满管子的父亲躺在病床上。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002章 少爷居然带她回家

雨夜,大雨磅礴。

“叱!”

急刹车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四周,刺耳得仿佛要划破天空。

一辆黑色商务轿车猛地停下来,车头灯照射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

司机惊魂未定地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车后座的男子。

见男子脸色淡然冷漠,依然紧闭着双眸,似乎对突然停车没有半点的察觉。

“少爷。突然闯过来一名女子。”

闭目养神的靳以烈,倏地睁开双眸,冷芒在睁眼的那刻迸射而出。

冰冷的视线扫了扫车前头,语气淡漠地开口,“下车看看。”

“是。”司机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下车。

来到车前头,见到一名女子趴倒在马路上。

“姑娘,小姑娘。”司机喊了几声,没有反应。

他上前去推了推,还是没有反应,在将女子翻过身来后,眼底闪过一抹惊骇,却很快恢复如常。

“少爷,那个小姑娘怕是昏迷了。”司机来到车窗前,恭敬地跟靳以烈说话。

“带上车。送去医院。”靳以烈淡漠地吩咐。

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的靳以烈,在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他又睁开双眸。

“放后车座来。”靳以烈冷冷地开口。

刚想要将小姑娘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司机,听到少爷的吩咐,迟疑了一下,也没有多问,便将小姑娘放在车后座上。

靳以烈本没有注意看这名女子,却在她突然倒在他的腿上后,不悦地皱起眉头的他,这才睁眼低头看去。

目光触及到女生的脸颊,他微皱的眉头皱得更深,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少爷。要不要我把她移开?”司机问道。

刚才透过后视镜看到小姑娘忽然倒向少爷,他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

少爷本来就不喜别人的靠近,更何况是这样的一名女子。

还以为少爷会极其不悦地让他停车,干脆将女子丢在路边呢。

“没事。不去医院,直接回家。”靳以烈语气淡漠地开口。

他闭上眼眸,任由她靠在他的腿上。

“是。”司机应道。

在少爷闭目养神后,他透过后视镜,多瞧了小姑娘几眼。

这小姑娘有什么样的吸引力,居然能让从来不喜人碰触到的少爷,对她的那种行为视若无睹。

******

龙城博雅别墅区。

这里依山傍水,有着最先进的安防系统,并不是只要富豪就能住进来的。

黑色商务轿车驶入其中一处别墅院子内。

靳家的佣人们看到少爷第一次带名女子回来,都诧异得合不上嘴巴,而且那女子还……

陈姨是跟着夫人来到靳家的,看到少爷带名女子回来,吩咐佣人去伺候,她便急忙去禀报夫人。

“夫人。不得了了!少爷居然带了一个昏迷着的女生回来!”陈姨快步走到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刘秀琴面前。

刘秀琴的双眸没有焦距,只是呆愣了下,接着便笑起来,“那是好事啊。烈儿终于是开窍了,这靳家往后就有香火延续了。”

陈姨的神色复杂,想要开口又怕夫人生气,欲言又止地盯着夫人。

夫人对她极好,她自然对夫人以及少爷都很上心。

许久没有听到动静,刘秀琴的眉头皱起,“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又不是外人。”

陈姨绞着手指,最终还是咬牙上前,凑在夫人的耳边嘀咕一通。

刘秀琴听完,沉默了下,才缓缓地站起身,“走。陪我看看去。”

“是。夫人。”陈姨扶着夫人一步步往外走。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003章 你是人吗?

靳家的佣人因突然出现的女子而忙成一团。

私人医生到来后,为卧室床上的女子检查一遍。

靳以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到医生诊治完,立刻问道:“她的情况怎样?”

若是严重的话,还是得转移到医院病房内。

“只是受到惊吓,晕了过去,醒来就没事了。她淋了雨,受了风寒,我给她开个药方,让人到医院去抓药。”医生出声回应。

“恩。”靳以烈应了一声,视线落在床上的女子。

门外传来响声,靳以烈看去,见到他的母亲到来。

“妈。您怎么来了?”靳以烈没有起身,语气里的紧张和关心却是毋庸置疑。

“妈听陈姨说你带个女孩回来。”刘秀琴的脸上是慈爱的笑容,在陈姨的搀扶下,来到沙发坐下。

“烈儿,妈记得没错的话,你可从来不让人睡你的床,哪怕是妈都不例外。”刘秀琴依然笑着,“这女孩有何魔力?居然能让烈儿你这样破例?莫不是连妈都被比下去了?”

“妈。您是吃她的醋吗?”靳以烈的嘴角难得勾起柔和的笑意,避重就轻地回答,巧妙地躲开母亲的问题。

只是刘秀琴就是专门为了这事而来,哪里会让他含糊其辞,“烈儿。妈不是非要你娶大家闺秀,只要你喜欢,妈都允了。只是这女孩……”

她说着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摸索着。

靳以烈看到母亲伸出手来,立刻握住她的手,笑意温柔,“妈。您想多了。只是车撞到她,我才带她回来。”

想起当时看到她的情形,靳以烈的胸口一闷,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想带她回家来。

“是吗?那你大可以安排她在客房,为何会让她睡你的床?”刘秀琴不依不挠。

知子莫若母。

即使她无法观察儿子的表情,凭着直觉和种种迹象,心里还是非常清楚儿子的异常。

“妈。我就是一时心急没有考虑到,才让人安排在了我房间。”靳以烈笑着回答。

连他自己都想不透的问题,要他如何回答母亲?

他的这个理由,连佣人都不相信,更别说是刘秀琴。

平常他根本就不让人碰到床一下,哪怕是换洗床单那些,还得陈姨来才行。

其余的佣人没他的吩咐,不得踏入他的卧室。

“烈儿。妈虽然看……”刘秀琴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佣人的声音。

“少爷,夫人。她醒了!”

刘秀琴的话咽了回去,沉默地坐在沙发上。

靳以烈看向卧室内的佣人,说道:“你们都出去。药取回来,马上送来。”

“是。少爷。”佣人们齐声回答,转身离开卧室。

张云欣一醒来,张开双眸,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有些愣神。

这里是哪里?她死了吗?难道这是天堂?

“你醒啦。”低沉的声线,磁性的嗓音,充满诱惑。

张云欣转头看去,目光触及到一张人神共愤的完美脸孔,顿时变得呆傻,视线更是茫然。

她还从未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比她所看到过的明星都要好看几倍,让人看着不想移开双眼。

“你是人吗?”张云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轻飘飘地问了一声。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004章 她又昏倒了

张云欣以为自己被炸死了,而眼前男子的相貌又是人间难寻,并没有觉得这样问有什么不妥。

她的声音极其轻,却清晰地落入在场三个人的耳中,一字不差。

站在刘秀琴身后的陈姨,嘴巴张了张,见夫人和少爷都没有说什么,她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靳以烈愣了愣,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开场白,嘴角不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你觉得呢?”他没有回答,只是语气淡然地反问。

张云欣没有立刻接腔,只是紧紧盯着他,眼睛眨巴好几下。

观察许久,沉默不语的她才回答道:“不像。”

陈姨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姑娘太不像话了,少爷救她回来,可她居然说少爷不是人。

指责的话还未出口,耳边又传来那姑娘柔糯的声音。

“你长得太好看了。”张云欣开口,眼里都是赞美的神情,毫不遮掩。

靳以烈嘴角勾起的弧度不自觉地扬了扬,心情突然变得很好,问道:“有多好看?”

张云欣又盯着他半天,认真得像是一个考究的老者,“好看得找不到形容词。”

“你这丫头倒是挺会说话,嘴真甜。”刘秀琴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

张云欣这才注意到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人在这里。

她抬头看去,目光落在那名贵气优雅的妇人身上时,吓得尖叫一声,“啊!”

尖叫声响起,还未等他们三个反应过来,就看到她下了床,慌张地跑向洗手间。

“嘭!”

洗手间的门被重重甩上,震得卧室内的三人愣了愣。

“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陈姨恼怒地开口,关心地看向刘秀琴,“夫人,吓到你没有?”

“没。可能是我吓到她了。”刘秀琴的神色黯然,嘴角依然噙着笑意。

“夫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没吓到你就不错了。”陈姨越说就越生气。

靳以烈没有开口,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地看向洗手间。

洗手间内。

张云欣脸色惨白地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跳得厉害,像是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刚才是她的错觉吗?还是她眼花?

“对。是我看花眼了。世上怎么会有鬼呢。”张云欣喘着粗气,出声安慰自己。

走到镜子前,低头洗了把脸,却发现自己的脸凹凸不平。

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身前的镜子。

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又发出惊天的尖叫声。

“啊……”

尖叫声从洗手间内传来,卧室外的靳以烈听到后,眉头紧皱,开口道:“陈姨,快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好。”陈姨被吓懵了,听到少爷的吩咐,立刻跑过去。

幸好洗手间的门没有上锁,一扭就开了。

她看到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回事,昏倒在里面,忙喊道:“少爷,不好了!她又昏倒了!”

再次将小姑娘放回床上,陈姨喊了几声后,看到小姑娘的睫毛颤动,应该会醒过来。

果然,看到她又睁开双眼,陈姨才松了口气。

在小姑娘昏迷的时候,少爷那阴沉的模样,连呆在靳家最久的她都免不了心惊胆战。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005章 靳家的禁忌

醒来的张云欣,看到那个贵气优雅的妇人,心底还是有些害怕,却没了先前的恐惧。

靳以烈察觉到她好像特别害怕自己的母亲,眉头不可察觉地蹙了蹙,眸底闪过一抹难以捕捉的疑惑之色。

“你没事吧?”刘秀琴慈爱关心地问道。

她虽不是靳家EX合适的人选,自己也不会冷眼待她。

“我没事。多谢夫人关心。”张云欣小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刘秀琴笑着问道。

张云欣张了张嘴巴,犹豫了下,应道:“苏若秋。”

在洗手间晕倒后,一些属于苏若秋的记忆全都涌现出来。

现在的这具身体属于苏若秋,往后她也要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

张云欣已经死掉了,在那场人为的爆炸中,粉身碎骨。

想到害死她的人,心里的恨意如翻滚的江水,汹涌而至。

没人注意到,微垂着头的她,眼底闪过一抹毒辣的杀意。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要你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她恨恨地想着,眸眼深处的冰冷,似能化成冰刃。

“靳以烈。”靳以烈突然出声,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听到他的回答,张云欣倏地抬眸,仔细地盯着他瞧,视线又落在他的腿上。

陈姨看到她直直地盯着少爷的双腿看,眉头深深地皱起。

少爷可是最厌恶别人盯着他的双腿看,这苏若秋却直勾勾地盯着。

靳以烈的眉头微蹙,眉眼间晕染着一丝不悦。

在看到她那双澄澈的眼眸里,并没有出现鄙夷、怜悯、嘲弄那些神色后,微蹙的眉头舒展开,不悦也一并荡然无存。

“你是龙城靳氏集团的总裁?”张云欣对上他的冷眸,目不转睛,透着一股子的倔强。

靳以烈不明白她为何这样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恩。”

原来他是龙城靳氏集团的总裁!

呵呵!果然是天不想亡她!

不仅让她重生在这具身体里,还继承了原主的本事,更是遇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靳以烈!

张云欣嘴角勾起的笑意消失,看向了双眼无焦距的靳母,“夫人,我有点事想跟他商量下,能不能请您……”

她欲言又止,语气恭敬却透着一丝不容反对的强硬。

“苏小姐,夫人不是外人,你有什么事,大可以现在直接说。”陈姨看她在夫人的面前摆谱,顿时有些气不过。

“陈姨。陪我去楼下喝杯茶。”刘秀琴笑着开口说道。

“夫人您……”陈姨看夫人一点也不介意,暗自叹息了声,“好吧。”

夫人就是太善良了。

苏若秋这小丫头都敢命令夫人了,往后要是真跟少爷有个什么,还不得往狠里欺负夫人,给夫人脸色。

唉!要是老爷还在就好了,可怜夫人望眼欲穿都没能盼到老爷回来。

如今也不知道老爷是死是活。

当初夫人拦着不让老爷离开,可是老爷却执意要去。

九年过去了,老爷还是没有回来,也查探不到半点消息。

在靳家,老爷绝对是一个禁忌,谁也不敢提起跟老爷有半点关联的东西。

少爷也曾经下了命令,谁也不许在夫人面前提起老爷。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第006章 你娶我为妻

在她们离开后,靳以烈的脸色冷了几分,语气淡漠地说道:“你有什么要求。”

别人没有发现,可是他看到了。

在他说出自己的身份时,她嘴角勾起的笑意,以及眼中一闪而逝的算计。

靳以烈平生最讨厌自作聪明耍心机的女人。

即使一开始因他们同病相怜,对她有怜悯之心,如今也已经荡然无存。

张云欣一点也不介意他突然转变的冷然,笑望着他,“靳少,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靳以烈的眉头皱起,眼底的不悦渐浓。

是他看走眼了吗?还是她澄澈得能够见底的双眸,其实是她伪装的最好武器?

“我治好你母亲的眼疾,你娶我为妻。”张云欣说道。

靳以烈没有回答,紧紧地盯着她,仿佛想望进她的灵魂深处。

看到他沉默不语,张云欣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忙说道:“我真能治好你母亲的眼疾。只要你答应我,可以等到治好后,你再娶我。”

“好。”靳以烈回答。

张云欣还以为他不会那么快答应,已经想好了很多的说辞。

他答应得那么快速,反倒是让她有点发愣,“你真答应了?”

“恩。”靳以烈点头。

“我还有个要求。”张云欣说道。

“你说。”靳以烈语气淡漠。

“我们只需要有夫妻之名,不需要夫妻之实。”张云欣盯着他,严肃郑重。

靳以烈沉默几秒,应道:“好。”

“以防我们反悔,我们还是立一张契约吧,以一年为时限。契约终止,我们就离婚,男婚女嫁,互不干涉。”张云欣说道。

“好。”靳以烈同意。

“击掌为誓。”张云欣举起了手掌,咧着嘴笑。

靳以烈看着笑得眸眼弯成月牙儿的女孩,甜美动人,可爱天真,看得有些愣神。

“不懂吗?就是击掌三下。”张云欣还以为他不懂,眨巴了几下大眼睛。

“恩。”靳以烈回神,与她击掌了三下。

他觉得自己像中邪了,看着她居然会走神。

“吃点白粥,吃了药就睡吧。”靳以烈说道。

“恩。”张云欣点头。

靳以烈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收回视线,控制着电动轮椅,离开卧室。

看到他消失在卧室门口,张云欣才叹息一声。

一个如此出色的男人,却双腿残疾,真是天妒英才。

吃过药之后,张云欣关上卧室的门,再次来到洗手间内。

她盯着镜子里陌生的脸庞,伸出手缓缓地抚上凹凸不平的双颊。

除了五官之外,她的脸上不规律地分布着红色的小疙瘩,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是长了满脸的痘痘。

其实不是痘痘,自苏若秋十岁起,这些红色的小疙瘩就开始冒出来,并且随着岁数的增长,小疙瘩越来越多。

苏若秋也是个苦命的人,跟她一样有个恶毒的继母。

对同病相怜的苏若秋,她的心里多了一分心疼,同样也是在心疼自己。

张云欣的手抬起来,落在镜子倒映出来的苏若秋上,轻声呢喃:“从明天开始,我就是苏若秋,苏若秋就是我。世上从此再无张云欣这个人,我会代替你好好活下去。那些欺凌我们的人,我会一一讨回来,让他们付出代价!”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第007章 无法忽略的尊贵

翌日清晨。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地板上。

躺在床上的女子翻了翻身,倏地睁开双眸,眼里的锋芒乍现,而后恢复如初,宛若从未出现。

苏若秋翻身下床,刷牙洗脸后,自然而然地走到衣柜前。

衣柜一拉开,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鼻内。

味道很好闻,但是清一色手工定制男装,没有女人的衣服。

“我怎么给忘了,这不是我的房间。”苏若秋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已经完全适应如今的身份。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进来。”苏若秋大声应道。

卧室的门被打开,一名佣人手里端着折叠好的女装,送到她的面前,“苏小姐,这是少爷吩咐送来给您换的衣服。”

“好。谢谢。”苏若秋毫不客气地接过来。

“少爷还说,苏小姐换好衣服就下去用餐。”佣人恭敬客气地说道。

“恩。”苏若秋点头。

“苏小姐没别的吩咐,我就先退下了。”佣人说道。

“好。”苏若秋点头。

在佣人离开后,她就去换掉身上的睡衣,穿上那套衣服。

站在试衣镜前,苏若秋看着里面的自己。

白色T恤,黑色七分阔腿裤,白色高跟鞋。

披散的黑色直发,不点而红的双唇,小巧鼻子,水润大眼,水雾眉,巴掌大的小脸。

“底子很好,却被这些小疙瘩给毁了。”苏若秋喃喃自语。

在试衣镜前转了一圈,苏若秋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将纵横整张脸的红疙瘩无视得彻底。

楼梯上传来声响,走过的陈姨抬头看去,见到苏小姐缓缓地从楼梯上走下来。

明明是有些狰狞的面容,可是此刻却给陈姨一种她很美的错觉。

她似乎有着浑然天生的优雅气质,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尊贵,令人暂时遗忘那脸上的缺憾。

“陈姨。早上好。”苏若秋来到她的面前,笑着打招呼。

陈姨猛地回过神来,脸色稍显尴尬,笑道:“苏小姐,早上好。”

苏若秋对她颔首笑了笑,便径直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陈姨转头盯着她的背影,心里暗叹:看苏小姐的五官和轮廓,分明就是个美人胚子,却奈何长了一脸的疙瘩。

在陈姨的身后,靳以烈的身影出现,坐在轮椅上,目光复杂地看着远去的背影。

“可惜了。”陈姨摇摇头,自言自语了一声。

转身,她便看到坐着轮椅而来的少爷,露出亲切的笑容来,“少爷。用餐了。”

“恩。”靳以烈应道。

餐厅内。

苏若秋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埋头吃着早餐,没人问她话,她就半句话都不说。

“若秋啊,这早餐可合你的口味?”刘秀琴看向大概的位置,问道。

其实,她还是看偏了,苏若秋根本就不在那个位置。

“恩。很好吃。”苏若秋抬头看向靳母,声音软糯地应道。

话音落定的一刹那,她拿着筷子的手抖了抖。

在靳母的双肩上,缓缓地伸出一双惨白的手来,手指的指甲仿佛涂抹了鲜血般殷红。

紧接着就是黑色的长发,慢慢升起的头颅,在黑发之下,露出一双诡异的眸眼。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008章 你有你的原因

露出的诡异双眼就在靳母的左肩后面,可盯着的人却是苏若秋。

感觉到女鬼眼里的贪婪和不怀好意,打了个寒颤的苏若秋,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她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低头继续吃着早餐。

站在夫人身后的陈姨,看到夫人忽然僵住身体,立刻走上前去,替夫人按起肩膀来。

“陈姨。还是你懂我。”刘秀琴笑着出声说道。

“夫人,您最近老是觉得腰酸背痛,不然让医生给您瞧瞧?”陈姨试探性地问道。

陈姨的话语刚一落下,苏若秋下意识就想要接话。

可想要自己手上什么都没有,对付不了女鬼,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唉!人老了,不中用了。”刘秀琴深深地叹息一声。

她又想起自己许多年都没回来的丈夫,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怕是……不在了吧。

想到这里,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悲痛,心脏传来一阵痛楚。

“不老不老。夫人年轻得很呢,还是那么漂亮。”陈姨笑着夸赞道。

她是打心眼里觉得夫人漂亮,在她的心里,没人能比夫人更漂亮善良。

刘秀琴被逗得直笑,说道:“你这嘴还是那么甜。”

“夫人,您多吃点。”陈姨说着又为夫人夹了喜欢吃的菜。

“好。”刘秀琴回答,又看向苏若秋的位置,“若秋,吃完饭陪阿姨逛逛吧?”

苏若秋抬头,神色有些茫然,对于靳母身后的女鬼视若无睹,似乎她根本就看不到。

还未等到她开口拒绝,靳以烈的声音便传来,“妈。我跟若秋有事要出去一趟。”

“哦。”刘秀琴沉默了下,说道:“那你们早去早回。”

“恩。”靳以烈应道。

苏若秋吃完早餐后,就跟着靳以烈离开了,餐厅内只剩下靳母和陈姨。

陈姨看着他们两人离开的背影,低头看向刘秀琴,“夫人,您怎么不直接说呢?”

“算了。要是烈儿真心喜欢的话,就算是长得不好,我也不嫌弃。”刘秀琴开口说道。

“夫人,这不是长得丑不丑的问题,而是怕万一苏小姐脸上长的疙瘩是什么传染病或者是遗传病,那往后生的小少爷……”陈姨担忧地紧皱眉头。

只能看到黑暗的刘秀琴,眉头微皱,深深地叹息一声,“唉……”

“要不然赶明儿让苏小姐去医院检查下?”陈姨建议道。

刘秀琴沉默了下,点头允了,“也好。”

其实她也不是嫌弃苏若秋人丑,只是害怕脸上的红疙瘩会传染或者是遗传。

******

“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回去那里吗?”苏若秋转头看向身旁坐着的靳以烈,眸眼里闪着天真的淡光。

她只是说了要回到出事的地点,靳以烈想都没想就答应带她去。

“你有你的原因。你想说,不用我问。”靳以烈语气淡漠地开口。

“那倒是。等拿到东西,我就告诉你。”苏若秋清澈的双眸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恩。”靳以烈应道,多看了她几眼。

她好似一点都不在意脸上的红疙瘩,看不出她有丝毫的自卑。

反之,她自信得有些耀眼,浑身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能让人忽略掉她脸上的红疙瘩。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