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白江冕之在线阅读-青橙小说若爱只剩悲欢往事全本

若爱只剩悲欢往事

时间:作者:青橙来源:ZZY

若爱只剩悲欢往事小说是由作者青橙所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讲的是关于主角江月白江冕之的故事,今天大家就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来阅读若爱只剩悲欢往事全文吧...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一章

“江月白,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招惹别的男人?嗯?”江冕之一路扯着江月白拖到楼道口,一把将她甩在墙壁上。

“江冕之,你又发什么疯?!”江月白皱眉吼道,明明宴会举行的好好的,她只不过是跟季如洲喝了一杯酒,江冕之忽然间就发了疯似的把她从人群中拉出来拖到这里。

“我发什么疯?”男人眼底情欲与怒火交织着,嘴上却依旧挂着江月白熟悉的笑意。

他永远都是这样,哪怕心里早已怒火成灾,面上还是一副笑盈盈的温柔模样。

“你说呢?”江冕之笑着,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江月白瞬间会意,低声吼道,“不要在这里……”

“撕啦……”昂贵的礼服瞬间碎成一片,底裤一把被扯下,没有任何前戏就那样狠狠撞了进来,干涩的不行,一下子就被撕裂。

“嘶……”江月白疼的倒吸一口气,忍不住吼道,“江冕之你是畜牲吗?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今天是他带自己来宴会,又是他莫名其妙发疯。

江冕之这个男人,她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怎么?”江冕之身下狠狠一撞,故意顶到最深处,“你是我花钱包养的情人,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不说,现在上都不能上了?嗯?”

呵,“花钱包养的情人”?

江月白咧嘴自嘲的笑了笑,多么浅显易懂的形容啊,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十六岁那年那个故意设计费尽心机爬上他床的贱女人。

罢了,就当是最后的告别,江月白不再挣扎,任由着他索取冲撞……

一阵耸动后,一股热流涌出江冕之终于抽身离开。

……

“江冕之,”江月白清理好自己,敛了敛情绪,对着侧身穿衣服的男人开口,“我算清楚了,这十七年来,从我八岁开始你资助我读书再加上十六岁那年江晚的手术费,还有这些年你包养我给我买的那些东西,零零碎碎加起来有一千零七十八万。”

江冕之的动作顿了一下,勾起嘴角无声的笑了,这样一气呵成的话,肯定是早就预演过很多遍了吧?

呵呵,看来她早就盘算好想离开他了,真是太天真。

“嗯,算的没错,”江冕之扣上最后一颗纽扣,回过头来看着她,“所以呢?”

所以?

江月白愣了一下,看着江冕之这样的神情忽然间有些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

“嗯?继续说啊。”江冕之挑了挑眉,满不在意的笑。

“所以,”江月白深吸了一口气,“钱我已经凑齐了,明天就打到你的账户,江冕之,我们两个人就此两清,我要离开你。”

“嗒嗒嗒……”

空气霎时凝固了,甚至静的可以听见江冕之手腕上那块瑞士名表的声音。

“离开我?”江冕之终于开口了。

“嗯。”江月白看着他,毫不避让,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就没有收回的余地了。

“两清?”江冕之继续道,却是不动声色的慢慢朝着她靠近。

“嗯。”江月白神色毅然,依旧正视着他。

“呵,”江冕之已经走近,像往常一样熟练的抬起她的下巴,“告诉我,江月白,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勇气?嗯?”

一股屈辱感涌上心头,她永远都要在他跟前这样卑微吗?

不!

“江冕之,我早就……”

“是季如洲吗?”江冕之眉头微皱。

季如洲?

江月白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神色,很快稍纵即逝。

“回答我,是因为他吗?”手上的力度大了几分,江月白甚至听见了自己骨头咯吱咯吱响的声音。

“是,是因为季如洲,我爱上他了,我想要干干净净的和他在一起了,所以我想……”

“啪……”

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江月白被扇的眼前一黑。

“江冕之你凭什么……”

“江月白!”江冕之扯着她的头发逼迫她对上自己的眼睛,还是 那样笑眯眯的温柔模样,嘴里说出的话却堪比恶魔——

“爱?自由?离开?江月白,你凭什么?你有资格吗?”

你有资格吗?你有资格吗?……

耳边的嗡鸣声还未消退,江月白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又听见了十七年前江冕之领着她和江晚从孤儿院出来时说的话——江月白,你母亲是个贱人,她毁了我的家害死我的父母,现在她死了,就由你来给她赎罪吧。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二章

“吱吱吱……”

老鼠窸窸窣窣的声音。

江月白慢慢睁开眼睛,漆黑阴暗的光线,满地觅食的老鼠蟑螂。

“嘶……”江月白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浑身都疼的厉害。

昨晚的记忆涌入大脑,江月白看着自己浑身赤裸着的伤痕,扯出一丝复杂的笑。

十七年了,江冕之的手段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每次她冲撞惹毛了他,他就会把自己剥干净,一顿暴打后扔进地下室。

“咯吱——”不重不轻的一声推门声 。

不用回头江月白就知道是江冕之来了。

“哒哒哒……”一点点靠近的皮鞋声,男人逆着光走过来,还是一如既往精致的面容。

“醒了?”江冕之蹲下身子,摸了摸她身上的伤口,“疼吗?”

“不疼”,江月白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皮糙肉厚,再说了,都十七年了,我早就习惯了。”

“呵呵,”江冕之低笑起来,伸手摸她的脸,满眼缱绻,“江月白啊江月白,你知道么?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股子倔劲儿了。”

江月白别过脸,刚想说什么,耳边就又传来他另一句,“跟你妈当年简直一模一样,她就是那样不屈不挠的破坏了我的家,啧啧啧,这精神,真是可歌可泣啊。”

“江冕之你够了!”江月白忍不住开口,“我妈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你有本事说清楚,别在这里跟我玩文字游戏!”

“江月白,”江冕之皱眉看她,“你怎么总是喜欢惹我生气呢?”

“呵,”江月白冷笑看着他,“喜欢看讨好你的?去找江晚啊,找我做什么?她肯定愿意对你笑,肯定愿意讨好你。”

江晚,就是当年跟江月白一起被江冕之从孤儿院接出来的女孩,也是十六岁那年让江月白沦为江冕之情人的导火线——当年就是为了让江冕之给江晚交手术费,江月白才在江家门口跪了一天一夜,最后献上了自己的身体。

可笑的是,也就是那以后,江冕之居然爱上了江晚。

她的牺牲,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晚晚?”江冕之提起江晚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她现在病弱的很,需要安心修养。再说了,江月白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你是什么东西,她是什么身份,你们俩哪里有可比性?”

“江冕之你混蛋!”江月白再也受不了,大喊起来,“既然江晚什么都好,你这么喜欢她,你还留我做什么?你们两情相悦,没有人阻止你,这么多年说赎罪我也该赎完了!我已经二十五岁了!你还想毁我的人生到什么时候!?”

空气安静了几秒,只听见江月白剧烈的呼吸起伏声。

十七年了,她已经沉默十七年了。

江冕之没有说话,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眼里有东西慢慢消逝。

江月白有些泪目,哪怕是个畜生养了十七年也该有感情了吧,更何况她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嗯,还不够。”江冕之开口。

嘭……

“你……你说什么?”江月白的声音有些颤。

“我说还不够,才十七年,才二十五岁,怎么可能够呢?江月白,”江冕之重新看着她,眼神恢复温柔如水,“我说了,你欠我的,是一辈子,哪怕是挫骨扬灰,你也还不清的一辈子。”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三章

“江冕之,我恨你。”

江月白抬头看着他,一字一顿。

“嗯,恨吧,”江冕之起身毫不在意道。

“江冕之你不得好死。”江月白继续道,她早已经气疯了,说话根本不过脑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江冕之你这个禽兽!”

“江冕之你活该孤独一辈子!”

“江冕之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自己的爱人!”

“江冕之……唔……”

江冕之低头捏住她的嘴,微微皱着眉,“你这张嘴,”江冕之摇了摇头,“太不干净了。得洗洗……”

“唔……”江月白瞪着他,嘴里却被塞入布条,说不出话来。

“乖,别挣扎,越挣扎越难受,上次我还看见季如洲亲了这里是吗?”江冕之扯着她的头发往外走,“还真是脏呢!得好好洗洗……”

“江冕之你这个疯子!变态!”江冕之拖着她来到水池边,拿掉布条。

“你啊你,真是太不让我省心了。”江冕之摇摇头,摁住她的头就往水池里按,“别动了,让我好好给你洗洗。”

“唔……唔……”

硬邦邦的刷子沾了辣椒酱毫不怜惜的往江月白嘴上糊,“啊啊……疼!好疼!”

嘴上很快冒出一片片红艳艳的,混杂着不知道是辣椒酱还是血。

江冕之依旧神色淡然的动作,“你说你,是不是,从小到大从来都不让我省心……”

“江冕之……”细弱无闻的声音响起,江月白嘴上淅着血,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我真的好疼……”

嘭……

心里某些东西忽然间碎成一片片,多少年前熟悉的一幕再度浮现在眼前——

楚楚可怜的女人,轻轻捏着他的衣角,“江冕之,我疼……我真的好疼……”

“啪……”刷子啪的掉在地上。

江月白松了一口气,刚刚准备往水龙头那边爬,下一秒整个人被拎起脱离地面,脖子被江冕之紧紧扼住,“虚情假意!江月白,你真是跟你那个贱人母亲一模一样!”

“呃呃呃……”江月白被掐的白眼直翻,胸腔里的氧气渐渐流逝。

这一次,是终于要死了么?

“江冕之——”几欲窒息间忽的有人闯了进来,一把拉开江冕之,江月白得救掉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江冕之你冷静一点,她是江月白,不是许轻言!”

江月白!

江冕之眸子一下子清明起来,看向一边伤痕累累的江月白,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刚刚,他只差一点点就掐死了她。

………………

“啊——”

江月白大呼着从梦中醒过来,一眼就看见了目光晦暗不明的站在床前的江冕之。

下意识的江月白往被子里缩了一下,小小的细节却被江冕之捕捉到。

“江月白,你怕我?”江冕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往她跟前贴近,“是不是我昨天太凶了?”

嘴上被上了绷带,此时根本说不了话,江月白也索性就直接背对着他。

“哎……”江冕之叹息了一声,忽的上前抱住她。

江月白愣了一下。

“江月白,一直跟我在一起不好吗?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找别人?为什么要背叛我?”

江冕之轻轻叹息道。

江月白身子一僵。

“江月白,”江冕之忽的看着她的眼睛,“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江月白没有说话,眼底闪过一片阴鸷,永远在一起?永远被他折磨?

做梦!

“你不愿意?”江冕之眼底有丝丝受伤,“可是你明明说过你爱我,想永远跟我在一起的啊。”

嘭——

江月白脑子轰然炸开!

是的,她爱江冕之。

可是这件事情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

“你日记里有写。”江冕之看着她震惊的模样淡淡道,“江月白,你从十二岁开始喜欢我,不是吗?我还记得你那天日记里的话——虽然说江冕之对我很不好,还经常骂我跟妈妈一样是贱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这不是他真实的样子,我想他也一定有很温柔的一面吧,我好像喜欢上他了,想有一天可以跟他站在一起……”

“唔唔唔!”江月白瞳孔蓦的放大,捂住江冕之的嘴,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她爱着一个折磨她这么多年的、从来没有爱过她的男人,而他却一直冷眼旁观。

“怎么了?”江冕之皱眉看着她,“觉得耻辱?觉得羞耻?”

江月白咬牙,低头没有说话。

“呵呵呵,”屋子里响起江冕之略显狰狞的笑声。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四章

“江月白——”江冕之抬起她的下巴,慢慢靠近她的脖子,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打进江月白的耳朵。

江月白一直别着头不看他,她发誓!发誓!一定要离开江冕之这个畜生!

“哈哈哈……”江冕之满意的看着她的神情,屈身而下,一把扯掉她的底裤,摸索进去,“江月白,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喜欢看你痛不欲生的表情呢?嗯?来,再做一个我看看,来……”

“唔唔唔……”

江月白真是庆幸自己现在不能说话,否则她一定会忍不住用恶毒的语言来攻击江冕之。

见她挣扎起来,江冕之眸子一暗,身下动作又慢慢温柔起来,满眼缱绻的看着她,“江月白,永远跟我在一起,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好吗?”

不可能!不可能!

江冕之,你这个疯子!

我恨你!我恨你!

江月白挣扎着,眼底一片恨意,她不要再继续这样下去了,不要再生不如死的活着了!

如果活着不能离开江冕之,哪怕是死,她也要离开他!

江冕之突然感觉身下的女人没了挣扎,甚至也渐渐没了呼吸……

低头一看才发现江月白居然在憋气。

她想自杀!

“啪……”江冕之一把将她从床上拉起,一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竟难得的有些失控,“想死?想摆脱我?”

江月白嘴里和着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呵,好,很好!”江冕之笑起来,蹲在江月白身边,“有骨气!江月白,记住了,我现在就告诉你!”

“你知道吗?”江冕之跪在她跟前,让她紧紧贴着他的脸,“知道你妈去哪里了吗?死还是活着?或者我把她怎么样了?想知道吗?”

妈妈?

江月白瞳孔蓦的放大,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看着她这模样,江冕之满意的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所以说,江月白,好好活着,活着看看我会这么一点一点毁掉你!”

话落江冕之很快就转身锁上门离开。

人一走,江月白立刻崩溃的垮下身子,整个人紧紧缩成一团。

……

自从那晚之后江月白再也没有见过江冕之了。

同时也彻底失去了自由。

江冕之囚禁了她,是真真正正的囚禁。

房间里里外外几乎是被锁的密不透风,说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也不为过。

江月白站在窗前,看着细铁丝密密麻麻饶起来的窗,有些苦涩的笑。

不自觉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她有了江冕之的孩子了。

可是,老天爷,这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吗?以她和江冕之的关系还有她现在的处境,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离开,必须离开!

“江江小姐,”容妈的声音在外响起。

江月白捏了捏拳头,慢慢走过去。

门被开了一个小小的缝,专门用来送吃的。

“容妈,”江月白接过食物喊住了她,“你有看见江冕之吗?”

“哎,”容妈在外叹了一口气,“江江小姐,您别怪先生他这样对你,他……”

“容妈,”江月白打断她的话,“告诉先生,我要见他。”

“可是……”

“我怀孕了。”江月白直接道。

“嘭——”

门一下子被踹开,江冕之站在门口,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江月白又看了看她的肚子,双手一张一握的。

原来他一直在门口……

江月白深吸一口气,幸好。

“江冕之,我怀孕了。”江月白看着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冷静,她多害怕他接下来就会不由分说的拉着她打掉这个孩子啊。

江冕之喉结翻滚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看了看她,然后猛地一把拉过她紧紧抱在怀里,声音略有哽咽道,“嗯……我知道了,知道了……”

江月白紧握的拳头慢慢放松,眼底浮起一丝坚毅。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五章

让江月白意外的是江冕之似乎很在乎这个孩子,不但她得到了短暂的自由,待遇也好了不少。

不过她还是不敢放松,以江冕之喜怒无常捉摸不定的性情,也许一个不小心哪天早上醒来孩子就没有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警惕行事,好好活下来,只等一个机会,一举离开他。

…………

阁楼。

江冕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表情似乎很是痛苦,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正给他催眠。

“不!不!爸!妈!”

“不要!不要离开我!”

“许轻言!许轻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江月白!江月白!不要走!不要走!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

“哎,”年轻男人叹息了一声,“冕之啊冕之,你什么时候才能从自己的心魔中走出来啊。”

…………

江冕之从阁楼下来,面色苍白的推开江月白的房门,床上的女人正安静的躺着。

嘴角不自觉露出一抹笑,江冕之蹑手蹑脚的爬上床,撑在她身边,小心翼翼生怕吵醒熟睡的女人。

“睡觉都皱着眉,”江冕之宠溺的笑了笑,伸手想要扶平江月白的眉头,“江月白啊江月白,你是有多想离开我呢?”

“不!不要!”江月白突然说话了。

江冕之手上动作一顿,神色慢慢严峻起来…………

是夜,江月白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当年将她扔在孤儿院门口的母亲。

十一年了,她第一次梦见她。

梦里许轻言还是穿着当初抛弃她时穿的一身黄色裙子,站在一片白茫茫的迷雾尽头看着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笑。

“妈!”江月白冲上去,眼睛有些酸,她想如果当初妈妈没有抛弃她的话这一切会不会完全不一样。

“江月白。”许轻言看着她,眼里漫出一丝鄙夷,“你居然爱上了江冕之。”

江月白下意识的摇头,“不!不,我没有!我会忘记他,我会的,我再也不要爱他了!”

许轻言没有说话,依旧嘲讽的看着她,慢慢飘向远处。

“妈,带我一起走,带我……”

江月白猛地清醒过来,立刻禁声。

身旁江冕之正倚着床头,静静的看着她,“梦见你妈了?”

江月白侧头看向他,准备摇头,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哦,她跟你说什么了,这么激动。”江冕之把玩着她的头发,脸上甚至有浅浅的笑意。

“没什么。”江月白淡然道,她现在知道了,如果江冕之要生气,她是怎么也没办法的,还不如坦率一点。

“嗯。”出奇的,江冕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摸了摸她渐渐挺起的肚子,“睡吧。”

江月白看着他安静的侧脸,又是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跟我妈之间发生过什么?”

话一出口,江月白立刻后悔了。

她现在根本不需要知道江冕之的任何事情,她只需要自保,保住孩子。

果然,江冕之的身体一下子僵硬起来,江月白觉得下一秒他就很有可能把自己提起来甩下床。

连空气都安静了几秒。

“呵,”江冕之的笑打破沉默,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以后会知道的,睡吧。”

一夜安眠,江月白醒来后看着安然无恙的自己,竟然有些侥幸,随即又觉得讽刺,这样胆战心惊的生活她已经甘愿了么?

…………

或许连老天爷在帮她吧,很快江月白就等来了那个可以让她离开的机会。

江晚回来了——江冕之心心念念不忘的心上人。

有她在,江月白还愁不能离开吗?

这个她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好妹妹,虽然说与她并无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从六岁到孤儿院开始江月白就一直照顾着她,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对待,谁曾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她掏心掏肺对待的人,最后却这样对她呢?

自从十六岁那年江冕之突然间喜欢上江晚以后,江晚也被江冕之接走照顾,与她分开。

十八岁江晚盛大成人礼的那一天,江月白终于再见到她了,可是就是这个她昔日的好妹妹,居然当众羞辱了她,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十六岁就为了钱爬上资助人床的贱女人。

呵,江月白嘲讽的勾起一抹笑,还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几年后江晚会成为她的救星。

而且江月白笃定江晚一定会帮她离开。

因为,她爱江冕之。

而她江月白的存在,就是她心头最大的一根刺。

所以,她肯定不会允许她继续留在江冕之身边。

除非……比起对江冕之的爱,江晚更恨的是她这个曾经名义上的姐姐……

江晚坐在客厅里和江冕之聊天,江月白手里拽了纸条端茶递给她,从头到尾,江晚一直看着她鼓鼓的肚子,眼神晦暗不明。

纸条到她手里的时候,江月白明显感觉她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她收下了,然后神色如常的和江冕之聊天。

江月白上楼,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她马上就可以逃走了,马上就自由了!

她要离开这里,平平安安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等孩子没事以后,再回来解决和江冕之之间的事情。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第六章

楼上的江月白正沉浸在马上重见天日的兴奋中,而楼下,江月白不知,她前脚一离开,江晚就神色自若的摊开纸条,“冕之,姐姐刚刚递茶时塞过来的,什么东西啊?”

江冕之神色一凝,接过纸条揉进手里,笑了笑,“没什么,我现在有点事情,先让人送你回家,过两天再来看你。”

“可……”江晚欲言又止,抬头甜甜一笑,“好。”

…………

江月白站在楼上透过丝丝缝隙看着江晚开车离开,只觉得心都要飞起来了,她马上就自由了。

江冕之捏着纸条,一路冲上去,到门口忽的停住了,笑了笑,然后轻轻扭动门把。

江月白身子一僵,听见身后的人越靠越近。

“怎么这么快就送走了她啊。”江月白转过身,尽量笑得自然,但是脸上的肌肉却僵的不行。

江冕之一步步靠近,伸手摸着她的脸,“笑啊,怎么不笑了?嗯?”

江月白紧张的捏了捏手,慢慢往后退。

“学会搬救兵了?嗯?”江冕之看着她,很轻蔑的笑了笑,然后摊开手心,里面静静躺着她那张纸条。

“如洲 ,快来救我,我被江冕之那个禽兽给囚禁了。”

江冕之念完纸条上的话,啧啧的叹息了一声,看不出悲喜,然后捧起江月白的脸,“禽兽?江月白,我养你这么大对你这么好,在你眼里我就是禽兽?”

看着江冕之这样的模样,江月白心里突突直跳,但很快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江冕之,但凡是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受得了你这样变态的囚禁,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

说完这些江月白紧张的摸了摸肚子,心道,宝宝,马上就要和妈妈一起战斗了,挺住,答应我挺住好吗?

“哎,”江冕之听完她的话,似乎没有任何波动,而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江月白啊江月白,你还是太年轻了。”

“啊——”话落,未等江月白反应过来,他忽然间扯着她的头发就往外拖。

江月白整个人被拖在地板上往外拉,头皮几乎被扯起来,惊恐的喊道,“江冕之,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孩子会出事的!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孩子?”江冕之回头看着她笑得癫狂,“你以为我真的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

江月白的心猛地一抽,“你说什么?江冕之,这是你的亲骨肉!”

“怎么了?怎么了?”容妈闻声而来,看见江月白被江冕之拖下楼梯,身下的睡裙已经有丝丝血迹了。

“先生,先生,你干什么?不可以这样对江江小姐的,她有你的孩子啊!”

江月白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肚子,“江冕之,我的孩子要是有一点点事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原谅我?”江冕之低头扯起她的头发让她看着自己,“江月白,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人就是你了!你跟你妈一个德行,我不要你的命就是仁至义尽!”

“我妈我妈、江冕之,你究竟要我说多少遍,那是上一辈的事情,与我无关!”江月白绝望的大喊,身下热流一点点涌出,她知道 这个孩子很有可能保不住了。

她不该这样兵行险着!

“无关?江月白你真是天真的可怕!”江冕之一巴掌挥过来,浑身不住的颤抖着,此时的他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江月白强压下心头的恐惧,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功亏一篑。

“江冕之你真让我恶心!”江月白继续道。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第七章

心狠狠一抽。

“恶心?!”江冕之眼神忽的变得血红,恨意像被点燃的野火一样弥散开来。

“我恶心?”江冕之蹲下身子在她跟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一字一顿,江月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恶心!”

“哼,”江月白咬牙,目光又直又狠的看向江冕之,“江冕之,我恨你!”

“这就恨我了?”江冕之看着她张狂的笑,“江月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妈去哪里了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江冕之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整张脸都涨红了。

江月白心里的不安越发蔓延,妈妈,妈妈!她做梦都想知道自己的妈妈去了哪儿!但绝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知道!

“挺住!无论你听到了什么消息,江月白你都要挺住!”江月白不停地安慰自己。

“呵,江月白,你那位好母亲,已经死了!”

江月白听完,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甚至眼前都已经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江冕之!你在骗我对不对,一定是在骗我!”江月白抛开尊严,膝行了几步,拽着江冕之的裤脚,“你说清楚,求求你说清楚。”

江冕之满眼恨意的看着她,“你知道你妈当年是怎么死的吗?她也是在这个地方,就是你现在身下这块地,跪在我脚下求我,还怀着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求我原谅她,让我给她一条活路给她点钱,我就是像这样……”

“啊!啊!啊!”

江冕之的皮鞋尖一下一下踢在江月白的肚子上。

“就是像这样一脚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把她的怀的野种踢掉,然后把她扔了出去。”

“谁知道你妈妈竟然那么下贱,都这样了还不肯走,就那样跪在了大雨里。”

“你知道吗?她在雨里淋了三个小时就死了,三个小时!”江冕之眼底满是癫狂,“她居然死的这么轻松!”

“哈……哈哈哈……”

他说什么?!

妈妈……妈妈……

江月白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身下的热流汹涌起来,一波接一波的痛感袭来。

孩子快要保不住了!

“啊!江小姐!”容妈大喊起来,一把推开江冕之,扑向江月白。

江冕之还沉浸在往昔的记忆里,丝毫没有注意到江月白已经昏了过去。

“先生!”容妈再也顾不得其他,朝着江冕之大吼,“你的孩子没了!江小姐怀的是你的孩子啊!你是不是非要逼死她你才满意啊!”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八章

死?

江月白?

江冕之恍然间清醒过来一般,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江月白差点跌倒在地上。

他都做了些什么?

“容妈,快!快叫救护车!”江冕之立刻抱起地上的女人疯了一样的冲出去。

“江月白!不准死!不可以死!听见了吗?!我绝对不准你死!”

…………

“不要,不要!”

“江月白!江月白!”

江月白大呼着醒过来,下意识的就要逃,却被身边人一把抓住。

“别碰我!别碰我!”江月白胡乱的拍打着,还沉浸在江冕之的暴打中。

“是我,小潋,是我,季如洲!”季如洲一把抱住怀里的女人,满眼心疼。

“季如洲?如洲?”江月白慢慢冷静下来,紧紧抱住他,“我们这是在哪里?江冕之呢?江冕之有没有跟过来?”

“没有没有,小潋,我们在医院,医院,”季如洲疼惜的看着她身上的伤口。

“医院?”江月白推开季如洲,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摸向自己的肚子。

幸好。

孩子还在。

她赌赢了!

其实她隐隐约约猜到了江晚不会帮她,所以才在纸条上写那样的话,为的就是激怒江冕之,让他把她送进医院。

可是没想到……

江月白酸涩的勾了勾嘴角,这样一场豪赌揭开的真相,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小潋,”季如洲打断了江月白的游似,目光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你怀了他的孩子?”

江月白看向他,点了点头。

“你确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季如洲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但是江月白却丝毫没有察觉出来。

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差一点点,差一点点这个孩子就保不住了。

“如洲,孩子是无辜的,他是我的孩子。”

“嗯,小潋,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谢谢你如洲,”江月白感动到,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目光看向门外。

季如洲也警惕的看了看,“怎么了?是容妈支开了江冕之,他现在不会过来的。”

“那就好,”江月白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季如洲,“虽然现在没什么事情,可是我必须得想办法离开江冕之,如洲,你帮帮我吧。”

“嗯!你说,小潋,我一定会帮你。”

江月白目光凝了凝,她和江冕之之间该有一个结束了。

“如洲,”江月白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目光坚定的看向季如洲,“报警吧,现在只有警察可以帮我们了。”

…………

季如洲一离开江冕之就来了。

江月白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神色淡然的男人,呵,她就知道,刚刚那一场差点让她死了的暴打,于他而言根本什么也算不上。

“江月白,”江冕之坐在他跟前,轻轻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控了。”

江月白看向他,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没关系,江先生您就算是失手杀了我也没有关系。”

“江月白,你非得这样跟我说话吗?”江冕之皱眉。

“对,必须。”江月白看着他,满眼恨意挑衅。

她在故意激怒他。

季如洲已经报警了,现在她只需要收集证据交给警察,一举将他送进监狱。第8章结束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