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独孤焚小说第2章全章节在线阅读(青梧)

夕颜独孤焚小说第2章全章节在线阅读(青梧)

彼岸无花归何处

更新时间:彼岸无花归何处青梧来源:wyy

夕颜独孤焚是著名作者青梧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夕颜让独孤焚失去了挚爱那天,他便立誓,此仇,必将千倍奉还。所以他折断她的羽翼,给她无尽的折磨。可当他终于无可挽回地失去她时,独孤焚才恍然发觉……原来他爱的人,一直都是她。......

《彼岸无花归何处》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心中有愧

  深夜,红烛微摇。

  宫人为夕颜拆掉发髻,卸去金钗。

  她抬眸,铜镜中那穿着婚服的面孔,如此陌生。

  “吱呀”一声,殿门忽然被推开。

  独孤焚穿着一身正红婚服走到她身后,满身的酒气和脂粉香顿时袭上她鼻尖。

  夕颜偏头想要躲,却被他猛地捏住下巴,力道大得让她眸中瞬间蒙上一层水雾。

  “躲什么?我碰不得,嗯?”独孤焚沉着脸色,目光阴鸷。

  夕颜咬唇,不去看镜中的独孤焚,平静开口:“帝君今夜,当宿在皇后宫中。”

  今日她与皇后一同嫁入之宫中,但皇后是正宫,她不过是妃妾。

  闻言,独孤焚冷笑起来,钳着莫夕颜的手腕将她推倒在床榻上,目光像淬了毒:“夕颜,如今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你不过是个阶下囚,凭什么管我睡谁?”

  说完,他的大手无情地伸向了她。

  “不要——!”夕颜顿时攥紧了衣领,一脸拒绝。

  她宁愿与独孤焚永远保持敌对,也好过在他身下受辱!

  他不爱她,冒天下之大不韪娶自己,也不过是想折辱自己。

  “不要?”独孤焚看着她愤然的模样,眼中越发冷漠,“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要?”

  “夕颜,你害死我最爱的人,今日种种,不过是我回报你的万分之一罢了!”他声音嘶哑,透着彻骨的恨意。

  夕颜看得心中一痛,反抗的动作倏然顿住。

  十年前,凶兽鲧引来滔天水患,无数百姓遭难,她拼死一战封印鲧后险些灵丹碎裂,根本无力再施救白曦。

  但独孤焚苦苦哀求她救白曦时,她还是动摇了。

  只是,她灵气耗尽,终究没能救下白曦……

  “抱歉……”这件事,是她欠独孤焚的,无可辩驳。

  可这句道歉,并没有让独孤焚有任何的停止。

  他发泄般地咬在她肩头,夕颜来不及喊疼,衣服就被他粗暴地扯开,白皙的肌肤更染上了红痕。

  “别,别这样——!”她像一条离水的鱼,猛然挣扎起来。

  为了南楚子民,归降之时她服下了陨灵丹,体内灵气冲撞,如今比凡人都虚弱,如何能反抗修为早已深不可测的独孤帝君。

  她痛得蜷缩,忍不住揪紧了床褥,眼尾含着湿润的潮红。

  窗外是凄风苦雨,房中是滚滚烈火。

  这般折腾,夕颜直到第二日午后也没醒过来,更是发起低烧。

  独孤焚却再没来看过她一眼,仿若她根本不存在一般。

  直到这日清晨,烧退后的夕颜听到宫人议论,南楚派人刺杀独孤焚失败,独孤焚不日便要亲征南楚。

  两国交战,必定生灵涂炭。

  她身为女娲族后裔,世代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怎能坐视不理?

  得知独孤焚在长乐宫,夕颜第一次踏出了沉璧宫。

  天色渐晚,大雪漫天。

  夕颜跪在雪地里,任由雪花落了满肩,双腿冻到没有知觉。

  可长乐宫殿门依旧紧闭。

  贴身服侍她的秋雨心中不忍,声音带着哭腔:“娘娘,别跪了……陛下根本不会见您,您跪坏了身子,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自己啊……我们回吧……”

  夕颜动了动乌青的唇,声音颤抖:“他不见我,我便不走。”

  她并不惧怕死,女娲一族世代守护南楚子民,若她的牺牲可以保住万千百姓的性命,夕颜心甘情愿。

  而且,她相信,他不是那般无情之人……

  正在这时,未央宫殿门“吱呀”一声开了。

  夕颜的眼睛顿时亮了,但还未看清来人,便被一盆冰冷的水兜头浇下!

第二章死不足惜

  夕颜下意识闭眼,被刺骨的冰水从头淋到脚,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你没长眼睛吗?”秋雨顾不得自己被浇湿,抬手替夕颜抹去脸上的水。

  可那水顷刻结成了冰,冻伤骨髓,又如何擦得去?

  那宫女也不客气地道:“我泼你们又如何,谁不知道陛下有多厌恶你这妖女,还敢不知廉耻跑来邀宠!”

  邀宠?

  夕颜苦笑,自十六岁那年白曦离世,她就明白,独孤焚以后会爱上世间任何女子,却独独不可能是她。

  听着殿内隐约传来的娇声软语和朗朗笑声,她垂落眼睫,掩下眼底的悲伤与难过。

  那宫女瞥了一眼狼狈的夕颜,冷笑一声:“陛下说了,他没空见你,你就算跪死在这,也是无用。”

  夕颜冷得浑身发颤,心口剧痛得如同被一把尖刀狠狠刺入,几乎要把魂灵都劈开。

  她忍不住以袖掩口咳了两声,喉中却蓦然涌上一股腥甜,拿开一看,竟是满目猩红。

  秋雨顿时惊慌失措的喊道:“娘娘!”

  夕颜却已经眼前一黑,昏倒在长乐宫阶前雪地。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颜从混沌中醒来,独孤焚正坐在她床边。

  他面如寒霜,目光如炬:“夕颜,你是想对朕以死相逼?”

  “没有……”夕颜沙哑着开口,只觉头脑昏沉,她强忍着继续开口:“夕颜残躯一具,死不足惜。只求帝君能放下仇恨,莫要再让两国百姓遭受战乱之苦。”

  独孤焚冷哼一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还清?朕警告你,你若敢死,整个南楚都得一起陪葬,包括你南楚国君陈迦陵!”

  “那你想如何?咳咳……”夕颜猛地咳嗽起来,胸口处痛得厉害,眼底隐隐泛上泪光,“如何才能放过他们,放过……”

  话没能说完整,独孤焚似是气急了,突然扼住她的脖子,声音粗重:“放过你们,那谁来放过我?”

  她意识昏沉,神识破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此生都休想摆脱我!”

  在她脸色苍白,几乎窒息时,独孤焚才终于松了力道,转身大步离开。

  夕颜跌落床榻,眼角落下一滴泪,意识也再次陷入昏沉。

  这次受寒,让她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变得更为残破不堪,每天无数汤药灌下,仍是每况愈下。

  而她也没能阻止独孤焚亲征南楚。

  十天后,南楚国灭。

  独孤焚将陈迦陵和一众南楚臣子活捉回来,要将他们在慎刑台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得知这个消息,夕颜不顾秋雨的劝阻,撑着病体赶往慎刑台。

  高高的王座上,独孤焚一身玄色王袍气势逼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她,面色沉凝地开口。

  “你来做什么?”

  “回禀帝君……”夕颜跪在冰冷的砖石上,目光悲悯地扫过沦为阶下囚的南楚君臣,声音破碎。

  “夕颜来……殉国。”

  她本想多撑些时日,劝阻独孤焚不要再造杀孽,如今看来,怕只能是妄想。

  她阻止不了他,身为女娲后人,她也救不了南楚的百姓,不如陪着他们一起死……

  独孤焚眯眼看着她视死如归的模样,手中微微用力,玉樽瞬间碎裂成粉末。

  他声音似染了寒霜,响彻整个高台:

  “你是朕的妃妾,是死是活何时由你说了算?”

第三章一心求死

  夕颜眸中浮现水光,又被她闭眸压了下去。

  “独孤焚,若你杀了他们,我活着便没有任何意义了,死是我唯一的归宿。”

  “你活着唯一的意义就是赎罪!”她一心求死的模样激怒了独孤焚,他黑着脸怒吼道,“来人,给我把她带下去!”

  立刻就有宫人将夕颜给押到一旁,看着他薄凉厌恶的眼神,她的心狠狠痛了一下。

  随后便听到他面似寒霜地开口:“来人!给朕将这些人处以剐刑!”

  剐刑是最残酷的刑罚,将人零刀碎割,让人极尽痛苦,血流而尽方才咽气。

  夕颜闻言,如遭雷击地看着他。

  她从小清心寡欲地成长,独孤焚是她情窦初开就深爱的人,哪怕他并不爱她,甚至对她恨之入骨。

  为了让他开心,她仍是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容忍独孤焚对自己百般折磨。

  但这一切,绝不包括她守卫的南楚,不包括世代信奉女娲的南楚子民。

  “不要——!”看着刽子手拿着锋利的刀刃,狠狠刺入绑在刑架上的陈迦陵等人身上,夕颜发出凄厉的哭喊。

  女娲一族本就是半神,即便毁去了灵丹,仍是对五灵之力十分亲和。

  她激动之下,四方山川草木的灵力疯狂地朝她汇聚而来,宫人都被她暴涨的灵力震开了去,捂着胸口嘴角涌出血迹。

  下一瞬,她已挡在陈迦陵身前,牢牢地握住了刽子手即将落下的刀刃。

  再一抬手,所有被绑缚的铰链都断裂开来。

  “快走——!”她撑着残破的身躯强行启动了南楚千里之外的传送结界,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灵丹破碎,灵力在体内肆虐冲撞着五脏六腑,夕颜几乎要支撑不住了。

  高台上的独孤焚猛地站了起来,目光狂戾又暴怒,脖颈的青筋都在不住颤抖:“夕颜,你竟敢?”

  当着他的面,堂而皇之地劫囚!

  他怒不可遏地飞身而起,带着雄浑灵力的一掌毫不留情地拍在夕颜胸前。

  夕颜重重摔在地上,口中吐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衣,她腰部以下的双腿,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青绿色的蛇尾!

  “天哪!她是个妖怪!”

  “她是蛇妖!”

  她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在宫人惊慌恐惧的目光中,“蛇尾”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血脉纯正的女娲族在怀孕时,身体会无比虚弱,无法控制地现出原形。

  她……怀了独孤焚的孩子?

  夕颜抬眸,眼眶发红地对上独孤焚。

  他怔怔盯着她的蛇尾,不知在想什么,表情有些阴鸷。

  “快!保护陛下,杀死蛇妖!”有侍卫举着刀挡在独孤焚身前表忠心。

  “妖怪都怕火!快,谁有火折子,拿出来烧死她!”人群中有臣子喊道。

  这话像是投入池中的一颗石子,瞬间激起千层浪。

  “我不是妖……”

  在众人要烧死她这个“蛇妖”的声讨中,夕颜无力地反驳着,却无法解释自己现出“蛇尾”的真相。

  她害怕,怕独孤焚会因为厌弃自己而想要拿掉这个孩子。

  独孤焚攥着拳,有些空洞茫然的目光渐渐回神,积压着雷霆般的怒火与冷意。

  “朕乃天命之子,需要惧怕一只小小的蛇妖?”

  他指尖一动,地上碎裂的锁链立即恢复如初,将受伤的夕颜绑得严严实实,随后命令道:

  “把她押入镇妖塔,投进塔底的化妖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