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辅宸季腾飞小说未删节免费阅读

江辅宸季腾飞小说未删节免费阅读

小保安有大志向

更新时间:小保安有大志向风山渐来源:zsy

如果您觉得《小保安有大志向》还不错的话,请分享给你的好友,谢谢支持!( 本书主人公江辅宸季腾飞by风山渐著)[标签:内容简介1...

第12章 你被开除了

蓬——

刘劲以一个完美标准的前扑姿势,整张脸被江辅宸按得猛撞在地面上。

惨叫声都被闷住了,肿脸变成了烂脸,鲜血浸红了刘劲脸下的地面。

江辅宸左右看了看,走了几步,捡起一把掉落的铁棍,回到刘劲旁边。

刘劲正艰难地翻转过身子,还没反应过来,棍落骨碎,惨叫再起。

“啊!”

刘劲撑起来的整条右臂登时软软地垂了下去,强力的棍击下,肩骨已经碎裂。

“我真的小看了你。

”江辅宸缓缓收棍,面无表情地道,“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胆儿够大的!”

“大哥饶……饶命啊!”刘劲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毛了江辅宸,顾不上各处的剧痛,拼尽全身力气翻身跪倒,小鸡啄米似地在地上猛磕,“大哥我错了!我再不敢了!”

以一打多还不算啥,关键是江辅宸透出的那股子狠劲儿,连大马这种惹不起的货色都跪了,让他彻底寒了心。

铁棍扬起,猛扫在刘劲左肩。

刘劲惨叫中被扫得翻出了三四米远,左臂也步了右臂的后尘,动不了了。

江辅宸大步走近,猛地扬起了铁棍。

刘劲剧痛中仍看得到棍影挥下,登时绝望得忘了痛叫。

早知道有这结果,自己宁死也不能走这一步啊!

蓬!

铁棍猛砸在刘劲脑袋侧边的地面上,离他的耳朵只有两厘米,硬梆梆的地面登时起了个小坑。

“嘿,失手了。

”江辅宸嘿然一声,重新扬起了棍子。

刘劲死里逃生,惊恐大叫道:“大哥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不是东西,我不该瞎起心思,您老人家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话挺溜,可我不想放你怎么办?”江辅宸把铁棍扛到肩头,左手随意地下垂,站了个不丁不八的流氓步。

生死关头,刘劲激出所有生命潜力,猛地振起身,重新跪倒在江辅宸面前,哆嗦着道:“您想咋办就咋办,我……我……您怎么说我怎么办!”

“行,今天晚上我要是还得不到任何说法,你就不必想再见明天太阳了!滚!”江辅宸语气轻松,“对了,这几个没用的杂碎都带走,找人把地打扫干净,别留血,留多少我就从你身上放多少!”

“是是!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刘劲忙不迭地答应,想站起来,但这时才重新感觉到身上受的多处重伤,啪一下倒在地上。

江辅宸眼神一横:“怎么?想赖着不走?”

“不不!我马上走!”刘劲急得满头大汗,把脸上的鲜血都给冲到了脖子上,但就是站不起身。

旁边一瘸一拐的人影走近,正是大马,颤巍巍的手一伸,把刘劲给扯了起来。

“刘叔,你救过我一条命,今天咱们两清了。

”说完这句话,大马放开手,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大马,大马……”刘劲喊了两声,忍着疼痛追了过去。

周围早已经三三两两搀着爬了起来的混混们灰溜溜地跟着走了。

刚回南邑,江辅宸也没想光天化日的下手杀人,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除刘劲之外所有人之中,反而是自己割自己一块皮肉的大马伤得最重,其它混混在地上蜷了这么会儿,都缓过气儿来了,但要再和江辅宸斗,他们是绝对没那胆子了。

下午江辅宸重回江天地产,梁俨雅倒是说不必他随时在公司候着,可放着保安科现成的人员不去了解,就开始在不相干的地方打听,未免太形迹可疑了,这不,才回南邑多久,就惹来梁俨雅的怀疑了,不如多在她眼前晃晃。

来到保安科的休息室外,他正要推门,忽然房间里传出一个年轻的女声:“别!庞科长你放……放开我!”

“别怕,这时候没人会来的,我锁了门了,有人来也不怕。

来,跟我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另一个男声响起,“就我们两你就甭装了,都是成年人……”

“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人了!”年轻女声尖锐起来。

“我草!你跟我来这套?”男人有点火了,“信不信我把你上次跟徐兢那小子的事给上报公司人事部?你不会不知道我在人事部说一句就能把你们开了!”

“你……你不能这样……”女方的声音软了下去,“我……我和徐兢那次是意外……你答应过不说的……”

“说不说得看你态度。

”男人稍微压低声音,“别怕,这事我谁也不说,偷偷的。

电视里不是常说吗?偷的更有乐趣,嘿嘿……”

“庞……庞科长,我求您了,您放过我吧,我一辈子感激您……”女的抽泣起来。

门外的江辅宸听得心头火大,猛地一脚狠踹。

蓬!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踹开,门锁摇摇欲坠挂在上面,里面办公桌旁的两个人惊叫中迅速分开。

“谁!”男人一边慌忙提裤子一边底气不足地低声喝问。

“我是新来的。

”江辅宸走了进去,目光一扫,已把房内的情况尽收眼内。

年轻女孩看样子不过二十来岁,模样清秀,紧身的套裙裹着有型的身体。

她上掩下遮,反而更增吸引力,连江辅宸也看得微微一怔。

果然又是个美女,被个人渣盯上了。

“你不会敲门啊?”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大约四十来岁,气急败坏地一边拴皮带一边骂,“猪脑子是不是?坏老子好事,你还想不想在这混了?”

江辅宸脸色一沉,大步过去,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保安科科长庞德立大声痛叫,捂着脸吼道:“你敢打我!”

啪!

另一记耳光搧在他另一边脸上,庞德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江辅宸甩着手冷笑:“打个畜牲有什么不敢的?”

“怎么回事?”门外忽然有人说话。

江辅宸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西装男走了进来,惊讶地扫视全屋。

“这小子打我!”庞德立很孬种地捂着脸在地上坐着叫。

“打人?”西装男吓了一大跳,马上从江辅宸身边退开,上下打量他,“庞科长,他是谁?”

“说是来报到的,嘶……”庞德立从地上爬了起来,说话时牵动了脸皮,疼得一个劲呲牙咧嘴,“肯定是公司刚招两天的保安!”

那西装男是公司人事部的副部长王政,听得登时傻了眼:“什么?你不是他上司吗?他居然敢打你?”

旁边的女孩趁着这空隙已经把衣服整理好,缩在一旁不敢出声。

“王部长,这家伙太猖狂了!怎么能进咱们公司?不行!你得给我主持公道!”庞德立忍着痛道,一点没想他自己的职权,被两耳光扇得没胆了,躲在王政身后。

江辅宸不由一笑:“你怎么不说说刚才你在干什么?”

“我干什么了?”庞德立色厉内荏地强撑脸皮。

江辅宸似无意看了旁边的女孩一眼。

那女孩垂下了头,没吭声,就像事不关己。

庞德立登时胆大起来,叫道:“卢部长,看样子这家伙还想诬陷我来着!咱们公司要收了这种垃圾,还不乱套?”

王政还没说话,江辅宸脸色一沉:“你骂我什么?”

庞德立被他眼神看得心里一寒,强撑道:“骂你垃圾怎么了!你这种殴打上司的人渣,骂你垃圾又没骂你妈……啊!”冷不防被江辅宸一脚踹在肚子上,惨叫中一个干脆的后翻,摔到了办公桌后。

“住手!这里是公司,不准打架!”王政在旁边急得直叫。

江辅宸哪会听他的,一个箭步冲到办公桌后,揪着地上的庞德立几下老拳。

一时间,办公室里拳击声、哭爹叫娘声混杂。

“还不快去叫人来拦!”王政拦不住人,转头对着旁边的女孩狂吼。

女孩吓得脸都白了,忙忙慌慌跑出了办公室。

二三十拳后,江辅宸才收了手,庞德立躺地上连动都动不了的,勉强剩个干净鼻孔出气儿。

门外一阵脚步乱响,四五个保安哗啦一下冲了进来,看见屋内的情景,登时一呆。

江辅宸斜眼看他们:“怎么?想动手?”

几个保安神情古怪地看着他,僵住了。

“愣着干嘛!把他给抓起来!”王政终于有胆子了,大吼道。

保安们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一个人动。

江辅宸看向王政。

王政吓了一大跳,连退两步,厉喝道:“在公司殴打上司,你!你被开除了!”

江辅宸一声冷笑,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抽了几张老人头扔在庞德立身上,不屑地道:“拿去挂急诊吧。

”一转身,从保安们中间穿过,头也不回地走了。

下了楼,经过大厅前台时,江辅宸看到了刚才那女孩,女孩躲着他的视线,他没说什么,径直出门。

“喂!那谁……”

身后响起女孩的声音。

江辅宸停了下来,没转身。

那女孩小跑到他面前,低着头握紧双手:“对……对不起,我不能得罪庞科长,不然……不然我工作就没了……”

江辅宸笑了笑:“没事,以后自己小心点。”

女孩没想到他不计较,愕然抬头,看着他的笑容和英气蓬勃的脸庞,心脏狂跳了几下。

江辅宸却没多看她一眼,一抬脚,从她旁边绕过去。

这个时候,梁俨雅的漂亮女助理王悦走进了保安科的房间,一看满屋的人,地上还散落着不少物品,愕然道:“这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呵呵。

王助理怎么这么有雅兴到这儿来?”正指使保安收拾办公室的王政陪笑道。

他这小小副部长对着一群普通员工还能逞逞威风,哪敢在老板的助理面前嚣张?

王悦绕过办公桌,看到地上满脸血的庞德立正哼哼,吓了一跳:“他怎么了?”

“有个新人刚来就闹事,庞科长一不小心,被偷袭了。

”王政的本事还是一流的,“不过没事,我已经打了120。”

王悦看看旁边站着的几个保安,又看看王政:“这么多保安在这,堂堂保安科长被打成成这模样?”

王政张了张嘴,接不下去了。

 

第13章 橙汁

“王政!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悦神色一变。

王政吓了一大跳,不敢再隐瞒忽悠,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这位王大助理的脾气全公司无人不晓,她要是认真起来,别说他这个副部长,就算部长也能一句话给裁了。

王悦听得目瞪口呆,问了闹事那人的模样衣着,已明白过来。

绝对是老板瞧上眼的那家伙!

十几分钟后,在梁俨雅的办公室里,听完王悦的转述,梁俨雅迷人的眼睛眯成了小月牙,若有所思地道:“没想到还是个大侠,居然来惩奸除恶这一套。

哼,确定没错?”

“我还找了当事人来确认,绝对没弄错,就是他。

”王悦肯定地道。

啪!

梁俨雅一掌拍在桌上:“公司里居然有这种人渣,王悦,你去把他给我开除了!”

王悦愣道:“他已经被王政开除了,人都走了……”

“我说的是庞德立!”梁俨雅哭笑不得,“上次公司出事我就怀疑这家伙有问题,正好这机会,让他滚!”

王悦点头道:“明白。

那新任科长照老规矩,让人事部……”

“不,”梁俨雅露出一个媚笑,“科长人选我已经有了。”

江辅宸才离开江天地产不到一站地,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摸出来一看,梁俨雅。

“喂,梁总,什么事。

”毕竟是丢了江建军替他找的工作,江辅宸相当的不爽,口气硬得很。

“你在哪?”

江辅宸无所谓道:“你管不着了,我被一个家伙开除了。”

梁俨雅声音愉悦:“你的老板只有我,我没叫你走人你就走?”

“哦,原来老板只有你,好吧,有什么吩咐?”江辅宸说道。

正好了,工作保住了,至于怎么保住的,不必问了。

梁俨雅哪是有正事找他,感觉就是特别无聊,想起有江辅宸这么个干拿工资不蹲公司上班的家伙,没事找事的。

挂了电话,江辅宸摸不清头脑了,梁俨雅居然叫他去附近超市买橙子,你说你喝橙汁就喝橙汁,公司茶水间多的是速溶,还偏偏要鲜榨,做老板的毛病就是多。

走到超市电梯口,江辅宸满心郁闷,他恐怕是全公司保安里唯一一个需要跑腿买橙子的人——

“咦,好巧,下午好,您这是去哪呢?”上行的电梯里,一位眼熟的漂亮女孩讨好似的问道。

她笑得太可爱,有点像温燕,不过回来后,江辅宸还没有见到温燕这么笑过,一时间起了玩笑的念头,随口说道:“哦,为了公司安全,扩大一圈巡逻范围,爱岗敬业对不对?”江辅宸脸色严肃的说道,女孩一懵,骤然闭嘴,跟江辅宸擦肩而过。

说出这话江辅宸连一点羞臊脸红的意思都没有,不由在心里无耻的暗赞一声,看来自己的‘城府’是越来越深了,好现象——

回公司的路上,江辅宸用手挡了一下太阳,超市离江天地产不远不近的,步行中顶着炎炎酷日在街道边穿行,衣服都快被汗透湿了。

再一个路口就到江天地产楼下,这个时候,意外突然间发生!

江辅宸几乎本能的,敏锐的感觉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在他的身后,一辆小货车竟然无缘无故的冲出了车道,失控般的向道路旁冲来,并且正好是撞向他的位置所在。

情况发生突然,何况危险来自身后,正常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江辅宸的处境刹那变得危险万分,货车的速度太快,几乎眼看着就要撞到了江辅宸身上,而江辅宸的右边,是一个近两米高的墙壁,左侧正是货车冲来的方向。

此时的他,无处可躲,就算中间隔着一根灯柱,那细细的灯柱也不可能拦得住冲来的货车。

就在货车司机表情狰狞,认为江辅宸必死无疑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见在这危险关头,江辅宸的身子一沉,突然跳起,在灯柱上蹬了一下,紧接着身子猛然发力,猎豹似的借力一反,另一脚踩在墙壁上,手臂轻轻一勾,整个人稳稳的落在了那墙壁之上。

这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敏捷动作仅仅是发生在了眨眼之间!

“砰蓬!!”货车狠狠的撞击在了墙壁上,车头整个都塌陷了下去,破烂不堪,青烟冒起,场面有些震撼,可立身在墙壁上一片枝叶中的江辅宸,却是连碰都没被碰到一下,只感觉到了一阵强风拂面而已。

这一幕,不知道让路边多少行人瞪大了眼睛,眼中都是不可思议,就跟拍电视一样,太奇异了。

就算是拍电视这样也太夸张了一点吧?那可是货真价实撞烂的货车,万一动作慢上一秒人就得变成肉饼?让特技演员来,也不可能毫无准备躲开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

江天地产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正在听取汇报工作的梁俨雅也恰恰好看到了整个事故的经过,她情不自禁用手捂住了香嫩的红唇,俏脸有些失色,差点惊呼了出来。

在刚才货车即将撞到江辅宸身上的时候,她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可就是那样在任何人看来都无法幸免的绝境下,这家伙再一次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一面——

“兄弟,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的车突然转向失灵,不受控制。

让你受惊了,我会赔偿的,我一定会赔偿,对不起,对不起。

刚才都要吓死我了,幸好你没事。”

货车司机是一名肤色黑黄的年轻男子,他跳下货车,脸上挂着惊魂未定的惨白,连忙对江辅宸赔罪道歉,吓得有些语无伦次。

殊不知,他心中却是震惊万分,这样都没能撞死这人?

江辅宸眯着眼睛,脸上毫无情绪,却让人有些寒到心里,跳下两米高的墙头,他漫步走到青年身旁,二话不说,一个干爽凌厉的侧踹出去,力道十足。

青年惨叫都来不及,就跟被车撞了一般的飞了出去,“砰”结实的撞在货车上,滑落地面,口中都流出了血,挣扎几下都没爬起来。

“是谁让你来的?”江辅宸蹲在青年身边,看着表情痛苦的青年。

转向失灵?也许在普通人眼里真会相信了,可在极其专业的江辅宸面前,是那么可笑。

不提他提前感觉到的危险,就凭这人反常的表现——才刚刚经历了车祸,就能毫无障碍的说出一大段话,表现得太正常了,正常得不自然。

“兄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一定会赔偿你的。

”青年吃力的说道,胸腔内的阵阵疼痛让他说话都有些困难。

江辅宸突然笑了一下,提起对方的头发,直接向车身撞去,“砰砰砰。

”的声音让人听着都心里发抖。

一连五六下后,直到那鲜血横流沾湿了车身,江辅宸才停下手来,语气淡然的说道:“回去告诉那位少爷,叫他好好过他的富贵日子,没事别来找死。”

说罢,江辅宸丢下意识迷糊满头鲜血的青年,在路人害怕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地提起一袋子橙子,不急不忙走了。

善后的事情自然不用他去操心,要杀他的人会帮他摆平。

走出一截,江辅宸脸上露出一抹冷意,这样平常撇脚的手段,肯定不会是任务对象察觉到,只会是没智商的人干的。

而在南邑,他才回来几天,得罪过什么人一数就一清二楚,刘劲陈玉德的胆子才被收拾过,抖不起来的,剩下的,季腾飞是唯一一个,这事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干的。

本来还奇怪他为什么忍气吞声呢,原来等着玩这一出。

说不气那是骗人的,不过江辅宸还真没有对季腾飞起杀心,他需要一个普通不起眼的身份,那还是低调一点好,他会尽量去避免一些大的事件与冲突,当然,前提是对方懂得知难而退,懂得识相二字。

回到公司,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江辅宸完全恢复了往常的漫不经心状态,把一袋橙子放在桌子上,对美貌的王悦说道:“我想应该有榨汁机的吧?总不能连榨汁机也让我在超市买。”

说着话,江辅宸无意中把头歪向王悦身后的文件柜,想看看有没有榨汁机,王悦突然站起来,这一下,江辅宸就差没碰到对方鼓鼓的胸了,可实际上,这家伙愕然中闻着对方的香水味,心里别提多舒爽了。

王悦老道的后退一步,职业性的笑道:“小江,我可是已经结婚了。”

明明是她突然站起来,却说得像是江辅宸故意干的,江辅宸可不是个死板的人,随口就回:“那我太为你感到可惜了,你错过了一个新时代全能好男人。

”他毫不脸红着说道,王悦也被逗笑了,道:“这橙子你自己送进去吧,总裁找你,榨汁机也在里面。”

“好吧,回头我再跟你说说我有多好。

”说罢,江辅宸提着橙子就走进了总裁办公室,门也不用敲。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