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战神》(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项少龙云雪小说

《天策战神》(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项少龙云雪小说

天策战神

更新时间:天策战神毛豆布丁来源:zsy

《天策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毛豆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毛豆布丁并收藏《天策战神》项少龙云雪最新章节。女儿被逼童养媳,妻子沦为筹码他含怒而归,再掌君临天下!战神一怒天下寒,十万铁骑下江南!...

《天策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迟来的相认

北境残阳下,枪炮轰隆不绝,血色染红万里戈壁。

项少龙信手远眺战场,寒声道:“战况如何?”

“启禀少帅,敌人溃不成军,十万之军皆已覆没!”

一身着墨绿军服的战士人肃容回报,,看向项少龙的背影,虎目中满是敬畏。

以两千战十万,全斩来犯之敌,此等登天难事,唯有眼前这个战神一般的男人方能做到!

北境战神,项少龙!

“另,此战尚有八千俘虏,该如何处置,请少帅训示!”

项少龙目光微微一凝,一股肃然的杀意,仿佛实质般溢了出来!

“敢犯我疆土一寸者,就当要以鲜血赎罪!”

“我不希望看到有一个敌人,离开这片戈壁!”

“杀!”

“是,少帅!”战士神容一凛,应诺小心退下。

没有人敢怀疑项少龙的命令,弱冠之年从军,俞战俞强,俞战俞胜!

二十岁获封少帅,领三万北境战兵,自五年前成立那一刻起,就杀的敌人胆寒,天下敬畏!

在北境战士心中,项少龙就是绝对的信仰,不败的战神!

突然,项少龙耳朵动了动,目光一转,一道身影疾走而来。

来者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走到项少龙面前,敬礼恭敬道:“少帅,这是之前退役的兄弟无意中拍到的一张照片,传到了我的手上,我觉得,有必要让您看一下!”

项少龙接过照片,炮火临身而神情不变的他,,瞳孔猛地一缩!

这是!

照片上,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穿着一身老旧却干净的衣服,怯生生的蹲在地上。

俏脸上,水灵灵的两颗大眼睛宛若水晶一般,透着三分灵动,七分可爱。

最重要的是!

小姑娘眉宇之间,竟然与项少龙有着七分般的相似,和他小时候的模样如出一撤!

“这张照片哪来的?”

项少龙强行平下心中波澜,沉声问道。

“天海城!”

“天海?”

项少龙目光深深一凝,沉声道:“血衣卫!”

十二道身影,十二身血衣,十二道冲天煞意!

众将士眸中,皆满眼惊骇!

少帅近卫,十二血衣!

血衣出动,代表的将是尸山血海,千里血飘,究竟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让少帅竟然出动血衣卫?!

“囚牛,备机,现在去天海!”

“遵令!!”

天海城,温泉五星酒店。

“妈!我求求你们!不能让嫣儿给黄老板当养女啊!”

一个衣着朴素,却容貌倾国的女子怀中死死的抱着一个眼泪婆娑的精灵女孩,酒店门前哭成一团泪人,撕声苦苦哀求。

“谁不知道那老东西家里有个傻儿子啊!他看中嫣儿,想要认养女就是幌子!”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那傻儿子养个童养媳!”

“你们是要毁了嫣儿一辈子啊!”

女子对面,一个衣着华丽,但满脸挂着阴婺神色的中年女子厉声道:“云雪颜,这一切还都不是你这个贱丫头自找的!”

“当年若不是你背着老娘出去鬼混,还生下一个孽种,老娘早就将你卖个好价钱了!”

“这一次将这小孽种卖给黄总,只是收点利息。”

二十年前,无意间在孤儿院看到云雪颜天生丽质,以她那毒辣的眼光一眼便能判断出,长大之后,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美人儿!

作为天海有名的交际花,云素芝知道,现在被无数男人趋之若鹜,是因为自己有张年轻的脸蛋,等到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那将会变得一文不值!

于是,她当机立断,决定收养云雪颜,为自己以后做打算!

事实证明,云素芝的眼光并没有错,刚刚成年的云雪颜,犹如一朵刚刚盛开的雪莲,清纯可爱,在上学期间,便被评为天海城十大美女之一!

云素芝为了让云雪颜钓到一个更好的金龟婿,从小好吃好喝的伺候,甚至还出钱送她到国外读书,一切目的就是为了给云雪颜镀镀金,好卖个好价钱。

可云雪颜竟然在国外未婚先孕,还生下了这个孽种!

这一下,云素芝成为整个天海的笑柄,让云素芝奇货可居,将云雪颜卖个好价钱的美梦,也彻底破碎!

可天不绝他云素芝发财之路,大老板黄涛竟然看中了这个孽种,许了大价钱买去当童养媳,云素芝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老娘告诉你,今天就是黄老板的认养仪式,整个天海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到场!”

“能给黄总当童养媳,是这孽种天大的机缘!”

“今天,你是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云素芝见云雪颜如此不识趣,顿时恼火,狠狠一巴掌扇向云雪颜,这一巴掌,用尽全力,没有一丝的留情!

可怜云雪颜本能闪躲,只是为了护住怀中孩子,硬生生受了这一记,嘴角立马有鲜血溢出。

“哇~哇~哇”

外婆!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

眼见云雪颜被打,怀中的云嫣儿从云雪颜怀中挣脱,哭着跑到云素芝身边,拽着他的裤脚,楚楚可怜道。

“外婆!我听话!我听话!你不要再打妈妈了!”

“嫣儿!”

云雪颜尖叫一声就要扑过去,被云素芝抬起一脚踹开,一把将嫣儿抱在怀中,眼神如深井寒冰:“给老娘在这里好好待着,敢来捣乱,老娘打断你的腿!”

“妈!我求求你!”

“把嫣儿还给我!”

温泉酒店,牡丹厅。

一个衣冠楚楚,穿金戴银的富态中年人盯着自己的百达翡丽腕表,神情不愉。

“黄总,黄总…”

此时,一道高呼传来,他拧眉望去,云素芝抱着嫣儿满身大汗疾跑而来,点头哈腰媚笑道:“黄总,不好意思,耽误了您点时间。”

黄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TM的搞什么玩意儿!耽误了吉时,老子废了你!”

云素芝缩了下脖子,唯唯诺诺解释道:“孩子对她妈有些舍不得,我已经搞定了,绝不会耽误了您的大事。”

“那就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开始吧!”

先是一番仪式化的长篇大论,在众人捧贺声中,拿出一个大红包,笑眯眯的递给云素芝手中的嫣儿:“嫣儿,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红包,从下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儿了,你愿意吗?”

嫣儿抿着嘴唇,目光,却看向通道。

通道的尽头,有她的妈妈。

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尴尬。

黄涛脸色顿时一沉,云素芝急了,贴到嫣儿耳旁,冷声道:“嫣儿,你乖乖的答应下来,要不然,你妈妈可就没有好果子吃!”

嫣儿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来,她木然的接过黄涛的红包,小声回应道:“我愿……”

“她不愿意!”

大门轰的一下被推开,一道霸气的声音,响彻全场!

第2章 任你嚣张

在众人疑惑又诧异的目光中,项少龙大踏步的走向嫣儿,当二人距离不过五步的时候,项少龙停住脚步,当真正看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的时候,他的心,狠狠的震颤了一下!

来自血脉中的传承,让他当下就可以肯定,这个小姑娘,绝对是他的女儿!

向来冷酷桀骜的他,目光中,竟然出现了点点温柔,从那张怯生生的小脸儿,慢慢的看,细细的看,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目光中。

嗯?

突然间,他目光定格在嫣儿的胳膊上,白皙的臂弯上,几道青色的淤痕,清晰可见!

唰!

滔天怒火,宛若九幽地狱的寒芒,席卷整个会场!

是谁?!

敢动他少帅的女儿?!

就在他怒意慢慢升腾的时候,黄涛的手一把拍在了项少龙的肩头上,语气不满道:“哥们,你是干嘛的?”

项少龙目光冷漠,淡淡开口:“寻女!”

一语皆惊,黄涛看了看云嫣儿,又看了看项少龙,二人的模样,还真有几分相似!

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五年前搞大云雪颜肚子的男人?

“把孩子给我!”

项少龙的语气,强硬而冷漠。

“你说给你就给你?”

黄涛不屑的一笑,冷冷的看着他:“我不管你来找谁,嫣儿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儿,你可以滚了!”

项少龙眼睛微微一眯,他堂堂少帅的女儿,地位等同于一国公主般尊贵,怎么能让眼前这个恶心的胖子玷污身份?

“我不想惹事,把孩子给我,我即可离去。”

项少龙压抑着心中的怒意,父女第一次见面,他不想在嫣儿心中留下一个嗜斗的印象。

“哈哈……小子!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黄涛脸上闪过一抹蔑视,项少龙一身迷彩服,虽然干净利落,但是这年头,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会穿这种廉价的衣服?

“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黄涛争女儿?”

黄涛张狂的凌空指点着项少龙的脑门,狂笑一声:“你去打听打听,在这天海南城,谁敢跟老子作对?”

“老子一句话,就能让你这种野小子人家蒸发!”

“碾死你,跟碾死一条臭虫一样简单!”

随后,突然伸出一双胖手,在嫣儿娇嫩的脸上揉捏:“你看,多么漂亮的小美人啊,要不是看她中她这漂亮的基因,你以为就凭她一个野丫头也有资格进我黄家的大门?”

“老子可怜她,让她成了我黄家的儿媳妇,为我黄家传宗接代,但你最好祈祷你闺女以后肚子争点气,要是生个大胖小子,老子还能怜悯给她口饭吃,要不然,老子今天花出去多少钱,她就得给老子挣回来多少钱!”

“不过……这么俊俏的模样,不管上哪,都应该能卖个头牌的价格吧!哈哈……”

“你找死!”

寒意,宛若九幽地狱的冥风,肆虐全场!

五年未见,项少龙对女儿是无尽的亏欠,龙有逆鳞,触之必亡!

那云嫣儿,无疑就是项少龙此刻最不可侵犯的逆鳞!

面对项少龙的气势,黄涛脸色一白,不过他好歹也是一方大哥,自然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坠了面子,拍拍手,顿时七八个黑衣大汉围拢了过来,面色不善的看着项少龙。

有了人,黄涛顿时心安了不少,又再度张狂起来:“小子!老子今天高兴,看在你是嫣儿亲爹的份上,从这儿爬出去,老子就大人有大量,饶你一条狗命!”

项少龙目光阴冷:“你的嘴巴,可真臭啊!”

“掌嘴!”

“遵命!”

众人这才注意到,项少龙身后,跟着一个一言不发的壮汉,二米多的魁梧,踏步之间,宛若一座小山。

“给我上!死残不论!”

黄涛嚣张一指,七个人一脸狰狞,纷纷抽出刀棍,的围了上去,台下有胆小的女士,甚至都闭上了眼睛,这个人看着这么强壮,可被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大汉围攻,下场,可想可知。

砰砰砰!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半分钟过后,满地横躺的人体,发出凄厉的哀嚎,非死即残!

囚牛一步一步走向表情呆滞的黄涛,黄涛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后退三步,脸色十分难看,不过言语之间,依旧叫嚣道:“小子!本来还想饶你一条生路,结果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黄涛指了指脚下:“敢在温泉酒店闹事,也不打听打听,这里的主人是谁!”

话毕,台下的不少人反应过来,这温泉酒店,可是黄天虎的底盘啊!

作为这南城的霸主,黄天虎可是出了名的狠辣,凡是在他底盘上闹事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完好无损的离开!

而黄涛与黄天虎之间,可是表兄弟的关系啊!

不少人有些同情的看着项少龙,这个年轻人,要倒霉了!

黄涛嚣张的看着他,指了指囚牛:“有一个能打的傻大个又能怎么样?”

“打得过七个八个,打得过七十个八十个吗?”

“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趁我大哥没来,跪下给老子恭恭敬敬磕上几个头,说不定,老子心情一好,帮你替虎哥说两句好话,饶你一条狗命!”

“黄天虎?”

听到这个略有些熟悉的名字,项少龙冷笑一声:“就算他现在在这儿,我让他跪着,他也不敢站着!”

“虎哥到!”

一道声音传来,所有宾客不论身份高低,全部起身,微微躬身向着大门的方向,黄涛一副你死定的模样看着项少龙:“小子,就冲你刚才那句话,今天神仙也护不了你!”

第3章 再相见

黄涛一脸谄笑的迎了过去:“表哥,这点小事儿还把您惊动了,一个野小子而已,兄弟我自己能搞定,就不劳烦……”

“哎!表哥!”

哪知道黄天虎根本就没搭理他,急匆匆的从黄涛身边一闪而过,弄的黄涛一脸诧异,表哥向来稳重,就算迎见天海的城主,也稳若泰山,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黄天虎一路走到项少龙身边,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满脸的激动,身子一正,单膝就要跪下,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拖住胳膊,不管他怎么用力,却始跪不下去。

项少龙淡淡的声音响起:“你已经不是我的兵,就不需要对我行礼!”

黄天虎眼中闪过一抹惊恐,立刻低下头去:“一日为北境军,一生为少帅兵!”

“北境军第七大队退役校尉黄天虎,参见少帅!”

“属下来迟,让少帅受了委屈,还请少帅责罚!”

众人诧异,而黄涛,直接傻在了当场!

别人离得远,听不到二人的对话,可仅仅就有几步距离的黄涛,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自己都要仰望的表哥,南城的霸主,黄天虎,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自称属下!

他的脑子此刻一片空白,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完了!

这一下,踢到铁板了!

项少龙的目光,淡淡看向黄涛,嘴角,露出一抹讥讽:“我记得刚才你说,让我下跪求饶?”

黄天虎脸上顿时冷汗淋漓,目光中带着惊怒的骇然,看向黄涛,他紧赶慢赶,就是怕黄涛言语上冲突了少帅,没想到,还是晚来一步,这个王八蛋,竟然敢让少帅爬出去?

还未等黄涛说话,黄天虎嗖的一下窜过去,抬脚就是一阵乱踹:“你TM的算什么东西!”

“什么时候轮在你在这儿嘴里乱放屁了?!”

“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

黄涛被踹的鬼哭狼嚎,惨叫连连,黄天虎揪起他的衣领,像提一条死狗似的将他摔在项少龙跟前,厉声道:“给少帅道歉!要是少帅有一丁点的不满意,老子亲自活剐了你!”

黄涛跪在地上,此刻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嚣张之气,浑身带伤,仰视着项少龙,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

“是我狗眼看人低,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

此刻的黄涛,浑身瑟瑟发抖,忐忑不安。

“少帅,您看?”

黄天虎微微躬下身子,恭敬开口。

“囚牛!”

项少龙冷冷出音。

“是!”

囚牛一把拎起黄涛,二百多斤的体重,在囚牛手中如同小鸡崽子一般,随后张开蒲扇似的大手,左右开弓,清脆的巴掌声让众人听的头皮发麻,不一会儿,黄涛的脸肿的像个猪头,一张嘴,几颗槽牙混着血丝吐了出去。

黄天虎身子躬的更低了,他知道,少帅这是给他留了一丝面子,要不然,血衣卫出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表弟,可不仅仅是掉几颗牙这么简单了!

项少龙将目光再度投向嫣儿,径直走向云素芝,目光一凝,冷声道:“把孩子给我!”

云素芝一个哆嗦,哪还顾得上找这个骂了五年的男人算账,黄天虎在他面前就像属下一样,黄涛更是被打的半死不活,这样一个煞星,她哪还敢说半个不字啊,赶紧把孩子递过去,自己躲得远远的,一脸恐惧的看着项少龙。

将嫣儿抱在怀中,这位杀人如麻的铁血战神,一时间双手都有些无处搁置,目光中透着一股柔情:“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嫣儿莫名的有股心安,小声回应道:“我……我叫嫣儿,云嫣儿。”

项少龙看着她怯生生的模样,心里猛然一痛,眸底,也闪过一抹怒意!

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将本就应该属于他的姓氏都给抹去了吗?!

“你真的是我爸爸吗?”

突然,嫣儿怯生生的开口道,眸光中,带着一抹恐惧的希冀,希望得到肯定,却又害怕失望。

看着这双眸子,饶是项少龙心如钢铁,也不由的狠狠一颤,将嫣儿抱入怀中:“我是,我是爸爸!”

“爸爸!”

突然间,云嫣儿泪如崩堤,纵然她再乖巧,再懂事,可她,终究也就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

项少龙就这么抱着她,任凭泪水浸透衣衫,哭够了,哭累了,云嫣儿抽泣着,小声道:“爸爸,我想找妈妈。”

“好!”

这是他女儿五年来对他提的第一个要求,别说找妈妈,就算她想要一座城,项少龙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妈妈在哪?”

嫣儿指了指通道。

项少龙没有理会任何人,大踏步的离开,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黄涛擦了擦嘴角的血,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缺了不少牙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说道:“表哥,这份打,我认了,但我能不能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让您都这么卑躬屈膝的对待?”

看了一眼自己这个远方表弟,黄天虎淡淡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

黄涛点点头:“您可是天海城南的霸主啊!”

“就算是那些顶尖豪门的族长,看到您,也要以礼相待啊!”

“但是在那个人面前,我连替他提靴牵马的资格都没有!”

黄涛指了指项少龙离开的背影:“你应该庆幸,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若是那个小女孩有一丁点的损伤,整个天海,都要为那个男人的震怒而陪葬!”

黄涛顿时呆立当场,许久之后,突然一个激灵,大汗淋漓,双眸之中,倒映着无尽的恐惧,此刻的他才知道,自己刚才,已然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此刻,锁着云雪颜房间的门口,两个男子倚在墙边,听着里面绝望的呼喊,仿佛极为享受一般。

“大哥,这小娘们真不愧是咱们天海十大美女之一啊,就这哭喊的声音,听着老子心里都痒痒啊!”

另一人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抹银邪:“守着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什么都不做,是不是有些浪费啊……”

二弟眼睛突然一亮:“大哥,你的意思是……”

大哥晃着手中的钥匙:“咱们只是被云素芝那老娘们请来帮忙,又不是她的手下,这帮忙,自然也得有报酬不是?”

二弟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哈哈……大哥说的没错,快点开们,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尝尝这女神是什么滋味了!”

吱呀一声,快要绝望的云雪颜猛一抬头,发现房门被打开,立马一脸希冀的看着二人:“两位大哥,我求求你们,能放我出去吗?”

二人没有说话,泛着绿光的眼睛,肆无忌惮的在云雪颜身上扫动。

凌乱的头发,香汗打湿的衣衫,玲珑隐透,这一切,都在赤果果的挑动着兄弟二人的荷尔蒙!

感受到二人侵略般的目光,云雪颜下意识的护住胸前,大哥舔舔嘴唇:“美人儿,只要你把我们兄弟二人伺候舒服了,大哥我亲自送你出去。”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不要过来,我要喊人了!”

二人渐渐逼近:“喊吧,你叫的越大声,老子就越兴奋,哈哈……”

衣服撕扯的声音响起,云雪颜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是两个成年男子的对手,白嫩的肌肤越来越多的暴露在空气中,沙哑的嘶喊就要绝望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妈妈!”

三个人顿时回头望去,门口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三个人,两个男子,一个孩子!

“嫣儿!”

云雪颜脸上的喜色还未展开,当看清抱着嫣儿的那道身影时,脸色骤然一变,脱口而出:“是你?!”

二人对视,眼中,皆闪过一抹复杂。

五年前,他孤身一人去国外执行任务,不料被自己人陷害,先下毒,后围堵,一人拼死杀出重围,被一个华人女子所救。

女子将他带回住所,为他包扎治疗,谁知道那人所下的毒中,竟然有媚药的成分,项少龙有伤在身,抵制不住药力,与女子发生了关系。

一夜春色,第二天醒来之后,那个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女人,竟然不辞而别,项少龙不是一个乱动情的男人,可是他发现,那一夜过后,这个仅和他相识一天的女人,竟然进入到他的心里!

未来的几年,少帅之名响彻世界,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云雪颜,直到今天,终于找到了她,当然,还有一份额外的惊喜!

“喂!小子,你是谁?”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思绪,二弟不满的看着项少龙,嚣张一指:“没看到老子在办正事吗,滚出去!”

“爸爸!他们是坏蛋,在欺负妈妈!你快去打他们!”

嫣儿挥舞着小拳头,怒冲冲的看着二人。

“嗯?”

二人将目光投向项少龙,上下一打量,一身普通的迷彩服,略显消瘦的身躯,当下不屑的一笑:“小子,这是你的女人?”

“老子看上了,先借来用用,你去门口待着守好门,等老子用完了你再进来!”

那副语气,好似天经地义一般。

项少龙目光冰冷如狱,轻轻开口:“嫣儿,听话,把眼睛闭上。”

云嫣儿十分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囚牛!”

暴虐的气息,在整个房间内横虐开来!

惨叫声不绝于耳,云雪颜捂着嘴巴,看着两个刚才还要侵犯他的男子,被囚牛一手一个扣着脑袋,满脸鲜血,进气多出气少。

项少龙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淡淡开口。

“现在,还需要我帮你们看门吗?”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