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如今岁岁寒苏拂沈洵风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何必如今岁岁寒苏拂沈洵风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何必如今岁岁寒

更新时间:何必如今岁岁寒生何往 来源:wyy

何必如今岁岁寒主人公叫苏拂沈洵风,是生何往 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微阅云。七年前,她高高在上,受尽宠爱,她遇见了一个光风霁月的少年。七年后,那个少年变成了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她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她家破人亡,孑然一身。她以为她至少还有他。她以为她还有家。可到最后,......

《何必如今岁岁寒》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想留下他

更深露重,一抹晚风顺着敞开的窗扇,卷走了一室的春意。

  我伏在床畔,犹豫再三,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跟那个看我一眼都不愿的男人说道:“慎之,我有了身孕。”

  男人的动作陡然顿住,他转过头来,眼神里的厌恶让我的心猝然一痛。

  我鼓起勇气:“我……避子汤我日日都用,这孩子是个意外,沈洵风,我……我想留下他。”

  我没有再叫他的字,而是直呼了他的名。

  他也应当明白我的坚定。

  他不想要我的孩子,我知道。

  从五年前婚后第二日的那碗苦到心底避子汤开始,我就知道。

  “你想留下它?”

  沈洵风的神情隐藏在烛火的阴影中,无端让我心中一寒。

  我动了动有些发僵的手指,将被子往上提了提盖住小腹:“是,我想留下他。”

  我有些害怕,

  是啊,他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无权无势的寒门学子,而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骄傲自矜的郡主了。

  现在的他,是权倾天下的内阁首相,而我,却变成了空有郡主头衔的孤女!

  可我还是爱他,哪怕他是如此讨厌我。

  “……沈洵风,就当是我求你,看在我哥的份上,留下这个孩子,给苏家一个后……”

  我的哥哥,诚郡王府的世子,也是沈洵风的救命恩人,四年前在边关意外身亡。

  我本没想把他拿出来压迫沈洵风,可如果不这样做,他绝不可能留下这孩子。

  沈洵风没有说话,可他眼中陡然浮上的冰冷却更让我发抖。

  “……既然郡主如此想要,便留下他。”

  闻言,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全然不敢相信,他竟然同意了?!

  沈洵风同意了!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心中彻骨的冰凉瞬间消退,取而代之是一股暖意。

  我本以为他绝不会同意,甚至做好了阳奉阴违的打算。

  可他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应允了!

  那一刹那的狂喜淹没了我,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扑上前,环住他的腰腹喃声道:“慎之,谢谢你!谢谢你……”

  而沈洵风没有回话,但这是成亲五年来,他头一次没有推开我的触碰。

  我只觉得没有一刻像此刻一般幸福!

  我埋着头在他的胸膛,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总觉得,他也该是高兴的!

  我满心欢喜,甚至以为他这五年的时光已经稍稍打动了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他报复我的序幕罢了。

  翌日,我靠在榻上,面前摆满了近年来京城流行的花样,想寻个最好看的给腹中的孩子秀个袜腹。

  忽然,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面无表情的沈洵风带着两个粗使嬷嬷走了进来。

  瞧见他,我心生欢喜,刚要起身上前,可瞧着他这样子,心中无端得升起几分不安。

  “慎之,你怎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瞧见他目光毫无感情的落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缩,可下一瞬,他的话如同一柄利刃狠狠的刺进我的心脏,让我瞬间僵住,也疼的我肝肠寸断!

  “她腹中的孩子,打掉!”

第2章什么都没有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沈洵风,一时有些站不稳。

  明明昨日,他还同意了的!

  “……慎之,你说什么?!”

  我扯出一抹笑容,却是自己都能感觉到牵强。

  “动手。”

  沈洵风眼中的不耐与冷酷,让我浑身一颤。

  我不住的后退,难以置信的问道:“为什么?你昨日明明应了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沈洵风……”

  眼看着嬷嬷靠的越来越近,我慌忙躲避,可却还是被按在了地上。

  “沈洵风,求你,不要……”

  我不断挣扎着,药碗却越发逼近。

  不知是从何处涌上的一股力气,我竟然摆脱了禁锢,一把将药碗打翻在地。

  我趁机朝着门外爬去,却再次被扯住了手臂。

  是沈洵风。

  我心中一痛,转过身,抓着他的衣角,不住的哀求。

  “……沈洵风,慎之,我求你,放过这个孩子……”

  我知道逃不掉,却还是抱着一丝期望。

  “再拿一碗来。”

  沈洵风的声音冰冷的让我浑身发抖,眼看着又一碗冒着热气的落胎药送到了沈洵风的手中,我手脚冰凉,不住颤抖。

  “不要,洵风,求你不要……”

  我紧闭着嘴不肯喝,却被他毫不怜惜的钳住下颚,苦涩滚烫的药滑入喉咙,也断掉了我所有的期望。

  见药碗见底,他才松开手,我瘫坐在地上。

  “他也是你的孩子啊,沈洵风,你就这么不想要他么?”

  小腹处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从体内生生抽离一般,我痛的蜷成一团。

  我的孩子……没了……

  被他的父亲亲手打掉了……

  我费力抬起头,想要从他的眼中找寻到心软,不舍……

  可什么都没有!

  昨日那一丝温情不过是我的幻觉罢了!

  见他豪不在意,转身要走,我急忙攥住他的衣摆直直的看着他,几近泣血的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给过我希望之后又毁掉他?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容不下?

  “瑾毓回来了。”

  他那么温柔的呼唤这个名字,与叫我郡主时的冷冰冰截然不同。

  也夹杂着我此时未曾察觉的深意。

  是她……

  这个名字勾起了我的记忆。

  七年前的花灯会,我初见他,那身着月白色直衣的少年便深埋在我的心里。

  可他却有一个珍重了十几年青梅竹马,我不愿意拆散他们。

  回家后,我茶饭不思,甚至缠绵病榻,可有一天,哥哥和爹爹突然告诉我,他要娶我了。

  我欣喜若狂,甚至不在乎他看中的只是郡王府的权势。

  而直到成亲后,我才知道,原来哥哥找上门去,是公公慕恋权势,逼得他娶了我。

  那个女人,就叫林瑾毓。

  原来如此。

  我恍然大悟。

  我此刻终于知道,原来这五年,他竟从没放下过她。

  我不再说话,只觉心如死灰。

  “你们,好好照顾郡主。”沈洵风拂开我的手,转身便走。

  “沈洵风!”

  我不甘心的大喊:“这五年来,你对我可曾有过一丝情意?”

  “郡主,我以为你早就知道。”

  沈洵风没有转过身,我已经痛得看不清他的身影,可他的话却清清楚楚的响在耳边,震的我浑身发麻:“没有,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

  再次醒来,已然是日暮,府医侯在我的床前。

  “夫人节哀。”

  府医的神色看着有些奇异。

  下一秒,他的话犹如一记惊雷重重的劈在了我的心上,让我心胆俱裂。

  “您身子已经坏了,日后怕是也再难有孕!”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府医。

  “您平日里服用的避子汤中含有红花,这个孩子能怀上,已经是大幸了。”

  府医的话冷硬,我却仿佛透过他,看见了沈洵风,看见他那双冷漠,狠绝的眼睛。

  是他……

  怪不得,每次我同他说想要个孩子时,他的眼中尽是我看不懂的深邃……

  原来,他从没想过要给我一个孩子……

第3章正妻之礼

从那日起,沈洵风再也没有来过。

  而我,也一直没好。

  我看着手中的一块丝帕,鼻间满是酸意。

  哥哥,你若是知道我落得如今这地步,可会后悔当初帮我嫁给他?

  哥哥死后,父亲也上了战场,这手帕,便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而同它一起的,还有一句话。

  “阿拂,留好它,你哥哥的死没那么简单,这丝帕的主人便是杀他的凶手……”

  而那之后不久,便传来了父亲也战死沙场的消息。

  侯爷,世子双双战死,诚郡王府也逐渐没落。

  因着父亲的一句话,我查了许久,可什么都查不到。

  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我看着手中的丝帕,怔然出神。

  “郡主在里面?”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陌生的娇俏女声,不等我回头,便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她没有穿侍女服,一身御赐的宫缎。

  我莫名心慌,看着陌生的女人,嗓子微微发哑:“你是何人?”

  “林瑾毓。”

  我震在原地。

  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看着她眼中的得意,我方恍然,沈洵风那般喜欢她,自然会将她带回府中。

  “郡主不必如此看着我,说来我还得谢谢您,若不是您,我也来不了京城,遇不见慎之。”

  她眉眼带笑,提起沈洵风时,整个人都娇羞了几分。

  我不明白她的话,什么叫谢谢我?

  “你想说什么?”

  想到沈洵风便是因为她,杀了我的孩子,我便不想看见这个女人。

  “明日,慎之便要娶我进门,以正妻之礼。”

  说着,她又轻蹙着眉,有些烦忧的道:“不过姐姐毕竟是郡主,我一介平民怎么能和你平起平坐呢。”

  “我也劝过他,可他却说我才是他唯一的妻……”

  我眼前一黑,其实什么都未听清,正妻之礼四个字在耳边反复响起。

  沈洵风竟然要给她正妻之礼?!

  那我算什么?堂堂一国郡主,却要受此大辱!

  我紧紧的盯着林瑾毓,她脸上的得意与眼中的可怜刺痛着我。

  我咬着牙,不肯在这个女人面前示弱:“我不准,你就进不了沈家的门!”

  林瑾毓从腰间扯出抹丝帕,掩唇嗤笑一声,嘲讽着我。

  “你不准,我不也是站在沈家,站在你面前了?”

  可我什么都瞧不见,只是看着她手中的丝帕怔怔出神。

  那条丝帕她怎么会有?

  我扑上前,攥住她的手腕,压着心底的震惊强装镇定:“这手帕……是你的?”

  她一把推开我,我狠狠地磕在了桌角,疼的我无法起身,只能蜷缩着趴在地上。

  她微微俯身,拿着丝帕,在我面前晃了晃,眼中是我看不明白的深意:“当然,这可是我一针一针绣出来的,郡主若是喜欢,等我进了府,送你几条便是。”

  看着她扬长而去的身影,恨意霎时席卷了我所有的思绪。

  我发泄般的将所有的东西尽数砸了出去,可心中的恨意却没有丝毫的舒缓。

  我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捶打着床板,任凭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了我哥。

  明明他们无仇无怨,甚至从未见过。

  是因为我吗?因为我苏拂夺走了她心爱的男人?

  我此刻痛不欲生,恨不得立时去杀了她为我哥报仇。

  “你对瑾毓做了什么?”沈洵风含怒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转头看着他,心中是说不出的涩苦,他竟是觉得我欺负了林瑾毓吗?

  如果他知道是林瑾毓杀了我的哥哥,会怎么做呢?

  “……沈洵风,我找到杀害我哥哥的凶手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