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爱吃小龙虾小说全文(秦萧)

作者爱吃小龙虾小说全文(秦萧)

超级战兵在校园

更新时间:超级战兵在校园爱吃小龙虾来源:zsy

秦萧是作者爱吃小龙虾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文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一代兵王,重回都市,甘愿在一间高等学府当保安,只为生死兄弟的一个承诺!我欲归隐,然而各色美女却纷沓而至,对我死缠烂打,不离不弃。既然如此,那就……嘿嘿……...

第12章 女神

傲龙决……

这是他被追杀时,走投无路得到的奇遇。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不忘记修炼,而且随着他现在修炼到傲龙决第五级,整个人的实力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第五级的傲龙决加持,让他在体力,力量,速度,准确和反应上,早已超过了常人。

也正是因为多年来傲龙决的不断修炼,才让他面对腥风血雨的战场,面对狡诈凶狠的敌人,能所向披靡,险象环生,终于登上华夏第一兵王的宝座。

渐渐的,秦萧身上的蓝光越来越浓,伴随着他双掌一番,呼哧一声,他整个人像是淹没在蓝光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蓝色光团……

这个光团一直持续到天亮,持续到房间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双掌一展,秦萧身上的蓝色光芒逐渐消散。

他挣开双眼的一刹那,双眼里顿时闪过两道金芒,紧随着头顶上也闪烁出六条蓝色小龙,瞬间消失。

突破了。

傲龙决终于突破了第五级,达到了第六级。

虽然一夜没睡,但秦萧却感觉全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老大,起床了没?”

这时,门外的敲击声更加急促了。

深吸了一口气,秦萧无奈地看了一眼门口,这才纵深一跃,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呼哧一下到了门口。

“我靠。”

感觉到自己的速度,秦萧连自己也吓了一跳。

突破到第六级的傲龙决,居然变态到这个地步?

要是到了第七级,不是就能飞檐走壁了?

“老大,老大……”

门外的敲击声变得急促。

回过神,秦萧立即打开了门。

挥着手的小五,一看开门的秦萧,顿时愣住了。

“你小子叫魂?”

秦萧没好气的问道。

“副校长叫你去她办公室。”

小五一脸凝重的说道。

“副校长?”

秦萧皱起眉头,转身盯着小五。

小五贱兮兮的说道。

“快去吧,你还没见过她吧,她可是我们学校的第一大美人,亲自召见,你肯定大饱眼福。

”、

“饱眼福?”秦萧撇了撇嘴:“如果真是学校的第一大美人,那老子就收了她。”

说完,秦萧转身换上了迷彩服,洗漱后,在小五的陪同下,匆匆走了。

……

一路穿过军训队列,秦萧在内卫教官们仇恨的怒瞪下,匆匆朝教学办公楼走去。

匆匆上了六楼,秦萧路过校长办公室时,首先敲了敲门。

发现没人应答,于是他才往前走了一个办公室,顺手敲门

“请进。”

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儿好听的声音。

我靠,副校长还真是个女人,听声音还蛮年轻的。

秦萧暗自嘟囔了一句,立即推门而入。

刚一抬头,他瞬间愣住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张黑色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位披肩长发,皮肤白皙,身高腿长的绝色美女。

这美女大概二十五六岁,丰神冶丽,绝代风华。

一身特制定做的名牌夏装包裹全身,既有成熟女人的妩媚风韵,又有女神的仙女气质。

尤物,这才是真正的极品尤物。

如果说楚倾城和李婕羽的颜值可以打95分,那么眼前这位超级女神,起码可以打97分。

她的每一个地方都无可挑剔,凹凸有致,完美无瑕。

尤其是她那双美眸,犹如天上的星辰,深邃而又让人迷醉。

颜见秦萧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女孩,坐在一旁的陈天桥不由得敲了敲茶几。

“哎,哎,哎。

”陈天桥白了一眼秦萧:“你个臭小子,见了美女就这幅表情啊?”

额的一声回过神,秦萧有些尴尬的咧嘴笑道。

“秀色可餐嘛。”

“吃饱了吗?”

绝色美女突然开口了。

声音动听,悦耳迷人。

“半饱,半饱。”

秦萧呵呵傻笑。

“坐吧。”

绝色美女并没生气,冲着秦萧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萧略一点头,在陈天桥的身旁坐下。

“给你介绍一下。

”陈天桥,看了一眼绝色美女。

“这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林香君,她刚从美国调研回来。”

秦萧眼神灼灼的打量着林香君。

名字好听,人更好看,似乎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能够在任何情况下,抓住男人的所有眼球。

她真像是天上的仙女,飘着的,让人只可观赏,不可亵渎。

“我脸上有花吗?”

林香君突然一翻白眼。

秦萧呵呵笑道:“你比花儿好看,不过我有个问题。”

“请讲。”

林香君波澜不惊的端起了一杯清茶。

“你是我的未婚妻吗?”

秦萧眼神灼灼的问道。

噗…

刚喝下一口水的林香君,顿时一口喷了出来。

啪叽…

陈天桥立即给了秦萧一个爆粟。

“你个混小子,见着漂亮的女孩,你就认为人家是你未婚妻?”

“我觉得她很像。”

秦萧很委屈的说道。

用纸巾擦了擦小嘴,林香君很无奈的看着秦萧。

“你为什么认为我是你的未婚妻?”

“因为我觉得,只有你的颜值,才能配得上我。”

秦萧很臭屁的拍了拍胸脯。

林香君:“……”

“你小子能不能要点脸?”

陈天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萧。

“我都当保安了,我还要什么脸?”

秦萧撇了撇嘴,目光依旧落在林香君的身上。

他越看林香君越好看,看了看的,居然硬了…

“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不会很失望?”林香君打量着秦萧:“擦擦口水。”

秦萧一愣,急忙伸手去擦嘴边儿,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然后,他就瞪着林香君,因为他被这好看到不要不要的女人耍了。

“找你来有点事情。”

林香君抱着高耸的酥胸,靠在沙发上。

“昨天军训的时候,你和内卫的教官发生冲突了?”

“你们来兴师问罪的?”

秦萧瞥了一眼陈天桥。

“你小子的德性,我还不知道?”

陈天桥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孟天河搞事情,你们却要问我罪。”

秦萧摊了摊手:“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对我的处理结果是什么?开除还是记大过?还是抓我去坐牢?”

“我们并没有给你定罪。

”林香君看着秦萧:“我们问的是为什么?”

“这你得去问孟天河啊。

”秦萧切了一声:“当然,最好在加个楚倾城,都说红颜祸水,像你这样的女人走在大街上,也能让人打起来…”

他这话虽然小声,但是林香君却听得一清二楚。

只是她并没生气,而是玩味的看着秦萧。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正形?”陈天桥蹭了蹭秦萧:“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有什么可严肃的?”秦萧忽然生气了,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说道:“小题大做,孟云辉这老东西,不就是想着开除我吗?”

“谁要开除你了?”

林香君紧盯着秦萧。

秦萧一听,不由得顿时一愣。

“找你来是了解事情,并不是说要给你处分。”

陈楚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萧:“你这混小子,遇到点事就急赤白脸。”

“好啦好啦,我直接告诉你们吧。”

秦萧一摆手,将昨天事情发生的原委如数说了一遍。

听完秦萧的讲述,林香君和陈天桥对视了一眼。

“你的意思是说,周恒是孟天河带去的,而且是冲着楚倾城去的?”

“是啊。

”秦萧叹了口气:“学校把人交给了我,我当然就得负责。”

林香君悠悠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向陈天桥。

“那么董事会作出的决议,就是不正确的。”

“只要我们联手反对,他们办不成什么。”

陈天桥叹着点燃了一根香烟。

“我支持你。”

林香君点了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秦萧一脸懵逼的看着陈天桥和林香君:“是关于我的吗?”

“跟你没关系。”

林香君看了一眼秦萧。

“你可以回去做你的事了。”

“这就下逐客令啊?”秦萧立即一瞪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林香君依旧保持着平和。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未婚妻?”

秦萧紧张的看着林香君,问道。

林香君:“……”

“跟你说了不是不是。”

陈天桥忽然把秦萧拽起来。

“你个臭小子,见个漂亮女孩儿,你就问人家是不是你未婚妻,你到底丢不丢人?”

“我丢什么人啊,你都不告诉我我的未婚妻是谁。”

“时间没到,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你能不能做我的未婚妻?”

一路被陈天桥推搡着,秦萧忽然回头看向林香君喊道。

然后,他还没得到林香君的回答,已经被陈天桥推出了办公室,并且砰的一声关上门。

直到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林香君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那一抹惊艳,足以让神鬼迷醉。

“这个混小子。”

陈天桥苦笑着转过身,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的林香君。

“你还笑,差点就被他识破了。”

“他是认出来了,可是他不敢确定。”

林香君一脸皎洁的笑道:“他比我想象的要聪明。

第13章 他就是秦萧

“这么说,他在你这里过关了?”

陈天桥是笑非笑的回到位置上坐下。

林香君抿着红唇,沉吟了一下,忽然拿出了自己的一个私人小本本。

同时,她拿出笔,在上面写了两笔。

然后,她才把这个小本递到陈天桥的面前。

“58分?”

陈天桥看着小本本上的一个数字,不由得诧异的抬起头。

“他就值这么多。”

林香君平静的说道。

“他不至于那么差吧?”

陈天桥抽搐着脸颊。

“这是我跟他的第一次见面。

”林香君抱着高耸的酥胸说道:“至少初次见面的印象分,只有这么点。”

“那你总得说出个所以然来啊。”

陈天桥叹了口气。

“冲动,暴虐,做事不沉稳,不靠谱,幼稚。”

听完林香君对秦萧的评价,陈天桥苦笑着摇了摇头。

“丫头,你太不了解他了。”

“但是我可以作出自己的判断。

”林香君沉吟着说道:“这毕竟是我未来的夫君。”

“可是,你不知道他有两面性吗?”

陈天桥玩味的看着林香君。

“我知道。

”林香君点了点头:“我手里有他6岁到现在的所有资料。”

“那你还给他这么点分?”

陈天桥白了一眼林香君。

“我的判断,从来不受外界影响。”

林香君摇了摇头。

“你啊…”

陈天桥指了指林香君,悠然的站起了身。

“董事会上就靠你了,除非你真想开除你未来的未婚夫。”

“我知道了。”

林香君点了点头,也站起了身。

她足有1米7的窈窕身高,衬托着她绝世的容颜,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比仙女下凡还要惊艳。

陈天桥走了,可是刚走没两步,他又忽然回头。

“你打算瞒他多久?”

“那要看他的表现。

”林香君抿着红唇说道:“我可以随时嫁给他,也可以随时休了他。”

陈天桥:“……”

他摇了摇头,转身匆匆走了。

回到军训场,秦萧眼见楚倾城和乐雨馨领着一大群女生们,把军训搞得有模有样,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

队列里,最认真,最卖力的,是昨晚在酒吧里的十几个女生,她们几乎支撑起了两个队列的所有军训姿势。

知耻而后勇,看来她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昨天是多么的窝囊。

对于搞得有模有样的军训,站在一旁的秦萧并没插手。

他觉得这样挺好,让学生去训练学生或许更有力度。

……

此时,五号教学楼顶。

一位身穿名牌白色T恤的帅气年轻人,手里拿着一个军用望远镜,一直盯着军训场上的秦萧。

他身高腿长,身材完美,属于少女杀手的典型长腿小鲜肉。

好一会儿,他放下望远镜,帅气的脸上闪过一抹诡异。

“那就是秦萧?”

“没错。”

站在帅气青年身边的,居然是天鸿大学的教务处长——孟天河。

“晨少,这家伙可厉害。”

“哼哼。

”帅气青年冷笑道:“我以为他要在战龙躲一辈子,没想到他还真敢出来。”

听了这话,孟天河桀桀笑了。

“这秦老虎的儿子被战龙训练出来了……这只小虎崽子长大了,可是要吃人的。”

转过身,帅气青年阴冷地打量着孟天河。

“怎……怎么了,晨少?”

孟天河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十五年前,把秦破空送进监狱,你也出了不少力吧?”

帅气青年忽然冷笑道。

孟天河一怔,接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虎。

”帅气青年擦着裤兜转过身:“我李子晨打的就是老虎,更何况,一只丧失了支撑的病虎。”

“可不能大意。

”孟天河急忙冲着李子晨说道:“陈天桥这个老东西,就是这孽种的后台,秦家虽然倒了十几年了,可秦家的很多余孽还在,我儿子孟云辉……现在还没入学籍……”

“我知道。

”李子晨打断了孟天河:“你儿子的仇要报,这跟我们李家斩草除根的计划,并不冲突。”

“是是是。”

孟天河急忙点头哈腰。

“孟天河,现在你跟我们李家在一条船上。

”说到这里,李子晨又撇了一眼孟天河:“有些事,你知道该怎么办。”

“知道。

”孟天河一脸严肃的抬起头:“我绝不会让秦家这个小孽种好过……不过……”

“不过什么?”

李子晨顺手端起了旁边的半杯红酒摇晃。

“林香君回来了。

”孟天河紧盯着李子晨:“根据我的消息……她已经找秦家这个小孽种谈过话了。”

一听这话,李子晨不由得眉头一皱。

孟天河:“晨少,这可是你喜欢的女人……”

“闭嘴。”

李子晨帅气的脸瞬间变得阴沉,仰头将被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就这么干看着,孟天河抽搐着脸颊不敢插嘴。

哐啷。

忽然,李子晨转身将手里的空酒杯砸出去,瞬间碎裂。

孟天河顿时吓得一颤。

“不遵守规矩,那就不好玩了。”

李子晨虚眯起眼就,杀气腾腾的说道。

“晨少……”

孟天河畏惧地望着李子晨:“我……我听说……”

“说。”

李子晨声音变得极其冰冷。

孟天河咽下一口唾沫,急忙说道。

“我听说,林副校长并没表明她是秦萧的未婚妻,秦萧这小孽种也不知道。”

“你确定?”

抱着双臂,李子晨脸色变得缓和下来。

“我确定。

”孟天河急忙点头:“那就说明……林副校长并不看好秦家这个小孽种。”

深吸了一口气,李子晨抿着嘴唇摇了摇头。

孟天河不了解林香君,只有他才知道。

如果林香君把真实身份告诉了秦萧,或许他还放心点。

可是现在……

这个蠢女人,对秦家这个小孽种还抱有幻想——不可理喻。

“晨少……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紧盯着李子晨,孟天河试探着问道。

眼神灼灼地眺望着前方的食堂门口,李子晨悠悠地说道。

“刚才被秦萧打败的那个家伙,很熟悉。”

“他叫常坤。

”孟天河谄媚的解释道:“燕京常家的三少爷。”

“好啊。”

李子晨扯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冷笑。

“那就让常家去试探他的底。”

孟天河楞了楞,立即冲着李子晨竖起大拇指。

“高,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得罪了内卫,接下来有他好受的。”

听了这话,李子晨转过身看了一眼孟天河。

在孟天河尴笑的点头下,冷笑着转身就走。

“晨少……”

孟天河急忙转身喊道。

“办你的事吧,别让他太闲着。”

李子晨头也不回的说完,匆匆离开。

“秦萧,你个小畜生,你爹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哼哼。”

孟天河冲着不远处的食堂露出阴险的笑容,走到一旁的收起了红酒和食物,也匆匆离开了。

……

这两天,秦萧过得不错。

不仅帮林蔓蔓以助理的身份安排到了身边,而且军训也十分顺利。

这天清晨,秦萧洗漱完,刚换上一套迷彩军服,就听到宿舍楼下传来一阵吵闹。

“秦萧,你滚下来。”

“你个流氓,土匪,谁让你打我儿子的?”

“看你把我儿子打的,你必须下来给个说法。”

“别当缩头乌龟,滚出来给个说法。”

“像这种有严重暴力倾向的暴徒,就应该开除天鸿大学。”

“太残忍了,这简直是蓄意谋杀。”

听着宿舍楼下的吵嚷,秦萧不由得眉头一皱。

就在他准备开门看看时,宿舍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老大,大事不好了。”

李爽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

秦萧一脸疑惑。

“那个孟云辉又来搞事了,而且这次请了很多媒体记者。”

李爽气喘吁吁,一脸凝重地瞪着眼睛。

“孟云辉?”秦萧渐渐虚眯起眼睛:“看来孟天河又搞花样了。”

“这次孟天河没来。

”李爽着急的咽下一口唾沫:“来的是他老婆,孟云辉的妈,不仅带来了很多记者,而且还带了几十个学生家长。”

秦萧听完这话,顿时愣了。

阴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要知道,孟云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

现在突然兴师问罪,明显是受人指使。

“老大,你得拿个主意。”

李爽担忧的看着秦萧。

秦萧没吭声,一把将迷彩服的拉链拉上,转身走出门口。

站在阳台上,秦萧往下一看,不由得脸色一沉。

来闹事的人阵仗真大,除了几十个所谓的家长,媒体记者更是来了好几十个。

家长人群里,还打出了横幅和标语。

什么暴徒滚出天鸿大学。

还我儿子一个公道。

让暴徒滚蛋,还学生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

看到这样的阵势,秦萧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他就是秦萧,他就是那个暴徒,让他滚下来。”

突然,带头闹事的一位卷发中年女人,伸手指向三楼上的秦萧。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