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惊觉已阑珊(主角霍楚楚宇文烈)全文阅读by如烟

此爱惊觉已阑珊(主角霍楚楚宇文烈)全文阅读by如烟

此爱惊觉已阑珊

更新时间:此爱惊觉已阑珊如烟来源:wyy

本书的主角是霍楚楚宇文烈,网络作家如烟大大的作品,如烟的此爱惊觉已阑珊内容精彩丰富,人物鲜明,快来阅读这本《此爱惊觉已阑珊》吧,本书的霍楚楚宇文烈你也会喜欢哦~来看看精彩阅读:她明明是他的妻,可是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一个妻子的待遇。他待她还不如一个陌生人。当她决定要放弃的时候,他又后悔了……......

《此爱惊觉已阑珊》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我们和离吧

余温尚存。

卧房里充斥着靡靡的味道,散落一地的衣服碎片,绣着鸳鸯的大红肚兜被撕成几片,被人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

楚楚原本雪白的肌肤上布满青紫的痕迹,她将自己狠狠的用被子裹住,可却盖不住层层青丝下,若隐若现的红痕。

“啪”的一声响,几枚铜钱砸在她的脸上,随后散开,白雪一般的床单上,青铜色的铜钱散发着幽幽冷光。

“赏你的。”

宇文烈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楚,目光里满是鄙夷和不屑。

三年了。

每次他们行房以后,他都会给她“打赏”,这是她唯一的收入。

真是好笑,明明是明媒正娶,却更像恩客和伎子。

宇文烈脚踩着她碎裂的肚兜,任凭丫鬟婆子给他穿戴好衣服,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丫鬟婆子扫过床上时那不屑的目光。

他刚要离开,楚楚哑着嗓子,一脸苍白的抖动着毫无血色的唇:“我们,和离吧。”

她受不了了。

受不了他日日这样践踏她的尊严。

还有那些家里的下人鄙夷轻.薄的目光。

宇文烈嗤笑一声,撇过头看着她:“怎么,嫌少?”他解开系在腰间的荷包,随手就从荷包里抽出一叠银票,然后朝着楚楚走过去。

散着墨香的银票抽打着楚楚的脸,发出“啪啪”的打脸声。

“秦淮河边的名伎一晚上也不过就是十两银子,怎么,还是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

楚楚身躯一颤,她抬眼打量这个冷漠无情的夫君,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宇文烈,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日子,我们和离,三年了,就算你心底有再大的怨气,现在也够了吧?”

“够?楚楚,我告诉你,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

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眼里,是滔天蚀骨的恨意。

“究竟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我,真的不是我给你下的药。”

这句话她说了三年,从一开始的情绪激昂,到现在平淡冷静。

可他依然不信。

“宇文烈,算我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你不是喜欢莫绮雯吗,我们和离之后,你就将她迎进府里当王妃……”

“够了!”宇文烈俯身狠狠拽着她的手:“你还敢提她?霍楚楚,我真是小看你了。”宇文烈冷笑着,他一点点逼近,试图看清楚这张可怜的面具下,是一张怎样虚伪的面孔。

“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当初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没有理由去做给你下.药。”楚楚有些心虚的别过眼,她喜欢宇文烈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包括宇文烈。

“你可真是会装,霍楚楚,需要我提醒你是为什么吗?”宇文烈蓦然松开手,将她狠狠推倒在床上,指着屋里的摆设一一滑过:“你不就是为了地位,为了钱财?”

“当年你们霍家因为文字狱被下了大牢,男的发配边疆,女的全部充入乐坊。你眼看自己要从一个堂堂大学士的嫡女沦落为伎女,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就拉我当你的垫背,用我的前程和姻缘,换你的得意人生!”

楚楚被这番话震得动弹不得,没想到在宇文烈眼里,她竟是如此的不堪。

若非那次人前失德,宇文烈也不会与太子之位失之交臂,而且,因为皇家丢不起这个人,他还被逼着迎霍楚楚进门为妃。

整个李朝的人都辱骂霍楚楚不要脸,说她有辱霍家门楣。

宇文烈愤然离去,丫鬟婆子连告退的礼行都没有就跟着走了。

楚楚的眼泪漱漱而下,她慢慢的蜷缩成圈抱着自己。

不是她做的。

为什么不肯相信她。

她滚烫的眼泪从脸庞滑落,滴到绣着百子图的棉被上,这是他们预备新婚的时候她一针一线缝的,现在看起来却格外讽刺。

不,她一定要和离。

第2章怀孕

“大姐,老夫人的病不能再拖下去,如果再找不到千年人参入药,恐怕……”

看着这张收到的书信,边角还泛着红色的血渍,楚楚心一痛。

为什么还有血,是不是娘吐血了……

宇文烈折磨她的方式还真是高明,这里是宇文家的后宅,若非他的允许,这封书信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她所有的钱财早就在进府之后被搜刮一空,每次靠着他的“赏赐”过日子,却偏偏不断拿霍家求救的书信给她。

每当有救命的书信一来,他就会刻意的十天半个月不进后院。

千年人参……

这个东西若非皇宫,天底下哪里还能搜寻得到?

楚楚擦干眼泪,将昨日丢在床榻上的铜板一个个捡起来,装进锦囊里。

眼泪早已流干,她看着床榻上鸳鸯戏水的棉被图案,心中生出一计。

怡红院。

老鸨看着前来毛遂自荐的楚楚,不住的绕着她打量。

婀娜的身段,胜雪的肌肤,确实是个好苗子。

不过,老鸨眼底闪着算计的光芒:“我怡红院向来只出不进,也没有卖艺不卖身的说法。看你条件尚可,我勉强答应你过来唱曲,但是四六我不同意。我要九成。”

楚楚心底其实有些害怕,还没出阁的时候,家中长辈就讲过很多关于秦楼楚馆的言论,污秽,混浊,但却是捞金最快的地方。

这怡红院,更是能找到别人所找不到的东西。

“若您能帮我找到一株千年人参,我在怡红院所有手入全部给你也无妨。”

听见这话,老鸨自然是见猎心喜:“不过是千年人参,包在我身上。”

楚楚一听,暗道自己这步棋应该没走错。老鸨忙叫来馆里的医者给楚楚检查身体,若无大事,今晚便可挂牌,到时候还不是大把的银子……

“你说她有身孕?”老鸨错愕的看着楚楚,视线在她腹部来回打过:“我说你这妇人玩我呢?事先也不打听打听,我秦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来人——”

为什么会这样?她都准备离开那个地方,好不容易有了一线生机,竟然让她有孕。

“妈妈别急,这个孩子我会处理掉。再者,在这个地方姑娘们,哪个肚子里没死过人?”她忍着巨大的哀痛说出处理二字,其实心里乱极了。

从前她盼望过很多次怀孕,因为她希望能有个孩子环节和宇文烈紧张的关系。可破镜难圆,覆水难收,她都已经离开后院。

老鸨听见这话,知道楚楚定是有什么难处,心下难舍楚楚这样的好货色,再想若是有过人家,想必对贞洁不是那么看重,接下来的事情更好做些。

这样想着,老鸨故作勉强的同意下来。

出了怡红院,楚楚有些心不在焉,这时,她听见大街上的人在纷纷讨论着惇亲王求皇帝赐婚一事。

“听说惇亲王今日要迎娶的王妃是侧妃的亲妹妹,得了这一对姐妹花,惇亲王真是艳福不浅。”

“可不是,听说王爷特意为了掩盖霍家罪臣的名头,特意为她请封了个水仙郡主的封号,其女姿容更胜其姐。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什么?自幼和她不对付的庶妹霍水仙嫁给了宇文烈?她还被易妻为妾?

楚楚仿佛五雷轰顶般!

第3章新王妃

惇亲王府张灯结彩,一身麻衣的楚楚站在门口,显得格格不入。

她看着宇文烈笑的一脸温润,将霍水仙从轿子里抱出来,他俊朗高大的身影引得在场的妇人连连尖叫。

没人注意到楚楚这个真正的王妃。

她站在角落里,看着宇文烈抱着霍水仙过了火盆,交拜天地,礼成。

她听着周围人的夸赞,指甲都掐进肉里也浑然不觉。

就在他们要被送入洞房时,府中的下人慌忙跑到楚楚的旁边:“小夫人,您怎怎么跑出来了?”

周围顿时一静,宇文烈剑眉拧得像要打结,大步走到楚楚身边,冷声道:“谁允许你私自跑出来的?丢人现眼。” 

他厌恶的神情毫不掩饰,这话像炸开了锅,人群议论纷纷。

“这是霍家那个先嫁进来的吧?听说她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给王爷吃了东西生米煮成熟饭这才……”

“我听说王爷原本和尚书家的千金两情相悦,结果得知此事气的心疾发作,当时就撒手人寰,而这个水仙郡主容颜酷似那位尚书千金,所以王爷一见之下就立刻求娶回家。”

莫绮雯死了?

怪不得他那样的恨,她是真的不知道。她甚至都不知道,霍水仙会长得同绮雯相似,原来他们之间,何止是隔了千山万水。

那一天皇家宴会,她也只是觉得不适而去园子散心,她虽然仰慕宇文烈,却从来不敢做出逾越的事情。

可不知道为何,坐在河边的她忽然头昏脑涨,再醒来,就见帝王震怒,宇文烈失去夺嫡资格,随即她被一顶小轿抬入宇文烈的后宅。

天下人都知道惇亲王受尽委屈,为了一个恶毒女子的名节痛失所爱。可是只有楚楚自己知道,从头到尾,她不过是颗被人利用的棋子。

宇文烈的眼底慢慢敛聚寒光,他喊道:“来人,侧妃违背命令私自跑出后宅,赏二十大板。”

“王爷,二十大板,姐姐怕是受不了。”霍水仙的掀起半边珠帘,挽着宇文烈的手柔声求情。

众所周知,宇文烈掌李朝兵权,府中下人虽是退下来的伤残老兵,可伤残的狮子仍然是狮子,这二十板下来,可不得要了人命?

宇文烈看向霍水仙的眼神里都是柔光:“她不配你求情,水仙,这里脏,你随王婆先去新房换身衣服出来随我敬酒可好?”

霍水仙娇羞的点了点头,随着王婆进了新房。由始至终没有跟楚楚这个嫡姐说过话,也是,她们本就不对付,霍水仙哪可能真的为她求情呢?

很快就有下人将她按在长凳上,当着众人的面,她被扒去外衣,如此羞辱,也不及宇文烈掷地有声的一个“打”字来的痛彻心扉。

他果真没有半分迟疑,他对她,一丝情意也无。

木板和肉碰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响声。楚楚死死咬着嘴角,她的内心有点奇异的畅快。

她甚至想,也许就这样把这个不受祝福的孩子打下来吧,鲜血流了一地,谁也看不出来,就像没有来过这个时间,不是很好吗?

人群中不知是谁唾骂一声:“这攀附权贵的女人,活该,死了最好。”

“死的为什么是莫小姐不是这个恶毒女人。”

她身下开出血色的花,受尽冷风摧残。

他在喧嚣的人群中央,笑吻新人。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