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山有草的书是神级修士-张炎林梅

束山有草的书是神级修士-张炎林梅

神级修士

更新时间:神级修士束山有草来源:zsy

未删减的人气小说《神级修士》,近来赚泪无数,小说以主人公张炎林梅之间的凄美爱恋为主要内容,如今已完结。《神级修士》是这部小说的又名,小说详情简述:修仙归来,张炎重回地球!再世为人,不图平静安稳,但求追随本性,本想低调修仙奈何总有贱人当他是咸鱼!“蝼蚁不如,也敢对本尊逞凶?一拳灭之!”...

第12章 要被开除?

中心医院。

李正一面色铁青地看着病床上的儿子李天浩,他的眼睛几乎要能够喷出火来,仿佛一头怒火不断被压制着的野兽。

“谁!究竟是谁把我儿子打成了这样!”李正一身边一个跟着一个老者,老者微微佝偻,在老者身旁还有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那保镖隐隐落后老者半个身子。

王雅诗也在病房里,眼睛红彤彤的,好似十分为李天浩感到难受。

老者上前查探了一下李天浩的伤势,眼中闪过一道异色,道:“出手之人十分果断迅速,而且没有任何的滞塞,单单力道而言,怕是就已经达到了一直阈值。”

李正一勃然大怒:“我不管是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这件事没完!雅诗,你给我把事情经过都说一遍!”

王雅诗一下子就哭得梨花带雨,道:“天浩好心想要出钱给被我同学韩昭当医药费,没想到那个张炎狗咬吕洞宾,不仅不接受还很狂妄地要天浩跪下,天浩不肯,那个张炎就打断了天浩的一双腿,叔叔,那个张炎之前追求我不成,现在可能是在报复我,我...我感觉我很对不起天浩!”

李正一眼神阴翳,罢了罢手,道:“你不用自责,这张炎是你们学校的吧?呵呵,江海市圈子里姓张的名人数都数得过来,唯独没有这个张炎!敢打我儿子,我明天倒是要去你们学校看看这个张炎!”

李正一家大业大,即便是云家这等势力也不愿意轻易得罪,如今他儿子被打了,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王雅诗闻言眼里也是闪过一道狠色,分手时张炎眼里那种淡漠和嫌弃,始终如同一根针扎在她的心上!

“张炎,你很快就会明白我们之间差距多么大!你根本没有资格不屑!”王雅诗心中恨恨地想到。

...

第二天一大早。

张炎来到教室,第一节课刚上课,老班就沉着脸走了进来。

“张炎,你给我出来一下!其他同学,认真温书复习,周三周四小考!”班主任林梅脸色极为难看。

张炎印象中,林梅很少生气,他们班也算是让她比较省心的,现在连她这么生气,可见张炎‘犯下’的事情确实情节十分恶劣和严重。

张炎神色淡然,直接跟了出去。

其他同学见状都叽叽喳喳地谈论了起来。

“我草,这回张炎完了!”

“可不是嘛!没见一向和颜悦色的老班都炸毛了!”

“哎,其实我觉得张炎说的也很对啊,数学老师讲题我实在是听不懂啊!”

“唉,听不懂能怎么着?人家高火药可是出过数学方面的书籍的啊,更是省里特批的特级教师!”

“不过张炎这回可能会被开除啊!”

“你操心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又不是你被开除!”

众多同学很快就都埋头复习了,赵青看着门口方向,眼里闪过一丝冷笑,蠢材就是蠢材,以为顶撞了高老师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他看张炎这个舍友已经不爽很久了,正好这次把他开除了吧!呵呵!

...

校长办公室。

魏泽坪校长阴沉着脸看着张炎和林梅,林梅一个劲地赔礼道歉。

“校长,我为张炎给高老师道歉,希望您能谅解一下,张炎在我印象中还是比较乖巧的,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林梅对班里的每一个学生都十分好,不然当时韩昭也不会第一时间就说去找林梅。

张炎对这个班主任印象也一直很好,是个很负责人很兢兢业业的人民教师。

“哟!林梅老师,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高耀说的都是假的咯?呵呵!”一旁的高耀阴阳怪气地道,正是张炎他们的数学老师高火药。

林梅脸色尴尬:“高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魏泽坪校长脸色微沉,低沉道:“够了!林老师,我知道你对学生很好,把他们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就是你这种作态,导致了你的学生对高老师的不尊重!高老师是省里钦定的特级教师,相信你也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魏泽坪校长看向了张炎:“一个学生,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尊师敬长,但是你班里这个张炎,显然做不到这点!”

林梅十分难堪,道:“校长,这件事...”

高耀呵呵冷笑:“林梅老师,你怕是不知道你们班这个张炎顶撞我的时候说了什么吧?我是特级数学教师,他在课堂上公然质疑我的教学水平,这是单单对我的质疑么?更是对省里教育部的质疑!”

林梅脸色顿时刷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高耀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张炎,然后道:“这位张炎同学,成绩奇差无比,在年段中一直都在末游位置徘徊,这种学生竟然质疑我的教学水平?校长,林老师,你们不觉得可笑么?”

魏校长面沉似水,他真没想到,他们学校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学生!

“张炎,你不是自己考进来江海一中的吧?”魏校长冷淡地问道。

张炎轻轻一笑:“嗯,我确实不是考进来的。

”他能进来江海一中学习,也是他父亲找王浪帮的忙,奈何即便进入到了江海一中,曾经的张炎也并没有争气,成绩一直都是在末游。

不过,若是现在的张炎,想要考个好成绩难道会难么?那些知识点他都记得,曾经的他无法将那些知识点理解透彻并且实际应用,但今天的张炎何许人也?修仙界第一人!

莫说这区区高中的数学了,在修仙界那些太古时代留下来的各种晦涩难懂的古经他都能够参透,以他现在的头脑若是想要拿个江海一中第一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魏校长眼眸一沉,心中已然有了决意,正打算说出来,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少女走了进来。

魏校长瞧见来人,顿时一惊,猛地站了起来,道:“李先生,您怎么来了?”

江海一中在江海市的地位很高,魏校长好歹也算是个正处级的人,但是看见那中山装的男人,却是充满了恭敬。

来人,正是李天浩的父亲李正一,而他身后跟着的,自然是他的保镖和王雅诗了。

张炎见李正一来了,心里一点都不着急,对他来说谁来了都无所谓,即便是市长省长在这又如何?他一样不会放在心上,这颗星球上,能够让他放在心上的人实在太少了。

李正一看了一眼张炎,眼神阴沉沉地道:“我来这里自然是为了你们学校的这个张炎,他把我儿子的腿打断了,魏校长,我想这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魏泽坪神色大变:“把贵公子腿打断了?!”

这回就是高耀和林梅都怔住了,不过下一秒高耀脸上就充满了嘲讽之色,看向张炎的眼神充满了戏谑和玩味。

把李正一的儿子腿打断了?这顶撞了他的张炎,已经完蛋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林梅则是面如死灰,一句话都不说了,她善待她的每一个学生,但是这回,就算是她也没有办法了。

李正一,江海市排名前三的富人,江海一中的建设他甚至都参有一笔,不用想都知道张炎这回没救了。

魏校长脸上布满了冷汗,他们学校的学生把李正一的儿子给打断了腿?这对他们学校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影响,李正一有心的话,甚至可能让江海一中被顶到风口浪尖上。

到时候可能他这个位置都保不住了!

一想到这,魏校长脸上就充满了怒色,这个学生,必须开除!

李正一瞧见魏校长的脸色,他就明白了魏校长的决意,当即冷笑道:“雅诗,你把事情经过给魏校长说一下吧!”

王雅诗走上前,瞥了一眼张炎,眼中满是嘲弄之色,而后将事情说了一遍,魏校长听得说是震怒不已,看向张炎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张炎也听完了王雅诗的阐述,不过,这里面有些地方王雅诗倒是很会模糊化,例如李天浩对他的那些侮辱,到了她嘴里就成了语气比较冲,再比如李天浩对韩昭父母的不敬,在她嘴里甚至变成了韩昭的父母不识好歹。

张炎心中微叹,本以为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这王雅诗跟他已经再无瓜葛,想不到这王雅诗心机如此深沉,仅仅是因为他对分手的态度那么冷淡,她便一直介怀至今么?

魏校长面色铁青地看向了林梅,压制着怒气,问道:“林老师,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林梅底气不足,但还是开口道:“校长,还是九十几天就高考了,现在把张炎开除的话,张炎就完了...”

魏校长不耐烦地罢了罢手:“什么完了不完了,他这成绩,能考上什么大学?三流都够呛!这件事就到这了,开除张炎,我会当着全校的面公布!”

“校长!”林梅急红了眼睛。

李正一冷笑地看着张炎,打断了我儿子的腿,开除只是个开胃菜,等你滚出江海一中,看我不玩死你!

高耀自然也是得意的一方,任何敢顶撞他的学生都不能放过!这种学生太品性恶劣了!

而这时,张炎也淡淡地开口了:“你们的戏,唱完了么?唱完了的话,我就出去了。”

开除?

张炎根本不放在心上!他随便拿出点修仙界的手艺都能够把所谓的世界五百强踩在脚下,这群愚蠢的人,以为开除他他就会吓得屁滚尿流?

滑天下之大稽!

办公室内,因为张炎的话而一瞬间寂静无声!

第13章 渡劫仙尊解数学题

在魏校长、高耀、林梅等人看来,任何一个进入了江海一中的学生要是被开除了,应该都哭得涕泪交加才对,毕竟他们可是江海一中!在这里被开除意味着江海一中的学习氛围都拯救不了这个学生!

这样一个学生,哪一个好学校还会接收?可以说,张炎要是被开除了还想要继续上学,只能去一些极差的学校,不然就凭着被江海一中开除这个‘污点’,哪一所好的学校都不会接收他。

可事实却出乎他们的预料,他们以为张炎会哭着央求他们,而即便张炎再怎么央求,魏校长也不可能收回他的决定,万万没想到的是张炎竟然这么平静!

特别是他的眼神,好像被开除了在他眼里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怎么说话的!这么不懂得尊重师长?!”魏泽坪怒声质问,张炎的态度让他十分恼火,尤其是‘演戏’这个用词,更是让他气得不行!

“开除与否随便你,正巧,我也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

”张炎一脸淡然,看向了李正一,似笑非笑地道:“我不想闹出什么大动静,所以你最好让你手下那人安分一点,不然,我保证你这所谓的江海市顶级富豪也做到头了。”

李正一神色一变,心里微微有些震撼,但是随即就被一股羞耻感占满了脑海,一个高中生而已,他李正一想弄死他还不简单?

“张炎!你怎么跟李叔叔说话的!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了?!”王雅诗义正言辞地呵斥道。

张炎眉目一冷:“聒噪!”

“你!不可理喻!”王雅诗脸色涨红。

高耀哈哈大笑道:“林梅,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学生?学习差也就罢了,竟然还品行这么恶劣!你可真是一个合格称职的班主任啊!”

魏校长也沉着脸道:“林老师,看样子你的工作能力有一点问题啊,教出这样的学生,你有不可分割的责任!”

张炎走到门口的脚步微微一顿,林梅对他一向不错,此刻却因为他而遭受到了打压,甚至可能以后在学校都举步维艰,张炎就微微一叹。

“真是一群愚不可及的人,区区高耀,也配当我的老师?还是一个特级教师,省教育部,怕都是一群眼睛蒙了排泄物的蠢材吧。”

“张炎!你放肆!”魏校长脸色大变。

李正一呵呵一笑:“好,魏校长,你们学校真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学生,不知道省里的领导知道了,会不会亲自来到你们江海一中!”

高耀冷眼相待:“我不配?我没资格被评选为特级教师?真是好大的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一个京都大学的苗子对我有意见!”

张炎淡淡地看了过去:“本不想搭理你,但你既然这么有自信,那便过来教室吧,临走之前,我便给你上一堂课。”

高耀闻言,怒极反笑,给他上一堂课?一个学习成绩排在末流的学生,竟然说要给他上课?

“无理取闹!”魏校长呵斥道。

“你已经被开除了,不用来上课了!”

张炎淡淡地看了魏校长一眼。

魏校长则是打电话给教务处的主任:“准备一份处分单,高三七班的张炎,开除!”

张炎不再理会,直接走出了办公室,一群没有眼力的人,他懒得与他们计较。

高耀坐了下来:“这张炎,太放肆了!一点没有学生的样子!”

李正一淡淡地道:“魏校长,你们学校的风纪是该抓一抓了,成绩很重要,但是学生的素质也很重要。

”李正一也是扯淡不脸红,真要算的话,他儿子是最该被教育的。

魏校长神情严肃:“我知道的,这一件事一定会严肃处理,出了这样的学生,我也深感心痛和自责。”

随即,他看向林梅:“林老师,最后这两三个月,你就不要当高三七班的班主任了,给高老师当吧。”

林梅脸色凄然:“魏校长...”

“你不用说了,这次你也需要好好反省!”

林梅眼里充满了苦涩,她只是把学生都当做她的亲生孩子一样,也有错吗?

...

张炎回到了高三七班。

众多同学见张炎就这么回来了,都好奇地盯着他。

不过张炎却是直接站在讲台上,拿起了一支白色粉笔,转身唰唰唰地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一道上次周考第一次出现的数学压轴题题目被张炎写了出来。

而后,张炎开始解题。

这道题高耀也讲过,但是他讲的过于复杂,所以即便一周过去了,也没有哪个学生能够理解这道题。

张炎把黑板分成了两半。

一半,他用自己的思路解答了这道题,另一半,他把高耀的解题思路写了出来,然后在旁边标注了更为简单的压缩步骤。

“这!这是上周的那道题!”一个戴着眼镜的同学惊呼道,他是班级里的学霸之一,年段前五的常客,能够考入京华大学的种子。

另一学霸神情凝重:“没错,而且,竟然是两种解法!左边的那种解法思路非常清晰简洁,非常好理解!右边的则是高老师讲过的,但是经过张炎同学的标注之后,连贯起来虽然还是不好理解,但是比高老师原来的版本要容易得多!”

“我懂了!我草,原来这题能够这样解!高火药讲的思路我完全弄不懂啊!左边那个思路谁想出来的?牛逼啊!”

张炎淡淡地落下最后一笔,然后转身对一脸呆滞的卫道石道:“道石,你那里有没有多余的数学试卷?”

卫道石反应过来,然后连忙道:“有,有!”

张炎淡淡地道:“拿一张给我。”

卫道石连忙拿出一张自己买的试卷递给了张炎,张炎拿起笔就开始写,不到二十分钟,张炎就已经把整张卷子写完了。

“道石,我没记错的话,你跟乐老师关系不错吧?麻烦你帮我把这份卷子交给乐老师改一下。”

卫道石一脸懵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啊,好。”

说完,张炎便转身走出了教室。

班级里其他同学则是盯着黑板上张炎写出来的解题步骤,简直逆天啊,这方法不会张炎想出来的吧?怎么可能!张炎成绩可是在年段垫底的存在!

但是即便众人不信,也暂时没有人放在心上,因为这道题在张炎的手法之下,显得不是那么困难!

卫道石看着卷子上写得很工整的解题步骤,突然间眼中就露出了惊骇之色,他是学霸,不说别的,一道题的解题步骤对不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张炎的这些解题步骤,不说答案,单单就步骤来说,是没有错误的!

“卫道石,你过来一下!”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卫道石看了过去,然后激动地道:“乐老师,麻烦您等等!我这里有一张试卷,您能不能给批改一下?”

乐文鱼一怔,随即走了进来:“你又做了一张卷子不成?我都说了你不要一直刷题,重要的是理解、融会贯通!”

卫道石激动地道:“不是,这回不是我做的,老师您先给改一下!”

乐文鱼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拿起卫道石桌子上的红笔就开始改了。

乐文鱼是一个四十几岁的女教师的,教的是数学,就讲话一种而言,高中题型没两个能够比她更加熟练和通透的。

“嗯,选择题和填空题都做得不错,不过你自己应该也有答案吧?自己对对就可以了。”

卫道石不好意思道:“我把答案忘宿舍了。”

乐文鱼点了点头,她很喜欢卫道石这个上进的学生,既然他要改她就帮他改了吧。

只是,乐文鱼改着改着,神情就变得无比凝重了。

第一道解答题、第二道...直到最后一道,乐文鱼都改完了。

乐文鱼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尤其是最后一道数学题,她都觉得有些棘手,但是这上面的解题思路却有一种剑走偏锋的味道,偏偏这种思路是一个很好的思路,理解了就不会忘记,会印象很深刻!

这样的水平,即便是她钻研高中数学这么多年也没有达到的,或许那些数学专家能够达到这种级数,但是卫道石再怎么天才都不可能达到这个级数!

“卫道石,你这份卷子是谁做的?”

卫道石见乐文鱼神情有点不对,也有点心虚,道:“我,我舍友解的,他叫张炎。”

乐文鱼怔住了,问道:“张炎?咱们学校那个垫底的张炎?”

卫道石尴尬地点了点头,难道张炎是瞎写一通,所以乐老师很生气不成?

乐文鱼眼中猛地涌上惊骇之色,怎么可能!竟然真是一个学生做出来的,天才,这是一个天才啊,完全不逊色于年段第一!

“那这个张炎呢?在哪里?”

卫道石正想回答,门口就传来一个春风得意的声音,道:“张炎?乐老师,你也找张炎不成?他把你也冒犯了?呵呵,你放心吧,他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全班寂静,卫道石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张炎,被开除了?!

乐文鱼猛地转过身,不可思议地道:“什么?开除?张炎被学校给开除了?”

高耀十分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毕竟这个学生不仅成绩差,品行还不端正,江海一中怎么能够容纳这种学生!”

乐文鱼脸色一变,破口大骂:“哪个领导脑子被驴给踢了?你告诉我我去给他再补一脚!简直就是胡闹啊!”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