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战神(小马)-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阅读

王者战神(小马)-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阅读

王者战神

更新时间:王者战神小马来源:zsy

人气小说《 王者战神》由著名作者小马著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江南林若兰,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新婚之夜他被人陷害入狱,六年后他成为绝代战神,统领千军万马荣耀归来,只为手刃仇敌,夺回失去的一切,势必将这个世界搅动的天翻地覆。...

《王者战神》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归来

一架隐形私人飞机上,一个身穿将星军装的青年端坐着,盯着窗外的云层怔怔出神。

他那深邃的眼眸,如同容得下日月星辰,仿佛在俾睨天下。

年轻的脸上,复杂的神情,透着沧桑,和他的年龄非常不符。

六年前,他还在牢狱之中,因为出格的表现,被选中秘密训练。

仅仅六年时间,他创造了太多的不可能。

如今,他一统为帅,掌控华原四区之二的南北两区的兵员指挥,称南北域主。

他是史上最年轻也是战功最卓越的域主帅将。

他就是传说,他就是江南!

作为一方主帅,可谓是一呼百应。

任何事只要他一个命令,就可以马到功成。

今天,江南却要亲自去办一件事,让了解江南的人无论如何想不到。

“百灵,我让你调查的事情,结果怎么样?”

旁边立着的一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人,一身上将头衔的军装。

“报告,已经找到了。

可是您一定要亲自去吗,这样的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你动手,您只需要一个命令,我可以马上去毁灭他们。”

江南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眸中杀意凛然。

六年前,新婚之夜,他被设计陷害,污蔑他杀人藏毒,证据确凿,判了死缓。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他被抓走的时候,妻子林若兰那含泪的眼神。

楚楚可怜的样子……

当时她已怀有身孕,眼神中流露出的是难过、委屈、愤怒……还有怀疑。

他经常在梦里,回到了家,看见了妻子孩子,他们围着他,一家人开开心心的。

“有些事,必须由我出面解决。”

六年前的恩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应该是这里了。”

江南来到了一栋老旧的房子前,久远的记忆扑面而来。

这是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

从孤儿院被领养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只是奇怪的是,四周张灯结彩,里面也热热闹闹的,似乎在举办什么宴席。

门口,一个男人正在独自喝着闷酒,额头皱纹很深头发花白,闷闷不乐的样子,和这喜庆的气氛格格不入。

“少喝点,这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爱惜身体。”

“就老子这酒量,千杯不醉……”

江功成红着脸抬头瞥了一眼,整个人愣了好一会儿。

他似乎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喝醉了眼花了,太想念多年未见的儿子。

他掐了自己几下后,这才确信。

眼前这个伟岸挺拔的男子汉,就是他日盼夜盼的儿子。

虽然只是养子,却胜过了亲骨肉。

“你个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想死老子了,老子看看。”

江功成在江南身上摸着,江南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肌肉,无不尽显阳刚之气,看着就精神百倍,如同人中龙凤。

“好,好,太好了啊。”

江功成眉开眼笑,眼睛湿润了。

自从江南被抓走后,他忍受了多少冷漠和嘲笑啊。

可是,他深信江南的品德,从没有放弃过。

“老伴,你快来看看,谁回来了。”

江功成揉了揉眼睛,拉着江南的手进屋去。

屋内喜气洋洋的,几桌子亲朋好友正在吃饭。

这让江南有一些疑惑。

“你妹妹梦婷,快要嫁人了,今天你妹夫来送礼呢。

你妈非要显摆一下,还请了这么多人来凑热闹,你知道我这人不爱热闹,所以……”

江功成欲言又止,提起这个,表情有一些不自然。

江南也是颇感意外。

他在人群中,寻找江梦婷。

六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现如今,时光飞逝,她已经出落成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

此时,江梦婷也正朝江南这边看过来,她张了张嘴,欲说还休。

“这是喜事呢,值得庆贺一下。”

江南表面上波澜不惊,脑海里,却是浮现起一些回忆来。

从小到大,江梦婷都是喜欢黏着他这个哥哥的,走到哪儿都要跟着的。

他结婚的那天,他记得,江梦婷躲在房间里哭,不肯出来。

他也记得,他被抓的时候,江梦婷看他的眼神。

“丫头,给你带了一点小礼物,就当是恭喜你的吧。”

江南走过去,刚要从包里拿礼物,忽然一只手过来推他。

多年来战场上的杀伐,枪林弹雨的洗礼,让江南条件反射的准备还击。

但是抬头,却看见了养母张春秀那愤怒的脸,怨恨的眼神。

他立刻松开了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妈,我回来了。”

“你进去才几年啊,怎么就回来了,不是被判了无期吗,你该不会是越狱逃出来的吧?”

张春秀没有江南想象的那种母子重逢时的激动和喜悦,甚至一句关怀也没有过。

这让江南有一丝失落和酸楚,虽然只是养母,可是在他眼里,却早把她当成亲妈了。

这几年,他保家卫国,无法分身。

关于相见的场景,他甚至设想了千百遍,可是想到换来的却是这句话。

“妈,我没有,我是从军中回来……”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儿子,你还有脸回来呢,什么军中?你明明就是去坐牢了,还非要说自己当兵了,老头子你赶快打电话问问看,他到底怎么提前回来了?”

张春秀紧张兮兮,立刻拿出手机来,递给了老伴江功成。

她是那样的冷漠,赶紧离的江南远远的,生怕和他有任何关系似的。

江南被抓走的这几年,她受尽了别人的嘲笑和指责,很多人说她养了一个杀人犯儿子,简直不得好死。

也因为这个,她在娘家人面前都抬不起头,娘家人笑话她活该,领养了一个白眼狼还不如一个野种。

不光如此,原本他们一家几口人,受着江家大家族的庇护,日子过的风风光光。

却在一夜之间,受到了排挤和欺负。

江家人认为江南给家族蒙羞让家族受辱,把他们一家人赶到这个破旧的老宅子住。

看见江南的一瞬间,张春秀淤积已久的的愤怒和羞辱一下子被点燃,爆发了。

“你,你给我滚去外面啊,别在这里站着,你要是个逃犯,那我们就会被你牵连受累的。”

“你少说两句好不好,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一点不想他?”

江功成有些急了,拉着江南,生怕他真的出去了。

“就你想他,你整天想着他,灌醉了酒就叫他的名字,当初要不是你发神经,非要把他领养回来,会有这回事吗,我们一家子会这样受苦受累吗?”

张春秀彻底恼怒,又羞又急的直跺脚。

“好了,我懒得跟你说,总之儿子的话我是信任的,儿子你说你是当了兵是吧,你就给我争口气啊,不是有证件吗,拿给大家看看。”

江功成立刻在江南的包里寻找,找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证件本。

“真的有呀,爸,快看看,哥是什么级别的?”

江梦婷眼前一亮,从小到大,她就崇拜军人,这也是受了江家老爷子的影响。

虽然她也一开始不信江南会做出杀人犯法的事,可是几年过去了,大家都这样说,连母亲张春秀都那样认为,她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何况她也有了新生活,虽然她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多年感情的哥哥。

那个她从小就黏着的,宠爱着她的哥哥,甚至她曾经想要找一个他这样标准的男朋友。

现在,这个证件,似乎给了她一线希望。

“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啥级别,儿子你是什么官儿?是个班长还是排长啊。”

江功成挠挠头,这证件他从没有见识过,上面的一些符号他都不认识。

“最少是班长吧,我哥都离开六年多了呢,按道理应该是。”

江梦婷微微一笑,水灵灵的眼神,越来越充满希望。

“班长的证件我见过啊,不像,起码是个排长的吧,儿子你说。

”江功成似乎有一些自豪得意。

“我现在是将军,也管一些将军。”

江南站的笔直挺拔,眼神十分坚毅。

“什么玩意儿,吹牛到天上去了吧,还将军,我看你连一个小兵你都算不上,鬼知道你这是哪儿来的假货,糊弄我们不懂是吧。”

张春秀马上就来泼冷水了,她一把抢过了那证件,只是轻轻的瞥了一眼。

随后,她连忙回头朝着人群后面喊了一声。

“女婿,你过来看看,你见多识广,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江南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过去,刚好,和一个年轻男人对视。

年轻男人眼神很高傲,一身精致西服,手里拿着手帕捂着鼻子,脸上涌现出烦躁的表情。

他就是江梦婷的未婚夫李耀光。

李家是南城的大家族之一,颇有声望,家境雄厚。

在他眼里,这群人实在是低俗和聒噪,尤其是准丈母娘张春秀那尖锐的声音,透着巴结讨好,让他觉得更是下贱做作。

对于江南的到来,李耀光完全是不屑一顾的。

这个早就臭名远扬,背负着罪恶之名突然回来的江南,简直是打扰了他的雅兴。

而江梦婷能够被他看上,无疑是她全家人都高攀了他李家。

当然,他之所以和江梦婷订婚,一来是李家家族的要求,想要继承财产必须要有对象。

二来,是因为他认识的女人中,江梦婷是最漂亮的。

“拿过来我看看。”

李耀光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坐着一动没动。

张春秀急匆匆的小跑着过去,递给了他证件。

李耀光根本就不认识这证件,也无法体会到它的非凡意义。

这是多少人,穷极一生在军旅中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不过,为了显示他是多么的高贵和博学,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是假的,一看就是冒牌货,几块钱就可以找人刻印一个,你们真没有见识。”

话音刚落,李耀光径直把那证件扔向了地上。

 

第2章 叔叔你找谁

就在证件要落地的一刹那,江南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闪身而去。

证件回到了江南的手中,他收了起来。

看向李耀光的眼神凌冽而森然,锋芒毕露。

李耀光只觉得一阵寒意扑面而来,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漂浮而动,旁边桌子上的杯碗忽然颤抖不止。

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有些奇怪。

不过很快,李耀光就恢复常态,鼻子里哼了一声,非常嫌弃的看了看江南。

“你瞪什么瞪?我说错了吗,一个破假证还当宝贝呢又不能当饭吃,真没想到啊,你才回来就想坑蒙拐骗,是想再被抓进去坐牢吗?”

提起坐牢,江南眼里的火焰更加炙热,他咬了咬牙,捏紧了拳头。

脑海里下一秒的画面,李耀光的脑袋已经被他拧下来了。

只是,在亲朋好友面前,江南很快就把情绪收敛了。

这些年的腥风血雨,他早就擅长克制自我了。

“你就是梦婷丫头的未婚夫?你应该叫我一声大舅哥。”

江南把手伸过去,不卑不亢,礼貌性的想要打一声招呼。

李耀光却只是擦了擦手,完全嫌弃他很脏似的,走过去,搂着江梦婷的肩膀,好像是故意在向江南示威,让他知道什么是分寸。

“梦婷,你这个哥哥怎么一点品德都没有,人知错就改,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他居然连你和你爸妈都骗,简直没有你一丁点的善良淳朴啊。”

“就是啊,也不知道回来干什么,还嫌我们丢人现眼不够吗,真不知道害臊,别理他了好女婿,你继续吃饭吧,来我请你喝一杯酒。”

张春秀举着杯子,亲自过去给李耀光倒酒,还先干为敬。

“我们一块敬李少,以后我们家梦婷嫁过去,你可要多操操心了,可别太惯着她呀。”

亲朋好友马上就围到李耀光那边去了,瞬间对江南失去了兴趣,甚至有一些厌恶。

他们窃窃私语,却都是冷嘲热讽的话。

江梦婷被张春秀拉着吃饭,也无暇顾及江南了。

她站在李耀光身边,陪着笑脸,偶尔回头看一眼江南,却是透着失望和痛惜。

对她而言,昔日的那个让她崇拜爱慕的哥哥,或许真的不在了。

这几年,居然让他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不是脱胎换骨,而是自暴自弃。

“儿子别理他们了,他们都没见识但是老子信你,你偷偷跟我说,你真的是将军了啊?”

唯独江功成,非常的坚信。

“我说的是真的。”

江南眉宇间闪烁一丝愠怒,不过稍纵即逝,看样子,这些误会和成见,真的很深。

“是真的啊,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出息啊,男子汉大丈夫,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们爷俩喝两杯,当是为你接风洗尘。”

江功成非常欣慰,拉着江南过去另外一个桌子坐下来,又打开了一瓶酒。

“爸你少喝点,差不多就行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进来了一个穿军装,步伐铿锵有力的美丽年轻女人。

她是江南的部下百灵。

大家被百灵吸引住了,这个女人也太有气质了,他们好奇的问东问西的。

“你是谁呀,有什么事吗……”

“你们好,我找江南,我是他的部下,跟他汇报一下相关工作。”

百灵走到江南跟前,给他敬了一个礼。

“真的假的,不至于吧,就他那样还能有你这样的部下呢?”

“你们看,她肩膀上的头衔啊,是不是很高,起码是个少将哇。”

大家议论纷纷的,都觉得很好奇。

江南朝百灵看了一眼,起身说道:“我还有点事要办,先出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张春秀巴不得他马上离开,赶紧说道:“要走赶快走,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

你能有个什么正经事要办,搞的好像你真的是个领导很忙似的。”

江南没有接话,只是看向了江梦婷。

“丫头我走了,改天再回来看你。”

随后江南朝张春秀和江功成敬了个礼。

那一刻眼光洒在江南的身上,他的眼神如此坚毅,身形如此伟岸,像是一座大山那样巍峨不可撼动。

江梦婷忽然间有了一丝错觉。

“哥,你去哪儿?”

江梦婷有一些情不自禁,心跳加快了些。

“我有点工作要做,这礼物你收着。”

江南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

“工作,可笑吧,你刚出来能有什么工作,这里又没外人,大舅子你难道就不能说点实话,如果你需要工作的话,可以去我的公司,我那里刚好缺个扫地倒垃圾的。”

李耀光冷笑一声,斜着眼看江南。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江南转身就走。

江功成有些担心,送江南出门去。

“儿子你要去忙工作了吗,好好的做啊别太辛苦,家里随时欢迎你回来。”

目送着江南和百灵上了门口一辆军车后,江功成算是彻底放心了,他回来的时候,还哼着歌,又情不自禁的拿起酒瓶子。

只是想起江南的提醒,他又把酒瓶子放下来了。

“老头子你高兴个啥啊,你还当真了?”张春秀马上又是一句冷话。

“你晓得什么,妇人之见,关于江南的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的,我也没有跟你说起过。”

江功成微微一笑,话里有话。

“老丈人,江南这明显又是在欺骗大家啊,你们想想看那女的什么级别,少将啊,怎么可能是江南的部下,那江南岂不是比我们南城的市长还厉害。”

“弄虚作假也搞的像样一点好吧,随便去哪里请了个演员吧,我一眼就看出来穿帮了。”

李耀光自鸣得意,忍不住好笑了起来,笑的肩膀都在抖动。

他的猜疑很快就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几乎所有人都在骂江南是个败类,以后离他远点。

“放心,下次我保证不让他进门,丢人丢到家了。

”张春秀愤愤不平。

“懒得理你们,老子睡觉去了。”

江功成白了李耀光一眼,就当没听见似的,背着手去房间了。

“梦婷你发什么呆,吃完饭了多陪陪我女婿,要不然你们出去玩也行。

”张春秀推了推江梦婷。

“噢,知道了。”

江梦婷望着桌子上的礼物盒子,刚要伸手去拿。

张春秀立刻把盒子扔在了角落里。

“他从牢里出来,能给你什么好东西啊,顶多是个地摊货。”

“丈母娘说的对啊,梦婷啊你想要什么礼物,只要你说我马上给你买,就算天上的星星月亮我也给你摘下来。”

李耀光踩着那礼物盒子,擦拭着脚掌上的灰尘。

江梦婷看了看礼物盒,望着江南离开的方向,重重的叹了口气,勉强的对着李耀光笑了笑……

“域主,这是你让我调查的资料,请您过目。”

车上,百灵把几张照片递过去给江南。

江南抚摸着照片,神情有一些凝固。

照片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这是他多年未见的妻子林若兰和女儿林可儿。

“她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江南凝视着照片,想起他那天被抓走的时候,妻子林若兰的眼神。

这些年来,战场上的枪林弹雨,所经历的伤痛和生死,都不及她那个眼神,在心中留下的刻痕。

“您离开之后,夫人非常独立。

不顾林家人反对,独自生养了林可儿,如今母女相依为命,依然经营着公司,但是,和江家以及林家的关系都闹僵了。”

江南看着女儿的笑容,眼眶有一些湿润。

就算大敌当前生死瞬间的时候,他也不曾眨一下眼,可是此刻他流露出的温情,让旁边的百灵感到万分意外。

要是让那些仇敌和国际罪恶团伙的首脑看见,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杀伐果断让人闻风丧胆的人,会有这样的一面吧。

此刻,百灵仿佛明白了,为何江南要亲自回来处理一些事了。

“关于李家的事,你去查一下,特别注意李耀光,有什么情况跟我汇报。”

“域主,区区一个李耀光,您要是不满意,我立刻去让整个李家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不必,他毕竟是梦婷选择的,我应该尊重她,就这样吧,我现在要去见见我的女儿。”

“我马上给您安排一下,好让你们相见。”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江南下了车,去路边骑了一辆共享单车。

等他到了林若兰的公司后,发现公司比几年前的规模,要大了好多倍。

“看样子,这几年,她吃了不少苦啊,花了多少努力才有这个结果。”

江南已经有了计划,他应聘了公司的一个清洁工,立刻开始上岗工作。

“如果她看见我,是恨我呢还是早把我给忘了?”

“女儿也不认识我吧,还是不要吓着她们的好。”

在战场上叱咤风云,让人望而生畏的年轻统帅,没想到此刻却紧张的像个不经世事的稚嫩孩子。

借着扫地的机会,江南找到了总裁办公室。

好多年了,就算面临千军万马他也没有这样心跳过,可是现在,他居然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门也是锁着的,江南未免有一些失望。

他转身打算离开,忽然有个小女孩跑过来了。

“叔叔你找我妈妈呀?”

江南浑身颤抖了一下,小女孩正是他的女儿林可儿。

虽然已经做了父亲,但是,这位统帅却不知道如何和女儿相处,因为这才是父女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面。

他想过太多和女儿相见的场面,没想到却是这样突然。

“叔叔你怎么了呀,你这里好脏呢,你一定很累吧。”

林可儿伸出小手,给江南擦了擦衣服上的灰尘,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江南刚要伸手去抱她,忽然间,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

“你干什么?离可儿远点。”

林若兰急匆匆的跑过来,十分紧张的将林可儿揽入怀抱,警惕的看向江南。

下一秒,林若兰忽然就愣住了,漂亮的脸上透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第3章 已经死心了

“兰,我回来了……”

江南欲言又止,深情的凝视着林若兰。

六年了,朝思暮想,在梦里他无数次期待和她的重逢,今天终于见到了。

她似乎变了许多,更加成熟更加的有魅力,俨然是一个气质高雅的美女总裁。

当年林若兰就是南城有名的美丽佳人,有多少权贵子弟排着队疯狂追求林若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林若兰却是冷若冰霜不为所动,论出身论家境江南都不及那些追求者一分。

但忽如一夜春风来,林若兰公然宣布她心有所属,甚至主动的去找江南约会。

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绝代佳人那么冲动和糊涂,甚至当众对江南示爱,表露她的芳心。

当林若兰告知于众,她此生非江南不嫁的时候,整个南城有多少男人在暗中流泪。

又有多少王公贵族富家子弟在深夜里买醉,呼喊她的名字,认为天道不公,为她感到万分不值。

可偏偏,林若兰就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嫁给了江南。

若不是新婚那天突发的事,如今二人或许早已经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他原本准备了很多话要对林若兰说,可是现在话到嘴边却是说不出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

林若兰打量着江南,居然差点没有认出来。

她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他了。

“我……”江南千言万语却是如鲠在喉,欲说还休。

这个在万千军中威风凛凛的将帅之才,如今在一个女人面前,却显得那样羞怯和拘谨。

“妈妈,这位叔叔是谁呀?”林可儿歪着小脑袋,对江南非常的好奇。

“可儿乖,你去里面玩会儿吧,以后不许跟陌生人随便接触,听明白了吗?”

“可是叔叔不是坏人呢,他看起来很辛苦的。”

林可儿朝江南呵呵一笑,做了一个鬼脸就走进办公室了。

“我们的女儿真可爱。”

江南望着林可儿情不自禁的说道。

林若兰却是脸色一变,非常愤怒。

“什么我们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兰我调查过,在我离开后几个月可儿就出生了……”

“你调查我?你想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来跟我争夺女儿的吧,我告诉你姓江的,你趁早死了这个念头。”

林若兰警惕的后退了几步,做出防范动作,好像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坏蛋,随时准备拿出手机报警。

“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不要狡辩了,那你为什么要穿着清洁工的衣服呢,你该不会是想伪装接近可儿然后悄悄的把她带走吧,幸亏我发现的及时。”

“没有,我只是……”

“你马上走开,要不然我就叫人了。”

林若兰情绪激动,拿出手机打算拨号了。

江南没想到几年没见,现在居然闹的这样僵硬。

“兰你听我说,我这次回来只是想回到你们母女身边,让你们重新过上好日子。

把曾经我们失去的弥补回来……”

“你够了江南,少假情假意了吧,你真的是太幼稚了一点。

我们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认为我还会跟一个罪犯在一块过日子吗?”

林若兰的话深深刺痛了江南,别人这样看他也就无所谓了,但她是他最在乎的人。

“我不是罪犯我可以解释,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江南上前握着林若兰的手,轻轻的用他宽阔坚实的胸膛环绕着她。

她身上那熟悉的香味,让他梦牵魂萦的温度,让他有些沉醉。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林若兰触电似的,挣扎了起来,似乎感到羞辱。

“兰,你听我说,我知道这几年你很难,可是我回来了一切都可以回来了。”

江南越抱越紧,再也不想放开她了。

林若兰呼吸急促满面通红,她试图挣脱可是却动不了,干脆不动了。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的眼神变得愤怒而怨恨,就那样看着江南。

“我们回不去了,这几年,我对你的心,已经死了。”

声音很小,却是字字诛心。

江南好像又看见了多年前他被抓走时,她那个眼神,宛如伤口被硬生生的撕开。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沉默的可怕。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的怒吼声打破了这一切。

“混账东西给我放开若兰,你是不是想死啊。”

来人是江万斌,江南的弟弟,如今江家最炙手可热的继承者。

当年,林若兰的众多追求者之中,江万斌也是其一。

江南和林若兰宣布结婚日期的时候,江万斌醉的一塌糊涂。

当江南被抓走后,江万斌觉得机会来了,根本不顾及林若兰是他嫂子的身份,对林若兰狂热追求。

他来这里是和以前一样,约林若兰吃饭的。

发现一个清洁工居然敢对林若兰动手动脚的,江万斌也没想到会是江南,顺手抄起了一个凳子就狠狠的砸过去了。

这一下用力迅猛,普通人肯定要头破血流。

伴随着林若兰的尖叫声,凳子四分五裂。

江万斌只觉得一股强劲力量轰然而至,巨大的撞击力让他整个人弹飞了好几米远,一跟头栽倒在了地上。

江万斌没来得及爬起来,一只满是老茧的拳头已经到达了他的鼻梁。

呼啸的风吹的他的脸生硬的疼,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下意识的捂着头,没想到拳头在离他几厘米的地方忽然停下来了。

“万斌,是你?”

江南收回了拳头,浑身的杀气也瞬间消失,赶紧伸手过去扶起江万斌。

“南哥?怎么是你?”

江万斌神情有些不自然,眼珠子转了转。

林若兰跑过来了,非常的愤怒。

“江南你疯了吗,你真的是无可救药,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变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暴力野蛮,几年的牢狱没有好好的改造你让你知错悔改吗?”

“哎哟我的腰好疼,若兰你帮我看看吧。”

江万斌扶着墙假装站立不稳,很痛苦的咬着。

“伤哪里了我看看,很严重吧我叫人送你去医务室。”

林若兰过去扶着江万斌,江万斌赶紧挽住林若兰的胳膊,还朝她身上靠过去。

江万斌一瘸一拐的似笑非笑的说道:“若兰你别怪南哥了都是个误会呢,我刚刚还以为是流氓占你便宜呢,哎哟疼死我了。”

“你干的好事,江南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林若兰立刻叫了几个属下过来帮忙。

江万斌用眼角悄悄的瞥了江南一眼,偷偷的笑的很是得意。

“南哥你可别走啊,等会儿我给你安排一下给你接风洗尘,我们哥俩好好的喝两杯。”

几个人把江万斌扶着上了电梯后,江万斌就推开了他们。

“咦?斌少你没事?”其中一个属下很惊讶。

江万斌扇了他一巴掌。

“废话,老子能有什么事,你们在林若兰这里卧底做事,给老子机灵点听见了吗?”

“知道了斌少,刚刚那个人是江南吗,他怎么回来了?”

“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这次回来,准不是什么好事情,没想到一回来就给老子一个下马威。

”江万斌咬着牙很恼怒。

江南还没有被抓走之前,就是江家最优秀的,仅仅花了半年的时间,把江家家族集团的盈利提高了好几倍。

远远的超越了父辈好多年的成效,受到了江老爷子的厚爱和家族的赞扬。

无论江万斌如何努力都被江南淹没了光芒,这让江万斌因为嫉妒萌生了仇恨。

自从江南走后,江万斌可以说是在江家呼风唤雨前途无量,在整个南城都算是风生水起。

这几年江万斌以为江南回不来了,一直在追求林若兰,眼看就要有进展了。

没想到,江南会突然出现,让江万斌有一些措手不及。

“斌少,江南一个坐了牢的人臭名远扬了吧,现在就算是回来了也屁都不是呢,在江家没有身份地位了,就好像是一条狗差不多。”

“是啊,你何必要顾虑他那么多,刚刚就该当着林若兰的面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让她感受你的阳刚之气爱上你,心甘情愿的投怀送抱。”

“你懂个狗屁啊,那样的话林若兰会觉得我很没有肚量,老子这是苦肉计。”

“那就这样算了?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会怎么看你?”

“当然不能,不管江南这次回来想干什么,我要让他知道一切都晚了无法挽回了,先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知道,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这里老子说了算。”

“这才像斌少啊,放心吧交给我们去办吧,保证让江南后悔回来,说不定马上就会吓的屁滚尿流的夹着尾巴就跑回去了。

搞不好他还会觉得还是牢里安全呢……”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江南自然心知肚明。

如果刚才的人不是江万斌,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江南是看着江万斌长大的,一直把他当弟弟。

发生这种事,也是江南不情愿看到的。

“万斌最近经常来这里吗?”

江南问林若兰。

“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刚回来就打你弟弟,不觉得你这个人太残忍太可怕吗,如果不是万斌这几年帮着我,我一个女人能够把公司做这么大吗?”

林若兰原本对江南仅存的一丝丝希望,就在刚才他动手的时候,已经彻底破灭了。

江万斌虽然一直对她这个大嫂死缠难打,可是这几年的确多亏了他在身边。

以林若兰这样的绝世姿色,那么多不怀好意的男人惦记着她,要不是顾忌江家忌惮江万斌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一下万斌了?”

江南自嘲的笑了笑,眼里却闪过肃杀之气。

他让百灵调查过,当年他被突然锒铛入狱,或多或少和江家家族内部的人脱不了干系。

而江万斌就在怀疑的名单之中。

不仅仅是江家,还有南城的周吴郑王四个家族,一个也跑不了。

很快,江南就要亲手去毁灭他们。

此刻江南的样子让林若兰感到紧张又可怕。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江南我警告你如果你对万斌有什么企图,我饶不了你,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想看见你,请你马上离开听见了吗?”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