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进化结局-无限进化全章免费阅读

无限进化结局-无限进化全章免费阅读

无限进化

更新时间:无限进化不冷来源:QY

很多小伙伴都在找楚旬为主角的小说现在已完结了,这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古言小说,全文讲述了数百年前,代号为“T”的生物病毒为人类文明开启了毁灭之门,吹响了末日的号角。末日之门就此开启,无数强悍并且狡猾的生物开始肆虐地球,人类生存岌岌可危!自此,地球也正式告别第五纪元——“人类文明纪元”,进入了第六纪元——“混乱纪元”。而这,正是一个发生在混乱纪元的故事………………蚂蚁力量,螳螂之刃,飞蝗之翼,甲虫之铠,虫族的力量将会何等可怕?异形,母皇,铁血战士,怪形,当这些幻想中的凶兽降临于世,将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无限进化》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穿越末世,我是救世主!

?

“CS市八方小区今日发生一起持械杀人案件,嫌疑犯楚旬,男,16岁,CS人,疑似因为前段时间的特大交通肇事案件对肇事人家庭实施报复,造成二死三重伤。现嫌疑犯已被警方击毙,受伤人员也被送往医院抢救。警方呼吁,请各位市民理性对待交通肇事案件,警方一定会公平公正地处理……”

——CS晚报。

……

楚旬坐在床上,目光茫然,脑子里面乱成一团。

周围的环境非常陌生,看样子似乎是个病房,他脑袋里面的记忆也出了很大的问题。如今回想起来,他只能勉强记起特警闯入房间,乱枪将他击毙的画面,剩下的就是一些乱七八糟,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脑袋之中杂乱的记忆画面才全部整合完毕,他也终于搞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看样子,老天还是眷顾我的……”回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画面,楚旬慢慢握紧了双拳,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兴奋的笑容。

他的记忆没错,在帮父母报了血仇之后,他的确是被随之赶到的特警所击毙。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死亡竟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他穿越了!

他现在所在的世界同样叫做地球,不过这个地球的情况和他所在的地球完全不同。

数百年前,代号为“T”的生物病毒为人类文明开启了毁灭之门,吹响了末日的号角。

末日之门就此开启,无数强悍并且狡猾的生物开始肆虐地球,人类生存岌岌可危!

自此,地球正式进入群雄争霸的混乱年代,史称——“混乱纪元”。

这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可能的时代,在这里,病毒的力量赐予了人类修炼异能的能力,强大的异能者可以摧山崩岳,只手遮天,享尽一切富贵,金钱美女应有尽有,甚至可以长生不死!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强者梦,楚旬自然也不例外。在为父母报了血仇之后,他已经了无牵挂,而此刻既然上天给了他一个新的人生,那他自然要抓住机会,成为一个超级强者,活出一个精彩的未来!

这并他非狂妄自大,更非白日做梦,因为在整合完记忆之后,他赫然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一样东西!

“超级救世主系统!”

救世主系统从何而来,他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这个东西虽然如同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时刻威胁着他的生命,但同样也给他的人生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系统主线任务:宿主平定末世,帮助人类文明重新成为地球的主宰文明。”

“主线任务分不同阶段,每阶段需要在限定时间内完成,超时未完成,将直接抹杀宿主。”

“当前主线任务1-1:踏上征途——通过低阶学子考核,夺取第一名!”

“任务说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救世主,个人实力必不可少。完成学子考核,成为学子考核第一名,将会是你踏上征途的第一步。”

“任务奖励:开启抽奖系统,并赠送幸运抽奖机会一次。”

“任务惩罚:抹杀!”

平定末世,让人类重新成为地球的主宰,这个任务的难度,几乎可以让人绝望。而就算只是那个夺取低阶学子考核第一名的任务,对现在的楚旬而言也是难比登天!

要知道,能够参加考核的学子都是成功觉醒的异能者,其中的一些天赋强大又或者背景强大的学子甚至都已经成功进化过一次异能,成为了真正的二阶强者。想要从这些人手中夺过魁首宝座,成为第一名,难度可想而知。

而一旦失败,那么随之而来的抹杀惩罚,便会彻底结束楚旬这段新的人生!

不过和高难度的任务以及残酷惩罚相应的,是系统所赋予的强大能力以及各种奖励。先不说完成每一个阶段的任务便能得到相应的奖励,仅启动主线任务时系统所赐予的天赋异能便已经足以为楚旬开启强者之门了。

异能——“虫体”:可融合昆虫基因,转变体质,拥有激活昆虫能力的潜力。

昆虫,是这个世界上最渺小,却又同样是最强大的生物!

一只蚂蚁,可以举起超过自身四百倍重量的物体,而且还能拖运超过自身重量1700倍的东西,力量之大,堪称恐怖!

一个渺小的跳蚤,跳跃的距离却能达到自己身长的两百倍,是自然界真正的跳远冠军!

肉眼难辨的水熊虫,却是自然界生命力最强大的生物,几乎难以杀死,不仅可以抗住150°C的高温以及接近绝对零度(-273°C)的低温,而且还能在高辐射、真空或高压的环境下生存数分钟乃至数日不等。

除此之外,还有蚯蚓的断躯分身能力,沙漠蝗虫的飞行能力,舌蝇的吸血能力,燕尾蝶的模仿能力等等……

这些昆虫的基因,都是难以想象的可怕力量,一旦楚旬成功融合这些昆虫的基因,那他便等于是拥有了无限的进化可能!

所以对于自己的未来,楚旬心中充满了信心。哪怕任务再难,世道再残酷,他都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为真正的最强者,在这个世界上创下属于自己的传说!

嘎吱!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医生大褂的黑长直美女走了进来。这美女医生大概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肤白胜雪,面容娇俏,身材高挑,哪怕是宽松的医生大褂也无法完全遮掩她那优美的身段。

只不过唯一让人遗憾的是,这美女医生的表情实在是太冷漠了,她楚旬身边的仪器数据,然后便用一种看待标本的漠视表情看着楚旬,淡淡地说道:“看来你应该没事了。既然这样,那就走吧,不要在这浪费医疗资源!”

“好的,南宫医生!”融合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楚旬自然认识这个医生,而且也清楚这个美丽如画的医生是个何等冷漠的女人。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废话,点点头,便朝门外走去。

反正现在他已经觉醒异能,与其待在这医所浪费时间,还不如快点找到合适的昆虫基因进行吞噬,从而拥有力量进行自保。

“咦,这个小子,感觉有点不同了……”看着毫不犹豫走出房间的楚旬,南宫燕的美眸中浮现出些许疑惑之色。这已经不是这个小子第一次被人打得住院了,以往这小子就算苏醒也是百般不愿离开医所,一定要自己硬赶才敢出去面对其他学子,怎么今日这么爽快就出去了?

“看来濒死体验的确会让人发生一定的变化,好,下一个研究课题就是这个了。这小子好像快十六岁了吧,如果到时候觉醒失败的话,倒是不妨把他要过来当试验品……”摇了摇头,南宫燕也懒得再想了。对于她而言,一个学子的变化并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到底要选择什么基因进行吞噬呢……”一边顺着回家的路前行,楚旬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强化计划。再过不久一年一度的低阶学子考核就要开始了,他必须要在学子考核开启之前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否则自己就死定了……

“嘿,楚旬少爷,你终于敢出院了?”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拦在了楚旬的前面。这人差不多有二十岁的年纪,体格壮硕,模样狰狞,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看起来好不吓人。此刻他正对着楚旬冷笑,并慢慢地握紧拳头,发出骨骼摩擦的咔咔声。

“是你?”看到这个壮汉,楚旬微微皱起了眉头。

根据记忆,当初将他打得昏迷不醒的堂哥叫做楚青,而这个壮汉便是他堂哥的头号狗腿,名为青一。

“当然是我,楚旬少爷,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楚青少爷吩咐了,如果你今天不把晶核交出来,那小的我就只能陪你练练武技了。反正这里离医所不远,就算你在锻炼的过程中被误伤也能很快送到医所,没大碍的。”青一的眼中充满了不屑,对他而言,楚旬虽然是楚家嫡系,但在他主子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活动的取款机罢了。

身为楚家嫡子,在满十六周岁之前,楚旬每个月都可以得到家族发下的十块标准晶核。这些晶核都是从丧尸或者变异兽体内得到的,是病毒能量和生命能量的结合体,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起到提高异能或者是身体强度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晶核也成为了人类聚集地的硬通货币。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拥有十块标准晶核却又迟迟没能觉醒异能,没有足够实力保护自己的楚旬便成为了其他楚家嫡系敲诈的对象。就像楚青,十二岁那年就已经正式觉醒,并且拥有身体强化异能“金刚之躯”,比楚旬强大得太多了。所以面对楚青的敲诈,以前楚旬是不敢反抗的。只是离十六岁越来越近,楚旬心中也越来越着急,再不愿意将晶核交出,以至于被楚青痛殴住院。

毕竟如果满十六岁还没能觉醒异能的话,那么便注定一生都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因为这是一个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年代,所以家族内同辈间是允许互相斗争,甚至是互相敲诈的,只是不允许下杀手而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资源更多的集中在强者身上,从而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你给我让开!”楚旬可不像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样懦弱,就算在地球,遭遇到不公待遇的他也敢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哪怕因此葬送生命也毫不足惜。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觉醒,又何必惧怕这区区一个家奴呢!

“嘿,看来楚旬少爷真是长大了,性子也硬了许多呢。”听到楚旬的话,青一顿时狰狞一笑,然后松了松筋骨,冷声说道:“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光性子硬还不够,必须拳头够硬才行。既然楚旬少爷执迷不悟,那么青一就代表我家少爷陪您练练吧。”

说完这青一也毫不顾虑,挥起砂锅大的拳头便朝楚旬脸庞狠狠地砸了过来。

“该死!”楚旬没有想到青一这区区一个家奴真敢和自己动手,顿时脸色一变,向后闪躲。然而青一无论是打架经验还是身体都比楚旬强,所以楚旬虽然及时避开了青一的拳头,但却还是被青一紧接而来的一脚给踹中了肚子,整个人如同沙袋一般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青石地面之上。

“好痛……”腹部遭受重击,楚旬差点都要窒息了,胸腹处更是疼痛无比,让他脑袋里面一阵眩晕,久久无法爬起身子。

没错,他是异能师,而且是已经觉醒的异能师,但他毕竟还不到十六岁,身体瘦弱,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的异能需要融合昆虫基因才能真正发挥出威力,在那之前几乎和常人无异。而青一虽然不是异能师,但他天生体格强壮,而且身为楚青练武活靶子的他也多次受到过楚青的赏赐,曾用晶核强化过身体,再加上从底层爬上来的他经历过无数的打斗,所以综合战力自然不是现在的楚旬能够比拟的。

“你敢打我?”过了许久,楚旬才缓过气来,然后看着站在几米外满脸冷笑的楚青,咬牙切齿地吼道:“你一个家奴敢对我动手,难道不怕死吗?”

“楚旬少爷,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没打你,而是按照楚青少爷的命令和你陪练一下而已。你看楚青少爷对你多好,为了让你早日觉醒,连我这个陪练都借给你了,你还不快点把晶核交出来作为感激吗?”听到楚旬的话,青一忽然笑了起来,然后耸了耸肩膀,显然没把楚旬看在眼里。

“混蛋……”青一的话让楚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没错,青一是打了自己,但那又如何,谁会为一个即将到十六岁都没有觉醒异能的废物去得罪一个十二岁就已经觉醒异能的天之骄子呢?更何况楚青的父亲楚寒还是楚家的财政主管,而楚旬的父亲则已经战死,在这个残酷的家族中自然没有人会站在他这一边了。

想到这里,楚旬忽然有了明悟。果然,在这个残酷的世道里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会被人尊重。而一个弱者就注定会被人欺辱,哪怕是一个家奴也敢肆无忌惮地对他进行侮辱。

“我要变强,我一定要变强!”此刻,楚旬无比渴望变得强大。前世他就已经承受过弱势群体的屈辱,而这一世他一定要成为强者,将那些卑鄙可耻的家伙通通踩在脚下。

“楚旬少爷,还站不起来吗,要不要我帮帮你啊?”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这时青一忽然走了过来,然后一脚踩在了楚旬的身上,将他狠狠地踩在地上,并狞笑道:“你注定是个废物,还留着那些晶核干嘛,只要交出晶核,你不就可以解脱了吗?”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基因进行强化,可是到哪去找基因呢!”暴怒之下,楚旬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性格本是如此,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他知道,现在唯一变强的方法就找到基因进行融合,可是现在四周什么都没有,他又如何启动异能呢。

“哟,不吭声,看来你还是没有觉悟啊。”看到楚旬没有求饶也没有怒骂,青一顿时皱起了眉头,然后脚下的力量变得更加,一边用力往下踩,一边冷笑道:“你还挣扎什么,现在的你就像是这地上的蚂蚁一样渺小,根本不可能和楚青少爷对抗的,我看你还是认命了吧。”

“蚂蚁?”听到青一的话,楚旬的眼睛忽然一亮,然后看着地面上爬过的几只蚂蚁,心中升起无限的希望。

“你以为蚂蚁就代表着渺小吗?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蚂蚁的力量!”下一秒钟,楚旬发出一声暴喝,然后伸出右手,按在了地上的几只蚂蚁身上。

与此同时,一阵璀璨的蓝光,从楚旬的右手处爆发了出来。

第二章 蚂蚁的力量

“不好,这小子觉醒了!”看到楚旬右手处爆发出来的璀璨蓝光,青一顿时脸色剧变。从小在楚城长大的他自然知道楚旬身上爆发出的蓝光正是异能觉醒的表现,而一旦觉醒异能便意味着楚旬不再是一个废物,到时候拥有了足够力量的楚旬就算是杀了自己也绝对没有人帮他做主的。

“不行,必须要废了他!”青一能够从无数家奴中厮杀而出,最终成为楚青的头号狗腿子自然有着他的过人之处。从小就见惯了生死,甚至将很多竞争对手打死打残的他不仅凶残,而且果断。所以几乎没有几秒钟他就做出了决定,猛地抬起脚,朝楚旬的右手处踏去。

异能觉醒是异能者一生最为关键的时刻,一旦觉醒过程被打断,那么这个异能者就会永远失去觉醒的机会。青一现在要做的就是废了楚旬,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到时候看在楚青的面子上,其他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废人来难为自己。

不得不说,青一的选择非常果断,但是他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楚旬此刻并非是觉醒异能,而是使用异能!

啪!

一声闷响,青一踏向楚旬的右脚被一只闪烁着蓝色光辉的小手给握住了。这只手虽然看似苍白纤细,但却蕴含着可怕的力量。青一感觉一脚踏下去,就像是踏在一块生铁上一般无法寸进,而随之而来的剧痛也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惨叫。

“松手,松手啊!”楚旬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死死地卡在了青一的脚上,甚至是刺穿了青一脚下的靴子。可怕的力量,让青一仿佛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脚骨在发出呻吟,而剧烈的疼痛也让他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可是没用,无论他怎么挣扎,楚旬那纤细苍白的手都死死地卡在他的脚上,让他无法挣脱。

“人人都以为蚂蚁的力量微不足道,但你知道吗,蚂蚁的力量是很可怕的!”感觉到从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楚旬心中涌现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激动。他深吸一口气,用力将青一往外一掀。

嘭!

在楚旬可怕力量的作用下,身高超过两米,体重也足足超过了两百斤的青一就好像是一个沙袋一般被重重地掀飞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你……真的觉醒了?”青一狼狈地爬了起来,然后满脸畏惧地看着楚旬,浑身颤抖地问道。

他想逃,但是右脚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逃走。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够从一个成功觉醒的异能者面前逃走。

“没错,怎么,后悔了吗?不过现在已经晚了……”楚旬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如果不是他运气好,刚刚身边刚好有几只蚂蚁可供他吞噬的话,只怕这次真要栽在这个狗腿子手上了。

虽然楚旬现在才刚刚植入蚂蚁基因,能够发挥出的力量还不到蚂蚁基因真正力量的5%,但即便如此,这种力量也不可能是青一这区区一个普通人能够抵挡得了的。

“刚刚你好像打得很爽是吗?”楚旬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冷笑着朝青一走去。

这个家伙,刚刚居然想废掉自己,自己一定要给他点教训瞧瞧!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楚青少爷的人,你杀了我楚青少爷不会放过你的。”青一似乎想错了,以为楚旬是要杀了自己,顿时尖叫了起来。

这个世界,是强者的天堂,同样也是弱者的地狱!

青一从小在这个残酷的城市中长大,看到过无数和他一样的家奴被贵族残虐甚至是杀死,正因为如此,他刚刚殴打楚旬的时候心中才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只是此刻风水轮流转,楚旬不仅觉醒了异能,并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他的脑海中便瞬间浮现出了曾经见过的那些可怕画面,整个人自然也吓得不行。

“这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看着青一那畏惧无比,浑身颤抖的模样,楚旬嘴角顿时浮现出一丝讥讽之色,然后继续向青一走去。

“楚青不是让你来给我陪练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陪练中杀死陪练目标的话无论是谁都不能说什么的吧?”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这个身体前主人记忆的影响,楚旬心中对青一以及楚青充满了憎恨,他现在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些混蛋。

“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楚旬越走越近,青一心中的畏惧也变得越来越浓,他最终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地哀求了起来。

然而楚旬却是无动于衷,继续前行。

他虽然不是一个坏人,但也绝算不上一个好人,否则的话他就不会怒起杀人了。青一之前那样的殴打他,侮辱他,这笔账他一定要算清楚。

“嘭!”走到青一面前,楚旬狠狠一脚就踹在了青一的身上。遭受重击,青一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

“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啊!”然而吐出血后,青一竟然又向楚旬爬了过来,一边爬他还一边求饶,满脸悲戚哀求之色。

“算了,跟一个狗腿子较真也没多大意思。”如果青一还是那么嚣张,那楚旬绝对会给他个狠狠的教训,可是看到青一现在这痛哭流涕,宛若死狗一样的表情,楚旬心中忽然没有了和他较真的兴趣。

“去死吧!”只不过刚刚到这个世界上的楚旬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人类的残酷和可怕,就在青一爬到他面前,仿佛要磕头求饶的时候,青一忽然猛地纵身朝他扑了过来,同时青一还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合金匕首,朝着楚旬的胸口捅去。

身为一个恶棍,青一从来不会坐以待毙,他宁可搏一搏,和楚旬拼命也不愿意被楚旬凌虐至死。毕竟他杀死楚旬之后虽然不能再在楚城待下去,但还可以去荒野外搏一搏。即便那样死亡的几率也很高,却至少有一线生机。

楚旬现在不过是刚刚觉醒异能而已,就算力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也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强到连合金匕首都无法将其伤害的程度。只要他捅中楚旬的要害,就一定能够把他杀死!

“该死!”楚旬毕竟还是嫩了点,看到青一挥舞着匕首朝自己冲来,他脸色顿时大变,然后猛地向后撤去。

然而蚂蚁基因只是强化了他的力量,并未强化他的速度,以至于他就算抽身后退也并未避开青一的攻击。不过由于他及时作出了反应,再加上青一右脚受伤用不上力,所以他总算也是避开了要害。

噗!

一声闷响,锋锐的合金匕首刺穿了楚旬的外衣。

“草,给老子滚开啊!”剧烈的疼痛让楚旬彻底愤怒,他疯狂地怒吼一声,然后全力挥舞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青一的脸上。

在怒火的推动下,楚旬体内涌出的力量陡然增大,甚至他右拳上还绽放出了点点蓝色的光辉,看起来玄妙无比。

嘭!

在刺中楚旬之后,青一原本还想顺势将匕首向一旁划去,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动,楚旬的拳头便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

青一被砸飞了出去,那把合金匕首也被顺势抽出了楚旬的小腹。剧烈的疼痛,以及大量失血后带来的眩晕感让楚旬浑身一颤,几乎站立不稳。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遭受了楚旬全力重击之后,青一也躺在了不远处的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

“妈的,果然和电影里面一样,装B过度会遭雷劈的。看来以后战斗的时候一定不能说太多废话,否则只怕就会像电影里面那些反派角色一样被翻盘了。”楚旬脱下了单薄的外衣,然后捂在小腹上,尽量减少血液的流出。

他现在受伤很重,已经没有余力去看青一是死是活了,而且蚂蚁基因主要是强化了他的肌肉力量,他身体和骨骼的强化程度并未提高多少,所以他刚刚全力一拳虽然直接崩飞了青一,令其生死未卜,但同样也伤害到了他自己的右手。此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右手指骨和臂骨都是无比剧痛,仿佛要裂开一般,同时拳头上也是皮肤尽破,血肉模糊,可谓狼狈至极。

“饿……”然而就在楚旬准备硬撑着前往医所疗伤的时候,原本倒在地上的青一忽然动了,然后一边抽搐,一边爬了起来。

只是此刻他的情况显然有些不正常,不仅仅爬起来的姿势很奇怪,而且嘴里还发出一种古怪的嘶吼声,双眼也更是变得只有眼白了。

“糟了……”看到这一幕,楚旬顿时心中一沉,苦笑了起来。

好消息是,青一似乎被他刚刚那全力一拳给直接打死了,可见自己的力量的确已经非常强大,蚂蚁基因果然不凡。

可坏消息是,这家伙似乎是变成了丧尸,而现在自己身上的血肉气息正是这家伙最渴望的……

第三章 濒死的体悟

大灾变后,地球上的生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依靠病毒基因的力量,人类进入了异能时代,从而拥有了各种各样强大的异能,并慢慢在这个可怕的世界上再度站稳了脚跟。从那时起,异能力量便和科技力量一起构成了人类赖以生存的两大支柱。

但病毒在给人们带来无穷力量的同时也在每个人的身体里面埋下了一颗可怕的种子,一旦人们死亡,那体内的病毒基因便会失去控制,彻底爆发,从而将死去的人类变成丧尸。

这个变化是需要一定过程的,根据每个人体质以及体内病毒含量的不同,变化的时间也不同。不过根据统计,一般人从死亡到尸变的时间一般是30秒到120分钟。而显然曾经用晶核强化过身体,导致身体被病毒强化,却又缺乏足够异能约束病毒的青一便属于那种很快会被转变的人群之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便完成了转变,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普通丧尸。

不要小看这种最低级的丧尸,在失去了自我保护机制之后,丧尸可以将体内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这也就意味着,青一所化的丧尸力量将会比他生前强大足足一倍。面临一个拥有可怕力量,而且只有摧毁头部才能将其杀死的敌人,重伤状态下的楚旬实在是难以应付。

“妈的!”看着一瘸一拐,步步逼近的丧尸,楚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试着鼓起力量,发起反击或者逃跑,可是腹部的重伤以及源源不断流出的血液让他变得无比虚弱,根本就没有反击的力量。

“难道要死在这?”感觉到如潮水般涌来的眩晕感,楚旬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重新开始的第二段人生居然就要结束了。

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如果能够再来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大意了……

“饿……”丧尸一瘸一拐地爬到了楚旬的面前,然后咆哮一声,朝楚旬扑了过来,显然它已经迫不及待要饱餐一顿了。

“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成为你的食物!”面对直接朝自己扑来的丧尸,楚旬已经没有了闪躲的力量,只能任由丧尸将他扑倒在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怒吼一声,鼓起体内最后一丝力量,猛地翻身,将丧尸压倒在身下,然后拼尽全力,用剧痛的右臂勒住了丧尸的脖子,并拼命的将其向后猛勒。

“饿……”美食在前却无法品尝,丧尸发出一阵怒吼,并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然而楚旬此刻也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哪怕剧痛已经让他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起来,但他依旧没有放手,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制住这丧尸,不让它咬到自己。

值得庆幸的是,楚旬的选择是正确的,也是幸运的,青一在死亡前曾经遭受过楚旬的重击,那重重地一拳不仅直接导致青一颅内出血失去了性命,而且还因为力量过大损伤到了轻易的颈骨,此刻再加上楚旬的垂死挣扎,青一本就已经受损的脊椎骨终于不堪重负。

低等丧尸虽然只有头部这一个要害,但一旦脊椎骨断裂,他们也将无法再操控自己的身躯,所以此刻青一所化的丧尸虽然还在不断的咆哮,但身体却已经不再挣扎,只有掉了N多牙齿,嘴巴还在不断地张合,企图从楚旬身上咬下一块鲜肉。

咻!

与此同时,一道银光忽然激射而来,以险之又险的距离擦过了楚旬的脸庞,然后瞬间洞穿了丧尸的头颅,并钉在了坚硬的青石地面之上。

楚旬定睛一看,那洞穿了丧尸头颅,并深深没入地面的东西,竟然是一把锋锐的手术刀!

“咦,又是这个家伙?”随后,楚旬又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略微惊讶的声音,他转头想去看看,可是乏力感却如潮水般涌来,令他陷入了昏迷当中。

“依照地上的血迹和战斗痕迹来看,应该是这小子杀了那个大个子,然后被那大个子重创,腹部受伤……”南宫燕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丧尸和楚旬的伤势,然后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家伙不是没有觉醒么,怎么能够击杀一个身体比他强壮这么多,而且明显是个打手的家伙呢?而且从那家伙的伤势来看,似乎是被一拳击毙的?有趣……”

想到这里,南宫燕的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随后抿了抿红唇,一只手抓住了楚旬的脚,然后就这么如同拖尸体一般将楚旬朝着自己的医所方向拖了过去。

很快,楚旬和南宫燕便离开了这里,仅仅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具尸骸以及一条蔓延远去的血迹……

……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楚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冷汗。

他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被青一扑倒在地,然后被青一一口一口的啃食。他试过挣扎,可是毫无用处,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化为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不过还好,那只是个噩梦。

“这里是……”楚旬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环顾四周。他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医所当中。回想起昏迷前听到的那个声音,楚旬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是南宫医生救了我……”楚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查看起自己的伤口。然而令他惊讶的是,此刻他腹部受伤处竟然已经痊愈大半,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刀痕,而且右臂也不再感到疼痛,显然已经痊愈。

“我到底昏迷了多久?”楚旬先是一愣,然后又皱起了眉头。按照常理来说,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势没有一两个月是绝对不会痊愈的,难道说自己在这里躺了一两个月?

就在楚旬为自己的伤势而感到疑惑的时候,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南宫燕打开房门走了进来。

南宫燕依旧是那么美丽动人,惹火的身材,白嫩的长腿,高耸的酥胸配上那身白大褂的确给人带来了无尽的诱惑,可是她那冷漠的表情,以及看待死物一般的眼神却又如同冰水足以浇灭任何人的热情,让人难以靠近。

这是一个矛盾到极致的女人!

“你醒得比我想象中要快一些……”南宫燕表情依旧淡漠,她扫了楚旬一眼,淡淡地说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觉醒了异能,看来我之前还看走眼了。”

“南宫医生,我昏迷了多久?”楚旬此刻心中还有点忐忑,万一自己昏迷时间过长,错过了学子考核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没多久,才一个1小时32分钟。”南宫燕看了眼时间,说道:“看来你的异能应该和体质方面有关,自愈能力还算不错,否则的话就算配合我的能力你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的。”

“还好……”听到南宫燕的话,楚旬顿时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又想起一个问题,然后脸色微变,问道:“对了,南宫医生,青一的事情……”

“一个家奴而已,死了就死了,我已经让城防队把他的尸体给处理了。”南宫燕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似乎谈论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狗或者一只蚂蚁一般。她目光在楚旬身上扫视了一下,随后转过身,朝门外走去:“既然你已经没问题了,那就离开吧,不要浪费医疗资源。”

“额,好的。”看着南宫燕离去的窈窕背影,楚旬顿时感到一丝无语。这个女人美则美矣,但就是太冷漠了,像一个冰块一样,让人不敢靠近。

不过经此一役,他也更清楚的认识到了这个世道人命的低贱。他杀了一个人,可是却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贵族,而青一只是一个家奴!

离开医所后,楚旬很快就来到了和青一战斗的地方。这里显然已经被清理过,不仅青一的尸体已经被拖走,甚至连地上的鲜血都已经被清理干净,如果不是空气中还有淡淡血腥味没有完全散去的话,这里甚至完全看不出才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

闻着空气中的淡淡血腥气息,楚旬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之前的战斗画面。随后,他心中也感到一丝后怕和庆幸。如果不是南宫燕及时赶到的话,只怕他就已经变成丧尸的食物了。

只有失去过一次,才能真正感觉到生命的珍贵,更何况楚旬差点就失去了两次。想到这里,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对待敌人一定要像寒冬般冷酷,像秋风扫落叶般迅捷,不给敌人一丝翻盘的机会。

毕竟能在这残酷世道中生存下来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面对这些家伙,任何装逼的行为都有可能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傻逼啊……

想到这里,楚旬轻轻摇了摇头,随后继续向着自己“家”所在的位置走去。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在那里,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要取出来!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