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潜龙在都市》by青狐妖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潜龙在都市》by青狐妖全文免费阅读

潜龙在都市

更新时间:潜龙在都市青狐妖来源:zzy

完整版《潜龙在都市》易军林雅诗by青狐妖全文免费阅读,潜龙在都市小说主角易军林雅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是男人,就要活出个人模狗样,混他个风生水起!一个身份如迷的爷们儿,要用一腔热情和两只铁拳,打下一片秀丽江山...

《潜龙在都市》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6章 化敌为友

看到易军不容分辩的走向那小胡同,这个高手也没有丢了身份,亦步亦趋跟了过去。要是去都不敢去,那才叫一个丢人。

岚姐和唐青青愣神之后,相互对视了一眼,觉得今天这个场景真的是一波三折,眼花缭乱。当然两个女人也很好奇,不知道易军究竟要做什么。

“这家伙一直神神叨叨的,肯定有鬼!”唐青青眨了眨眼说。

岚姐咬了咬娇艳欲滴的丹唇,狠狠的说:“这犊子,姐早就觉得他不对劲。还说自己是养猪的兵呢,活气人的家伙!”

唐青青笑眯眯的,但忽然神色微微一变,说:“岚姐,你说这家伙不会……不会是一个江洋大盗什么的吧?他身上,还挨过枪呢!难道是担心暴露身份,就这么一直瞒着咱们?”

岚姐心里头也一颤,心道还真有这个可能。

而唐青青这个脑袋不按常理出牌的女孩子,忽然愣愣的问:“姐,他要真的是个悍匪大盗,那将来还让他上你的床不?”

岚姐脑门儿起黑线……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家,整天“上|床”“上|床”的,羞不羞啊你!

但人家唐青青向来不在乎这些的,而且语出惊人是她一贯风格。脑袋偏了偏,说:“这家伙很不错呀,哪怕是个悍匪剧盗,老子也不在乎。你要是不让他上,老子可就让他上|床了哟。”

“就你这没经过‘风雨’的小身子骨儿?诅咒你被他那一身腱子肉折腾死!”岚姐算是被这刁蛮小妞儿给惹急了,口不择言。不过意识到和小女生说这个有点不合适,随即又闭上了嘴巴,只是盯着那小胡同看。

但是,已经蹲在地上的狂野小美女不在乎,反而双手托着下巴,眼睛直盯盯的说:“怕啥,总有第一次的,一回生二回熟嘛。”

岚姐几乎要喷了……

两女暂时还没有叫救护车,因为易军刚才说董虎等人没啥生命危险。所有的安排,都要等易军从小胡同里回来。不知不觉的,两个女人把易军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而在那小胡同里,易军已经站住了,那个高手也距离他不到五米远。一路上,这个高手走的很辛苦,一步三摇,蹒蹒跚跚。能坚持到这里,已经算是相当生猛。

易军转过身来,抽出了一根红塔山,也扔给了这个高手一根。不管对方是不是抽烟,他自己已经取出了打火机,“啪”的一声将香烟点燃。黑乎乎的胡同里,乍现的火光将易军的脸猛然照亮,旋即熄灭,给这个高手莫名带来了一种玄虚感。

忽然之间,这个高手觉得自己错了,错就错在一直到现在,自己还不清楚易军究竟是什么样的家伙。如此稳定的心态,简直就像是个地下世界里老辣的悍匪,意志力相当坚韧。特别是取烟、点火那些动作,两只手稳定得不像话,而且沉稳有力。

“你是个有本事的,更重要的是,你来自那样一个地方。别否认,我看得出。”易军吐了口烟气,说,“混账的世界,埋没了大好的英雄,可惜了。兄弟,人这辈子短短几十年,别走了弯路还不回头。”

易军的话简简单单,却宛如深夜里的惊雷,让这个高手浑身一震。特别是那句“来自那样一个地方”,让这个高手心中刹那间敞亮了很多。

“以前是哪个部分的?”易军淡然问。

这个高手稍稍思虑了一下,莫名觉得这个易军很可信,于是犹豫了一下说:“二十七。”

“果然不赖。”易军笑了笑,忽然走到了这个高手的身边,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没有用力。“交个朋友,不过别问我是干什么的。”

“行。”这个高手也不知自己为什么答应得这么干脆,有点匪夷所思。

“至于那个高威那边,以后的事情你别过问。”易军说,“别帮那小子,也不用帮我,免得你为难。”

这个高手苦笑一声:“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手,但是对付现在的我肯定没问题。你今天放我一马,我还好意思再找你麻烦?”

“哈,爽快,是条汉子!”易军笑了笑,“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呢。”

“尊姓大名不敢,我叫邢无畏,两年前来的岳东省,三个月前刚到江宁。得过钱三爷的帮助,暂时帮他做点事。”

钱三爷,钱齐云,江宁第一大混子,声望和势力远高于七哥这个级数,在江宁的势力很大,两只手半黑半白,染指了江宁市黑白世界的不少生意。不过据说这钱齐云近些年有意漂白自己,有渐渐远离地下世界的趋势。

现在不是唠嗑打屁的时间,两人简简单单说了两句,留下了个联系方式,就从胡同里走了出来。敌意再也没有一点,虽然不至于很亲密,但相互之间至少时不时的点头说话,好似熟人。

面对这样一个更加波折的局面,远处的岚姐和唐青青更是发愣。握手言和?刚才不还要气势汹汹的废了易军吗?怪事。

邢无畏说好了两不相帮,那么现在至少要表现出一种中立。他是受人之托来做事的,事情没做成反倒和易军成了朋友的话,说出去不合江湖道义。所以他出了胡同之后只是简单说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蹒跚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而易军则走到岚姐和唐青青身边,做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乖乖,幸亏这家伙重伤了,要不然肯定没耐心听哥的啰嗦。真吓人啊,哥刚才壮着胆呢。”

“你们说什么了?”岚姐问。

易军脸色有点阴沉,说:“刚才这人是给钱齐云做事的。高威让人请动了钱齐云,派了他来对付我,然后朝青青下手——高威!这个精虫上脑的货,见了女人走不动路,杂碎!”

岚姐和唐青青也都冷哼一声。随后,唐青青咬着银牙说:“这小子,必须要教训教训,让他吃点苦头!对了,你刚才跟那家伙说什么了?进去的时候是仇家,出来的时候像朋友。”

易军笑了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做通了思想工作,这世界就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接着忽悠!”唐青青呲牙咧嘴地伸出两根洁白的食指,朝着地面使劲儿的戳戳点点。

“叫救护车吧。再怎么说……”易军没理会,而是看了看地面上被打昏过去的董虎等人,说,“他们也是咱们的保镖。”

“保镖”二字说的很重,有点滑稽的味道。岚姐暗自叹息了一声,心道这样的保镖,有啥用处呃。

但是,易军却说这样的保镖有大用处。

 

第17章 夜来香和白莲花

相对于邢无畏那样难得一见的高手而言,董虎确实不够分量。因为哪怕是整个江宁市,也找不出第二个邢无畏。但要是用在一般情况下,董虎的身手还真的算是可以了,罩住一般的场子没任何问题。

但是,易军说的“有大用处”,指的并非董虎的身手,而是董虎背后的势力——保镖公司!

董虎是岚姐聘请的保镖不假,但他也是保镖公司的人,并且是这家保镖公司的王牌。如今董虎被打成了这幅模样,保镖公司要是不闻不问的话,还怎么混?

所以,易军要借助一下保镖公司的能力,去敲打敲打对方。而易军所要敲打的并未邢无畏,而是高威!

据岚姐说,这家保镖公司的全名是“江宁市正和保安公司”,虽然员工人数不是很多,但相对而言比较精干。其实干这一行的企业并不多,整个岳东省据说也只有三家,而江宁市更只此一家。

能够开得起这种公司的,多半都有些背景,否则出了事连擦屁股的能力都没有,还怎么混?岚姐说了,这家公司的老总是个女人,当年也是从事夜场工作的。事业转轨之后,利用和黑白各界的紧密关系,成立了这家保镖公司。

而且,据说这个女老总在市政府里面有很硬的后台,不然这生意也不好做。每逢出了点问题,她也能扛过去。

背景,靠山,正是这些生意的必需品。

岚姐说,这个正和保镖公司的女老总,名字叫做白静初,是个风风火火而且生猛泼辣的女人。当初在夜场里混世界的时候,名头儿不比岚姐差。

“白静初、白净出……‘白净’……还‘流出’?”易军念叨着这个原本很纯洁的名字,笑了笑。

顿时,这货小腿上又被岚姐踢了一记。

唐青青不明所以,眼睛忽闪忽闪的问:“姐,啥是‘流出’?”

“你听他的疯话!”岚姐又白了小美女一眼。

……

救护车呜呜直鸣,迅速带走了董虎等人。而易军则开着岚姐的那辆奔驰,奔赴了市立医院。而在路上,岚姐给正和保安公司的女老总白静初拨通了电话,说明了这边的情况。顿时,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娇咤。很显然,这个女老总相当愤怒。

要是一般的保镖栽了,白静初或许不会太在意,大不了慢慢和对方算账。但是董虎不同,因为董虎是正和保镖公司的招牌。要是自己公司的王牌保镖都栽了,以后还怎么混?消息一旦传出去,谁还相信自己这保镖公司的业务能力?

打垮了董虎,等于是打垮了正和保镖公司的牌子。

所以,当易军和岚姐他们来到医院不久,一辆黑色的奥迪A8也火速到了现场。看那车牌上疯狂的“岳C44444”,就知道车主的身份不一般,而且很个性。这辆车的车主,就是白静初。

在江宁市,大领导喜欢奥迪系列的车,也是风气使然。标准有点超标,但大家一般不往心里去,相互心照不宣。所以每逢大会小会,奥迪那四个圈的标志就成为了官员身份的代表,其中以奥迪A4居多。但凡事都要有个度,即便是市委书记和市长,也不敢坐这种过于霸气的A8,毕竟超标太严重。

车门打开,一条穿着细密黑丝袜、白色皮鞋的长腿先伸了出来,随即就是一道窈窕美艳的身影。身材一米七,突兀有致。一头秀发盘起,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打造出了一个完美职业女性的形象。特别是一身卓尔不群的气质,演绎出一股非同一般的风情。

难怪当初这妞儿还在混夜场的时候,有“蓝白双艳”的说法。“蓝”是岚姐名字的谐音,“白”指的就是这个白静初。

想当初,这两大名艳也曾有过一些小冲突,但无伤大雅。同行竞争,这是必然。而一旦白静初脱离了这个圈子,反倒和岚姐的关系越发密切了。有过相同的经历,便有了类似的辛酸。

混过夜场的女人,最能理解对方的苦衷。所以现在,两人反倒情如姐妹。当初白静初还曾劝岚姐也跳出那个圈子,到她的保镖公司里做个管理人员,但是被岚姐婉言谢绝了。因为岚姐知道,白静初看似风光的跳出了这个圈子,其实又跳到了另一个脏圈子里面,同样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女人,这就是命。遇不到自己的贵人,就只能继续在苦海里面挣扎。白静初遇到了一个贵人,但也可谓是遇人不淑。一个女人在这个名利场上能够体面一点的活下去,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于岚姐,她的贵人在哪里?想到这里,岚姐莫名的一阵空虚,不自觉的瞧了瞧身边的易军,但不做非分之想。

这时候,曾经名动江宁夜场的两大名艳聚在了一起,当即召来了极大的关注。哪怕是那些男医务人员,也禁不住偷偷的瞅来瞅去。至于那些女医生、女护士,则自觉的和这两个女人离远一点、更远一点,免得和自己形成了对比。有些人热衷于什么护士控、制服控,其实都是浮云。在自然交融的天然美和气质美面前,所有装饰出来的美都是渣。

“岚岚,究竟是怎么回事?”白静初一开口,就带着一股浓浓的江南味,甜而不腻。

白静初的王牌雇员被打,岚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董虎他们算是第一天报到,结果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不好意思。”

“你跟我客气个毛线,我问的是凶手。”白静初美艳的双眸之中,暴露出的是一股让男人都微微发寒的光芒。

易军在旁边儿瞅了瞅,不自觉地拿白静初和岚姐做了做简单的对比。假如说岚姐是一朵默默绽放、韵味十足的夜来香,那么这白静初就是一支傲然出水、遗世而独立的白莲花。

易军不知道,他这个形容还真准。因为在江宁市的地下圈子里,白静初有个更加响亮的绰号——白莲教主!

“下手的是个高手,身份暂时不明,和董虎搞了个两败俱伤。”易军替岚姐说了,当然里头有些小小的谎言,“但是,雇用那凶手的人我们是知道的——恒泰房地产老板高龙生的儿子,高威。”

这场火,不可避免的烧到了高威身上!

白静初看了看易军,忽然又仔细的多看了一眼,不由自主。就像岚姐当初对易军的评价——没爱过,没痛过,没清纯过,没放纵过,你就不懂这小子的邪乎和风 骚。这是一个中年人的眼光,来审视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而白静初,恰恰是和岚姐同样的中年女人,同样的眼光毒辣。这种女人要是看到了一个称心的男人,会很直接。因为到了她们这个年龄,已经知道了什么叫过眼即逝,什么叫擦肩而过,什么叫应该珍惜。

“这位是……你的朋友?”白静初问岚姐。

“朋友”二字的含义很丰富、但也很朦胧,特别是放在男女之间。在眼下这个稀里糊涂的混账世道里,从萍水相逢到床第间的食色男女,都可称“朋友”。

 

第18章 借势

岚姐看到了白静初眼中闪过的一丝专注,理解白静初对于易军这种男人的垂涎。心中略感好笑,但依旧严肃的说:“嗯,我兄弟易军。”

没说是“朋友”,只说是“兄弟”,更加的模棱两可。

易军也大度的伸出手,只不过鉴于对方的人被打昏了一大片,不好露出笑容,只能比较板正的说:“我叫易军,很高兴认识白小姐。”

“你好。”白静初大大方方的伸出一只玉手,和易军轻轻的握了握。易军只轻轻抓住了对方四根如葱的手指,微微的颔首。而白静初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骨崚嶒,极富有力感,哪怕只是轻轻的抓握。

不过,像岚姐或白静初这样的女子,虽然能够做到慧眼识英雄,但也早过了唐青青那种小花痴的年龄段。知道什么时候该放纵,什么时候该收敛。对着易军轻轻的点了点头,忽而问:“你懂功夫?”

易军摇了摇头:“功夫博大精深,不敢说懂,知道点皮毛,也练过一点三脚猫的花把势。”

又是个稀里糊涂、模棱两可的回答,旁边好奇心日益严重的唐青青越发抓狂,真想把这家伙扔在实验室里,切片研究一下。

但不管怎么说,这货多少承认了自己还是会一点功夫的,至少——“练过一点三脚猫的花把势”。

随后,易军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说,又说了下当初和高威的过节。也巧了,无论是易军还是岚姐,又或者唐青青,都和这人渣有仇。对于这些过节,易军倒没有刻意的隐瞒,实事求是。所以说到最后,易军不得不有些惭愧的说:“其实高威请了高手,是来对付我们几个的,倒让董虎等人代为遭罪了,实在过意不去。”

他这么主动一说,反倒显得大度、不推诿。而白静初则晃了晃那根漂亮的手指,说:“不能这么说,我们正和是保镖公司。既然吃保镖这碗饭,那么保护雇主的安全就是本分。”

白静初做事也很场面,拿得起放得下。

“但是,”白静初冷笑道,“敢对我正和公司的保镖下这么狠的手,那么他们也多少要付出一点利息。走,悄悄虎子他们去。”

所谓的“虎子”,就是董虎。虽然董虎在外头咋咋呼呼牛掰烘烘,但他的老板还是直呼其小号儿。

病床上,董虎等人正在接受治疗。光头小子等四人都是被一击打昏的,问题不是很严重——相对而言。而董虎和邢无畏交手时间长,加之这货本来抗击打能力就强了些,打斗的时间长,自然受伤极重,肋骨都断了两根。特别是他击打邢无畏蛋蛋的那次,邢无畏出手反击也重了点。据医生初步诊断,可能有程度较严重的脑震荡,有没有后遗症还不好说。

正和保镖公司的王牌保镖,曾经一人独战“陶城三狼”的董虎,竟然被人打成了肋骨断、脑震荡。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恐怕正和公司的招聘不砸也得被大大的抹黑。

白静初的脸色很不好看,但也很担心那个高手(邢无畏)的实力。万一对方拼了命的反击,恐怕自己这保镖公司还有后续的麻烦。至少,连董虎都不是邢无畏的对手,还有人能扛得住那样的猛人?

易军当然猜到了白静初的顾虑,于是说:“那个高手倒是说了,只不过是受人请托,并非针对董虎等人。而且那人气度不寻常,不像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说到底,他出手还是因为高威的指使。”

“你的意思是……”白静初估量了一下,说,“假如只针对高威的话,那个高手不会再次为高威卖命?”

“本来就谈不上卖命。那个高手说了,他没拿钱,也从不接什么生意,纯粹是帮忙。”易军说,“实际上,那人对高威的做法也很不齿。虽然知道高威要对青青下手,但他还是退了一步,让青青离开江宁就行。这样的人有风骨,一击失手之后,出于自己的身份考量,不会再次动手的。”

总之,易军就是要彻底扫除白静初的顾虑。如此一来,白静初才会放手收拾高威。岚姐和唐青青都觉得,易军这家伙有点坏坏呃。

而且,易军所叙述的这些话都是真的,自然可信度很高。当时邢无畏说这些的时候,董虎尚未发动最后那一击、是清醒着的,故而也全都听到了。到时候等董虎清醒过来,白静初一问就能得到证实。

听到这些,白静初基本上放心了。其实以整个保镖公司的实力,全力对付一个邢无畏或许还能压制,但对方的反击恐怕也会让他们损失惨重。如今不必考虑邢无畏的因素,而只需要全力对付高威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再说了,江湖事都讲究一个冤有头债有主。虽然直接下手的是邢无畏,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高威。就好像上百人的混子殴斗,你总不能把上百人都报复一遍。抓到主事的,也就算了结了。所以,只要将高威给打垮了,这仇也就算是报了,正和保镖公司的脸面也算是找了回来。

但易军还是“好心”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个高威也不是好惹的。我听别人说了,他的干 爹就是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姓张的。”

但是,易军相信白静初不会被这个背景吓回去。因为岚姐说过,白静初的背景在市政府,比公安局还高出了一个能量级。

果然,白静初冷笑一声:“市公安局的张子强?连他的儿子——还是个什么干儿子,都欺负到我的头上了?”

要是张子强亲自办的事,或许白静初要掂量掂量,毕竟保镖公司经常接触各类见不得光的事情。但只是张子强的干儿子的话,事情又另当别论了。现在是个坑爹的社会,儿子连亲爹都坑,何况是个干 爹?当然,作为一个干 爹,张子强也不会为了一个干儿子,傻乎乎的去和市政府的背景去碰撞,得不偿失。

看到了白静初轻轻咬牙的神情,易军和岚姐都知道:这股祸水终于引到了高威的头上。

……

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车上,岚姐有点顾虑,叹了口气说:“军儿,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利用小初了?”

易军摇了摇头:“姐,咱们手头儿没能量,那就得借势。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啊,能借势才能成事。成小事,要借别人的势;成大事,要借天下大势。你我手中能有多少本钱,容许咱们去挥霍?别觉得我心黑,其实对手假如不是高威那样的人渣烂仔,我还真不愿意处心积虑的去做什么。关键是这东西太恶心了,除不掉,他就永远祸害你。”

“姐没说你心黑。”岚姐说。以前岚姐只知道他是个养猪的小复员兵,还时不时的开导他应该怎么混社会。但是现在看来,一旦到了关键的时刻,这货远比自己的手段更狠辣刁滑。“你这人,看不懂。”

而在后排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唐青青,似乎稀里糊涂的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眼睛都没睁开,仿佛说梦话一般:“军哥不黑,那老家伙才黑呢……”

老家伙?

易军和岚姐一愣,对视了一眼,同时扭头看了看这个狂野小美女。但是此时,这丫头已经没有任何狂野气息,倒像一头抱抱熊一样蜷缩在后排睡的正香,娇憨可爱。

《潜龙在都市》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