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乾坤最新章节-(南明)免费阅读

化龙乾坤最新章节-(南明)免费阅读

化龙乾坤

更新时间:化龙乾坤南明超越果果来源:zsy

超人气小说《化龙乾坤》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的作者是著名作者南明超越果果,小说一共塑造了南明这两个主要角色,小说讲述了一个无敌于天下的故事。小说简介:前世今生,含金而生,却两次惨遭厄运,朗朗乾坤,亲情、友情、爱情、背叛、仇恨、愤怒,只有坚信命由己造,经历一段段神奇历程,闯过山海百兽,才能扼住命运的咽喉,追求至高、永生的道路。富贵出生的南明,两世惨遭家变,独自闯荡这个无尽世界,只为家族的荣耀,父母的仇恨,朋友的托付,爱人的厮守,历经百难,震慑群雄,成为世界的至高者,开创属于自己的缤纷世界。...

《化龙乾坤》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命运

赤,裸的降临这个世界,但是我却拥有着一笔大财富,那就是上世的记忆。

不对,还有那奇妙的鹅蛋石,在过去的七年时间里,我也发现了,原来身体内的月亮,就是当初我的鹅蛋石,他充满了神奇。

如今只要我静心打坐,就可随时进入自己的身体,每当我跑一遍全身,或是锻炼的筋疲力尽之后,他都会散发明亮的光芒,似乎在滋养我的身体,让我如久旱逢甘霖般的舒爽。

一岁后天赋异禀的我不仅会独立行走,也学会了这个新世界的语言,随后便缠着母亲教我读书识字,因为我知道想了解这个世界,想解答我心中的疑惑,书本是我最好的途径。

没有一个父母不喜欢好学的孩子,在母亲及启蒙老师的淳淳教导下,一年后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当然,这和我拥有上世的成熟记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让我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不似同龄儿童般的厌学。

之后我便深入简出,整日翱翔在府里的庞大书海里,花了整整三年半的时间,粗略览遍了府里的藏书,粗略了解了这个世界,更是对自己的状况有了指引性的认识。

原来我所处的世界,乃是一崇尚武力,追求永生的修真世界。

从书本里了解到修真分为入世、融元、造化、永生四大阶段,入世又分为感应境、地应境、天应境;融元分为融力境、融体境、融破境;造化境分为涅磐境、灵形境、灵魄境;永生分为圣玄境、轮回境和至尊境。

之后的永生阶段只是有所记载,实在是对一般人来说太遥远了,估计只是个理论境界吧,毕竟数千年来未见有人突破。

史书有所记载的青龙帝国当今最强的高手为当今圣王,初入融破阶段,接下来就是四位封疆大吏,均达到了融体境。

当然还有个保持独立的神秘学院,从其有限的展露实力记载来看,院内的顶级实力丝毫不弱于青龙王室。

青龙帝国巅峰时期,有一代君王试图编制它,排出三位融体境大成的将军,无数融元阶段的士卒,试图以势压境,逼其不战而屈。

没想到学院只排出了一位副院长,小露伸手就让其知难而退,毕竟无论哪个帝国承担不起三位融体境的损失,若出现逼虎唤狼的局面,上位者难免不担心自己的王位,毕竟边境也不是那么和谐的。

我根据书本的描述,对照了自己的情况,感应境分为三个阶段,感应天地灵气,灵气入体炼体,灵气凝聚成形。

最后冲破身体桎梏,引天地间阴煞之气入体,突破至地应境。

人体与天地间的阴煞之气形成循环,强化肉体,强筋壮髓,达至巅峰时,再次突破身体,引入天地间的阳刚之气,达至天应境。

原来我进入的那个漆黑世界果然是我的身体,那个我只是一股带有我的意识的真气,按照如今我的程度,看样子已经到了地应境大成了。

书中所说一般五六岁孩童才有一丝感应天地的意识,而我现已地应境大成,看样子果然练功要从娃娃抓起啊。

我现在应该也算个小高手了吧,要到这个境界,别人起码要十来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突破天应境,与天地间阴阳二气形成循环,这可是修真的第一步。

是夜,王府内……

南贤德正襟危坐与书房内,书桌前赫然就坐着十位长者。

如果南明在这的话,一定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因为他们就是教导他与其他少爷的十位客卿老师,与族内长老,分别教导他们文、武及修真。

“深夜让诸位师长前来,本王深感抱歉!”南贤德站起身向十位揖了一躬,“三位教导吾儿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众位师长对南家后辈有何判断。”

十人彼此相视一眼,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谨言以对。

小声交谈一阵后,一位白发白须的长老上前一步,恭敬的道:“王爷,众位派老夫诉说,老夫就斗胆一评。”

“大长老,您但说无妨。”

“王爷六儿均有大家之风,将相之才,实乃我族之幸哉。

”大长老道,身后众人皆点头称是,“不过众少爷中,大少爷为人敦厚谦逊,性格豪爽,喜玩文舞墨;三少爷聪慧机智,善兵法制衡之术,最出色的确是二少爷,皆有两者之长,且喜奇门技巧,在修真天赋上独具潜力,老夫拙见,二少爷已入感应境,还似乎略有赶超大少爷之势。”

“哦?当真?”南贤德满意的笑道,“那长老们觉得该如何培养他们呢?”

“老夫众人愚见,自古自有长子继承家族的传统,大少爷虽缺乏上位者的果敢,不过假以时日自会有王爷的风范。

二少爷天资聪明却似乎不喜权贵,且在修炼一道上天赋过人,非上位者之完美人选。

老夫以为可以助其修真之路。”

“嗯……再过三月便是圣元学院三年一届的招生日了,依长老之意,是将此次的种子名额授予南明吗?”南贤德颇为认同长老们的话。

“非也,种子名额对于家族内的成员事关重大,老夫以为授予大少爷较为合适,可助其获得更好的师源。

反观依二少爷的修炼速度,稳扎稳打为妙,不宜拔苗助长,老夫相信在修真一道上,二少爷日后定会后来者居上。

以南明少爷的天赋,说不定会成为圣元学院的掌事者,对于家族今后的人才输送大大有利。

”大长老憧憬的说道。

每届圣元学院的招生,四大家族和王室各自都会有一个种子名额,种子名额代表着一方,基本都会是未来家族的继承人,也有一心只在修真一道上,没有成为继承人的,当然更有不是种子名额的,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家族继承的,种子名额只代表你比别人早跑一步,不代表比别人早到终点。

“我明白了,今晚就这样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回去早日歇息吧。”

“王爷,吾等告辞!”说罢,十人同时躬身,而后依次出了书房,各回各的居室。

凭借一席简单的交流,似乎已经定下了几位少爷今后的命运,看似武断,却是历代南氏家族内继承人选择的重要一步,而且南贤德也不会去反驳十位师长的意见,因为他就是这样过来的,之后凭借着家族内庞大的资源供给,一举坐上了如今的位置。

“老大南星羽,为人内敛,饱读诗书,通古晓今,确是不错的上位者。

老二南明,确实不喜权贵,不过在修炼上的坚韧,与从小展现的聪明才智,确是颇受他的喜爱。

”南贤德一人陷入了沉思,“不去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能凭借一己之好妄定家族的兴旺,说不定明儿真能够练得一身好本事,在青龙帝国闯出自己的天地呢。”

在南贤德思考着这些的时候,一辆远道而来的马车已启程前往燕京城。

 

第6章 “高考迁徙生”

一个拥有成年人的思想,却要装成孩童,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而我就是这样,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把我当怪物,把我当异类,我尽力去习惯自己孩童的身份,与身边的孩童玩耍,嬉戏。

做事,说话尽量都以孩子的角度。

“明哥,明哥,快去玩啦,大伙都等你啦。

”一个小眼睛,小个子的小屁孩气喘吁吁的跑来找我。

“走。

”我放下了手中用来锻炼的玄铁哑铃,脱下了一身负重装备,轻松的嘣蹋了两下,招呼这个小跟班阿星。

现在每天除了固定的锻炼时刻,我都会抽出时间和这帮小屁孩玩耍,劳逸结合,适当的放松自己,也是修炼的一种,一根紧绷的皮筋日久总会失去弹性。

来到我们的“大本营”,七八个小伙伴早已等候多时,都和我差不多大,我比较成熟懂事,所以都奉我为尊,其实看不惯我的刺头,也早屈服在我的武力之下了。

不管在大人世界还是小孩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大爷,再加上我的另一个身份,更是无人敢有异议了。

“今天我们都去哪玩呢?抓鸟?抓鱼?还是去颐乐园?”我一副大佬的样子对着他们说道。

“秋雨,你说,你说……”一帮小伙伴左看看右看看,无人吱声,只有啊星偷偷对身边的秋雨小声催道。

秋雨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大眼睛,羊角辫,圆圆的小脸蛋,此事正红的似小苹果,怯生生的说道:“明……明……哥,听说有个地方很有趣。

”这声音真是说的比蚊子还轻,估计身边的阿星都没听到。

“哦?什么地方那么好玩啊?”听到还有自己没去玩过的地方,我也起了兴趣,爽朗的说道。

“怡香院,秋雨说想去怡香院看看,听说里面有很多的人,大人可喜欢去那了,里面可热闹了,比戏园子还热闹呢!”阿星抢先说道。

“你这小子。

”我轻敲了一下阿星的头,“我看是你想去玩吧。”

“谁说的,不信你问大家,都可想去了。

”阿星不服气的辩解道。

我看了下底下的人,都附和着阿星的话,“秋雨,你也想去吗?”我转了一圈脖子,还是回到了秋雨这。

“听阿星说,那里可热闹了,但是好像进去要很多钱,我们都没钱,明哥,你有钱带我们去长长见识吧。

”秋雨似乎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也有点胆大了。

怡香院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燕京城有名的妓,院那,要是让我爹知道,我才6岁就带一帮小屁孩去逛窑子,非扒我一层皮不可。

阿星这臭小子,竟然还想让我带你们去,差点一世英名就毁在你手上了。

“秋雨,那你不能去知道吗?被你爹知道了,会打你的。

”我严肃的说道,一本正经的同时对阿星他们警告道。

“哦,可是为什么啊?”秋雨一脸的疑惑看着我,希望我能够告诉她答案。

“反正就是不准去就是了。

”我的脸摆的更加严肃了,“好了今天我们去放风筝吧。”

“我知道了。

”秋雨看我有点凶巴巴的样子,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我一脸的心疼啊,“好秋雨,别难过了,等你长大了会知道的。

等下明哥抓只蝴蝶给你玩。”

“嗯,我要两只。

”秋雨抹了抹眼角的“水晶”,转哭为笑道。

看样子小孩子的世界还是挺好糊弄的,今天就陪你们晒晒太阳,抓抓蝴蝶吧。

…………

“二少爷,老爷叫您。

”一个穿着淡红色丫鬟服的春梅,跑来传递到。

“父亲找我?知道什么事吗?”我躺在草坪,用脚拉着风筝线,看着风筝随着我的脚法,一低随后高飞而起,转头对春梅说道。

“好像是皇室有人来了,老爷让所有少爷夫人到前厅去迎接。”

“知道了,给阿星,别掉了。

”我把风筝线圈交给阿星,“走吧,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

等我感到府邸前厅,已有不少人站在了自己的位置候着,我小声的跑到王总管身边问道:“王叔,什么事啊。”

王叔是我家的大总管,为人敦厚,总是一副笑口常开的样子,重要的是王叔从小看我长大,对我疼爱的很,“皇室十二皇子要来,这个时候过来,十二皇子应该就是冲着名额来的。”

“名额?什么名额啊?”我追问道,可是等我刚问完,就见到父亲客气异常的领着一位与我一般大小的孩童,及一帮陌生的护卫前来。

护卫训练有素的站在了屋外,孩童与一位国字脸,浓眉,鹰钩鼻的中年人进了屋内。

“是个高手。

”我感觉了下那个中年人示威似的气场,这个人不简单。

“殿下请坐。

”坐下的是那个孩童,明显他就是父亲口中的皇子,也就是王叔所说的十二皇子,那位中年人站到了他的身后。

“冒昧打扰了南叔了。

一直听父皇提起南叔当年沙场的英勇事迹,手下更是强将如云,今日登临贵府,真有百闻不如一见的快哉啊”那孩童老练的说道。

“殿下过奖了,能为圣上效劳才是我们南氏人的荣耀啊。”

“此次打搅南叔,想必南叔应该知道所谓何事吧。”

“历届便是如此,本届是由殿下光临寒舍,此乃本王的荣幸。

”父亲听到皇子的话,愣了一下,略有不开心的说道。

“那就有劳南叔了。

”皇子感觉到父亲语气中的不开心,知道事情总会顺顺利利解决,也就不再提了。

我正一脸疑惑,王叔目不斜视,站立笔直的小声对着空气说道:“圣元学院再过两月就要开始三年一届的招生了。

每届学院都会给帝国皇室和四大家族一个种子名额和四个保送名额,皇室每届都会向四大家族讨要一个保送名额,这次这个夏侯嘉,就是皇室派来我们南府的人选。”

听着王叔的解释,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皇子叫夏侯嘉,“原来是个高考迁徙生啊”。

我联想到了上世的高考规则,联系此人,嬉笑的脱口而出。

没想到声音那么轻,还是被夏侯嘉背后的中年人和父亲听到了。

感觉到一股冷意与一股疑惑划过我的眼前。

“老大、老二、老三。

”父亲招呼道,“嘉殿下远来是客,你们都和殿下年龄相仿,多陪殿下走动走动。

明儿,平时就你活络,要好好招待陛下。”

“是,父亲!”我们三人立于庭中央,异口同声的领命道。

 

第7章 打狗就是不看主人

陪着夏侯嘉溜达了两天,,感觉这个小混蛋完全没有小孩该有的天性,简直就是个小恶霸,小流,氓。

第一天还装的有模有样的,陪着到逛街,还对燕京城的新奇事物很感兴趣,毕竟燕京在南方,风俗事物较京城还是有挺大区别的,看到糖葫芦就嘴馋,看到弹弓、风车就想买,还想着这位皇子平时定不出宫吧。

没想到一到午饭时刻,这皇子就再也藏不住他的痞性了,刚进酒楼就包了二楼整层,还扬言“本皇子岂能同贱民一同用餐。

”搞得我一阵尴尬。

等菜间隙这不安分的皇子,竟然显得无聊,用手上的的弹弓,拿花生米打楼下的食客。

楼下传来阵阵民愤,看到楼上站着十来个五大三粗,嚣张气势丝毫不减的侍卫,只能忍气吞声,草草吃完饭,溜之大吉。

气得老板简直吹胡子瞪起眼来,我赶紧叫身边的侍从拿银两安抚店老板,顺便赔偿些食客。

毕竟拿人手短,受了点好处,才将火药味十足的气氛,稍稍冷却下来。

我早已有点心生不满,本想开口教训他几句,刚把话提到嗓子眼里,就感觉到了皇子身后中年护卫传来的冰冷眼神,虽然面带笑意的看着我,不过我本能的感觉这个笑容是如此的不善,“算了,远到是客,任其吧!”我只能这样想着。

没想,我们的皇子却先开口了“怎么没有唱小曲儿的呢,赶紧给本宫去找来,生意还想不想做了。”

我的暴脾气啊,蹭的就上来了,嗖的站立而起,瞬间又觉不妥,改怒为笑道:“皇子,我给你去问问。”

“恩,有劳明少爷了。”

片刻都不想留,我径直下了楼,“少爷,皇子怎么这幅德行,跟个混子似的。

”刚下楼,春梅就迫不及待的小声说道了。

“轻点,谁让人家老爸是当今圣上呢,拼不过爹啊。”

我下去转悠了一圈,哪会给他找上门唱曲儿的,简直是有损我的完美形象嘛,消停了心中的怒火领着小二重新回去了。

“殿下,山野小镇找不到会唱曲儿的,让厨房给您做了几道京城名菜,您大老远来,一定吃不惯这穷乡僻壤的伙食,您尝尝这……”我极力强颜欢笑的对其说道。

小二连忙把刚做好的燕窝溜鸭条、龙鲤送福和鱼翅八仙汤摆到早已满桌菜肴的十二皇子面前,“恩,无妨无妨,明少爷有心了。

”说着就命人舀了勺八仙汤,小心的端起抿了口。

“忒……这是什么鬼,那么咸。

”才刚碰到嘴唇,就看到他忽然暴起,随后随手一甩,将手中的调羹看都不看的甩到了小二的脚边。

吓得小二连忙跪倒在地,连喊“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赶紧给您去重做。”

我一看势头不对,赶紧过去扶起小二,小声对其说:“没你事了,你下去吧。

”小二如临大赦般,慌忙离去。

“殿下,燕南一带菜肴烹煮基本较咸,污了您的尊口,抱歉抱歉,您尝尝别的,那个状元苜蓿糕是我们燕京的特色,您尝尝,预祝您在学院里力压群雄。

”我说着令我自己都作呕的话。

“哦,不错,不错,我尝尝。

”夏侯嘉听了我的奉承喜上眉梢,也就没什么波折,顺顺利利的吃完了这顿饭。

下午实在是不想再在大街上丢人现眼了,撒了个小谎,把尊贵的皇子骗回了府邸内。

不想,还是无奈不断,不是拿弹弓打侍卫,就是到处搞破坏,甚至还去调戏丫鬟。

面对这个小霸王,我是忍无可忍,第二天下午,实在是受不了,赶紧找大哥帮忙。

大哥为人敦厚,对我这个二弟更是照顾的很,有事总会一拦而去。

我总算把这个包袱甩掉了,重获解放。

明月阁内……

难得甩掉了包袱,总算有时间去看看书了,两天都没有练功了,最近卡在了天应境突破口,突破讲究的是一个契机,欲速则不达,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二少爷,不好了,有人欺负春梅姐姐!”小秋雨气喘吁吁的跑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火烧屁股般飞奔而来。

我闻讯立马放下书本,夺门而出,“二少爷不好了,春梅姐被人欺负”小秋雨看到我身影,立马喊道。

“在哪?”我冷酷的说到,春梅是我贴身丫鬟,一直照料着我的起居,府里都知道我把春梅当亲姐姐一样,竟然还有人会欺负他,这不是在打我脸嘛。

光凭这两点,就让我怒不可遏。

“在百花园。

”刚等秋雨说完,我就气势汹汹的冲向百花园,路过的侍从丫鬟,看我这姿态,唯恐避之不及,他们都知道我向来脾气好,但是一旦发起火来,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像上次把燕京城大财主的儿子因为欺负阿星,臭扁了他一顿,过后被父亲关了一星期的禁闭。

我穿堂过户,跨过花圃,越过石凳,实在想不出会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

穿过最后一道门,百花园,百花齐放的美景映入我的眼帘,但却无心欣赏,直接捕捉到的就是一个混蛋正抱着春梅的腰,往另外一扇门而去,春梅毕竟是个女子,力小挣脱不过。

我飞奔过去,一把扣住那人手腕,那人吃疼,放开了另一只手,春梅也见机挣脱而逃开三四丈。

“少爷。

”春梅获救后哭着对我喊道。

我见春梅获救,没有了伤到她的可能,彻底释放了心中的怒火,一拳猛击在其面门。

那人突然遭此一击,面孔朝天,左右摇晃,奈何手腕还被我扣着,我一用劲,他吃疼又本能的向我靠来。

我放开他的手,飞起一脚踹其胸口,将那厮踢飞十来米,翻滚几个跟头最后撞在水桶上才得以停止。

水桶因其撞击,溢出几淌水,浇其脑袋,冰凉的水才让那厮稍微清醒。

想必这厮也是个修真者,受我全力猛攻下,还能如此之快清醒,若不是我偷袭得手,估计得费点时间。

我丝毫不给其喘息的时机,箭步跟上,抬起钢铁般的拳头欲猛击下去,丝毫不给他回神机会。

“住手!”不知谁喊了一声住手,已到面门的拳头停顿了下来。

寻声望去,我才发现夏侯嘉这混蛋也在一旁,看了看手上那厮的袖口,果然是那混蛋的手下。

“不知这是二少爷的人,有所得罪,还望二少爷见谅。

放了我那没用的家奴。

”夏侯嘉一副无所谓笑道,“毕竟打狗还得看看主人嘛!明少爷。

”最后这声“明少爷”明显带有恐吓之意。

夏侯嘉欣欣然的摇着手中的折扇,用下巴示意另一位侍卫上前搭救伙伴。

想必这混蛋皇子还真以为我不敢,“好一句打狗也得看主人。

”我怒火冲冠,想起前两日这位皇子的姿态,再加上那副欺人太甚的样子,不就是个“高考迁徙生嘛”。

“我南明打狗就是不看主人。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