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神帅(肃穆道)最新章节-护国神帅全文免费阅读

护国神帅(肃穆道)最新章节-护国神帅全文免费阅读

护国神帅

更新时间:护国神帅至尊狗剩来源:zsy

人气作家“至尊狗剩”带来了一部新作,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肃穆道,书名为护国神帅,各大网站火热更新中。主要讲述的是:他本是一国神帅,却为爱退隐都市,甘为庶民。大婚之上,未婚妻甚至退婚!一怒之下,他转身娶走伴娘,肃穆道:“我本神帅,财权无双!”...

《护国神帅》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01章 神帅回归!

临海市,国际机场!

    向来热闹喧嚣的机场,今日一个游人也没有,针落可闻。

    只有上千荷枪实弹的迷彩服,在翘首期待。

    “一号区,清理完毕!”

    “二号区,清理完毕!”

    “……”

    肩扛两杠三星的上校“孤狼”听完汇报,长长的松了口气。

    “机场清理完毕,请神帅下机。”

    叶无道掐灭手中雪茄,缓缓走下私人专机。

    他身着裘皮大衣,寒风中簌簌作响,表情淡然,却不怒自威。

    君临天下的气场,令人窒息。

    上千将士的目光齐刷刷望来,眼神中尽是倾慕。

    这是一尊活着的传奇,他们的信仰。

    孤狼忙迎上去:“恭迎神帅王者归来!”

    叶无道冷漠点头。

    孤狼又小心翼翼道:“神帅,您家族派人来见您,人在休息室等待。”

    “他们似想求您回归家族。”

    叶无道驻足,望向休息室。

    一排西装革履正在休息室望眼欲穿。

    目光相对,那排西装革履浑身一颤,情不自禁下跪,眼神中尽是哀求。

    若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必大跌眼镜。

    堂堂京都豪门叶家,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竟会给他人下跪!

    叶无道一声冷哼,思绪飘零。

    十五年前,本是京都叶家少爷的他,被叶家家主强迫替他双胞胎哥哥坐牢。

    整个家族,没一个人帮他说话!

    包括,他的父母!

    五年后,他出狱从戎。

    并在短短几年内,成为权势无双的三军统帅,全球第一战神!

    曾经,他尝尽世态炎凉,叶家不曾对他有过半点关心!

    如今,他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叶家倒想起他来了。

    真是可笑至极!

    叶无道脸上闪过一抹自嘲,冷声回应:

    “告诉他们,十五年前,当叶家让我替哥哥坐牢的那一刻,叶无道就死了。”

    “现在的叶无道,跟京都叶家没半点关系。”

    “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血流成河!”

    “孤狼,你处理一下,不要影响我接亲。”

    孤狼忙点头:“明白!”

    叶无道走上一旁的婚车。

    他轻抚挂在胸前的半块玉观音,怒气消散大半。

    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半块玉观音的来历。

    十年前,牢狱之灾结束,叶家没人来接他,甚至没一句问候。

    把他彻底遗忘。

    他身无分文,流落街头,饥寒交迫之下,想要一了百了。

    危急时刻,一个路过的小女孩儿,送他一件棉衣和半块玉观音。

    “这件棉衣,给你御寒,这半块玉观音,能带给你好运……活着,就是希望。”

    是她,让叶无道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更坚定他出人头地的决心。

    于是他重振旗鼓,踏上当兵的路。

    无数次浴血濒亡,无数次生还无望,他脑海中总会闪过那道美丽善良的倩影。

    她,就是叶无道活下来的信念,奋斗的动力!

    参军仅五年,他便成为三军统帅。

    恰逢国难当头,叶无道临危受命,率千军横扫八国边境,逼八国签下八国盟约。

    五年为期,叶无道不许出山,不准动用他的财富和权势,换取大夏企业在八国的公平竞争待遇。

    自此,神帅销声匿迹。

    只有一个普通人叶无道,回到临海市,找到当年送他半块玉佩的女孩陈雅芝,并疯狂追逐。

    五年付出,总算要修成正果。

    今天,是他迎娶陈雅芝的大喜之日。

    也是八国盟约到期的日子。

    昨天,是他五年来第一次离开临海,前往联合国终止八国盟约,

    今日便紧急赶回参加婚礼。

    今晚凌晨过后,他的权势和财富便会自动恢复。

    孤狼递给叶无道一张名单:“神帅,您的出山盛典定在三天后。”

    “这是邀请名单,请您过目。”

    叶无道瞥了眼名单,道:“给我未婚妻陈雅芝送去三张邀请函。”

    “三天后,我要让她知道,她的老公,是权倾天下的少帅,而不是她眼中的普通人!”

    ……

    一个小时后……

    婚礼现场人声鼎沸,喧嚣热闹。

    众宾客正激烈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就在刚刚,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给陈雅芝一家送来三张邀请函。

    那可不是普通邀请函,而是大夏传奇战神,神帅的出山盛典邀请函。

    神帅,全球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数少男少女的偶像……

    有资格出席他出山盛典的,不是官场大亨,就是财团巨头,

    普通人的名额,只有一个!

    偏偏被陈雅芝一家给碰到了!

    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陈雅芝一家,注定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众人说不出的羡慕妒忌恨。

    当然,他们更羡慕今天的新郎官叶无道。

    能在这个时候迎娶陈雅芝,是他祖坟冒青烟了!

    闺房内,陈雅芝母亲陈梅捧着三张邀请函,喜极而泣。

    “雅芝,咱家终于熬出头了。”

    “三天后,等咱们出席了盛典,在临海市的地位肯定水涨船高。”

    “到时会有无数权贵巴结咱们,咱们很可能成为名门望族啊!”

    陈雅芝傲娇满满:“是啊,妈,这事儿真是出乎我意料。”

    陈梅忽然道:“雅芝,咱家马上要飞黄腾达。叶无道那穷小子只拿三十万彩礼,就想娶你过门,太便宜他了。”

    “这样,待会儿咱追加三十万彩礼。他如果连三十万彩礼都拿不出,根本配不上你!”

    陈雅芝点头:“妈,我都听您的。”

    很快,叶无道来到。

    他一脸憧憬,手捧鲜花走进闺房。

    “雅芝,我来娶你了。”

    不过,闺房内氛围相对有点冷清。

    陈雅芝没有接手捧鲜花。

    叶无道有点尴尬。

    陈雅芝母亲陈梅率先开口:“叶无道,今天想娶走我女儿,你要再拿三十万彩礼出来。”

    叶无道皱眉:“我不是已经给过你们三十万彩礼了嘛,怎么又要三十万?”

    说实话,区区几十万对他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只要她想,他可以给她一国财富!

    但,他的财富要到凌晨之后才能解封。

    这会儿还真弄不来三十万。

    陈梅道:“你应该也听说了,我家拿到了神帅的邀请函。”

    “我家马上要飞黄腾达,成为名门望族。”

    “你只拿三十万聘礼,就想给我家当女婿,传出去岂不是丢我家的脸!”

    叶无道哑然。

    只因拿到神帅邀请函,就嫌我丢脸?

    殊不知,我就是那位“神帅”啊!

    他又望向陈雅芝:“雅芝,你怎么想的?”

    陈雅芝道:“我觉得我妈说得对。”

    “等我们出席了出山盛典,肯定会有无数富豪向我求婚。”

    “别说三十万了,三百万人家都掏得起。给你要三十万还是少的呢。”

    叶无道叹口气:“要不这样吧,咱们先完婚,别让宾客朋友久等了。”

    “等结完婚,别说三十万,三千万都可以。”

    陈雅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你把我家当冤大头来糊弄呢。”

    “少许这些没用的空头支票。”

    “赶紧拿钱,没钱就去借,要不然今天这婚就不结了。”

    叶无道无奈,正要告诉她们自己就是“神帅”的时候,伴娘徐灵儿看不下去了。

    “芝芝,要我看,你还是先完婚吧。”

    “宾客们都在外等着呢,婚礼上真闹僵了,他们还不得笑话死叶无道?”

    “以后他还怎么在亲戚朋友面前抬头做人?会被人嘲笑一辈子的。”

    叶无道感激的看了眼徐灵儿。

    她虽是伴娘,只化了淡妆,但无论模样还是身材,都压过陈雅芝一头。

    之前她也没少帮自己追求陈雅芝,叶无道对她好感十足。

    没想到陈雅芝当场和徐灵儿翻脸了。

    她妒忌徐灵儿的身材美貌,一直在利用她,完全就是塑料姐妹花情谊。

    “徐灵儿,你怎么吃里扒外啊,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帮叶无道说话也就算了,我大婚之日你竟然一点礼物也不送……”

    “哦对了,我忘了,十年前你还送我半块玉观音。”

    “你这样的穷酸姐妹,不配给现在的我当朋友,拿着你的玉观音滚吧。”

    陈雅芝摘下玉观音,丢给了徐灵儿。

    嗡!

    叶无道盯着那半块玉观音,脑子轰鸣作响。

    什么?

    那半块玉观音的主人,竟然是徐灵儿!

    当年帮了自己的,不是陈雅芝,而是徐灵儿!

第002章 灵儿,你愿意嫁给我么?

五年,自己竟错爱了陈雅芝五年!

    甚至,这五年他还没少见真正的救命恩人,被陈雅芝打压欺负。

    造化弄人!

    再回过神的时候,徐灵儿正失魂落魄往外走去。

    被陈雅芝当众羞辱驱赶,她的心情比叶无道好不了多少。

    叶无道忽然拦下她:“灵儿,等一下。”

    陈雅芝当场爆发:“混账,你让她走。”

    “你再敢拦着,你也给我滚!”

    叶无道冷笑:“让我滚?你会后悔的。”

    陈雅芝:“后悔?要后悔也是你后悔。”

    “等我参加了神帅的出山盛典,会有无数豪门追求我,到时你连跪舔我都没资格了!”

    原以为,拿出出山盛典,叶无道会滚回来跪舔自己。

    哪曾想叶无道忽然冲徐灵儿单膝下跪:“灵儿,你愿意嫁给我么?”

    什么!

    在场众人皆目瞪口呆,满面不可思议!

    大婚之日,叶无道放弃新婚妻子,转而向伴娘求婚!

    而且还是在新婚妻子拿到神帅邀请函的情况下!

    荒谬,荒谬至极。

    徐灵儿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叶无道再次真诚道:“灵儿,嫁给我吧。”

    “我以男人的尊严向你保证,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荣华一生,富贵一世。”

    陈雅芝快气疯了:“叶无道,你混蛋。”

    “现在给我磕头道歉,说不定我还能原谅你。”

    “你别忘了,你坐过五年牢,现在的我还肯给你机会,是你祖上积德!”

    “滚!”叶无道怒斥。

    五年囚笼生涯,是他心中逆鳞。可陈雅芝这时提起,分明是在往伤口上撒盐!

    丝毫不顾忌他的颜面!

    “草。”陈雅芝咬牙切齿:“咱俩完了!等我参加了出山盛典,你就等死吧!”

    在她心里,叶无道就是个舔狗,只配跪舔自己!

    他凭什么骂自己。

    徐灵儿眉目低垂,若有所思。

    她想起了自己的婚约,想起那个嗜色成性的未婚夫……

    片刻后,她抬头,接过手捧鲜花,语气坚毅。

    “我愿意!”

    叶无道松口气。

    而陈雅芝一家却爆发了。

    “臭婊子,无耻,不要脸,你竟然当众搞破鞋,我打死你……”

    啪!

    响亮耳光响起。

    不过,是叶无道打了陈雅芝。

    徐灵儿心脏狂跳。

    以前叶无道对陈雅芝多好,她都看在眼里。

    可现在,他为了自己竟然打了陈雅芝……

    她脑海中忽然产生了另一种想法。

    而陈雅芝则彻底崩溃。

    这个舔狗,竟然为了别的女人打自己,他凭什么!

    叶无道冷哼:“从今以后,徐灵儿是我妻子。”

    “欺她者,我杀他全家。还不解恨,刨他祖坟!”

    五年隐忍,战神终爆发。

    腾腾杀气,直压的陈雅芝一家大气不敢喘。

    陈雅芝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她认识了五年的男人!

    “灵儿,咱们走吧。”叶无道轻轻挽起徐灵儿的手。

    陈雅芝咬牙:“徐灵儿,你敢走出这个大门试试!”

    “你别忘了,你就是依附我家存在的一条寄生虫而已。”

    “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倾家荡产。”

    徐灵儿驻足,左右为难。

    她知道陈雅芝有这个能量。

    尤其是现在她还拿到了邀请函。

    叶无道宽慰道:“灵儿,走。”

    “天塌了,我替你顶着。”

    徐灵儿再次怦然心动。

    两人走出。

    陈雅芝撕心裂肺的嘶吼:“婊子配舔狗,天长地久。”

    “我会让你们求我的,像狗一样跪着求我。”

    门外,众宾客翘首期待着新人的闪亮登场。

    门打开。

    但走出的,却并不是新郎新娘,而是新郎和伴娘。

    全场傻眼,惊呆当场。

    以前只在电视上才会出现的情节,

    却在现实中上演了。

    众人一时间无法接受。

    巧的是,现场还有几个媒体记者。

    于是,几个小时时间,这条劲爆新闻便席卷整个临海市。

    这场婚礼,出名了。

    大婚之上,新郎放弃新娘,转而娶了伴娘。

    甚至还是在新娘拿到邀请函的情况下。

    新郎官做了天底下最愚蠢的事!

    叶无道开车,带着徐灵儿离去。

    走到半路,徐灵儿忽然道:“停车,让我下去吧。”

    叶无道皱眉:“怎么了?”

    徐灵儿:“你向我求婚,只是逢场作戏,挽回你的颜面吧。”

    “现在戏也演完了,我该回家了。”

    叶无道诚恳道:“灵儿,我是真心实意向你求婚。”

    “你觉得我是那种因一点可怜的颜面,而胡乱玩弄感情的人?”

    徐灵儿沉默。

    她很了解叶无道,知道他大概率不是在演戏。

    “你不会后悔么?”徐灵儿眉宇低垂:“陈雅芝拿到神帅邀请函,她家马上要出人头地,这是你攀高枝的大好时机。”

    叶无道耻笑:“邀请函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

    “既然他们引以为荣,那我就让他们在盛典上做仆人。”

    徐灵儿叹口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吹牛逼。”

    叶无道:“我说真的,你想参加出山盛典么?我带你进去。”

    徐灵儿不想听叶无道“吹牛逼”,干脆转移话题:“还有,我已经和方家方中信订婚了……”

    叶无道:“临海市谁不知道,方中信是个瘾君子,而且好色成性,被他糟蹋过的女孩一只手数不过来。”

    “我知道你并不想和他结婚,只是家族所迫,无奈答应。”

    “只要你一句话,我把你解救出火坑。”

    徐灵儿苦笑:“方家家大业大,你不担心方中信报复你?”

    叶无道忽然笑了:“从你说‘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和天下人为敌的准备了。”

    徐灵儿猛的抬头,心神恍惚。

    这个男人,再一次冲撞了自己内心。

    本来,她纯粹想让叶无道当个挡箭牌,可现如今,她的原则有点动摇了。

    只不过,方家黑白通吃,无论权势还是财富都碾压市井小民叶无道。

    他拿什么跟对方斗。

    仅凭一腔热血,能抵得过现实的残酷?

    他最终可能会被方家给毁了。

    “先回家吧。”徐灵儿满脸惆怅:“等你过了我父母这关再说。”

    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

    徐灵儿家,今天高朋满座。

    下个月初,徐灵儿就要嫁入豪门方家了,大伯二叔两家来她家祝贺,随份子。

    “三弟,灵儿这次能嫁入方家,是我徐家三生有幸啊。”

    “方家可是临海四大家族之一,人家手指缝里随便漏出点,就够咱徐家吃饱喝足了。”

    “说不定咱徐家能趁此机会,一跃成二线家族呢。”

    徐灵儿的父母,徐大海和李玉环坐首位,红光满面。

    众人的恭维,让二老满脸傲娇。

    徐大海道:“大哥二哥,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方家托关系,拿到了神帅的邀请函。”

    “到时方家的能量,必定水涨船高。别说把咱们拉到二线家族了,一线家族都有可能!”

    什么,神帅的邀请函!

    众人惊呼出声,现场氛围一度达到高潮!

    大伯又道:“三弟,听说你最近在竞选医院的科室主任一职,现在情况如何了?”

    徐大海道:“本来凭我的资历,竞选主任一职基本无望。”

    “不过,我女婿方中信说他会帮我。方家出手,这个职位算是板上钉钉了。”

    言语之中,满是对未来女婿方中信的赞赏满意。

    众人也跟着夸起方中信来。

    此时,二叔忽然跳起来,抓着手机惊叫一声:“不好,灵儿出事儿了!”

    徐大海的心猛的一抽:“怎么了?快给我看看。”

    他一把抢过手机。

    手机上,显示着一条重磅新闻。

    “大婚之日,叶无道放弃新娘,转而向伴娘徐灵儿求婚……”

    一时间,徐大海急血攻心,天旋地转,噗的吐出一口老血,摔在沙发上。

    “孽障……气死……老子了!”

    徐家人惊慌失措:“快,快送医院,他心脏病犯了。”

第003章 既是神帅,又是针神!

徐灵儿和叶无道还没到家,母亲李玉环便打来了电话。

    “灵儿,你……你想气死你爹娘啊,瞧瞧你今天干的什么事儿!”

    “咱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你爸气出了心脏病,现在在仁爱医院,赶紧过来。”

    啪!

    徐灵儿如遭雷击,小脸煞白,手机掉落在地。

    她没想到今天这事儿会给父亲造成这么大的打击。

    “快,快去医院。”徐灵儿撕心裂肺的喊道:“我爸心脏病犯了。”

    “嗯?好。”叶无道立即一个甩尾漂移,朝医院驶去。

    半路上,他给今天接待他的孤狼打了通电话:“把我天罗十三针送来。”

    叶无道准备亲自出手救未来岳父,给他留个好印象。

    除了“少帅”,他还有另一身份,针神!

    他自创的天罗十三针,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救人无数!

    上至将军,下至平民!

    一个小小的心脏病,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电话那边的孤狼双目炽热:“五年了,针神终于再出手!”

    “不知对方何方神圣,值得神帅亲自出手。”

    叶无道继续道:“不该关心的,少打听。”

    “另外,三天后的出山盛典,安排陈雅芝一家当仆人。”

    孤狼:“明白。”

    挂了电话,叶无道才发现徐灵儿正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在干嘛?”徐灵儿问道。

    叶无道:“我会亲手救你父亲。”

    “另外,我已经安排陈雅芝一家去盛典当仆人了。”

    徐灵儿颓废的躺在座子上,叹口气,透着满满的失望。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能吹牛逼呢。

    先不说医术,单说神帅的出场盛典,是他能染指的?

    可笑至极。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医院。

    而医院的一幕,让徐灵儿心如刀绞。

    母亲李玉环,正给陈雅芝下跪,苦苦哀求。

    大伯二叔两家人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陈雅芝满脸孤傲,对李玉环的哀求无动于衷。

    叶无道眉头紧皱:“陈雅芝怎么来这儿了。”

    徐灵儿下了车,直冲向李玉环:“妈,快起来,你下跪做什么。”

    李玉环抹了一把眼泪:“灵儿,你来得正好,快求求雅芝,救救你爸吧。”

    “你爸已经进了抢救室,但主治医师是雅芝的妈,她妈不肯去救人。”

    陈梅和徐大海都在这家医院上班,两人貌合神离,暗中较劲,最近在竞争科室主任的位子。

    再加上今天婚礼上发生的事,两家几乎是死对头了。

    陈梅会抢救徐大海才怪。

    现在转院明显来不及了,李玉环只能下跪哀求陈雅芝。

    徐灵儿头大如牛!

    现在没时间想太多,当务之急还是救父亲。

    她不得不放弃尊严,哀求起来:“雅芝,我爸是危重病号,求求你行行好,让你妈救救我爸吧。”

    陈雅芝的笑更阴冷了:“现在知道求我了,早干嘛去了。”

    “你这不是把你乘龙快婿带来了吗,让叶无道帮你啊,求我干嘛!”

    李玉环这才知道,和徐灵儿一块来的人是叶无道。

    她当场爆发。

    “灵儿,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怎么把这废物带来了。”

    “你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他……你难道不知道,他非但是吃软饭的废物,还坐过五年牢。”

    “叶无道我警告你,你休想跨进我家门一步,我家不养废物。”

    “雅芝你放心,回去后我肯定好好教训徐灵儿,今天的事儿是灵儿的错。”

    陈雅芝心里舒坦许多:“行,想让我妈出手相救也可以。”

    “拿三十万医药费,不过只能让叶无道掏钱。”

    徐家人为难起来。

    叶无道就是因为掏不起三十万,才悔婚的。

    陈雅芝还执意让叶无道掏三十万,这是故意找茬啊。

    叶无道叹口气,他没想到陈雅芝会这般尖酸刻薄。

    自己究竟是怎么陪她度过五年的……

    “呵呵,本来我还想着好聚好散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你执意要自掘坟墓,我也只能成全你了。”

    陈雅芝冷哼:“哼,少在这儿说些没用的转移话题。”

    “掏不出钱?可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和徐灵儿跪下给我道歉,说你就是个舔狗,根本配不上我。”

    “徐灵儿就是捡了我唾弃不用的破鞋!”

    徐灵儿双目泛红,心神颤抖。

    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但一想到父亲可能挺不过这关……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不得不妥协,双腿弯曲,要下跪。

    叶无道却忽然伸手拦住了她。

    “灵儿,不用求她,你爸的病,我来治。”

    陈雅芝嚣张的狂笑起来:“徐灵儿,这下你见识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了吧。”

    “人穷,拿不出医药费也就算了,为了你爸的性命,一点委屈都不肯受,还净吹牛逼!”

    “他就是被我唾弃的破鞋,你也只配捡我的破鞋。”

    她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徐灵儿心上。

    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啪!

    叶无道忽然出手,重重的打在陈雅芝脸上。

    陈雅芝跌落在地,牙都磕掉了一颗。

    “我说过,徐灵儿是我妻子,谁都不可辱。”

    “上次你没记住,这次我帮你长长记性!”

    叶无道的话,掷地有声。

    然后,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徐家人头都要炸了。

    混蛋啊,现在还求人家治病救人呢,这混蛋竟把人给打了。

    人家肯出手才有鬼呢。

    徐灵儿踉跄倒退两步,远离叶无道。

    他是魔鬼吗!

    他此举可能害死父亲啊!

    她失望,后悔。

    后悔之前做出的选择。

    “你……你为何这么做!”徐灵儿声音颤抖。

    叶无道郑重道:“我的妻子,神不可辱。”

    徐灵儿想骂她,却因他这句话而骂不出口。

    此刻她的心情,一言难尽。

    陈雅芝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她的笑,狰狞恐怖。

    “呵呵,好,好一个徐家,好一个叶无道,你们找了个好女婿啊。”

    “记住,害死徐大海的,不是我们家,是叶无道。”

    她走进办公室,砰的锁好门。

    李玉环一屁股蹲在地上,面色煞白。

    “你……你走……给我滚!”

    此时,叶无道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走开。

    当然,他并未离开,而是去抢救室了。

    刚刚孤狼发来消息,他已把天罗十三针送到抢救室门口。

    望着叶无道离去的身影,徐灵儿悲痛欲绝。

    哀大莫过于心死,她对叶无道,已心死。

    这边,叶无道拿了银针之后,便走向抢救室,救治起已经休克的徐大海来。

    孤狼暗自嘀咕一声:“多少名门望族,愿散尽家产求神帅出手,神帅都置之不理。”

    “今日却为了一普通人破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边,李玉环依靠着墙,孤独绝望。

    “完了,这次全完了,叶无道害死咱家了。”

    “灵儿,方中信哪点不比叶无道强一千倍一万倍,你为何执意要选叶无道。”

    大伯二叔两家也纷纷责备徐灵儿,讨伐叶无道来。

    他们对此也很是愤怒。

    当然,不是愤怒叶无道可能害死徐大海一事,而是徐灵儿没选择方家。

    她不嫁给方家,他们还怎么沾方家的光。

    大伯忽然灵机一动,道:“嗨,都别哭了,我想到了个好办法。”

    “灵儿,你现在给方中信打电话,给他道歉求他原谅,让他出手。”

    “方家关系网很广,连神帅的邀请函都能托关系搞到,那肯定也认识医院领导!”

    二叔也忙道:“之前方中信说,能托关系让你爸当上科室主任,他百分百认识医院领导啊。”

    李玉环顿时眼前一亮:“女儿,快给方中信打电话。”

    徐灵儿本能的想拒绝。

    她不敢想象,嫁给方中信之后的生活。

    但看到母亲孤独绝望的目光,再想想父亲此刻的境遇……

    她还是一咬牙,拨通了电话。

    她决定牺牲自己,保全父亲。

    电话接通。

    “喂,方中信,我想请你帮个忙。”徐灵儿声音有点哽咽。

    这边,方中信一脸诧异。

    平时徐灵儿对自己很冷漠,爱搭不理的,今天更是找了一个野男人。

    她为何忽然求自己了。

    方中信:“帮什么忙?”

    徐灵儿:“你认识仁爱医院的领导吗?我爸心脏病复发,需要心内科大夫抢救……”

    方中信心中大喜。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占有徐灵儿的大好机会啊。

    想起徐灵儿那傲娇身材,方中信就如饥似渴。

    他忙道:“我认识仁爱医院的老院长,巧的是,他正好是心内科专家。”

    徐灵儿欣喜道:“真的?求求你救救我父亲。”

    方中信:“救他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小要求。”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