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都市天尊(周世恒木离)-重生之都市天尊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之都市天尊(周世恒木离)-重生之都市天尊免费阅读全文

重生之都市天尊

更新时间:重生之都市天尊九雨来源:zsy

想要在线阅读九雨著作的小说《重生之都市天尊》吗?已经为你准备好,该作者文笔行云流水(主角周世恒木离),作品实属精品,重生之都市天尊小说摘要:他是一个人渣,贪慕虚荣、人品恶劣,拖累着贫寒的家庭。因为招惹到权势滔天的***世家子,他害死了唯一的亲人,活在悔恨和自责中。五千年后,他蜕变成紫微星大名鼎鼎的无极天尊,距离渡劫成仙只是一步之遥,但他选择放弃,逆转宗门至高仙决,穿越了五千年的岁月重生到二十岁那一年。这一世,他痛改前非,弥补前世的遗憾,将谱写一个都市仙人的传奇。...

第12章 护身宝器

经过半路惊险后,管家担心生变,所以车子开得很快,苏佳琪还没碎嘴多久就已经回到了苏家。

苏文和林越师徒早就接到了消息,早已在门前迎接,看见他们平安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木离将半路发生的事情简单跟他们说了一遍。

“不是杀生门的杀手?”众人都感觉迷惘,并不知道那是哪路人马。

苏文也说除了那个死敌暂时应该没有人想要他苏家人的性命。

不过他经商多年,生意上有很多对手,是他们暗中作梗也不一定。

“无极先生,那些人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林越问道。

“他们的手臂上,有一个叶子形状的标志。

”木离答道。

他特意查看过,那些人手臂上有叶形标志,应该是独属于某个组织。

“叶子……”林越沉吟着,似有所想。

“我以前行走江湖时好像听闻过,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看来我们得加强防备了,现在又有其他人盯上了佳琪。

”苏文露出愁容。

“对了,无极先生,你需要的玉我已经让人找来了。

”他说道。

“到了吗,带我去看看。

”木离说道。

几人来到别墅内大厅,苏文让人将好几个盒子拿出来打开。

一块块晶莹剔透、色彩明亮的上好玉石出现在木离眼前。

“无极先生,也不知道您需要什么玉,所以我就让人多找了些,玉料、软玉硬玉都有,都是成色上佳的。”

“很好。

”木离很满意,他现在正需要这些东西。

玉,乃石之美者。

现世,玉器主要被用于佩戴、把玩、按摩,也有少部分人食用玉屑。

除中热,解烦懑,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安魂魄,疏血脉,明耳目等等功效玉都具有,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名师开过光的玉能有辟邪的作用。

木离要这些玉来,其实跟所谓辟邪差不多一个道理。

但他可不是什么招摇撞骗,修仙者能将灵力输入进去制作成简单的护身宝器。

在紫薇星,修仙者趋之如骛的灵石严格来说也可以算作玉石,不过那是灵气高度浓缩所形成的,蕴含了大量的灵气,这些普通的玉石根本无法比拟。

木离只不过扫了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玉石一点灵气都不存在。

“给我一些已经打磨出来的玉饰就行。

”木离说道。

苏文闻言又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红布上摆放的全是玉镯、玉扳指、玉佩之类的玉饰。

木离挑了几件比较温润的玉饰。

“先生要是喜欢,我可以叫人再去搜罗一些更加珍稀的来。

”苏文笑着说道。

“不用,这些就够我用了,到时候你们自会知道效果。”

“难道无极先生还会给玉开光,能驱邪避魔吗?”林越开起玩笑。

练武之人也多有佩戴玉佩,但却不相信什么开光驱除邪秽那一套说法,所谓的什么大师仙人之类的也不过是江湖骗子而已。

木离笑而不语,暂卖一个关子。

回到房间后,木离先是盘坐运行两遍升仙决,确保自己灵力充沛,才开始着手制作护身宝器。

他无法时时刻刻任何地方都跟在苏佳琪身边保护,但是有护身宝器就要轻松得多。

木离打算多制作几个,除了苏佳琪,他还准备给妹妹和母亲都各制作一个。

这样也能避免一些意外。

木离小心地一次次将灵力输入这些玉器里。

这是一件既耗时又耗力的事情,期间木离多次停下运行功法恢复灵力。

晚上出去吃完晚饭后,木离又立刻回房继续。

这令苏文他们更加好奇木离打算用玉器做什么,但连问的机会都没有。

花费半夜,木离终于将几个护身宝器制作成功。

也是他现在才练气初期巅峰的境界,那些境界高深的修仙者能用更加珍贵的材料制作出具有各种奇妙效用的宝器。

防御宝器最常见,还有攻击宝器之类的效果非凡。

木离现在制作的只不过是最低级的护身宝器,效果有限,但在俗世也足够了。

休息半日,天亮时他将苏文请来,林越师徒也跟着。

“先生,可是成功了?”苏文颇有兴趣地问道。

木离点点头,拿出一个玉镯。

三人都凑上前来盯着看,可是看了好久也没发现什么出奇之处。

“先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这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吧……”赵川请求道。

他可不是那种沉得住气的性子。

“有枪吗?”木离问他。

“有。

”赵川从身后拿出一把手枪。

林越这样的武者不喜欢带枪,但他武道修为不高,枪很有用。

木离走到一个石桌旁,将玉镯放在桌上然后走回来。

“开枪打玉镯。

”木离说道。

赵川半信半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照做。

“砰!”

一枪打出。

“咣!”

放在石桌上的玉镯突然神光大放,一个椭圆形的光罩凭空出现,将整个玉镯完完全全笼罩在里面。

再看那玉镯,完好无损……

“这……”

三人何曾见过这等奇异的场景,眼珠子都瞪圆了。

尤其苏文,他受到的冲击更甚,这一切在他眼里看起来是那么的神奇。

一个光罩,可以完好地保护里面的物体,连子弹都不能损伤分毫。

这要是佩戴在人身上,简直是神物啊!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苏文不断重复这句话,都找不到别的词汇来形容。

林越师徒也是十分震惊,他们是武道中人,知晓武尊之境的超级高手可以将子弹之类的伤害用内劲挡在体外,但从没听过哪位武尊能把这种神奇效果转移到物体身上。

若是普通武者拥有这等宝物,岂不是凭白多出一条命?

无极先生,竟然能制作出这种宝物……

“哗啦!”

正在三人惊奇的时候,石桌上的玉镯怦然碎裂,紧接着光罩随之消失。

“这等宝物,自然无法长存。

”林越感叹道,能多出一条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

”木离从衣兜里又掏出一个玉佩。

“刚刚那个是一次性的,这个能使用一段时间,每次激发后放置半个月左右依旧拥有同样的效果,大概能用四五次。”

“四……四五次……”

林越师徒喉咙干涩,那就是能捡回四五条命。

这种宝物,放到武道界恐怕都能掀起腥风血雨。

“苏先生,这个给你,记得不要离身。

”木离将玉佩递给苏文。

“给……给我?”苏文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无极居然把这种能保命的好东西送给他……

“是的。

”木离点点头,“苏小姐也会得到一个。”

“多谢……多谢无极先生。

”苏文感激无比的。

有这种东西,不仅他女儿,连他的安全都能得到保障,让他十分惊喜。

“除此之外,我这里还有一个玉佩和玉镯。

因为我不便外出,所以要拜托苏先生派人帮我送到我妹妹手上。”

一个玉佩、一个玉镯。

按妹妹的性格,玉佩给她更好些,玉镯让她回家的时候带给母亲。

“一定一定,保证替您送到。

”苏文保证。

林越师徒俩看得十分羡慕,但是他们可不敢开口说什么讨要的话。

这种东西,无比珍贵。

交代完之后,木离回别墅里敲响了苏佳琪的房门。

“干什么?”苏佳琪打开房门,穿得比较清凉,大眼睛瞪着他。

“这个给你。

”木离递上一个翠绿色的玉镯。

苏佳琪露出意外的表情,这个跟她没几句话的烂木头居然会送自己东西?

还是个首饰……

图谋不轨?

她脑子里立刻就冒出了这种想法。

平时装得跟君子似的,最终还不是要拜倒在本小姐的美貌之下,嚯嚯嚯……

苏佳琪很得意。

“这个女人是不是神经病?”木离看她一个人在那里陶醉的表情,不解。

如果苏佳琪知道他的想法,保不准要张牙舞爪地跟他干一架。

“记住了,这个手镯不能离身,要时时刻刻地戴好。

”木离交代一声就走了。

直到看着他离开,苏佳琪才收回目光。

她打量了下手中的翠绿色玉镯。

“哼,闷骚男。

”她鄙视道,“你叫我戴,我偏不戴……”

第13章 生日宴会

“你可不可以不要跟着我?”

一家商场内,苏佳琪无奈地回头对木离说道。

父亲找来这个保镖使得她终于可以出门,这也是她对木离充满质疑但仍然同意接受保护的主要原因。

但是,有一个大男人无时无刻地跟着她,她走到哪里这个人就走到哪里,真的很烦。

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

很烦,真的是很烦。

“不可以。

”木离直截了当地回绝。

“就让我一个人玩一天好不好……”苏佳琪以商量的口气伸出一根手指说道,“我放你一天假,你想去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不用跟着我。”

“我既然接受了保护你的悬赏,就会履行我的职责。

”木离不为所动。

苏佳琪无奈地翻起白眼,谁要你这么敬业了?

让你放假去玩,还有钱拿,这都不干,你傻吗?

“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么兴师动众大张旗鼓做什么?从我被禁足在家里开始直到现在,任何杀手的影子我都没见到过,现在是文明社会,哪有那么多杀人啊什么的,你们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

苏佳琪不满地发起牢骚。

“再说了,如果真的有杀手来杀我,他一枪打过来,你又能起到什么作用?难道你还能挡住子弹不成?你又不是神……”这是她至今为止一直质疑不解的事,因为在她眼里实在看不出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生有什么本事。

听说父亲居然花了两千万天价请这个人来保护自己,她都怀疑父亲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迷魂蛊。

还有林越爷爷师徒俩,苏佳琪总算见识过他们的一些本事,但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对这个人恭恭敬敬的。

要不是自己脾气好,早就把他赶走了,她只是尊重父亲的决定而已。

木离对苏佳琪的认知表示不想解释。

苏文早年丧妻,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的独生女,把她保护得太好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光明远比你想象的更感人,但同样有些黑暗远比你想象的更加黑暗。

苏佳琪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当我求你,给我点自由好吧?”苏佳琪眨着大眼睛请求。

木离摇摇头。

“哼!”苏佳琪非常生气地娇哼一声,扭头就走。

木离跟了上去。

“这里是女厕所,怎么,你也要跟进去?”她站在商场一楼的卫生间门口,挑衅地看着木离。

木离没法子,只好站到对面的男卫生间门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女卫生间。

恰好这时里面有年轻女士从女卫生间走出来,她看见有个男人直勾勾地盯着女厕所,顿时一阵恶寒。

“变态!”她啐了一声,连忙离开了。

“哈哈……”苏佳琪露出开心的笑容,她就是喜欢看这个人吃瘪,一瞬间心情就可以舒爽起来。

嘲笑几句,苏佳琪才走进了女卫生间。

“小样,想制住我龙山苏魔女,你还太嫩了……”

走进卫生间后,苏佳琪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左右打量,最终看向了卫生间的窗子。

窗子外面有花有树,是一个停车场。

她露出得逞的笑容,走了过去。

即使穿着一身粉色短裙,也没对她爬上女卫生间的窗台造成多大阻碍。

“我苏佳琪能文能武,就让那个小子慢慢在卫生间门口站着吧。

”她露出得意的笑容,扒在窗沿上要往下落。

“苏佳琪。”

突然下面传来一个声音。

“哈?”苏佳琪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又猛然反应过来。

“你怎么……你怎么……”

她侧着头往下面看了一眼,赫然发现木离正面带微笑站在下面抬头看着她。

她眼珠子都瞪圆了,差点没支撑住掉下去。

天哪!这人是鬼吗?怎么那么快就跑到外面去站着了?而且他怎么知道我要往这里逃跑?

苏佳琪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你一个女孩子爬高上地的做什么?跳下来吧,我接着你。

”木离在下面说道。

“我就不下去!”苏佳琪赌气说道。

“你走光了。

”木离平静地说道。

穿个短裙还拄在窗沿上……

那么大个人了,还喜欢小兔子图案。

木离站在下面,而苏佳琪穿着短裙扒在高高的卫生间窗沿上,该看到的自然都看到了。

太有童心了,她是有多喜欢兔子……

“啊……我要杀了你!不许看!!”苏佳琪俏脸通红,又急又气地怒吼道。

她快抓狂了,可是她人拄在窗台上,进退两难。

“好,我不看。

你跳下来吧,我接着你,上面不安全。

”木离别过头去。

“我就不!”苏佳琪十分倔强,竟然拄着窗沿往上挪,又硬生生地爬了回去。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重新爬回女卫生间,也不嫌累,马上又滴溜溜地跑到门口探头往外面看。

“哦,天哪……”她绝望地拍拍额头。

木离又站在了男卫生间门口,微笑着看着她。

这个人是兔子吗?怎么可能跑得那么快?

还是说,他会分身术?

“不撒尿的话就出来吧,你想在里面待一天吗?”木离说道。

“哼!我乐意!”苏佳琪傲娇地头一扭,又进去了。

女卫生间里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怪异地看了这个出出进进爬窗子的美女一眼,从里面走了出来。

“木离!”

当她看见对面门口杵着的那个男生时,惊讶地叫了一声。

“李瑶?”木离神色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好久不见。

”李瑶甜美地笑道。

“好久不见。

”木离露出微笑。

李瑶啊李瑶,你也是我亏欠的人之一。

李瑶是他的高中同班同学,这个女孩家境殷实,长相甜美,再加上她那种平易近人温柔的性格,人缘极好。

曾经,她是那个高中的女神,受到无数男生的追捧。

不管是好学生坏学生,她都能相处得来,这使得她在高中那个学校拥有超强的人气。

木离从北州市跑到龙山来读高中,她是最早帮助木离熟悉环境的人。

曾经,木离也是她的迷恋者之一。

李瑶长得漂亮,心地又好,很容易就使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沦陷进去。

高中时木离与大多数男生一样暗恋着女神,甚至因为她和班里的男生打过好几次架。

前几天木离刚重生回来时收到了母亲的短信,那五千块就是要来准备给李瑶买礼物的。

再过几天,李瑶的生日就要到了,她在班级群里邀请过全班同学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曾经贪慕虚荣好面子的木离想要讨女神欢心,才会无视母亲的辛苦,向她讨要五千块钱。

前世,木离招惹了帝京大少周世恒,导致家破人亡的惨剧,后来流落街头时李瑶曾接济过他。

就因为一次接济,李瑶也受到了周世恒的迫害,落个凄惨的局面。

木离对她,同样充满愧疚。

“怎么,里面那个极品美女是你女朋友吗?很不赖啊……”李瑶笑着打趣道。

“不是。

”木离情绪没一点波动,平静对答。

曾经,他连跟李瑶说话都脸红结巴,但现在不同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呢,我们过去说吧。”

“行。

”木离跟着她离开了这边。

女卫生间里,苏佳琪探出头来看着他们远去。

“工作期间明目张胆地跑去泡妞,反而不盯我了,男人啊……啧啧啧……”她目露鄙视。

感叹完后,她收回目光走进卫生间又爬上了那个窗沿。

“你现在,感觉变了好多,气质都不一样了。

”休息区,李瑶笑眯眯地说道。

“长久的岁月能轻易令人改变。

”木离感叹。

“你才多大年纪就弄出这么沧桑的感觉……”李瑶觉得有些好笑。

接下来,李瑶问了些木离的近况。

两人也不算要好,只不过李瑶的性格属于跟谁都合得来,颇为热心那种,因此也就普通的聊了一下。

“过几天我生日的时候记得来。

”末了,李瑶叮嘱道。

“一定到。

”木离颔首。

交待了一下,李瑶跟木离道别。

木离目送着李瑶的背影远去。

“愿你一生安然,笑容常伴一生。

”他为这个好女孩许下一个祝福。

当他失去一切,如死狗般流落街头,没有任何一个故人对他施以援手,除了李瑶。

李瑶家境优越,前世若不是因为你的接济了木离一次,也不会受到周世恒的加害,也许她会过得很幸福。

她的生日宴会木离会去,并且准备送上不凡的礼物。

这个时候,兜里手机很不应景地响了起来。

“无极先生,小姐把我忽悠下车,自己开着车跑了!”苏家管家在电话里焦急地喊着。

木离在商场外找到他时,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办呢?小姐考了两年驾照都没考上,她开车,可别出什么意外啊……”

“无极先生,现在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上忙的?”他把希望寄托在木离身上。

木离想了想,掏出手机上网查了下,然后拨通了一个热线。

“喂……你好,是交管局吗?我要举报,有人无照驾驶,车技很烂,随时都会撞死人的样子。

位置在白云区通明街这个地段,车牌号是xxxxxxx……”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