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小说系列全集完本在线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小说系列全集完本在线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

更新时间: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凤梨不知春来源:ZW

男女主角是白凤婠南御云的书名叫《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是作者凤梨不知春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身负凤凰命格,本该贵不可言,幼年时却被白倾落毒毁心智,猪油拌饭养得膘肥体胖,成为京都中的笑话,任何人都能欺辱。一朝穿越而来,再睁眼时已换了灵魂,白凤婠手撕无脑庶妹,严惩恶奴,揭穿白莲花嫡姐。减肥装扮,摇身一变成为京都第一美人,世家公子趋...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惨遭鞭刑

天御四年,盛夏,赤日炎炎。

空气燥热得透不出一丝气来,阴云里藏着翻滚的雷电,时刻准备伸出锋利的獠牙,撕破大地一角。

相府,花园里。

一个巨大圆笼子经过众人手滚来滚去。

下人们簇拥着两个衣着光鲜的主子,聚堆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定王殿下,快瞧她四脚朝天的样子,和头猪有什么区别!快笑死我了。"

刺耳的嘲笑声穿透耳膜。

坐在旁边的男人做观好戏,品茶不语。

欣赏够她丑态,白柠栀起身捞起鞭子,打在圆笼子上啪啪作响,只觉威风凛凛,得意万分。

里面蜷缩着一个人,听到巨响声吓得瑟瑟发抖,身上遍布了大小擦伤,蓬头垢面衣不蔽体。

"别装死,快给我爬起来!"

白柠栀恶狠狠的凶道。

最近新学了一套鞭术,正好拿她练练手。

"妹……妹,放我,放过我……"

白凤婠口齿不清的唤着,嘴角流出涎水。

"谁是你这个疯子的妹妹!"

白柠栀满脸嫌恶。

手上鞭子加重了力道狠狠抽了去,把她打得哇哇乱叫。

"不,不要打。"

白凤婠越喊,她打起来越是尽兴起劲。

衣裳随之片片滑落,露出白花花的臃肿肥肉。

一个疯子,凭什么能占据嫡女位置!

而她自诩样貌才华都是上京闺阁女里的佼佼者,却因是庶女而平白矮人一截。

想到此,白柠栀手上更用了狠劲。

"好了。"

一旁围观的定王,淡淡开口。

"再让她这么叫下去,得把人招来不可。"

白柠栀只得悻悻收手。

却仍不解气得往她嘴里塞了一口脏泥堵着,被呛得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

"妹妹坏,都坏坏。"

她含混不清的呓语着,手脚无意识的胡乱抓挠,将白柠栀衣袖上,金缕丝线给扯断了。

"你个小贱人!"

这衣裳料子珍贵,一匹可值千金,就被她给糟蹋了。

白柠栀气得狠狠踹了一脚圆笼子,却不料力道有些大,那圆笼子滚着滚着,径直冲着湖边去了。

扑通一声,溅起半人高的水花。

"救……救命!"

白凤婠狼狈的挣扎着。

随着圆笼子沉沉浮浮,消失在湖面中,直到平静无波痕。

起先白柠栀还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看到没动静后有些慌了,凑到跟前去,吩咐着人。

"你们几个下去,把那个死胖子给捞上来。"

好几个下人跳入水中,费了半天劲,才将沉重的铁笼和白凤婠捞了上来。

她的脸色一片死灰,毫无血色。

下人试探着将手放在二小姐鼻翼下面,没有一丝气息。

吓得跪倒在地,颤颤巍巍的回话。

"二小姐好……好像断气了。"

白柠栀也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鄂然了片刻。

"你赶紧给我爬起来,又敢和我装死,活腻歪了啊!"

用鞭子使劲抽了两下白凤婠,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

白柠栀后退几步,彻底乱了神绪,谋害嫡姐是什么罪名,若是传扬出去……

索性都是自家下人,只是除了……

她看向身边的定王殿下,语无论次解释着。

"我只是想教训姐姐一下,没想到会……"

定王南御云打断了白柠栀的话,风轻云淡的说着。

"既然人都死了,不如做得手脚干净点!"

 

 

第二章实力甩锅

南御云做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殿下难道不帮我?"

白柠栀先是震惊了片刻,手足无措的问着。

"你弄死的,与我何干?"

南御云冷笑两声,摇着手中折扇,转身离开。

白柠栀这后知后觉的察觉出是被利用了,因'那个'原因,定王殿下比自己更想让白凤婠死,而正好借了自己的手。

他摘得干净,她却惹了一身骚。

"来,来人。"

白柠栀勉强稳住心绪,指挥着下人,先把白凤婠抬回自己院里,伪造成意外猝死的假象。

这个府里嫌少有人,会过问她的死活。

白柠栀找来轿撵,鬼鬼祟祟的抄着小路走着。

天色却陡然巨变,忽而狂风大作,密云卷涌。

突然,凭空炸响一声闷雷,直接命中放着白凤婠尸体的轿撵壁,四分五裂炸响劈开。

周围的人全部受伤,扑倒在地。

唯有白凤婠安然无恙的卧着。

她是在一片剧烈的白光中醒来,茫然睁开双眸。

这里是哪?又为何会在这里?

自己不是正在执行任务,为了掩护同伴撤离,而误触炸弹灰飞烟灭了么。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时,视线与一众人相交。

只听到他们齐声惊恐的大喊。

"二小姐居然诈尸了!"

吓得屁滚尿流的就要逃走,被白柠栀凶狠的叫住。

"跑什么,一个个没出息的样。"

她气不打一处来。

"好啊,你个疯子还敢装死骗我!"

一段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涌入了脑海里。

没有想到身为特工军医的她,能碰上狗血的穿越,就因为她和原主同名同姓的缘故么?

相府家的嫡二女白凤婠,举止粗放、蛮横无理、愚蠢如猪、貌丑无盐,从小是人见人厌的典型代表。

同样她也是准定王妃。

白柠栀看到'死而复生'的白凤婠,不着痕迹的舒了口气。

"赶紧滚下来,给我磕头认错。"

她的话打断了白凤婠沉思。

认出,说话的人是相府庶小姐,她的妹妹白柠栀。

可没少挨她的欺辱,强迫吃嗖饭,跪在地上学狗叫,打得鲜血淋漓,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而原主最后的记忆里,是被她推入水中活活溺死,终于结束了饱受折磨而又悲催的一生。

"呦呵,呛聋了还是堵哑巴了?听不到本小姐说话了。"

白柠栀抽出挂在腰间的软鞭,叫嚣着。

"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白凤婠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软鞭,牢牢抓住鞭尖,牵扯着白柠栀抽回不得,反手握住鞭子,把她给扯了过来。

"啊!"

白柠栀受惊,已被拽到她面前。

白凤婠右手抓住她纤细脖颈,一点点收力,留下片片殷红指痕。

眼眸中浸满了淬寒的杀意。

"救……救命!"

她艰难的呼救着。

白凤婠眼眸中盈满了腾腾杀意,勾唇嗜血一笑。

咔嚓一声,骨节错位的声音。

"婠妹妹,婠妹妹!"

从远处跑来一道粉衣身影,轻喘着气焦急的开口。

打破了僵持局面。

"有什么话好好说,先将栀妹妹放开,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父亲定也饶恕不了你!"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白凤婠,杀一个人容易,杀完人全身而退,属实有些难度。

毕竟别人的地盘,人生地不熟的。

她松开桎梏。

白柠栀跌落在地,捂着胸口狼狈咳嗽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白倾落不嫌脏污的白凤婠,上前两步去扶她,关切的问道。

"婠妹妹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她冷笑了一声,心里唱出好一朵白莲花,又绿又茶人人夸的旋律。

眼前人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嫡姐白倾落,长安城内出了名的美人,出身高贵,温婉可人,琴棋书画俱佳,可谓标榜的存在。

亦是导致原主活得痴傻的罪魁祸首!

 

 

第三章她是个傻子

年幼时,白倾落带来的一碗甜汤,毒坏了她心智,并暗示白柠栀和府中下人,折磨欺辱她。

而往往会在事后出现,表面伪装成担忧心疼,却无可奈何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树立好姐姐形象,衬托出人善美丽的光环,这些年屡用屡爽。

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见白凤婠没有搭理她,只当是吓坏了。

先转身对下人们说道。

"将二小姐带回去,找个郎中来看诊。"

白柠栀不甘心的喊道。

"大姐姐!"

"好妹妹先回去,席面还没散呢,动静闹大了引来外人,挨父亲罚不说,再丢了相府脸面。"

白倾落好不容易把她给哄走,头痛的扶了扶额。

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我还四处在找你呢,怎么跑到这来了。"

南御云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温声问道。

他一直跟着白柠栀她们,刚刚的变故尽收眼底。

白倾落郁郁叹了口气,行礼。

"就算殿下不喜婠妹妹,也不能欺负她啊。"

南御云连忙解释着。

"是白柠栀弄得,我充其量就旁观而已。"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白凤婠出声质问道。

"我是你的未婚妻,公认准定王妃,你却默许那群人来折辱打骂我,就不怕传扬出去被人耻笑,名声有损吗?"

南御云听到她的指责,瞬间涨怒。

"本王一想到与你有瓜葛,就觉得恶心至极!"

围绕在他身上最大的笑话,就是与白凤婠有那道婚约。

自白倾落的生母离世后,便迎娶白凤婠的生母入府为续弦夫人。

身怀六甲时,就被钦天监断言,腹中子是母仪天下的凤命,将来必能助力一统天下,结束九州乱世王朝。

皇后大喜,当即召相夫人入宫,指腹为婚,亲自将凤一字赐予作名。

不久,皇后生下定王。

同年白凤婠出生,生母难产而亡。

白凤婠曾经有多备受瞩目,如今就有多可笑。

"殿下消消气,婠妹妹许是受了什么刺激,并不是故意的。"

有白倾落的劝慰,南御云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些。

南御云与白倾落暗度陈仓,奈何被'准妹夫'的头衔束缚着,二人关系不能公之于众。

他对白凤婠的厌恶与日俱增,欲除之而后快。

"你爬过来把我的鞋舔干净,我就发回善心放过你。"

南御云趾高气扬,一副大发慈悲的模样。

有一道邪风刮过,他应声而倒,门牙正好磕在了石头上,呛了一嘴血污。

"哎呦!"

南御云疼得直叫唤。

意识到有些不对,发现脚踝处有青紫色的痕迹。

不是平地摔,是挨了打的。

"是谁敢暗算我,有种站出来!"

回答南御云的是,头顶一连串乌鸦叫声。

乌鸦飞过,还不忘拉了一坨鸟屎,正巧落在了头顶上。

白倾落用帕子帮他仔细收拾干净,垂首柔柔低语。

"那倾落就替婠妹妹谢过殿下不惩之恩了。"

与其看白凤婠出丑,还不如给殿下留下好印象。

再大的火气,听到白倾落安慰声,都烟消云散了。

南御云把脸凑过去,在她耳边暧昧的说着。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嗯?"

白倾落羞涩的垂眸,欲拒还迎的推了一下南御云。

"婠妹妹还在呢。"

南御云满不在乎的嘲笑着。

"她就是个傻子,能懂什么。"

在白倾落额头上落下一吻,两人相拥扬长而去。

一对道貌岸然的狗男女。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