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最新章节-(凤梨不知春)作品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最新章节-(凤梨不知春)作品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

更新时间: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凤梨不知春来源:ZW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是凤梨不知春创作的经典豪门总裁小说类作品,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内容摘要:身负凤凰命格,本该贵不可言,幼年时却被白倾落毒毁心智,猪油拌饭养得膘肥体胖,成为京都中的笑话,任何人都能欺辱。一朝穿越而来,再睁眼时已换了灵魂,白凤婠手撕无脑庶妹,严惩恶奴,揭穿白莲花嫡姐。减肥装扮,摇身一变成为京都第一美人,世家公子趋...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十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拾月阁三个大字挂在匾额上。

白凤婠见状,眸光微动,鼻间嗅到一股浓烈的桂花香气。

"这桂花树倒是繁茂。"

带她前来的张嬷嬷听得这话,咧嘴干笑:

"这是自然,卫小娘给二小姐选的地方是顶好的,这拾月阁中有一颗百年桂花树,秋日里香气最是浓烈。"

"如此说来,我倒要感谢小娘了。"白凤婠低笑一声。

张嬷嬷瞧着依旧肥硕的白凤婠,心中却是不安,只觉白凤婠好似变了一个人。

她干巴巴的笑笑,便带着一众丫鬟离开。

眼见张嬷嬷离开的背影,白凤婠了然一笑。

深夜,白凤婠从房间内起身,对上露珠不解的神情,她神秘兮兮的做了嘘声。

"小姐,您这是要去做什么?"

"这拾月阁中玄机颇多啊……"

白凤婠冷冷推开门,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桂花树下。

"将这挖开。"

露珠点点头,十分卖力的将白凤婠脚尖点的地方挖开,不过三刻钟,便摸到了一个硬东西。

白凤婠上前来,让露珠走到一边去,自己则小心谨慎的将这块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好香啊……"

露珠盯着眼前这个黑漆漆的盒子,十分疑惑。

白凤婠不过略微看了眼,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唇角轻勾,冷声道:"是麝香。"

"什么?"露珠一听这话,险些将盒子扔了出去。

好在白凤婠上前一步,将盒子稳稳接住,分明是肥胖的身躯,在此刻却十分灵活。

露珠哑然,看着白凤婠轻巧的身姿,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头一天认识白凤婠一般。

小姐的身手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了?

不过这个想法刚在脑海中形成,露珠便摇了摇头,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麝香上。

她面露担忧之色:"小姐,这麝香是何人放在这的?难道是……"

这拾月阁就是卫湘安排的,放麝香的人究竟是谁不言而喻。

白凤婠冷冷一笑,眸间泛出寒芒。

"除了卫小娘,还能有谁能用如此阴毒的手段陷害于我?"

露珠大惊:"小姐,咱们不如将此事告知老夫人,请老夫人为我们做主。"

"祖母年纪大了,不宜为此事伤神。"

话虽如此,白凤婠却十分明白,老夫人万万不会因为这没证据的事而指责卫湘,自己倒不如暂且隐忍不发,待到了合适的时机再将此事揭露。

次日一早,白凤婠依着原身的记忆到了荣安堂请安。

老夫人一见白凤婠前来,慈和的脸上布满了笑意,尤其是在看着白凤婠灵动的双眸后,更是欣慰。

"婠丫头,你可算是来了。"

"让祖母久等了。"白凤婠笑吟吟的依偎在老夫人身边。

眼见老夫人对白凤婠截然不同的态度,在座几人都是神色各异,尤其是卫湘。

她的管家权刚被夺去,今日前来讨好老夫人,可老夫人却对她不冷不热,闭口不谈管家权一事。

想到这,卫湘暗自捏紧了一双手。

白凤婠依偎在老夫人身边,余光扫过在座几人,心中嗤笑一声。

看来管家权对于卫湘而言是极为重要的。

毕竟在原身的记忆里,卫湘可没有在老夫人面前这样乖巧过。

"好了,用膳罢。"

老夫人招了招手,丫鬟们鱼龙而入,将精致的膳食摆满了一桌。

卫湘眼见老夫人直接忽视了自己的要求,心中一凉。

但为了自己在相府的好日子,卫湘还是硬着头皮道:"老夫人,妾身方才所说……"

"你身为妾室,掌管相府事务本就不妥,当年念在相府中无人可用之时,方才将管家权交到你手上,可你这些年来,究竟都利用管家权做了些什么?"老夫人冷冷的瞥了眼卫湘。

卫湘心凉了半截,知晓老夫人是因着白凤婠险些身死一事迁怒于自己。

还未等卫湘继续辩解,老夫人将手中茶杯放下,沉声道:"现如今落丫头长大成人,她身为相府嫡女,这管家权交到她手中我也放心。"

白倾落本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看戏,骤然受到如此大的惊喜。

待反应过来,连忙对着老夫人行礼道:"多谢祖母疼爱,落儿……"

白倾落话音未落,却见本是神采奕奕的老夫人眉头紧皱,还未发出声音,已然直愣愣的晕了过去。

"祖母!"

"老夫人!"

 

 

荣安堂中因为老夫人的突然昏迷大乱,好在老夫人身边的陈嬷嬷素来沉稳,当即让人请了回春堂的孙大夫前来。

"孙大夫,祖母的病情如何了?"

白凤婠是最为担忧老夫人的那一个。

她深知自己在相府唯一的依靠就是老夫人,自己目前尚无自保能力,若老夫人再发生意外……

只怕这几人能生吞活剥了自己。

孙大夫见白凤婠忧心忡忡的模样,叹了口气,摸着胡须无奈道:"老夫人这是陈年旧疾了,早在三年前,她便经常有头痛的症状,老夫为她调理多年,却也不见好。"

闻言后,白凤婠眼神冷凝,她思及老夫人方才晕倒的症状,只觉跟自己之前见过的一个病症分外相似。

思及此,白凤婠拉住孙大夫,又细细询问一番,坚定心中猜测。

"老夫人醒了!"

正在白凤婠回忆前世那个药方之时,却突然听得陈嬷嬷惊喜的话语,她连忙走进了卧房内。

此时卧房内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白凤婠走到老夫人跟前,将老夫人一双手紧紧握住,未语泪先流。

见得白凤婠这般模样,老夫人无奈叹息,低声道:"都是些老毛病了,不必担心。"

"可是……"

"孙大夫,我这孙女底子不差,就是这些年来一直不曾瘦下来,你可有什么好法子能让她瘦下来?"

白凤婠话说到一半,却被老夫人打断了,她拉着白凤婠的手,期盼的朝着孙大夫看去。

白凤婠愣在原地,心中隐约有暖流涌起。

老夫人一醒来,首先不是询问病情,而是关心自己的身体……

孙大夫一听老夫人的话,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

传闻中都说,相府二小姐白凤婠身材肥胖,长相丑陋,根本不堪凤命的身份。

可他今日见白凤婠双目清明,虽说身形肥胖,但也没传闻中那般不堪。

思及此处,孙大夫点点头道:"既然老夫人要求,那老夫便试上一试。"

孙大夫一面说着,一面搭上白凤婠的手腕,待探查白凤婠的脉象后,他一双眉毛拧到一起。

"孙大夫可有难处?"

对上老夫人担忧的目光,孙大夫摇了摇头:"二小姐的脉象混乱,体内浊气盛行,怕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导致身形肥胖。"

"可有治疗的法子?"老夫人眼前一亮。

闻言孙大夫沉吟片刻,最终在纸上写下一长串的药方交给了白凤婠:"若是二小姐依着药方吃上一段时日,也许会有些效果。"

白凤婠瞧了眼药方,见药方与自己私下准备的药方只是稍有出入,便知晓孙大夫确是个医术高明之人。

她朝着孙大夫行了一礼,心中虽说波澜不惊,可面上却是欣喜若狂。

"祖母,婠儿真的能瘦下来吗?"

"这是自然,孙大夫可是当年太医院的院首。"

老夫人慈和的面上尽是温柔笑意。

白凤婠笑眯眯的应下,余光扫过站在帷幔外的白倾落与魏嬷嬷两人。

她知道,有的人做贼心虚,要沉不住气了。

 

 

第十二章捡了个黑衣人

拾月阁内,白凤婠将小厮的衣裳换成出门的装扮。

一旁的露珠眼见白凤婠的动作,瞳孔不禁放大,不可置信道:"小姐,这么晚了,您为何要做出如此打扮?"

虽说是询问,可露珠摆明了是知道白凤婠这般装扮定是要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露珠乃是白凤婠最为信任的人,更何况将来白凤婠无论要做什么,露珠作为她身边最亲近的人,想瞒是瞒不过的。

白凤婠索性开门见山道:"我要出府一趟。"

"出府?"露珠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凤婠。

对上她的目光后,白凤婠点点头道:"我要为祖母治病。"

白凤婠知晓,老夫人乃是她在相府内唯一的依靠,她一定要保护好老夫人。

"可孙大夫都说……"

露珠的话在白凤婠的注视下不觉收了回去。

但她面上仍是止不住的担忧:"小姐,您若是要为老夫人治病,直接跟老夫人说一声不就行了,她那般疼爱你……"

"若是被那几人知晓我会医术,你认为我还能平安无事的站在这吗?"

白凤婠一句话,顿时让露珠愣在了原地。

不错,现如今白凤婠已然恢复神智,但因着她样貌丑陋,身材肥胖,除了有老夫人的宠爱外,根本谈不上任何威胁。

可一旦白凤婠有医术的事暴露,卫湘等人只怕恨不得生吃了她。

于是露珠便闭嘴不再言语,只在白凤婠出门时,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姐,您可千万要小心啊。"

"你放心吧。"

白凤婠身形虽然肥胖,但她凭借着精湛的技巧,倒是十分敏捷,没有被巡逻的护卫发现。

此时已是宵禁时分,白凤婠刚出了相府,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心中颇为满意。

如此一来,正好有助于自己行事。

待想明白这一点,白凤婠小心的动作起来,径直往右侧走去--今日她跟孙大夫打听过,药铺就在城西。

半个时辰后,白凤婠总算是到了城西,她拖着这笨重的身子一路运气走了许久,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

白凤婠不满的看着自己肥胖的身体,有些不悦。

看来自己要尽快减肥才是,不然的话,再遇上些事情,单单就是这身体,都要拖累自己。

到了药铺内,白凤婠动作十分迅速,凭借前世的记忆,将药迅速抓好,就准备离开这。

她不敢在外久留,现在相府内多得是人对她虎视眈眈,最好还是尽快回府的好。

可就在白凤婠准备离开之时,她却嗅到了一股血腥味,身后杀气毕露。

白凤婠浑身紧绷,侧身躲开这一击,她瞧见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被一个男人占据。

男人蒙着面,唯一露出的眼眸中尽是杀意。

白凤婠在见到男人的第一眼,当机立断的往外跑去,但男人比她更快一步,还未等白凤婠到门口,后腰已然传来一阵尖锐的触感。

"你中毒了,我可以救你。"

在危机下,白凤婠脱口而出道。

果然,就在她说完这话后,背后的杀气消散了些。

南辰勒盯着眼前这肥胖的女人,心中疑云顿生,但他的确察觉到自己伤口处正传来一阵蚀骨的痛意。

半响后,南辰勒放下手中长剑,冷冷的看着白凤婠:"不要试图耍小花样,即便我身负重伤,却也能在一息之内取你性命。"

白凤婠自是连忙点头,她仔细观察了一眼南辰勒的伤口后,迅速的动作起来,很快就在南辰勒的面前将药草全都捣碎,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南辰勒的伤口处。

她自然是不敢耍小花样的,自己现在内力全失,只凭借着前世的技巧在眼前这男人面前,就如同班门弄斧一般。

好不容易将伤口包扎好,白凤婠长舒了口气。

这时,南辰勒一直抵在她脖颈处的剑方才移开。

"你可以走了。"

白凤婠闻言后,小心翼翼的抬眸瞧了眼南辰勒,在对上他冰寒眼神的那一霎那,那一股打探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

她朝南辰勒作了一揖,迅就离开了药铺。

南辰勒看着白凤婠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夜中,眼眸深如古潭。

这样身材的女子,整个京城,也只有那一人了。

白凤婠逃出生天,刚是回到相府看见在夜色中的拾月阁三字,她松了口气,但走进一瞧,却如同置身在冰窖中一般。

白柠栀怎会在这?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