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凤梨不知春)(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凤梨不知春)(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

更新时间: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凤梨不知春来源:ZW

白凤婠南御云小说结局这里提供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白凤婠南御云小说,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作者凤梨不知春主要说的是:身负凤凰命格,本该贵不可言,幼年时却被白倾落毒毁心智,猪油拌饭养得膘肥体胖,成为京都中的笑话,任何人都能欺辱。一朝穿越而来,再睁眼时已换了灵魂,白凤婠手撕无脑庶妹,严惩恶奴,揭穿白莲花嫡姐。减肥装扮,摇身一变成为京都第一美人,世家公子趋...

《拥妃入怀:拐个王爷当夫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打脸小娘

原主经常被罚抄写,白凤婠倒背如流。

"正室嫡出的身份才能迈进家祠门槛,若是兴罚也是正室长辈下令,为的是以正家风。"

白凤婠看到卫小娘一寸寸沉下去的脸,她勾起轻嘲的嘴角。

"我竟不知小娘被扶正了,何时的事?"

卫湘被戳中了痛处,当了二十多年的妾,先后送走两位正室大娘子,可因是贱籍出身,一直扶不了正。

连带着栀儿也只能是庶出,相比行若痴傻的白凤婠却占着嫡出头衔,她焉能不狠!

"放肆!在家祠罚你,都玷污了祖宗门楣。"

白凤婠丝毫不怯,吐露出四个字。

"愿是你不配!"

卫湘气得抬起巴掌,就要扇过去。

却被被白凤婠拦截在半空中。

"小娘在家祠吵吵闹闹,惊扰祖宗牌位,才是真正的罪过。"

贱丫头何时变得伶牙俐齿了起来?

白凤婠'好心'的帮卫湘出主意。

"等小娘请得父亲出面时,再来教我做事吧。"

白凤婠算是看出来了。

有母必有其女,白柠栀和她娘一模一样,龌龊心思不少,冲动不过脑子,经不住挑唆。

时常被白倾落利用,明面上欺负原主,背地里都是她指使。

既能维持白莲花形象,又能手脚干净。

"果然是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半分教养都没有!"

卫湘悻悻骂道。

"我不似栀妹妹爹娘双全,可竟也教养成泼妇性格,不敢恭维。"

白凤婠看卫湘被气成猪肝色的脸,就忍不住想发笑。

"若是小娘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了。"

卫湘现在奈何不了她,只能狠狠看着,任凭她扬长而去。

"小娘,要奴婢看来,二小姐好像没以前那么傻了。"

嬷嬷嚅嗫着说道。

"要你说,当我瞎吗!"

卫湘气得不轻。

像是想起了什么,嬷嬷悄声附耳言。

"小娘息怒,估计这会有人比咱们还焦急。"

卫湘顷刻懂了嬷嬷的言外之意。

只管作壁上观,待会有的是好戏要看。

等白凤婠原路回到院中的时候,发现另一波人比她还早先到了一步。

"啊!你们别碰我,放开!"

隔着老远就听到露珠凄厉的叫声。

另白凤婠心里一紧,跑了过去。

"住手!"

呵斥声另几个嬷嬷回头,但抓着露珠瘦弱身体的手,没有松开意思。

"今天是什么日子,上赶着来找事?"

白凤婠眼眸中升起腾腾杀意。

为首的人她认得,是白倾落的乳母魏嬷嬷。

白倾落能有如此心机手段,可多是她耳融目染的教化。

"二小姐安。"

魏嬷嬷敷衍的弯了弯膝盖,示意先让她们松手。

露珠赶紧站起来,张开双臂护在小姐身前,戒备的看向众人。

"看来哪日我该在院门上挂个牌子,闲人与狗不得入内!"

魏嬷嬷半阖着眸子,露出死鱼眼的眼白,说道。

"二小姐在讽刺谁呢。"

"我说谁,谁心里清楚,上赶着对号入座。"

魏嬷嬷显然比卫小娘之类的段位高些,不屑与白凤婠逞口舌之争,拍拍手示意郎中上前。

"大小姐忧心二小姐伤势,特命老奴带着郎中来看诊。"

名为医病,实为试探。

多年前,魏嬷嬷操持来的毒药,让原主痴傻不堪,从母仪天下的命格跌落成天煞孤星。

相安无事这些年,白凤婠突然变得和正常人一样。

白倾落和魏嬷嬷慌神了……

"我没事,不需要。"

白凤婠冷硬拒绝着。

魏嬷嬷可没有给她选择余地,吩咐道。

"动手。"

几个五大三粗嬷嬷将白凤婠团团围住。

但还没有靠近她,就像是集体中了邪,膝盖一软扑通几声,全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哎呦!"

嬷嬷们疼得连连惨叫。

白凤婠收回藏在手里的银针,用袖子掩了掩,眼角中含着笑意。

一群无用的喽啰而已。

 

 

第六章刮目相看

"见鬼,真是见鬼了!你……用了什么邪术?"

魏嬷嬷难掩震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充满了警惕。

这群愚昧的古代人。

"昨夜我恍惚一梦,云游仙外遇菩萨真人,她教化点拨我,这些年荡毁的心智竟一点点找了回来。"

依着原主的记忆里,魏嬷嬷恶贯满盈,还笃信神佛,真是天下之滑稽。

索性,白凤婠专戳她的痛处。

"菩萨真人还告诉了我,人在做天在看,上苍都记得清清楚楚。"

白凤婠意有所指的暗道。

魏嬷嬷周身如坠冰窖,两股颤颤险些站不稳,勉强张口。

"二小姐又开始说疯话了。"

几个嬷嬷陆续从地上爬起来,可踟蹰的都不敢上前。

郎中见状缩了缩脑袋,这趟浑水滩不得。

"我家中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脚底抹油开溜,着急得连药箱都忘了拿。

白凤婠闲适的坐在石凳上,拿起陈旧茶壶,往寒掺的碗盏里倒了水,上面漂浮的死虫把她给恶心到了。

她抬眼看了一圈,围着她虎视眈眈又升怯馁的嬷嬷们,举起手中茶盏。

"你们还不走么?要不先喝碗茶先。"

魏嬷嬷心一横,发了狠劲。

"二小姐这是被邪祟上身了,得用棒槌打一顿,方才能驱除!"

拎起手中的家伙什,就往二小姐身上砸去。

就算是神智清明,也非要几棒子,再把她打痴傻了才行。

白凤婠握着茶盏旋身而起,躲过魏嬷嬷迎面一击,脚尖踩在她脑袋上,硬生生压迫跪在地,捏起下巴灌进有死虫子的馊水。

白凤婠落地险些没有站稳。

身上这堆抖抖的赘肉,的确是碍事啊。

魏嬷嬷干呕了好几声,胃里翻江倒海,想把刚刚咽进去的液体吐出来,折腾了半天,也无济于事。

"你……你!"

魏嬷嬷狼狈的不成人样,眼神从一开始的轻蔑,渐渐被恐惧所替代。

"小姐太厉害了!"

露珠忍不住鼓掌喝彩,满脸崇拜。

白凤婠飒气外露,还当她是软柿子,任由拿捏?

既然成为天选之子,重活于异世中,又身负高贵命格,就应当活得肆意!

"我们还是先走吧,回去从长计议。"

其余嬷嬷们架起魏嬷嬷,灰溜溜的正打算离开。

却听到院门外传来暴喝的声音。

"在闹哪出洋相!"

嬷嬷们窸窸窣窣跪了一地。

"见老爷安。"

白凤婠转身,笑容凝滞在脸上,垂眸掩去神色,道。

"父亲。"

谁都没有料到,白长暮会出现。

他向来是厌恶白凤婠的,原主上次见他一面,还是半年前的事。

"你们不跟在大小姐身边伺候,来这折腾什么?"

"是。"

魏嬷嬷领头躬身跪下。

白长暮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白凤婠,冷漠的说道。

"你祖母祭祖回来了,去见见她吧。"

若不是拗不过她絮叨,是断然不会踏足这个地方。

老夫人这么快就回来了?

定是心里惦念着二小姐,半个月的行程,硬生生缩减了一半。

魏嬷嬷心里顿时警铃大作,竖起耳朵来仔细倾听。

"祖母归家,婠儿自当前去请安侍奉。"

白凤婠唯一的保护伞是祖母,为了长久下去,好生抱紧大腿才是王道。

不得不说,原主是真的惨!

爹不疼爱后娘狠毒,唯有一个祖母多少庇护些,才战战兢兢活到现在,要不然早就嗝屁了。

 

 

第七章抱紧大腿好乘凉

正厅

老夫人杵着红木拐杖端坐在主位上,虽鹤发苍苍但难掩神采奕奕。

白凤婠进来,躬身给她请安。

"问祖母安。"

老夫人眼前一亮,何时婠丫头有神识,知晓规矩了。

更让她高兴的还在后面呢。

"祖母舟车劳顿,可觉得疲累,最近膳食进得可香,睡得可安稳?"

险些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婠儿口齿清晰不说,还知晓关心人了。

"快些过来,让祖母好好看看。"

招手让白凤婠到跟前,也不嫌她脏兮兮的小手,径直牵了过来,用金丝帕子擦拭干净。

对着坐在一旁的白长暮说,纳罕道。

"最近皇后派太医来给诊婠丫头的病了?"

白长暮没好气儿的冷哼一声。

"皇后没拿着圣旨来退婚,就算不错了。"

这话让老夫人听着不高兴了,稍不满的嘟囔着。

"定王庸碌无为,论才华见地和兵法武功都不如厉王殿下,要不然他这个嫡子早就成了太子,权且不论婠丫头的凤凰命格,皇后也舍不得相府这么大的助力。"

白长暮见老夫人公然议论朝政,赶紧示意噤声些。

朝堂之事,小心祸从口出。

"我为官近三十载,向来是谨慎,轻易不会参与党派,定王也还不至于没出息到,需要娶一个疯癫的嫡女稳固地位。"

老夫人点了点头,他说的有道理,只是苦了婠丫头。

看着她乱糟糟的头发和破布烂衫衣服,不过是回祖地一月,没人照拂,日子过得又是这般艰难。

可恨她这个儿子,若不是他默许,底下的人谁敢作践嫡出的小姐。

白凤婠能看出老夫人对她的恻隐之心,完全是处于骨子里的嫡庶之分,一个大家族中却容不下个神智失常的嫡女,说出去平白惹人笑话。

这点恻隐之心,还远远不够。

需要再想点法子才是。

"祖母你看,他们伤了婠儿好疼。"

白凤婠拿捏好分寸,软软开口。

将袖口挽了上去,臃肿双臂上,遍布着猩红伤痕。

"天呐!"

祖母用拐杖怒锤地面,心疼更甚。

白长暮急忙站起身,躬身揖礼。

"母亲大人切勿动怒,火气伤肝,仔细着身体才是。"

老夫人脑海里全被婠丫头的伤给占据了。

"和我说说都是谁干的,不要怕有祖母在,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白凤婠以退为进,先示弱。

"不用了祖母,再引起什么风波,就是婠儿的不对了。"

老夫人权当是她被那些人欺负怕了,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吩咐自己身边的使唤人彻查。

一查不要紧。

白倾落带着魏嬷嬷,卫小娘带着白柠栀,悉数都到了正厅,满满站了一排。

气得老夫人无从下手。

白长暮看向角落的花瓶,似是在认真研究纹路样式。

"祖母何时回来,怎么也不和落儿说一声,好来迎迎您。"

白倾落温婉笑言。

卫小娘悄悄推了一把白柠栀,递眼色。

"是啊,祖母离家这些时日,栀儿常常挂念。"

她跟着补了一句关心的话。

"是么?"

老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在来时路上,她们就搞清楚了祖母叫她们的来意,于是白倾落主动开口,将话语权握在自己手上。

"栀妹妹还小不懂事,对婠妹妹那面有些偏激,这就替她给祖母道个歉,以后定要善待婠妹妹才是。"

这话卫小娘不愿意听了,阴阳怪气的言。

"敢情过错都在栀儿身上,你的乳母魏嬷嬷就能择干净了?老爷去的时候,魏嬷嬷刚找完二小姐的事。"

魏嬷嬷梗着脖子反驳。

"奴婢是带着郎中去给二小姐看诊了,她身上的伤是三小姐所致,奴婢可是连二小姐一片衣角都没碰呢。"

白柠栀呛声回去。

"若魏嬷嬷真心给婠姐姐医治,她又怎会反抗不从,把郎中都吓跑了。"

原来小娘很掌握她们这院的动向么。

白倾落欲要再开口时,老夫人不耐烦的打断争吵声。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