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真叶尘全文免费阅读-任天真叶尘小说

任天真叶尘全文免费阅读-任天真叶尘小说

捡到老公是隐藏boss

更新时间:捡到老公是隐藏boss舞凌盟主来源:zsy

《捡到老公是隐藏boss》男女主角为任天真叶尘,是舞凌盟主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现代言情小说,正在网易火热连载中。捡到的失忆大帅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学东西快,吃得还多,女主微薄的画漫画工资迟早要被吃垮,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恢复记忆,这期间,却如过山车一样刺激……...

《捡到老公是隐藏boss》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倒在门前的乞丐

月黑风高之夜,漆黑的巷道内:

墙面人影幢幢,追逐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紧张急促的呐喊声。

那是深夜的城中村,在这里可能存在暴力和无法无天的斗殴,那也只是偶尔会有动静,今夜格外惊动,甚至出现了不绝于耳的枪声!

作为推理漫画家任天真小姐,披着一头及腰黑发从床上被吓醒。

窗外传来追逐呐喊声,好奇心泛滥的她,勇敢拉开了窗,探出头,看向外面……

只见一陌生男子,攀上了下方低矮的屋檐,站在月色之间,和刚探出头的她相距不过十米。

他身后是皎洁的明月,身形颀长像是黑夜的使者,身后宛若黑翼消失,而一不小心坠落凡尘,落于屋檐之上。

厚云流逝,月色敞亮,天真和他对上了视线。

只见他眸光微寒,发丝摇曳,清冷面容和强劲的气场,仿若他才是漆黑之夜的一轮皎皎明月,夺目耀眼,气质非凡。

那是不属于黑暗的气质,一张俊逸的脸庞,写满了难以揣摩的冗长故事,那一定相当精彩绝伦。

黑夜也难以阻挡天真欣赏此人的容颜,如此俊俏的一名男子,至少完全符合任天真对于漫画男主的形象设计,光是远远这么看着他,绘画灵感爆炸。

这个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起码不会像她一样只能宅在家画漫画度日。

思索间,几个高大的黑衣人便穿梭在城中村小巷中,男子压低身子,好似在躲避。

那一刻男子和黑衣人们不过一面屋墙之隔,只是高度不均。

视野开阔的高楼上,将底下人尽数看遍,而双方紧张万分的情绪全部投给了任天真一人。

黑衣人左右环视,看到了五楼窗台的任天真,怒吼着问她:“在哪里!他躲哪里去了?”

任天真吓得后退,联想到黑衣人已经意识到他可能躲在附近,如果不救他,他们一定会找到……

鬼使神差,任天真抬起手,颤巍巍的手指指向一个遥远的方向。

那一刻,黑衣人顺着那个方向冲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尘风俱静,月明星稀,黑夜的恐惧,不过如此。

躲在屋檐的男子,抬头望着任天真,半晌,没有任何道谢或者简单的一个弯腰也好。

他往相反的方向跳下,毫不留恋地逃离。

看到他离开,任天真长吁一口气,迅速将窗户拉好,把灯关上,僵直躺在床上。

安静不过片刻,抓耳挠腮质问自己,自己都干什么啊!

要是逃犯怎么办?

要是警察便衣抓人怎么办?

要是自己误事了怎么办?

一晚上的思想挣扎后,失眠的任天真从床上爬起,洗漱完趴在电脑桌前画画……

没错,她是身高158,今年22岁的文艺小青年,某平台推理漫签约画家,选择在家连载漫画,月入三千基本苟活度日。

就在昨天晚上,她,好像摊上大事了!

……

任天真盯着黑眼圈,额头刘海夹着发夹,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刷牙,半晌后,责编罗小漫夺命连环CALL突然带来一个好消息!

告诉她,就在昨天,她的漫画实体销售已破千册!

虽然和大神们相比她只能是垫底的,但对初次体验的她来说,已经是天大喜讯!

为了庆祝此事,今天,她要忘记昨晚的不愉快,出门吃火锅!

酒足饭饱。

任天真摸着自己浑圆的肚皮,进便利店采购一番,泡面饮料零食囤了一个星期的,剩下的等网购再囤两个月即可。

回去的路上才发现是工作日,居民住宅区人挺少,偶尔有老爷爷坐在公园的小板凳上乘凉。

有社交恐惧的任天真头也不敢抬,回到了楼下……

只见一人蜷缩在楼下大门边,挡住了回家唯一的路。

她伸出三十六码的小脚丫碰了碰,发现是软的,而且还动了!

哪里来的乞丐?等别人发现就会赶走他了,她就不管了……

她咽咽口水,跨开超大的一步,成功跃了过去!

刚跃过去,脚腕被他突然拽住!

“啊!”天真大叫一声,拿着手里的重物狠狠砸向他的脑袋!

“咚!”地发出撞击声。

“乞丐”突然没了动静,天真才发现刚才狠狠一砸,他的脑袋流下一串血水。

啊啊啊!

砸他的购物袋里还有饮料等重物,怕是要把人砸死啊!

危机时刻,天真拿着手机想报警,但他突然呢喃道:“水……给我水……”

天真小心地靠近,拿出刚买的水远远递给他,他却无动无衷。

“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放地上了……”

天真把水放在旁边,他也没动静。

天真默了会,拧开盖子,对着他的脸把水倒了下去……

“哗啦”一声,“乞丐”的脸被水覆盖完全。

他干瘪脱皮的嘴唇里伸出舌头舔了舔,虎牙明显的一排白牙也太诱人了……

天真眨着大眼睛好奇看着他。

他脸上的脏东西和血水被冲洗,干净的脸看起来异常俊逸,轮廓分明,鼻梁高挺,连睫毛都好长,像极了昨晚目中无人的漫画男主逃亡犯!

这么巧!天真大惊失色,不会是来索命的吧?

天真摸着下巴认真分析着……真的好帅啊,感觉自己现在能看着他画出三百张画。

她没得罪他吧,看穿着不破,应该不是乞丐,还是交给警察吧。

“喂你……我给你打120,然后你自己报警找家人。

”天真说着已经拿出手机,退到一旁拨号。

不过一瞬间,他猛地起身,将她拿手机的手摁在墙上,把人死死锁在墙边,森冷的气息从唇边吐在天真脸上,那副样子,仿佛要吃人般可怖。

任天真在这一刻已经认为自己遭遇坏人,要被杀了。

他那双紧蹙眉头下的眼睛瞳仁,牢牢将她钉在墙上,唇色薄凉,嘶哑吐出几个字:“别告诉任何人……拜托你……太危险了。”

危险?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男人,甚至是第一次被壁咚,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境遇?

任天真抬着头,却缩着脖子,才发现这个人好高,而自己无法再后退,脚尖踮起,脚后跟压在墙脚,退无可退,满脸不知所措。

妈妈,我是不是遇上坏人,我要死了吗?

任天真眼角带泪,楚楚动人。

他看得一愣,发觉她在发抖,轻声吐了句:“我不会害你……”

说完,脑袋瓜子又流下了一串猩红的血水,他晕乎乎松开了她的手,然后往外面走没两步,“扑通”一声巨响摔在地上。

吓得天真还没流出来的眼泪都缩回去了。

“有没有人啊?来看看他……”天真再次小心翼翼走到他旁边,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气息稳重,死不了……

倒在地上才看清,他的后背竟然有一处伤口,因为血液凝结,现在周围已经成了黑色的,中间还有点暗红色的鲜血在流。

“要赶快处理。”

天真迟疑片刻,要把他……拖回家包扎吗?

第2章 我要住下来

家里蹲死宅推理漫画家任天真小姐。

日常工作是,发夹夹起长长的刘海,在昏暗的房间内打开电脑,拿起笔触,慢慢描绘起脑海中的画面……

现在她暴躁得只想掀桌,画个锤子!

她外面的客厅里现在躺着一个看起来有一米八的大高个大帅哥!

把人拖上来之后,她秉承着此人可能是坏人的想法,用之前网购来的药箱子给他做了紧急的止血和包扎。

他背后的伤口看起来是被尖锐的东西刮到了,幸好不是枪伤,否则她干不来取子弹这种事。

作为推理漫画家,虽然她很想看看伤是怎么样的,但总觉得想法太残忍了,要是子弹打在后背中间,这人早没命了。

处理完后,把他的手用尼龙绳捆了起来,以确定他醒来后不会爆发。

剪开他的衣服才发现,这人一身的腱子肉和颀长的马甲线,不止帅还man。

任天真根据网上学的一些知识,猜测他应该是喜欢健身或者游泳之类的,手指纤长皮肤白皙,家里应该不会穷。

暂时推测了出这些,任天真准备了水和一些面包扔在客厅的桌上,躲进了房间。

实在太在意了画画也没心思,外面突然有了响动,估摸着是醒了,大门她也没用钥匙锁上,他要走随时能走。

“哐啷啷”几声剧烈响动后,天真实在无法容忍了,打开门缝偷看。

沙发上人不见了,厨房好像也没有,面包没了,水没了……刚才的声音是墙上的挂饰掉下摔碎了。

“喂……”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突然从门的盲区探出头,明眸俊脸徒然暴露在天真的面前!

天真立马反应关门,却被他一把拽住把手,膝盖抵进门缝,强劲的力道让每天宅在家里的软妹天真束手无策!

他冲破房门,用力过度往前倾倒,天真吓得往后直退,猝不及防被男人狠狠压在了身下。

房间里窗帘紧闭,只有电脑屏幕发着光。

他突然倒下,觉得背疼、脑子疼、膝盖疼,以至于喘息声越来越清晰。

他身上缠着绷带,温热的气息吐在天真耳畔,只穿着一条裤子,在天真眼底简直……禽兽万分!

任天真红着脸狠狠捶了他胸膛几拳,找出空隙快速钻出去,坐在地上,拿着水果刀和一个瓶子,舌头打结道:“你你你……快出……出去,我有刀的啊,我还有防狼狼……喷雾!你敢动我一下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他视线总是模糊不清,脑子里刺痛,眼前的女人扎高刘海露着洁白的大额头,哆哆嗦嗦的样子好滑稽……

“这里……”他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紧蹙按住脑袋,“是哪里?我是谁……”

“啊?”天真哆嗦的弧度小了点。

他道:“你认识我吗?”

天真噎着口水,反问:“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摇摇头,“我好像叫……叶尘。”

天真放下匕首,内心五味陈杂:我的天,上辈子她是积了什么德,竟然让她遇上了失忆桥段!

她能借着势头立马画出三千……哦不三百张画,把他带回家,还是有点点用途的。

他艰难爬起,环视一眼四周,顺手打开了房间灯,才看清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塞满了东西,不算乱,但东西很奇怪。

鬼的面具,牛的头骨,丑陋的连体衣还有钢丝圈等……地上铺了柔软的垫子,好几个丑陋的布娃娃,还有骷髅木偶……

“你还能想起什么?”天真从地上爬起来。

叶尘垂下头,脑子一团乱,断断续续好像有几个画面,但详细的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疼。

“你先别想了……”天真见他无害,把他推到外面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道:“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应该不会忘。”

叶尘接过水杯,低声道:“为什么帮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帮你?不是什么都忘了?”天真说话的时候,搬着小板凳坐得老远,保持警惕。

“这里是你的住所,我最后看到的画面是……”

叶尘看到一个女孩,蹲在旁边和他说话,样子好像很担心。

“我实话跟你说,你倒在我家楼下,我不得已才把你拖上来,而且你可能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不排除已经破产了正被黑社会追债。”

天真说着把小板凳又往后移了移,隐瞒了自己的私心,难道要实话说他很有漫画男主的脸,自己看着挺有灵感的?不,但事实上来后她就紧张得一张画没画出来。

“你身上没有证件,没有钱包,连手机也没有,我真的没偷偷拿走骗你,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非常中二的项链……”

“项链!”说到这里,叶尘一摸空荡荡的脖子,猛地站起身,牵动伤口又疼得摔回沙发。

天真走到玄关放钥匙的地方,她解释道:“我把你拖上来的时候,掉在楼梯里,上来后顺手就放这里了。”

项链是一颗鹌鹑蛋大小的湛蓝色椭圆宝石,底座有很奇妙的纹理。

色泽很亮,当初天真能在楼上一眼锁定他的位置就是因为这如星光般的流光溢彩吧。

挺硬的,掉下好几层阶梯,一点刮痕都没有。

叶尘接过这块沉重的项链,握在手心,一脸的坚韧,虽然想不起来是什么,但刚才自己的条件反射现象,说明很重要。

天真猜想会不会是价值连城的宝石?能买下一栋大楼的那种?

“谢谢,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叶尘道了谢,看向远处的天真。

天真随着板凳已经移到很角落的地方。

“你很怕我?”叶尘问道。

天真又拿起水果刀,解释:“我和你非亲非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当然怕你,你没什么事的话,自己去警局求帮忙,我给你画个地图,走上两小时应该能到,不想走的话我可以提供两块钱……”

“你也说了,我家可能破产,我正在被黑社会追杀……”

“我那是猜测!”

“为什么会这么猜测?”

“我看见……”天真迟疑了下。

她还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看到他被追,没告诉自己指了一个错误的方向救下他。

“我要住在这里。”

“嗯随你……”天真反应缓慢,应完才惊讶地跳起来,“别开玩笑了!”

叶尘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微微弯着腰,语气沉稳,气质尽显:“直到我恢复记忆,期间我不会打扰你。”

“可这……是我的家,我也没钱养……”养帅哥……

“我可以给你打欠条,只要我不死,就一定会还你。”

“我……”

天真迟疑期间,叶尘不知何时已靠近,那压迫的微妙感觉,让天真连忙摆手道:“行行行,你别靠近我!”

叶尘嘴角微勾,坐回了沙发。

“想住下来,可以,没问题,”天真正了正色道,“但是我有条件。

第3章 反正你在我眼中

任天真小姐,锁在房间里彻夜想了同居守则,准备打印成本,挂在外面当日历一样。

同居法则第一条:关于房间,不准踏进房间一步,不准偷看房间一眼。

这一点,是誓死必须遵守的条件!

叶尘认真听讲,点点头,内心:反正都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

叶尘的床是客厅沙发,目前没有多余的被子,客厅只有风扇,拿毯子凑合就行。

叶尘在这一点有疑问:“如果天气很热呢,没有空调我会睡不着。”

天真指着冰箱,无情道:“到时候你自己装几个冰袋贴脸上。”

“……”叶尘建议,“你晚上睡觉把房门打开,我也能吹到空调。”

“不行!”

“嘁。

”撇脸。

“喂喂,我听到了。”

叶尘没有换洗的衣服,天真拿了几个中性的宽松衣服给他先套套,等网购来了再说。

叶尘换上一件果绿色的衬衣,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健美身材,穿上去是有点紧了。

但是这种莫名好看让天真捂住了鼻子,感觉快流鼻血了,怎么会有人的容颜这么经敲耐磨,简直可帅可美……

“我长得好看吗?”叶尘毫无所觉,单从天真欣赏的样子和靠近时脸红的样子来说,自己应该不差吧。

“好看个鬼,难看死了。

”天真撇着嘴死不承认。

“是吗……”叶尘耷拉下脑袋,有点伤心,好似狼犬突然的嘤咛沮丧,任哪位姑娘瞧见了,都难以抵挡的巨型冲击。

天真捂住脸,造孽啊,迟早有一天她可能会倒贴!

不行!她是主子,她要威严霸气不食人间帅哥!

所以制定同居法则第三十六条:关于关系,对外说是姐弟,对内是主仆,不可违反。

叶尘看着天真小姐一米五几的身高,用手比划了一下,道:“主与仆我没问题,但是……怎么看我都是哥哥吧?”

“我不管!”

叶尘爽朗一笑,道:“主人可真任性。”

天真把脸转开,故作镇定,体验了一把大小姐的游戏,以为自己装得很成功,耳根子红了都没发现。

叶尘来到任天真小姐的住处同居的第五天,身体基本重拾对生活用品的习惯,只是记忆还是断断续续的,连不起来。

他还发现,他的主子不管白天晚上都不会出门,成天锁在房间说是工作。

冰箱里塞满了速食食品和饮料,天天外卖加水果,走过最远的路,就是到附近一百米的便利店,买零食。

而她制定的同居法则第六十八条:没有她的允许,叶尘不能随便离开租房,甚至只是出去楼下,因为他现在是逃债身份。

叶尘的身体看起来也不是用来宅的,刚开始会在家原地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后面,就算偷偷出去跑步,也不会被发现。

因为实在无聊,好说歹说借到了天真的iPad,身体的感觉忘不了,一拿到手上就会操作,但是登录社交软件时,却在关键时刻忘记了密码。

只能暂且放弃从这里突破。

叶尘躺在沙发上,单手枕着后脑勺,望着天花板,拿出项链看了看,宝石中的清透蓝色仔细看会发现,有一股诡异的黑。

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追债这么简单。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主子天真挂着两个黑眼圈走出来,从冰箱里拿了根雪糕想提神。

她一回头看到沙发上的叶尘,吓了一跳,又摸摸胸口道:“一周了还是不习惯家里有外人,差点以为是做梦。”

然后进房间继续奋斗。

这工作强度的确很厉害,不过天真说只有这几天需要赶稿,月底要截稿了。

小小的年纪,小小的身子,却很有自律性。

叶尘对她也算是小小刮目相看。

……

天真再次从房间里出来时,是因为外面的饭菜香。

她流着口水走出来,看到叶尘拿着锅,围着一直没用过的女仆围裙,口水流得更严重了。

天真乖巧地坐在餐桌边,看着清蒸鱼、红烧鸡翅、蒜蓉白菜,和晶莹剔透的白米饭道:“你竟然会做饭?”

叶尘解开围裙,淡淡道:“不是很熟悉,但是网上有菜谱,照着菜谱做,谁都会做饭。”

“我就是例外。

”天真扶额,她几乎是黑暗料理界的至尊王者。

叶尘一坐下,天真就动筷子,久违的白米饭,热腾腾菜,吃着吃着,眼泪一颗颗落在腿上。

叶尘眉头一蹙,惊得怔在原地。

“对不起……我只是想我爸妈了。

”天真擦擦眼泪,掩着面容。

“我之前和他们说,我要当漫画家,他们不答应,我就逃出来了,那之后已经过了一年多……”

“我做饭难吃,做什么都笨手笨脚,他们断定我会忍不住回去,可是我不想放弃我的梦想……可我画了这么久,实体漫画书才卖出一千多册……”

叶尘沉了下气,夹了一块鸡翅放在她碗里,轻声道:“已经相当厉害了。”

“你知不知道那些同行卖了多少?”天真伸出五根手指,“至少五万。”

叶尘看着她晃动的指头,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

“你!”天真吓了一跳。

他的手掌温温的,而自己的手,长年像是从冰窟里刚捞起来。

“别动。

”叶尘拽紧,用手指搓了搓她的手指两处,软绵绵的小手指上,有着握笔太久留下的粗糙茧痕。

叶尘一勾唇角,那醉人的笑容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天真面前,他说:

“我不管别人如何,反正你在我眼中……很厉害。”

原本已经要止住的眼泪,在看着他时,一颗颗满溢而出,干干脆脆的,直到留在眼眶的眼泪将他的样子模糊……

取而代之的,是曾经不堪的过去,那个狠心转身离开的背影,现在好像越来越模糊了。

她破涕为笑,将手抽回来,嗔道:“吃饭!”

两人坐在一桌,各吃各的,天真心情不错,吃饭一口接着一口,超满足。

“对了……”叶尘突然出声,囫囵吃下一口饭,道,“钱用光了。”

“……”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