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盛如尘盛斯年安尘-完结版阅读

思念盛如尘盛斯年安尘-完结版阅读

思念盛如尘

更新时间:思念盛如尘思思一念来源:QR

思念盛如尘是由思思一念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型的小说,思思一念的《思念盛如尘》讲述了盛斯年安尘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思念盛如尘盛斯年安尘全文免费阅读!思念盛如尘小说节选:盛斯年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像安尘这么爱他。哪怕被伤害被误会,安尘依旧心怀期盼,期盼有一天他能够明白。然后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安尘却已经心如尘埃,不愿再回头……...

《思念盛如尘》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你们再做什么

浑身的血液似乎一瞬间涌到了头顶,怒火在胸腔翻腾,我气愤的握紧了手机大吼,“你还是人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只有你死了!我才能高枕无忧的和斯年在一起,只有你死了,才没人能阻止我们!”

安晴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几乎要刺穿我的耳膜。

“你真是蛇蝎心肠!你就不怕我报警吗?”我声音冰冷刺骨,心底更是阵阵发寒。

我怎么都没想到,安晴居然会这么歹毒,不惜买通绑匪杀我。

她已经彻底疯了。

“报警?呵呵。”安晴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咯咯笑了起来,“姐姐,你还真是单纯呢,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出去吗?”

我绝望不已,安晴已经动了杀心,难道这一次,我真的躲不过了?

手机开着免提,安晴突然大声命令,“你们把她轮了,然后再弄死,千万不要让她活着回来。”

我瞳孔骤缩,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长得这么标志,我们这次赚了。”

绑匪们毫不顾忌的眼神打量让我觉得恶心不已。

其中一个绑匪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我伸出了手。

“滚开,别碰我。”我大声吼道。

“臭娘们,装什么呢!”

啪的一声,我脸上被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然而却比不过我心中的恐惧。

一个满脸横肉的绑匪朝着我扑过来,撕开了我的衣服。

我拼命挣扎,濒临崩溃。

正当我绝望的想要去死的时候,车子猛的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我身体由于重心不稳,脑袋直接磕在身旁的挡风玻璃上,痛的我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他娘的,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车了?”

我听到绑匪骂骂咧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前面好像有人拦了我们的车!”前面开车的司机声音听起来有些忐忑。

毕竟做他们这一行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难免担惊受怕。

听到这,我如死灰般沉寂的眸中倏地重新燃起了光。

是有人来救我了吗?

就算要死,我也不想被一群绑匪玷污再杀害,所以此刻的我,无比渴望有人救我逃离魔爪。

“打开车门,放了她!我已经报警了!”有人拍打着车窗玻璃,大喊。

“怎么办?”绑匪们面面相觑,脸上神色惊慌。

毕竟他们只是受人之托拿钱办事而已,可不想因此吃牢饭。

“将这个女的扔出去,我们逃吧。”其中一个绑匪提议。

几个男人对视一眼,很快就认同了这个建议。

我还没反应过来,车门突然被打开,而后一股重力将我使劲推下了车。

我摔在地面上,皮肤在尖锐的碎石上摩擦,痛的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车子很快重新启动,从我身旁疾驰而过,带起一片尘土。

“安尘,你没事吧。”

一道充满关切的声音突然传入我的耳中。

这声音非常熟悉,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陈靖男,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看待。

我一只手撑着地面,艰难的撑起半边身子抬头看他,“靖男哥哥,你……”

“安尘,你别说话了,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陈靖男打断我的话,他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动作温柔的搀扶着我起身。

我想我此刻的模样一定很狼狈,因为在陈靖男的脸上,我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心疼和怜惜。

“我不要去医院。”我低下头,神情疲惫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可是你受了伤?”陈靖男音量高了几分,不解的看着我。

我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盛斯年任由安盛买通绑匪绑架我,估计在他的心目中,也不希望我活着吧。

“靖男哥哥,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我满脸祈求的抬头看着陈靖男。

我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想逃离,逃离到一个盛斯年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好,那我先带你去我家吧。”陈靖男叹了口气,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

陈靖男开车带我来到了他在海边的别墅。

我刚下车走进别墅,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愤怒的嗓音,“你们在做什么?”

是盛斯年!

第五章 你可真脏

我浑身轻颤,双腿犹如被钉在地面一般,半晌都没有移动,更没有勇气转头看他一眼。

“我听安晴说你们在别墅偷情,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盛斯年愤怒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浑身一震,猛的回头,“你胡说什么!”

一抬头,我便看到了盛斯年暴怒的脸,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了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以及身上还披着陈靖男的外套,的确让人容易误会。

“安尘,你还真是贱!”

听着盛斯年鄙夷的语气,我心痛的快要窒息。

一定是安晴从绑匪那里知道我没死,所以才会告诉盛斯年,让他故意这个时候过来,以为我在和陈靖男偷情。

真是好算计呢!

“在你眼中,我就是这种人吗?”

我毫不畏惧的迎视着盛斯年像是要杀人一样的目光,轻轻笑了起来。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的笑容中,是自嘲多一点,还是失望多一点。

“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这种人,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下贱!明目张胆的出轨,你把我当什么了!”盛斯年暴怒,冷着嗓音怒吼道。

出轨这两个字,像是一把刀,插在我的胸口,让我心痛的无法呼吸。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跟安尘之间清清白白。”一旁的陈靖男彻底看不下去了,面色铁青的出面澄清。

“清清白白?”盛斯年冷笑,目光落在我的身上,面色冷若冰霜。

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

这才发现,在我胸口白皙的肌肤上,一道暧昧的红印清晰可见。

这是那些绑匪留下的,想到这,我连忙拢了拢衣领,试图遮住这些刺眼的痕迹。

它会让我想起刚才那些屈辱的经历,还好陈靖男及时赶到,否则我真的不敢想象后果。

“不管你信不信,总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倔强的抬头直视着盛斯年,试图做最后的辩解!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跟我回去。”

盛斯年突然大步上前,猛的攥住我的手腕,将我从陈靖男的身旁拉走。

他握着我手腕的力气很大,我痛的咬紧了牙关,却硬是没有吭声。

“你要带她去哪?”陈靖男想也不想就上前阻拦。

盛斯年冷笑一声,浑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我带她去哪,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吧?”

这句话一落,陈靖男瞬间愣在原地,趁着这个时候,盛斯年不顾我的拼命反抗,强行将我拖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我挣扎了两下,然而他攥着我的手像铁钳一样,我根本挣脱不开。

盛斯年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将我拉到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下来。

而后动作粗暴的将我身上属于陈靖男的外套一把扯下,扔到一旁。

肌肤露在外,我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在家门口停了下来,盛斯年连拖带拽,动作毫无怜惜的将我带到了浴室里。

他猛的打开花洒,冰冷的水溅在身上,我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看看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给我洗干净!”盛斯年拿起花洒,淋在我身上。

似乎觉得还不够,他突然伸出手,狠狠地搓着我的肌肤,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神情暴戾嘲讽,“安尘,你可真脏!”

第六章 彻底死心

我的肌肤都被他搓的发红了,可是他却还是没有停下来,像是疯了一样,拼命的重复着这个动作。

我痛的眼泪在眼眶打转,却仍然倔强的抬着头,不肯承认,“我和靖男哥哥什么都没有,我就是单纯的想离开你而已!”

“你说什么?”盛斯年怒极,他双眸腥红,死死的盯着我,似乎气的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眼神非常吓人。

“我说我想离开你!”我梗着脖子,不管不顾的大声重复。

“想离开我,然后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是吧?”盛斯年怒极反笑,脸上神情看起来阴冷的骇人。

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

我真的不明白,为何盛斯年非要认定我和陈靖男出轨了!

如果我真的能够忘记他,爱上别的男人就好了,这样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盛斯年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他再次紧攥着我的手腕,随便给我套了件衣服,便将我给带出去了。

反抗也是徒劳,我索性懒得反抗,像提线木偶一样,任由他拖着摆弄。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盛斯年居然将我带进了酒吧包厢。

看着包厢里一屋子的男男女女,迷离幽暗的灯光,香艳萎靡的场面,我开始感到害怕了。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我转头瞪着盛斯年,颤抖着声音问道。

盛斯年勾唇笑了笑,他慢慢俯下身子,在我耳旁低语,语气温柔,说出口的却是最残忍的话,“你不是缺男人吗?这里有的是男人,一定能够满足你!”

他的笑容在我看来是那么冷酷无情,我一颗心瞬间如坠冰窖,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他居然把我带到一群男人聚会的地方,还说要让这里的男人满足我!难道在他的眼里,我就如此不堪吗?

“盛总,你今天怎么来了,快坐!”

盛斯年一出现,便立马被大家奉为座上宾,一群人点头哈腰,殷勤的百般讨好着他。

盛斯年面色淡淡,他拉着我走到角落的空位上坐下。

我刚坐下,便察觉许多道视线落在我身上,这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

我不喜欢这种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人一直盯着围观的感觉。

下一瞬,我听到有人小心翼翼的问,带着几分好奇,“盛总,这位是你的夫人?”

盛斯年抬头淡淡瞥了那个人一眼,紧接着,他弯了弯唇,似笑非笑,“不是,只是个玩物罢了,你要是喜欢的话,送给你也无妨!”

我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盯着盛斯年。

他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我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周围起哄的声音让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

他居然如此狠心,我支离破碎的心再次被狠狠补上了一刀,原来痛到极致,是这种滋味。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盛总。”

听着那个男人激动无比的声音,我勾了勾唇,无声惨笑。

笑自己多年的痴心错付!

呵,这就是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真是愚昧可笑啊!

“小美人,过来陪我喝两杯!”那个男人瞬间将目光移到了我的身上,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欲望。

我咬着下唇,忍不住抬头看了盛斯年一眼。

他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反而笑着几分笑意,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我终于彻底死心。

我认命的走到那个男人身旁,端起他面前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