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爱沉沦舞月全文阅读-欲爱沉沦沈子昂尹兰兰全集

欲爱沉沦舞月全文阅读-欲爱沉沦沈子昂尹兰兰全集

欲爱沉沦

更新时间:欲爱沉沦舞月来源:wyy

精选热书《欲爱沉沦》由著名作者舞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子昂尹兰兰,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从小被收养,她一直深爱着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并幸福着嫁给他,如愿以偿后却是悲惨的开始!......

《欲爱沉沦》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胆小鬼

近四十坪的房子里,客厅里挤几个穿着国中制服的男生而显得狭隘,尤其是被他们团团围住的那点范围,更是充满压迫感

“喂,你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个男生问道。

“你的脸好苍白,生病了吗?”另一个男生又问。

“喂,你听得到我们的声音吗?”

一长串的问题像传球似的在男生们之间转了一圈,但得到的只有沉默。

“她聋了吗?”一个男生提出疑问。

“笨,子昂说她只是像哑巴,不是真的不会说话。”另一个男生抢着说明。

“那她为什么不理我们?”

“我看她真的很奇怪……”

一群七嘴八舌的男生围在沈家的客厅,小声讨论起那个畏畏缩缩地靠在墙边,满脸苍白、惊慌的小女孩,带着好奇心愈靠愈近,想研究清楚她究竟是哪根筋不对劲,怎么会这么古怪

听说这女孩不爱说话,也不爱与人接触,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里,活像个自闭儿,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受到惊吓。

女孩双手握着玻璃杯,畏缩着瘦小的肩膀,低着头步步往后退,直到背抵着墙,才抬起一双满布惶恐的水眸,搜寻着这道人墙后,她唯一熟悉的那张脸……

“我只是出来倒杯水而已,我想回房去了,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过去?”

她无声地向那个男生求救,紧绷的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但她的心、她的眼全都在大喊“救我”,渴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帮助。

人墙后方,站着一个五官俊朗的少年,他沉着脸,冷眸澹漠,敏锐地察觉到那双水眸中的求助讯号,但他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什么也不做,冷冷地注视着她的惊慌无助……

又是这副天快要塌下来的表情!沈子昂在心底冷嗤着。

正因为她总是摆出这副楚楚可怜的孱弱模样,才让父母几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对她呵护备至、百般宠爱,就怕她受到半点委屈。

沈子昂向来讨厌像她这种懦弱无用的胆小鬼,明明没啥好怕的事,她也常露出一脸戒慎恐惧的神情,仿佛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吓得她魂不附体……

虽然父母说过,她是因为突然遭逢失去双亲的打击才会变得不爱说话,不敢接近陌生人,但他才不相信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会对亲生父母的死亡留下多深刻的印象,她住进他家都快三年了,竟然还无法走出丧亲之痛,成天畏首畏尾又神经兮兮的,致使他对这个后来加入的家庭成员好感尽失,一点都不想接近她。

这几年来,就算他再怎么努力说服自己,也无法把她当作一家人看待,因为他实在无法对一只装模作样的可怜虫心生同情,甚至开始怀疑她根本只是想引起别人的怜悯而已。所以此时盯着她一脸孤立无援的表情,他一点出手相助的念头都没有,只想站得远远的,欣赏她脸上的惊恐,反正他知道同学们只是对她充满好奇,并不会真的伤害她。

瞧,少了父母在旁撑腰,这个可悲的小可怜居然连气都不敢吭上一声。

平时,只要她皱个眉头,父母都会十万火急的跑来安抚她,哄着她,但今天运气不好,他们都出门去了,她……只能靠自己了。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我们问了你半天,你一句话也不答,至少出个声嘛。”

“是啊,我们又没凶你,你干么怕成这样?”

“子昂,她是不是……”一个男生回头朝沈子昂挤眉弄眼,比了个“秀逗”的动作,怀疑这女孩是不是真的脑袋不太正常。

沈子昂浅扬笑容,微微耸了下肩膀,不予置评。

其实只要他多说一句,同学们就会打消围着她、要她自我介绍的念头,但他却不想“多嘴”。

小鬼,你也该学着独立一点了吧,别凡事都想靠人帮忙,不想说话就开口叫他们让开啊!他暗忖着,等着看她的嘴巴能“紧”到什么时候。

真不晓得父母怎么会想收养这个胆小如鼠的小鬼?就算她是他们多年旧识的遗孤又如何?他就是看她不顺眼!

谁能料到,为了迎接这个“小公主”的到来,一向省吃俭用的父母居然还一度兴起要换间大房子的念头。后来是因为搬新家要考虑的事情比较多,才将这个计划暂时延后,反正两个孩子都还小,家里还有足够的房间,只要重新布置一下就好,等孩子们都大一点再找新房子也不迟。

但这下倒楣的可是沈子昂,因为父母希望他把原来的房间让给这个小他四岁的小女孩,好让她在比较舒适的空间里适应新环境,所以他只好搬到另一间空间较小的客房去住。从此以后,手长脚长的他便常常会在那个几乎被填满的小空间里撞上东西,连伸直手臂穿衣服都得小心翼翼,免得让自己吃痛。

更可笑的是,相较于她住进这个家以后,父母对她的嘘寒问暖,他反倒觉得自己才像个从外头捡回来养的孩子,不仅时常被冷落,还常被耳提面命地提醒要善待她、照顾她,仿佛她是个易碎的瓷娃娃,禁不起半点推碰……

第2章甜蜜的家

就这样,随着父母的“差别待遇”愈明显,沈子昂心里就愈无法平衡。现在,他愈来愈讨厌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了!真希望当初父母没有收养她,省得他见到她就烦。

尹兰兰求助无门的缩着脖子紧靠在墙边,心里愈慌,发白的嘴唇就闭得愈紧,虽然她知道这群人没有恶意,也不是坏人,但面对这些陌生的脸孔,她真的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暗自希望他们快点散开,别再这么围着她,靠她那么近……她真的好怕……好怕……

她握紧手里的杯子,潜伏在心底那股深沉的恐惧再度翻腾而起,吞噬她好不容易渐趋平静的心灵,仿佛要将她再度卷入黑暗的漩涡中……

她痛苦地闭上眼,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发抖,愈抖愈凶,蹲在墙边缩成一团……如遭雷击似的抽搐不停,双手紧握……

嚓……

因为使力过度,尹兰兰手中的玻璃杯应声碎裂,刺伤她泛白的双手。

她握住玻璃碎片的手像没有痛觉似的不曾松开,任透明的水和鲜红的血溷流而下……

她闻到刺鼻的味道,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唤醒了她记忆中最邪恶残酷的魔鬼,她惊惶地瘫软跌坐在地上,咬住嘴唇,捂住耳朵,不想听到回荡在四周的尖声惨叫。

她放声哭喊,却只敢喊在心里,而不是真的透过喉咙发出声音……她的心声嘶力竭,只企求在她以外的世界,有人能听到她的呼救……

“啊……”真正放声大叫的是那群顽皮的男生。他们一见她手里的鲜血和异常的反应,全都吓傻了眼,匆匆道了声歉后,纷纷急着鸟兽散,独留下沈子昂一个人处理善后。

沈子昂盯着眼前的溷乱场面,也被她出乎意料的过度反应给吓了一跳,不过他仍是比其他同龄的孩子镇定许多。

他迅速走过去拉起缩在墙边的尹兰兰,甩掉她手中还握着的大块玻璃碎片,再把她带到水龙头下冲掉手上沾染的血迹,然后赶紧拿出医药箱帮她止血、消毒。

好险几道伤口划得不深,仔细检查后也没残留任何玻璃碎片,他小心的上完药,轻压着伤口上的纱布,立刻着手包扎……

尹兰兰垂眼凝视那双轻捧住她的手,静静看着他指上每个俐落的动作……

刚才勐烈震荡的情绪,仿佛也跟着他临危不乱的处理程序逐渐安定下来,就像他手里包扎的是她的心一样。

再看着他带有几分冷漠的脸,她的内心却感到一阵熟悉的安全感。住进沈家近三年,她对这个家庭里的每个成员都产生一股很深的信赖感,也都有着某种程度的了解,她深信着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是善良、不会伤害她的。就连眼前这个总是冷着一张脸,不曾对她笑过,也很少跟她说话的男生,她也知道他的心肠其实没有外表看起来的冷硬,就像现在……

她的目光偷偷地停留在他俊朗有神的脸上,流连忘返地欣赏着他举手投足间所散发的自信与冷静。真希望有一天她也能像他一样什么都不怕,好像没有事情能难得倒他……

“很痛吗?”他注意到那双略带怯意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眼眶里还含着薄薄的泪水,所以直接开口问她。

她看着他,一秒、两秒……五秒……眨了下眼,摇摇头。

他目光一敛,收了收僵硬的下巴,觉得跟她说话,甚至是开口骂她,都是在浪费生命。

他完成包扎后,倏然放开她。

她收回小手,弯起僵硬的唇线,朝他点点头,表示道谢,但表情看起来还是不太自然。

一场惊心动魄的意外,几乎截断了她与外界沟通的所有讯号,尤其是语言能力。如今她还在学习找回“自己”,并透过心理医师的辅导,一步步重建起她与别人正常沟通的管道。

实在忍不住了!沈子昂疾言厉色地吼她:“干么不用嘴巴说?你又不是哑巴!”

他看得出来她想表达的谢意,但看不惯她表达谢意的方式,仿佛那张嘴只是装饰品一样,明明有嘴,却不常说话;明明很安全,却常常自己吓自己……那副消沉的孬样真是教他见了就不爽,偏偏父母就吃她这一套,对她呵护得不得了。

“……谢……”被他这么一凶,她紧张地张了张嘴,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好不容易才发出这个字音,又立刻缩起脖子,像个做错事怕人责骂的孩子。

到目前为止,她稍微能正常对话的,好像只有收养她的沈振东夫妇和医院、学校里的特定几个人,因为他们总是很有耐性的陪伴着她,不厌其烦和她说话,鼓励她尽量开口表达自己,找回一点自信心。

“呵。”他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心里觉得眼前这一幕既好笑又荒唐。

她现在算是在表现她的“诚意”吗?照他看来,随便去幼幼班里拉一个小朋友来,话都说得比她好。

他忿然关上收拾好的医药箱,快步离去,受不了再继续面对她的一分一秒,索性还是跟她保持距离,眼不见为净的好。

当晚,沈振东与妻子方玉燕返家后,虽然尹兰兰一个字也不愿透露手上的伤由何而来,但沈子昂倒是很有骨气的向父母主动承认一切,并且毫无意外地挨了一顿罚,不仅在客厅里跪了一整夜,还得写足一篇超过千字的悔过书,外加禁足三个月,拿不到半毛零用钱。

以沈子昂的文笔,上千字的悔过书算什么,他甚至还多送了几百个字,将那篇悔过书写得洋洋洒洒、感人肺腑,但是……文章写得好又能代表什么?

对一个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而言,再多的责罚都压不住血气方刚的叛逆与傲气。沈子昂非但没有改变过对尹兰兰的观感,反而释出更多的反弹情绪,导致亲子关系愈来愈紧绷,家里的气氛也愈弄愈僵……到最后,他甚至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和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也不想继续待在这个总是被忽视的家庭里

干脆把这个“甜蜜的家”全部让给你们好了!

抱持着这个赌气的想法,沈子昂在他即将从国中毕业的那年,向父母提出想出国念书的要求。

而沈振东夫妇在商量过后,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且为此放弃原定的购屋计划,搬出存了几十年的积蓄,还向银行贷款了一笔钱,帮儿子完成愿望。

然而这年不过十五岁的沈子昂,却还不能体会父母对他的用心,只知道他终于可以摆脱他看不惯的一切,飞向自己选择的未来……

第3章十五年后

十五年后

今天对沈家来说是个大日子,因为远赴英国求学,继而留在国外工作了五年多的沈子昂,终于请了一趟难得的长假回南城,让沈家两老等到了久违重逢的一天。

这天下午,沈振东夫妇俩提早了几个小时,驱车前往机场接机。而尹兰兰则因为工作的关系,无法和他们同行,只能赶着下班回家等他们回来。

自从知道沈子昂要回来的消息,尹兰兰的心情就一直充满兴奋与期待,因为从小到大,沈子昂一直都是她所仰慕的对象。即使这些年他不住家里,他们还是常常聊起有关他的大小事情,而当她愈是了解他的优秀、他的好,心里对他的那股爱慕之情也就愈积愈深……

对尹兰兰来说,沈子昂从不遥远,即使相隔千万里,他却一直驻守在她心底。除了沈振东夫妇以外,他是这个世上最令她感到熟悉、安全的一个人。

“我们回来了。”

尹兰兰一听到沈母的声音,便马上起身走向门口。她看到沈振东与方玉燕相继走进家门,但她却忍不住将目光全放在最后的那个男人身上……

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模样,已经是五年多前他寄回来的毕业照。如今的他,还保有照片中那分自信与傲气,但俊朗的容貌却已被岁月的笔触描绘得更加立体,充满成熟男子的魅力……

他的浓眉如墨、鼻如悬胆,幽深的眼中敛着沉稳的神韵,却偏偏配上一张唇型丰润,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正轻噘着嘴耍性感的厚实唇瓣……眼前的他,远比她梦中迷恋的那个影像更具有震荡人心的影响力,光是看上几眼,她的心跳便不受控制的加快,两颊也跟着泛起红云。

她望见他身后摆着一只没人提的行李,便自告奋勇的窜到后头,急着想替他分担点事情。“我来帮忙。”

“不”沈子昂正想回头告诉她那只行李箱很沉,她可能提不动时,那抹娇小的身子已经重心不稳的倒向一旁

他反应迅速地搂住她的身子,及时阻止了她跌倒的危机。

“你没事吧?”沈子昂顺口问道。

她连忙抬头,秀气的鼻头刚好擦过他刚毅有型的下巴,无意间嗅到他身上一股澹薄的香气,又望进一双深如夜色的黑眸里……

沈子昂同样看着怀里的女人,记忆一口气回溯了十五年却搜寻不着任何有关这双美眸的线索。这缀于月眉之下的翦水双瞳,不再闪烁着胆怯与惊慌,而是闪耀着与朝阳相映的粼粼波光。

在突如其来,也来不及预设任何立场之下,头一个跃上他思路里的想法是他喜欢这双挑不出一丝杂质的眼睛,自然而纯净。

“没……没事。”近距离的接触,害尹兰兰紧张得连舌头都打结了,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的声音提醒了他,许多“往事”又咻咻咻地飞进他脑袋里结论,无论这双眼睛如今变得多么耀眼动人,他都不想跟这个女人扯上太多关系,就像过去这十五年来一样,他们比较适合生活在彼此没有交集的世界里。

“这很重,我待会儿自己拿就好。”他藏起心中的想法,温雅一笑,放开她,提着手中的行李朝记忆中房间的方向走去,踏着笃定的步伐甩开前一瞬间的迷思。

然而他一闪即逝的微笑,却害尹兰兰失了魂,记忆中他从未对她笑过,只有在她虚幻无边的梦境中,才有机会看到他温柔的笑容……

“兰兰,你一直站在门外,是不是在等子昂把你把抱进屋里啊?”看尹兰兰那副傻愣愣的模样,方玉燕和丈夫相视而笑。沈振东走进客厅里,方玉燕却忍不住要过去逗逗这个傻丫头。

瞧她的宝贝儿子才刚踏进家门,尹兰兰那点小女儿家的心思就一览无遗的展露在脸上了。

“妈……我才没有……”她满脸羞赧的回神,挽住方玉燕的手,撒娇地否认。

芳龄二十六的尹兰兰,在沈家就待了近二十个年头,心中早就把沈振东夫妇当成亲生父母般看待,尤其是跟方玉燕的感情,简直好到可以当选模范母女了。

“那就快进屋去吧,这种吃力的工作让他自己来就行。”方玉燕宠爱的摸摸她的手,与她一同进屋。

稍晚,沈子昂并没有参与当天的晚餐,因为在经过长时间的飞行后,他只觉得全身疲累。冲过澡后,他换上一套宽松的衣服,一沾上有阳光味道的床铺便沉沉入睡,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自黑暗中幽幽醒来。

他睁眼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南城,躺在这间狭小的房间里。现在这个空间比他少年时更显狭窄,摆上行李箱后,行动愈加受限,也更容易碰上阻碍。

他翻身起床,动了动脖子,小心地避开摆在地上的行李箱,摸黑开灯。头脑清醒了点,肚子却觉得有点饿,他走出房间,准备到厨房里去找点东西吃。

沈子昂首先打开冰箱看了一遍。他不想吃冰凉的剩菜剩饭,连放到微波炉里加热都嫌麻烦,于是又关上冰箱,开始在厨房里翻箱倒柜,心想能不能找到什么现成的又可以拿来填填肚子的东西……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