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流沙恨作茧小说免费阅读完本

爱如流沙恨作茧小说免费阅读完本

爱如流沙恨作茧

更新时间:爱如流沙恨作茧丫妖炎炎来源:QR

夏亦初苏子墨是作者丫妖炎炎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夏亦初苏子墨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在夏亦初倒在血泊之中,跪着哀求着眼前的男人时,他冷眼旁在夏亦初奄奄一息跪着哀求着眼前的男人时,他冷眼旁观,不在意她一尸两命……这一刻,她听到了心死的声音!心死了还能再活过来吗?当苏子墨想要回头再找她时,她这样问道!...

《爱如流沙恨作茧》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被陷害

苏子墨刚从别墅走出,就碰到了寻来的张雅静。

“子墨,你要出去?”

“雅静?”苏子墨眸光一闪,刚站定,张雅静就直接扑入他怀中。

“子墨,刚才我碰到夏亦初了,她竟然……”张雅静吱吱呜呜故作委屈说不清。

而屋内夏亦初稍加擦拭了下掌心就追了出去,正好看到两人依偎在一起,眼底满是涩意:“张雅静,你敢说你不是怀了别人的孩子……”

夏亦初的话还没说完,苏雅静的眼角就挂起了泪珠,朝着苏子墨撒娇。

“夏亦初,你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苏子墨当即呵道,完全不问是非黑白,一心只袒护着怀中的女人。

夏亦初是又气又急,只觉得喉咙翻滚,又一阵腥甜往上涌动。

她狼狈地哽咽了一下,将嘴唇闭得死死的,生生将口中的鲜血又咽了回去。

“苏子墨,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夏亦初不甘心也不死心,此刻的她,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苏子墨看看,看看自己说的是黑是白。

可苏子墨完全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他就这么冷冷的站着,拒人于千里之外。

“子墨,你要信我,这一切都是夏亦初搞的鬼,她看我怀了你的孩子,故意找人来污蔑我,呜呜……”张雅静一边哭着一边抓着苏子墨的手臂摇晃道。

“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不守妇道与别的男人私会被我发现了!”夏亦初气极,恨不得上前将张雅静虚伪的一面给彻底揭发出来。

“你有什么证据,没证据的话你休想污蔑我!”张雅静似乎也被气到,竟然推开苏子墨站了出来道。

一说到证据,夏亦初就想到手机里的内存卡,连忙转身跑回客厅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要证据是吧,这手机里的内存卡就是证据!”

夏亦初这么想着,完全没料到这只是张雅静的一个计。

因此,待她捡起手机刚要转身起来,身后猛地一声尖利的惨叫响起。

“啊——”张雅静就这么摔倒在她旁边,她的裙摆很快就被鲜血染红。

看着地上蔓延的血迹,夏亦初整个人都懵了。

苏子墨落后半步,只看到张雅静紧跟着夏亦初跑了进去,随后,就是她摔倒在地,满身是血的场景。

“雅静——”苏子墨怔愣了一下,急忙跑了过去抱起了张雅静。

“她……是她绊了我……”张雅静似乎疼的龇牙咧嘴面目扭曲,断断续续的说道。

“啪”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夏亦初脸上。

原本被夏亦初生生咽下出的血液,伴随着嘴角的开裂,再次喷了出来。

只是,无人在意这些,连夏亦初自己都没注意到。

她就这么傻傻的站着,嘴角带血。

苏子墨冷厉的眼神如刀锋般刮向她,薄唇轻启满是绝情:“夏亦初,若是雅静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然后,她看到苏子墨决然转身,张雅静从他肩膀处探出头来冲着她露出胜利的笑容。

她的红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来,可夏亦初却听见了。

她说:“活该!”

“噗——”又是一口血喷出,夏亦初狼狈的跌坐在地。

第5章 她不签

张雅静住院了,不用刻意打听,夏亦初都能猜到,她的孩子肯定没了。

毕竟在医院的时候她就听到,这孩子根本就不是苏子墨的,所以,她必定不会留下它。

只是夏亦初没料想到的是,张雅静动作如此快,如此狠绝。

这么决绝的流掉孩子,然后栽赃在自己的头上。

想到这里,夏亦初凄苦的笑了笑。

有时候她真的恨不得立马转身就走,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反正苏子墨不会再信自己,那她也就不去管他的死活,任由张雅静去骗他,害他!

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苏子墨对她弃之敝履,可她却爱的深沉。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她苦苦守着这个家,守着这个男人,付出了她全部的身心,只盼着有朝一日他能回头看她一眼!

这种爱,是那么的卑微!卑微到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可明知道卑微,她却还是放不下。

她已经知道她无法挽回这个男人,但是,她还是不愿看到他受到伤害!

因此,三天后,当苏子墨拿着离婚协议书砸在她面前时,她拒绝了。

“我不签!”夏亦初道。

这种形同虚设的婚姻,她已经不在乎了,若是之前,离就离,她不会再纠缠不清。

反正她也活不久了,早晚都会放手。

可现在,在明知道张雅静对苏家夫人这个位置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她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至少在她死前,她都不会让步。

她绝对不会对邪恶的人屈服!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更不愿看到苏子墨受伤。

“夏亦初我告诉你,我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这离婚协议,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苏子墨步步紧逼道,已是铁了心要与她离婚。

夏亦初见此,苦笑一声道:“除非我死,否则,我是绝对不会签的!”

“你——”苏子墨怒了,克制不住心中怒火的他,上前一步就掐住了夏亦初的脖颈。

这是他第二次掐着夏亦初的脖子了。

这个女人总是有足够的本事挑动他满身的怒火,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这个女人。

“你签还是不签?”苏子墨咬牙切齿道。

五指逐渐施力,指甲几乎快要掐入皮肉之中。

夏亦初的脸飞快的涨红起来,呼吸开始不畅,嘴被迫张开,面目狰狞。可她的神情却始终平静,甚至还带有丝丝嘲讽道:“有种,你就掐死我!”

“你以为我不敢?”苏子墨气得五脏六腑都快要炸了。

这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敢这么有恃无恐的说出这种大话。

她难道真以为他不敢杀了她吗?他只是不屑!

“那你就杀了我啊!”夏亦初仰着头,从喉咙深处一字一顿发出最后的呐喊道。

苏子墨一张脸阴沉的可以滴出墨来,大掌不断施加力道,恨不得就此了结了眼前这女人。

眼看着夏亦初的脸由红变紫,眼睛开始发白,喉咙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苏子墨浑身一怔,猛地将手中的女人甩在了地上,转身飞快的离开。

他怕他再不离开,他真的忍不住会掐死这个女人。

这么杀了她,不值当!

夏亦初得了自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口气,看着远去的背影,眼神坚定决然:“就算你恨我,恨不得我死,我也绝不会让步!”

第6章 最后一次

夏亦初就这么固执的坚持着,守着这份形同虚设的婚姻,守着这个不爱她,甚至恨她入骨的男人,怎么都不肯屈服。

只是半个多月后,事情终于有了转折。

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夏亦初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她怀孕了。

老天垂帘,最后的心愿,她终于可以达成了。

一时间不知道是悲还是喜,夏亦初整个人都怔怔的,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亦初,我知道这是你最后的心愿,但是你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一不小心可能直接要了你的命!”林文宇声音温和,言辞谴责却充满了关怀之意。

林文宇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因此早就知道夏亦初的病情了。

他曾经就劝过夏亦初早点住院治疗,却没想到夏亦初执意想要个孩子。

甚至于,当初夏亦初给苏子墨下的药,都是他提供的。

他无法拒绝她任何一个请求。无论她的请求是多么的无理。

比如现在。

“文宇,你能帮我最后一个忙吗?我保证,只要做完这件事,我就会离开,马上离开!”

夏亦初只要想到陈雅静,就克制不住心中的悲愤,还有对苏子墨的担心。

“亦初,你当初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你怀上孩子,你就会离开他,找一个地方好好养病的。你难道忘了吗?”林文宇也情绪激动道。

他为何会帮她,为何会给她药让她去睡苏子墨,还不是因为她答应过他,她承诺过的,只要怀上孩子就和他离开的。

可现在,她又反悔了。

“文宇,我实在是不放心就这么一走了之,我放心不下子墨,陈雅静是骗他的,她根本就不爱他。”

“你帮帮我,最后一次,只要揭穿陈雅静的真面目我就离开,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夏亦初抓着林文宇的手臂恳求道。

林文宇温和的脸上也浮现些许气闷,内心更是酸涩的厉害。

他做这么多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夏亦初离开苏子墨!

可一次又一次,整整五年了,她还是放不下!

揭穿陈雅静,说的轻巧。

到时候若是苏子墨不相信,夏亦初肯定又放心不下不肯离开。

可如果苏子墨相信了,那他是不是就回心转意,发现亦初的好,和她重归于好了?

到时候,他算什么?

林文宇陷入两难。

“亦初,为了你肚子的孩子着想,你就不能先离开,好好保重自己,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吗?”林文宇同样挖心道。

可夏亦初却铁了心:“文宇,不管你帮不帮我,我都要再尝试一次。”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不管成功与否,做完这一切后我就会离开,苏子墨的一切都将与我无关!”

“文宇,我只想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再帮他一回,否则,我会走的心不安的!你懂吗?”

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红血丝,面容憔悴的她,满是恳切的看着林文宇。

这一刻,林文宇无法拒绝。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林文宇道。

夏亦初认真的点了点头:“好!我保证!”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