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宜晚肖楚城小说-爱不宜晚全文阅读

爱不宜晚肖楚城小说-爱不宜晚全文阅读

爱不宜晚

更新时间:爱不宜晚情花来源:wyy

爱不宜晚的情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爱不宜晚免费阅读,主角为肖楚城,开始试读:结婚半年,我的丈夫是个窝囊废,他打我的时候丝毫没有胆怯……......

《爱不宜晚》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苦海无涯

“让开一下,麻烦让一下!”

护士们推着推车,慌慌张张的朝周围的人喊道。

我已经快要没知觉了,眼前一片模糊,耳边除了护士的喊叫声,还有我丈夫在身边不停说抱歉的声音。

我给不了他任何回应,除了身体上的原因,还有我心里的抵触。

他一直都很窝囊,但这次他却一点都不窝囊,他打我的时候丝毫没有胆怯。

我成了现在这副样子都是拜他所赐,要我怎么原谅他?

要怪就怪我当初太傻,现在追悔莫及。

我俩结婚到现在半年之久,没车没房没钱,在老家办了婚礼之后他就带着我到大城市的亲戚家里住,他只能仰仗着他家那些亲戚。

一开始还好,大家相安无事,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他们家里的亲戚依然保留着农村那种重男轻女的腐败思想。

在他们眼里,衣服本来就该我洗,家里也本来就该我收拾,而我丈夫就应该天天在外面应酬,尽管他们都不清楚他是去应酬还是去乱搞。

结婚之后我和他同房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长了一副好皮囊,一直觉得自己能娶个白富美回家,所以打从心眼里没把我看起过。

这些在我看来都还能忍,毕竟是我们俩过日子,时间一长他总会有所改变,因为我把我的婚姻看得很重,结婚就该是一辈子的事情。

但我万万没想到,他是个骨子里十分窝囊,什么都听他舅舅、舅妈的,就连挨骂也只是闭嘴低头,完全没有跟我吵架那会儿的气势。

而我被打,也跟他的窝囊有关。

还记得那天他喝酒喝到很晚才回来,昏昏沉沉的说了很多没头没脑的话。

之后他手机响了,是个女人给他打的,十分关切的问他回家没有。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他,可他居然就当着我的面跟那个女人电话里调情,说了大半个小时。

我呢?却在一边帮他脱鞋换衣服,全然是个保姆的样子。

这次我没有再忍耐,跟他大吵了一架。

因为动静太大,我们惊动了他舅舅、舅妈。我觉得这是他的错,他一点都不把这场婚姻当回事,所以我理直气壮。

然而是我太过天真,我在他们眼里终究是个外人,就算我是对的,在他们眼里也都是错的。

他们没有责怪我的丈夫,而是把我数落了一顿,说我不懂得体谅。

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每一天都很煎熬,想来想去还是过日子最重要,没多久我回去了,但我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场灾难...

我前一天晚上给我丈夫发信息说要回去,他第二天就告诉了他那些亲戚,晚上能来的亲戚几乎都来了。

刚进门,一帮人坐在客厅里,像审视犯人一样的打量我,然后把我拉过去进行他们所谓的“教育”。

他们说的无非就是什么女人持家,要本分之类的话,言语之间就好像我出去这半个月勾搭了男人似的。

我这气不打一处来,说话也变得不那么温柔,于是跟他们吵了起来。

他们说不过我,也不好对我动手,就把我丈夫拉出来。

他舅舅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没出息,说他连个老婆都管不住,迟早跟别人跑。

这还算听得过去的,他舅妈说我不打皮痒痒,要他给我点教训。

就这么被他们怂恿,我丈夫最终对我动了手。

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压抑了太久,还是真的有那么讨厌我,打我的时候他格外的狠,丝毫不顾我疼得惨叫。

受不住他的拳头,我要躲他一把拽住我往一边扔,头砸在柜子边沿上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当时手杵着地,现在也不太有知觉了。

我能确定我的伤势很重,至于我的丈夫,我已经对他失望透顶。

假如我还能好好的出院,我一定要逃脱那如炼狱一般的地方,还有那一帮如恶鬼一般的人。

这些思绪在脑海里来回徘徊,终于让我觉得疲惫不堪,我要睡了,因为无力。

再次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能看见身边围着几个人。

“梁医生,病人醒了!”

我能看见的只是医生模糊的身影,耳边萦绕着他温和的声音:“动一动手脚试试。”

我照着他的指示去行使身体的指令,双脚,左手,右......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察觉自己的右手根本不受控制,甚至常事动的时候会很疼。

他跟我说:“右手不用动,骨折了。”

之后,他又跟身边的护士交代:“病人还能听见指令做出动作,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你们多留意一下,我下午再来看看。”

等我清楚看见周边的事物的时候,再想去看那个医生的面容,却发现他只给我留了一个背影。

身体上的无力迫使我又睡了一觉,直到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说话的是我妈,她站在窗边上跟人打电话,一边骂一边哭:“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我女儿病得这么重,你们也不说过来看看,就算不过来看看也该出医药钱吧?那可是你儿子打出来的!”

不用问,这肯定是在跟我丈夫的爸妈打电话。

我妈是个苦命的女人,我爸在一次出差的时候被山上的落石砸中夺走生命,留下我和我妈,还有为数不多的存款。

我知道,这一次她负担不起,我也负担不起。

“他们不肯过来吗?”

听见我声音,我妈连忙把电话挂掉,十分尴尬的问我:“醒了怎么不说一声?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他们不肯来吗?”

我妈吞吞吐吐的,像是怕我知道了伤心:“怎么会呢?他们明天就来。”

“行了,你别骗我了,他们家的人那么讨厌我,这些钱肯定不想出。你拿电话给我,我给楚城打个电话。”

她十分无奈的把电话给了我,我拿着电话就给萧楚城打了过去。

接通之后那边喂了一声,我直接问他:“你什么时候过来?把医药费开了,咱们离婚!”

对面沉默了很久,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回应。

我十分火大:“肖楚城,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来医院给你自己闯的祸解决好,身为男人什么都靠家里人,你也够窝囊的!你今天要是......”

嘟,嘟,嘟......

话没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第2章咱们离婚

放下电话的那瞬间,我心中五味陈杂,想得最多的是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那一家人是指望不上了,而我现在这个样子又没办法出去工作,怎么也得两个月之后。

但眼下我动手术的钱得填上,可我拿什么来填?

我妈大概是猜到结果了,也没追问我那边怎么说,而是出去给我买午饭。

看到这样的她,我心里更不是滋味,觉得该自己想想办法。

我给我丈夫那边的表妹打了个电话,想从她哪里知道一些那边的情况,顺便让她给帮个忙。

那边的亲戚也就表妹这一家子还算是人,所以我才想到从她那里入手。

电话打通了之后她先说的话,一个劲的问我的病情。

我如实把情况告诉她:“头上的伤口稍微大一些,手也骨折了,现在浑身都疼。”

那边传来表妹惊讶的声音:“怎么会这么严重?我舅妈那边不是说没大碍吗?还说就是点皮外伤。”

她的舅妈也就是我的婆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别提我有多气愤了:“皮外伤?她说的话你也信,要不是我命大,现在早都去排队喝汤了。”

表妹无奈叹息:“跟你说个事情你千万别太生气......”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打起鼓来:“你说吧。”

“我舅舅这两天在老家到处走动,问了好几家没嫁出去的姑娘,那意思...好像是想让我哥......”

想让肖楚城再娶?

我一阵火气上头,差点冲动起来。

肖楚城跟我是通过双方家长介绍认识,从认识到结婚半年的样子,决定结婚的时候也很突然。

当时我想着既然是两家家长撮合的婚事,应该不会不靠谱,所以办婚礼的时候没领结婚证,都说办完事再把证给扯了。

结果办完婚礼之后,他婶婶说是给他找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说是错过就没机会了。就这样,我们一直拖着没扯证,去了他婶婶那边,一直到现在。

期间我也曾提过扯证的事情,今年春节我们回老家的时候就准备去办的,结果半道上遇到他的一帮老同学,事情就这么被耽误下来。

说起这件事情,我还十分的生气,当时明明是因为他贪玩导致我们没把证办下来。他爸妈问的时候,他非要说是我没带户口本,害我被数落了一顿。

从前忍着他,那是因为还对他有情,想着既然结婚了忍一忍也就罢了。

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蠢得可以,他早就给自己想好出路,难怪结婚这一年多他推三阻四的不肯跟我把结婚证扯了,就是巴望着这一天。

现在他以为要如愿以偿了?

不可能!我是不会让他们家好过,更不会让肖楚城好过!

肖楚城的表妹听我半天没说话,喊了我一声:“嫂子,你还好吧?”

我望了望天,平息自己复杂的心情:“没事,不过往后你也别叫我嫂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你哥过了。”

“唉...”她又是一声叹息:“这样也好,虽然说我跟我哥才是一家人,但我帮理不帮亲,他这次真的做得太过分。”

我笑了笑:“过去了就不说了,吃一堑长一智,你以后也要记着,千万别跟婆家的亲戚住在一块儿,是非太多。”

她说好,然后我说有点累了想休息,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妈这会儿也从外面买饭回来,两个人边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妈。

她拿着筷子动手抖了抖,虽然只是嗯了一声,但我知道她也一定气极了。

吃完饭她让我休息,然后自己出去打了个电话。

她以为在门外面就不会让我听到她在说什么,可她忘了,医院的走廊宽敞又没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自然被放大,所以她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尽管声音很小。

“你帮我好好问问,他们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

“还打算再娶?”

“真不知廉耻!占了便宜就想走人,他想得美!”

......

骂咧咧的说完一大堆,我妈气冲冲的进来了。

在看到我的时候,她脸上的怒意收了收,尽量和气的跟我说话:“我待会儿回去拿点东西,可能要晚点再过来,你有什么事情先跟医生护士说,实在解决不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对我妈还是很了解的,心里也十分清楚她究竟是去做什么:“嗯,那你去吧,我有事找护士就行。”

她拍了拍我的肩,似有似无的叹了一声气,然后转身出了病房的门。

自从我爸死了之后,我妈一直都很自强,她在街坊邻里眼中一直都是个泼辣又不讲道理的女人,所以没人敢欺负咱们。

以她的性格,这一次回去多半要是要跟肖楚城那边闹起来。

我没有阻止,因为我妈在这一方面的能力实在是非常厉害,肖楚城家那些不讲道理的人估计也受不住。

反正他们不仁,我们也不义,闹开了谁怕谁?

想到这里,我给我表姐打了个电话。

表姐人在老家那边,正好肖楚城不是想在老家找一个新媳妇吗?我让他们想都别想!

跟表姐打电话我一直哭诉,说得要多惨有多惨,还把包扎的地方给她拍了照片过去。她实际上是个不太热心的人,但她喜欢八卦,总爱说三道四。

看到我成了这副样子,她肯定会去别的地方说姓肖一家的坏话,顺便把我这个事情也抖落出来。

事到如今,我也豁出去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反正就是要搞得他们家不得安宁。

一直到晚上七点,我妈还没回来,给她打了个电话也没有接。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但这个时候手机没电,我自己又下不了床去充电,只能按了呼叫铃。

让我意外的是,进到病房的不是护士,而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医生。

他进门之后就往我这边过来,他看了看针水,发现还有大半瓶,就问我:“有什么事情?”

我有点不好意思,让人家医生来病房里,结果却只是让他帮忙充电:“我...我有点口渴。”

他二话不说的从桌子上拿了我的杯子去接水,一分钟之后递到我手里:“还有别的事情吗?”

第3章尴尬

我接过他递来的水觉得有些尴尬,但还是把原本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因为怕他走了我又得按铃。万一来的还是他,那岂不是更尴尬?

“那个...”我把手机递给他:“麻烦医生帮我手机冲一下电。”

他又面无表情的去给我充点,然后干脆坐在了我病床边的椅子上。

病房一下变得安静起来,我莫名的有些紧张,但这个年轻医生没有要走的意思。

两人沉默了好久,我实在有点憋不住了:“医生,我这边没有别的事情了,您去忙您的事吧。”

他抬头看了看我:“我已经下班了。”

对于他的回答,我十分诧异,难道现在的医生都已经敬业到这种程度了?连下班都还要照看病人。

刚想着,他又说话了:“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想当医生,现在愿望实现了吗?”

他用一种跟我十分熟稔的语气说话,让我差点以为跟他是旧相识了。

但我的印象里并没有认识过他:“医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笑了笑:“你不是叫陈琳?18岁的时候去过震区当志愿者,我还记得你。”

说起当志愿者这个事情,我还记忆犹新。

那个时候我刚高中毕业,我爸也还健在,南边大地震的时候我跟我爸说想去震区当志愿者,实际上是因为那段时间我爸妈总吵架,我嫌心烦就想往外跑。

当时并不觉得当志愿者有什么意义,但去了之后让我有很多感触。

现在这个年轻的医生跟我提起这件往事,也让我想起了回想起了当时的心情,看到那么多人死于非命,我确实有过想当医生的冲动。

可是我高考的分数不够报医科大学,所以只能去读了个本科会计。

我有些惭愧,更好奇这个人究竟是谁,怎么还记得我。

“那个...不知道你怎么称呼?之前是怎么认识我的?”

他对于我不记得他,没有表现出生气,而是十分和善的回答我:“我们不认识,当时你给当地的一群初三学生讲过两次课,我见过你。”

对,确实有这个事情,地震在中考之前。志愿者里有许多自请去给那些学生上课的,我就是其中一个,虽然只讲了两次就被城里调来的专业教师给取代了。

我现在十分确定这个人认识我,于是我问他:“那你叫什么名字?至少让我有个可以称呼姓。”

“我姓冯,你叫我冯医生就好了。”

他不肯说名字,我也不好多问。

看我没回应,他又继续说:“你医药费的事情,我已经跟收费处那边说了一下,让他们给你时间缓一缓,出院之前交上就行。”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是怎么知道我交不上医药费?

“这......”

“你不必逞能,在医院工作几年,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事情。要是能马上交,你也不会拖到现在,所以我就帮你跟那边说了一下。”

仅仅是一面之缘,冯医生竟然能这么帮我,我十分感动:“谢谢你,真的十分感谢,我一定在这几天把钱凑上交了。”

他点了点头:“不急......”

我又接二连三的道谢,跟他客套了好一阵。

本来想着,他说完这些该走了吧?

谁知道他风雨不动安如山,在椅子上坐着就不肯挪地方了。

想着他既然都帮了我,我要是因为不自在赶他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跟他说了很多在震区里面发生的事情,毕竟他是在震区认识我的,所以这就成了我们唯一的话题。

他话不多,一直都是听我说,或者是抿嘴笑一笑,看起来是个很温柔的人。

说着说着,我有些困了。

他看出我的疲倦,让我先休息,然后帮我把病床摇下去。

我就这么闭上眼睛睡了,想着冯医生应该要走了。

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睁开眼的时候天都黑了,而我病床边的椅子上依旧是冯医生在那里坐着,他右手杵着脑袋睡着了。

我妈还没回来,估计在那边脱不开身。

“冯医生?”我喊了他一句,想让他回去,在这里守着我不是他的职责。

他的睡眠很浅,听见声音就睁开了眼睛:“怎么了?要喝水还是要什么?”

我摇头:“都不要,我这里没事的,冯医生还是赶紧回家去睡觉吧,明天应该还要上班。”

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后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就困了一下,居然都九点了,我去跟护理那边说一说,然后就回去。”

“好...”我冲他点头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没事!”说着他从椅子上起来,就这么从病房离开,然后把门关上。

我看着他离开,又躺回去继续睡,一觉睡到了清晨。

起来的时候我妈已经在一边坐着了,桌子上还放着一碗热稀饭,她递给我吃。

“昨天我去了一趟他们亲戚那边,跟他们大吵了一架,骂得很解气。他们家那帮亲戚有点小钱又好面子,我这么一闹他们应该是耐不住了。”

她红光满面的,一边说还一边笑得得意,想必昨天真让肖楚城家那帮亲戚受了些气。

我继续吃粥,问她:“吵不吵架是一回事,他们究竟肯不肯过来把医药费给出了?”

这一句话把我妈噎住,她本来还满面春光,现在脸黑得不行:“算了,与其指望他们,还不如求自己。钱我去你爸那边亲戚跟前凑一凑,应该能填上,你安心的养好病,等好了之后找份合适的工作,咱们的日子还能过。”

这话本来是她安慰我的,但我却越听越不是滋味,手里的粥也吃不下去了:“肖楚城就一点表示都没有?把我当用剩下的垃圾,说丢就丢了?”

“还能怎么办?他们都想给肖楚城重新找一个了,到处跟人说你不本分,说你一天在家里不做事情,连衣服都不给丈夫洗。我看他肖楚城找的就不是媳妇,分明是个保姆,还是不要工资的保姆。”

我不本分?

真是可笑,我要是不本分就不会忍气吞声的过了这一年,就不会一再容忍肖楚城。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