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情深无眠主角(林郁眠易景深修离)小说在线阅读

回首情深无眠主角(林郁眠易景深修离)小说在线阅读

回首情深无眠

更新时间:回首情深无眠长木雨风来源:QR

林郁眠易景深修离是作者长木雨风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长木雨风的代表做。林郁眠出卖了婚姻和爱情,只为了将那个毁了她的男人易景深一同拉入深渊.........

《回首情深无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够不够诚意

还没等林郁眠发作,严月瑶已经语气惊喜的道:“绵绵,阿深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林郁眠端到一半的杯子又重重放下,桌上瞬时酒液四溅。

她看了易景深一眼,用几年时间草草缝补好的心像再次被划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口子。

蓦的,林郁眠有些反胃,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喝下去的酒,还是因为面前这对男女。

可惜了那个叫苏漫的女孩。

她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冷淡的道:“绵绵这名字不是谁都能叫的,景少都只称呼我一声林总,还请严小姐自重。”

严月瑶委屈的看了眼易景深,又泫然欲泣道:“绵绵……”

林郁眠厌恶的开口:“严小姐听不懂人话?”

易景深看着越发来气,一下摔了手中的杯子:“三年了,林郁眠你是不是没完没了?真以为全世界都得惯着你?”

一声脆响,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唯独林郁眠淡定的用手背轻轻擦了下唇,嘲讽无比:“我早完了,没完的是你们。”

“我们哪点对不住你,那一天是你自己没有出现?月瑶她……”

“谁都有资格跟我提以前,唯独你们俩不配。”

林郁眠眼中戾气深重,因为我没出现,所以我最好的闺蜜和男朋友就能理所当然的背着我上床?

“你只会指责我没出现,那你又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没出现?”

易景深一怔。

严月瑶见状连忙插话道:“绵绵,我知道你在生我气,可是当年我跟阿深……”

“闭嘴。”林郁眠沉沉的看着她,“还有你,严月瑶,别再跟我提当年的事也别再出现在我面前,看见你开口我就恶心。”

易景深脸色瞬时变了:“你说谁恶心?”

明明,他才是被丢下的那个,这女人凭什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你们都让我恶心。”

易景深倏然起身:“林郁眠,别给脸不要脸。”

林郁眠垂眸看了看桌上只喝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酒,胃里灼烧无比,但她面上仍轻笑一声:“易景深,你这样……真的特别没意思。”

易景深瞬间失声,满腔火气憋在胸口无处发泄。

这时,严月瑶在一旁低声下气的安抚道:“既然绵绵你不想看见我,那我就先离开好了,你好不容易回来,别跟阿深置气,绵绵,对不起……”

林郁眠有些想笑,恶心完人又装出这副柔弱可欺,善解人意的样子,手段一点没变,当初要不是被这副模样欺骗,自己也不至于引狼入室。

易景深终于忍不住道:“月瑶,错的又不是你,你道歉干什么?林郁眠,你要是还想跟我合作就别摆出这副清高的样子,这就是你说的诚意?”

他真是疯了才会想着让月瑶过来跟林郁眠这善妒又心狠的女人和解。

诚意?林郁眠嘴角勾起一个摄人心魄的笑。

下一秒,她端起一杯酒,所有人都看着她,她却猛地泼在严月瑶脸上。

看着那张狼狈的脸,林郁眠露出真挚笑容:“这样够不够诚意?”

第五章 你的特权没了

严月瑶惊叫一声,捂着脸瑟缩进易景深怀里。

林郁眠突如其来的爆发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众人都小心翼翼的看向易景深。

易景深眸子里的怒气勃然爆发。

“可以,林郁眠,你的胆子还是那么大,不过当年是我心甘情愿纵着你,从今天起,你的特权,没了。”

躲在易景深怀里的严月瑶眸子里划过一抹喜色。

林郁眠看着两人,眼里淬了无尽的冰。

半晌后,她云淡风轻道:“说得跟我稀罕一样,易景深,你未免太高看自己。”

四目相对,战火一触即发。

末了,易景深冷冷道:“好,既然你这么傲气,那我就等着看半个月后,林氏还会不会存在。”

林郁眠气势不减:“那拭目以待。”

走出会所回到车上,林郁眠虚脱一般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外间灯火辉煌,车内寂静无声。

她抬手捂住眼睑,有冰凉液体顺着指缝滑落……

看着林郁眠走后,严月瑶惴惴不安的对着易景深苦笑:“阿深,她还是不信我们。”

易景深神色幽深难测,过了几秒,他对严月瑶道:“她就是这性子,任性又爱钻牛角尖,今天委屈你了,以后你尽量别跟她对上。”

严月瑶垂眸,心中愤恨面上却神情忧伤:“可绵绵是我最好的朋友。”

易景深眼神复杂:“当时要不是你我早就……算了,总之你别想太多,我会解决。”

后面几日,林郁眠不再寄希望于易氏,每天在找新的项目和合作伙伴,越发忙得焦头烂额。

易景深说到做到,都不用做出什么举动,只在行业内放话谁跟林氏合作就是跟他过不去。

于是都不用他本人出手就有无数人揣摩圣意,暗自对林氏使绊子。

林郁眠却仿若忘了他这个人,无论吃了多少闭门羹,都再没主动联系过他一次。

唯一有过的交集是林郁眠有次遇见苏漫,有意无意提醒她注意易景深身边的女人。

苏漫跟易景深打电话时还嗔怪道:“差不多得了,挺好一姑娘,真这么不留情面把人往死路上逼,怎么说也有过一段情。”

对面易景深沉默许久,再次出声时有些无奈:“我不逼她,她永远不会回头。”

说完他兀自挂了电话。

所有人都以为在这样的攻势下,林氏连半个月都撑不过,关于林氏即将破产的消息甚嚣尘上。

林郁眠却不理外界的猜测纷纭,每天虽忙得没一点空隙,脸上却不见丝毫焦躁。

病房里,林百川看着日渐消瘦,下巴尖的可怜的女儿,心疼道:“绵绵,对不起!”

“爸,你在胡说什么?”林郁眠拍拍他的手,“你安心养病,公司有我看着很好,你难道不相信我?”

林百川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却又只虚弱的笑:“好,爸爸相信绵绵。”

出了病房,林郁眠冷冷的看着助理和几个护工道:“我说过,不许任何人在我爸面前提起公司的任何事?你们把我话当耳旁风?”

在最后面的两人垂下头,林郁眠语气冷厉的警告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刚说完,林郁眠手机铃声响起。

林郁眠刚接通,公司副总焦急的声音传来:“林总,公司大门被大批工人堵住了,说我们公司的工程欠薪不发,还惊动电视台了,已经有很多记者闻讯赶来……”

第六章 一定要这么绝

林郁眠赶到公司时,林氏门前已经聚集起了大批人群。

她刚一下车,立马有几个摄像头对准她,众多记者涌过来。

“林小姐,林氏是否真的拖欠工人薪资?”

“林总,林氏之所以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地是不是因为贵公司的理念和经营方式都有问题?”

“为何林小姐你一上任林氏就濒临破产?有传言是因为林小姐你得罪了易氏总裁这是真的吗?”

那些记者都不是省油的灯,问题个个见血带刺。

早已等待许久的副总连忙带人过来将林郁眠围在中间。

林郁眠摘下墨镜,看向镜头:“这些都是不实传闻,稍后我们公司会作出声明,在此之前,我提醒各位慎言。”

说完这句话林郁眠就进了公司,半小时后林氏集团召开发布会,说明此事为工地负责人携款潜逃,与林氏无关,但出于情义和责任,林氏仍会负责到底。

应付完媒体又应付董事会,短短半天几乎就耗尽了林郁眠的心力。

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外面秘书进来报告:“林总,有客人想见您。”

“谁。”

“易氏总裁,易景深。”

林郁眠沉默片刻后回道:“将他带去会客室。”

几分钟后,林郁眠见到了翘着二郎腿姿态闲适的易景深。

林郁眠不冷不淡,语气毫无波澜:“景少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易景深笑容凉薄极了,看着林郁眠的眼神再没之前的烟火气。

那毫无感情的眼神刺得林郁眠心脏一痛,她手悄无声息的握紧。

易景深盯着她看了半晌,在林郁眠忍不住爆发之前终于悠悠开口:“林氏现在内忧外患,我这次前来,自然是为了帮林总解决麻烦。”

林郁眠想开口骂他别装好人,然而经过这几年的历练,她到底不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林家小公主。

“景少想如何帮忙?”林郁眠听见自己妥协的声音,平静而麻木。

她再没有那天晚上泼严月瑶酒时那种气势,正因为之前她逞一时之快才会让林氏雪上加霜。

易景深薄唇一启,淡淡吐出几个字:“收购林氏。”

林郁眠猛然抬眼,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说什么?”

易景深没说话,只对着后面一摆手,秘书立刻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林总您看看,这是我们总裁亲自草拟的收购书,条件十分优厚。”

林郁眠抬手将文件拍落在地,紧紧盯着那个依旧噙着浅笑的男人,眼睛瞪得极大。

默了半晌,林郁眠眼神逐渐化为坚定,她一字一顿的摇头:“我不同意。”

易景深将文件捡起放在桌上,手指轻敲。

“绵绵!”他如当年一般温柔的叫她,说出的话却如冰刀利刃,“你该知道林氏不是你说了算,你后面还有董事会,这份合同我已经给了你最大的利益,若是我直接找他们谈,你该知道结局是什么?”

林郁眠指甲都刺进了手心,眼眶有些赤红,“易景深,一定要这么绝?”

易景深蓦的笑了,“是你跟我说的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我会做出这个选择都是为了易氏的发展,别无他意。”

林郁眠深吸一口气,抬手指向门口:“滚!”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