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梧桐雨的小说你赐我风雪满身在线阅读

作者是梧桐雨的小说你赐我风雪满身在线阅读

你赐我风雪满身

更新时间:你赐我风雪满身梧桐雨来源:zsy

林夏曦韩珏是作者梧桐雨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婚恋生活小说。林夏曦在最美的年华嫁给了最心爱的男人,本以为这是童话最美的结局,却没想到,一切只是噩梦的开始。包养明星,染指嫩模,他给的伤害如同最锋利的刀子,一片片不停的凌迟着她的心。当她失去腹中孩子,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攸关时,她的丈夫仍醉倒在温柔乡中。有人曾经问过她:韩珏那个渣男,你干嘛还对他那么好?林夏曦笑着回道:先骗回家,然后再好好的收拾他。...

《你赐我风雪满身》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捉奸在床

多雨的夏,缠缠绵绵的雨丝笼罩了整座繁华的城市,如同画家笔下一副色彩浓重的泼墨画。

夜色凄迷,这样飘雨的夜晚,注定要上演一场寂寞。

林夏曦负手而立在落地窗前,单薄的背影,比夜色孤寂。

“叮叮叮。

”门铃声突兀的响起,一声比一声急促。

夏曦漂亮的眉心轻蹙,这么晚了还被打扰,多少有些不耐。

“请进。

”她平淡的开口,声音比溪水还要清澈。

秘书关晓晓慌张的推门进来,“林总,又出乱子了。

一个小时前网上报出名模陈沁儿和一名神秘男子在我们酒店开房,现在各大报刊杂志的记者都堵在酒店门口,严重影响了我们酒店的名声和正常经营。

” “一个小时前的事情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马上通知公关部和市场部,启动应急模式。

”夏曦说完,快步向外走。

她赶到现场的时候,记者果然已经把酒店的各个出口都堵住了,1120号房门外更是围得水泄不通。

夏曦费了些时间和力气才带着工作人员进入房间。

房内,陈沁儿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不用想也知道,被子下的身体一定是赤果的。

而地板上散落一地破碎的衣裙布片,可想而知,这里刚刚的战况有多激烈。

而与她的狼狈不堪相反,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一派从容,身上的衣服都是完整的,甚至没有一丝的褶皱,那张足以颠倒众生的俊脸一贯的波澜不惊。

明明他才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而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夏曦僵在原地,死死的盯着男人的脸,虽未发作,但藏在衣袖下紧握的手掌,早已出卖了她的情绪。

韩珏,他居然堂而皇之的跑到她这个正妻的地盘上乱搞,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点!韩珏同样看着她,原本勾起的唇角渐渐凝固,好看的剑眉轻挑,短暂的错愕后,墨眸再次融为一片深邃。

他只知道她从事酒店管理,并不清楚具体在哪工作。

还真是不巧,居然在这里。

“林总,您看现在怎么处理?”关晓晓扯了下夏曦衣角,询问道。

夏曦强作镇定,把视线转移到工作人员身上,冷静的吩咐,“找一套服务员的衣服给陈小姐换上,让她跟着工作人员一起混出酒店。

” 客房部的主管很快把一套干净的工装递到陈沁儿面前,而她却拒绝配合,“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啊。

” 很显然,她巴不得和韩珏一夜春宵的事情曝光,好借机攀上这个金主。

“就凭这是我的地盘。

下次如果再想乱搞,请陈小姐换个酒店,别弄脏了我的地方。

”夏曦语气突然冷了几分,虽然声音不大,却偏生带着一股震慑力。

“你……”陈沁儿一时语塞。

脸上涨得通红,又羞又恼,求救似的看向一旁的男人。

而韩珏慵散的站在窗前,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连一个眼角余光都吝啬于给她。

很快,陈沁儿被迫换了衣服,跟随着工作人员离开了。

 

韩珏,他是我的劫

奢华的房间内,只剩下韩珏与林夏曦两人,气氛顿时沉寂,沉寂的近乎压抑。

 

“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他率先开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好听的让人迷醉,只是,语气比窗外的月光还要凉薄。

 

“我不想在这里和你吵,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夏曦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强忍住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

她的家教与修养,让她没办法像个泼妇一样和他大吵大闹,闹得彼此都难堪。

 

而韩珏站在月光之中,英俊的侧影笼罩在昏暗里,以至于夏曦并未看到他唇角溢出的一抹嗤笑。

 

都已经捉歼在床了,她居然还能如此的冷静,韩珏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功力。

 

三年婚姻,在结婚的最初,他真想扒开她的胸膛,看看她究竟长没长心,后来,他总算明白了,这个女人不是没长心,而是她的心根本不在他身上。

 

“回家?行,那你等着吧。

”韩珏不屑的一笑,直接推门离开。

 

砰地一声摔门的巨响声,好像砸在了她心上一样。

 

夏曦发誓,她真的不想哭,可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划落下来。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出的‘回家’两个字有多可笑。

 

从结婚开始,每一个漫长的夜晚,她都痴痴的从天黑等到天亮,等着他推开那扇紧闭的房门。

然而,结婚三年,他回家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咚咚咚,又是几声脆响,下一刻,房间的门再次被开启。

王岚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走进来。

“林夏曦,听说你那个不省心的男人又给你带绿帽子了,搞女人还搞到我们酒店来了?”

夏曦背对着她的方向,快速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转身之际,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与淡漠。

 

“王岚,财务部的工作很闲是不是,你这个财务总监才有这么多时间说八卦。

把上季度的财务报表整理出来给我,整理不完就别下班了。”

“林夏曦,你别逮谁咬谁行不行,我又没得罪你。

有本事冲你男人发火去。

那种渣男,换成我早把他踢了,也就你把他当个宝一样。

”王岚气得直跺脚。

 

“……”夏曦无言以对。

她背转过身,双手紧抓着落地窗前的栏杆,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倒下去。

 

其实,众人眼中这个精明强悍的林总监,内心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她不是不想和韩珏撕破脸,她只是不敢。

事情一旦摊开,面对的不过就是‘离婚’二字。

可她不想离婚,这段婚姻,是她抓在手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旦放手,她就会溺死。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tmd没用?”夏曦茫然的看着窗外夜色,自嘲的笑着,“谁不想要一个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男人啊。

可人一生之中似乎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他改变你的原则,打破你的习惯,成为你的例外。

韩珏,他就是我的劫。”

“夏曦……”王岚想要安慰,却突然发现所有的言语都是如此的苍白。

 

“你出去工作吧,我没事。

”此时,夏曦回头,神情依旧是平静的,而平静之中,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那么那么的让人心疼。

 

酒店的晚班是凌晨十二点下班,夏曦简单的进行了交接之后,就开车回了家。

 

闻香识女人

她所谓的家,不过是韩家人置办给她的房子。

当初,两个人的婚约定下后,韩家人准备为他们购置新房,征询夏曦意见时,她只有一个要求:我希望家的周围有大片的香樟树。

 

因为,香樟树的寓意是:守候的诺言。

可惜,他从未在乎过她的心意。

到头来,她痴痴守候着的,只是她一个人的承诺。

而他,早已忘记。

 

暮色四合,夏曦独自一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院中高大的香樟树矗立在微微细雨之中,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视线渐渐的模糊,意识在不知不觉间被扯入回忆之中。

 

她认识韩珏,是十五岁那年的夏天,他在栀子花下吻了她,他说:曦曦,快点长大,我娶你为妻。

 

后来,她长大了,亭亭玉立的出现在他面前。

而韩珏看着她的眼神,却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让夏曦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婚后,他们也曾有过短暂的相敬如宾,但一切的平静都在他一次酒醉后打破。

 

他放肆的在她身体中驰骋,激情燃尽时,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他喊着:妍妍,妍妍……声音疼痛而压抑。

 

一念之间,天堂地狱。

夏曦对他所有的幻想都终止于那个冰冷疼痛的晚上。

 

夜,静谧。

 

偌大的别墅空旷压抑的让人觉得窒息。

夏曦毫无睡意,独自一人走上顶层的阁楼。

 

阁楼中并无杂物,只有一架年代久远的黑色三角钢琴。

在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晚,夏曦习惯弹两首曲子,排遣寂寞。

 

夏曦背对着月光,青葱纤细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自在飞舞,琴声悠悠,平添了淡淡的伤情,晕开了一室的惆怅。

 

她是如此的专注,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完全没有留意到,虚掩的门外,不知何时多出的一道高大身影。

 

韩珏半依着门扉,微敛的深眸,带着淡淡的微醺与疲惫。

他的左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燃烧的烟蒂,昏暗之中,烟光明灭,透着几分冷魅。

 

他刚刚从酒桌上下来,这是这个星期的第六次应酬,每一次都把自己的胃当成调酒器,而宿醉后的滋味,并不好受。

 

静夜的琴声,还有这个看似温暖的小女人,就如同一股涓涓细流,轻而易举的流入心田,安抚了他疲惫不堪的心。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夏曦收回了双手。

 

韩珏呆愣的看着,脑海中一闪而过‘曲终人散’这四个字。

然后,情绪再次莫名的烦乱。

 

“继续弹。

”他突然开口,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静夜的空气之中,比琴声还有吸引人。

 

夏曦错愕的回头,只见他站在门口处,颀长挺拔的身体依靠在半明半暗的光影之间,侧脸的轮廓如鬼斧神工般深邃分明。

 

这个男人无异于上天的宠儿,如同钻石一样,在任何的环境中都会灼灼耀眼。

 

此时,他走向她,在她身边坐下。

琴凳的位置有限,韩珏坐过去,两个人几乎就是亲密的依偎着了。

 

“这首曲子叫什么?”韩珏熄灭了指尖即将燃尽的烟蒂,随意的询问道。

 

“闻香识女人。

”夏曦说。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