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像光照亮我沈和豫林寒在线阅读作者花灵小说完本免费读

你曾像光照亮我沈和豫林寒在线阅读作者花灵小说完本免费读

你曾像光照亮我

更新时间:你曾像光照亮我花灵来源:QR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由花灵创作的小说之一《你曾像光照亮我》又名《你曾像光照亮我》,本书以沈和豫林寒作为男女主角,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天阴来看你,天晴,久不语。林寒爱一个人,她可以为他挡住所有的枪林弹雨。只要她爱的人,万事顺意,百岁无忧。什么刀山火海,什么地狱深渊,她愿意一个人万劫不复,只要沈和豫,好好活着……...

《你曾像光照亮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再爱都戒了

她在地狱活了五年。

她熬过了万丈深渊,熬过了刀山火海。

当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说着曾经对她说过的誓言的时候。

她觉得她熬不过去了……

那些年支撑着她不倒下的,不过就是他在她耳边说过的那句: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如今,他正说给另一个女人听,说得那么轻易……

她的拳头悄悄握紧……

“我不同意!”一个清脆的女声响彻婚礼现场。

话音刚落,现场一片骚动。

在座的人都惊呆了,纷纷找着声音的主人。

毕竟是沈和豫沈总的婚礼,整个A市几乎没人敢惹他,谁这么大胆敢破坏他的婚礼。

“那既然没有反对……”司仪也知道沈和豫的名声,只得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硬着头皮继续走流程。

“我说,我不同意,你聋了吗?”一个纤细的背影直接冲上台,打断了司仪的话。

林寒直直地看着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声音有些哽咽,“豫,我回来了。”

沈和豫只是冷漠地看她一眼,“保安,把她丢出去。”

随即又加了一句,“顺便给她点教训,不要出人命就行。”

“算了,今天是我们大喜日子,不好见血的。”他旁边的新娘子柔声劝道。

林寒这才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柔弱胆小,一副小白花的样子,纯良得很。

她心里一滞,只是看着沈和豫,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

然而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豫,你还在恨我吗?”她无力地问道。

“恨?”男人冷哼一声,“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吧!”

“豫,我是有苦衷的,你听我解释……”林寒几乎是祈求的语气。

“有什么好解释的?整整八年,你骗了我三年,消失了五年,如今说回来就回来,一句话就要我听你解释,你算个什么东西?”沈和豫厌恶地看她一眼。

“豫……”

“我说话你们没听到吗?把她丢出去!婚礼继续!”沈和豫咬牙切齿着,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

他拉着新娘子的手,正准备交换戒指,一个枪口就瞄准了他的头。

“这个婚你们不能结,不要逼我。”林寒拿着枪,眼眶微红,“我不想走到这一步。”

沈和豫看着她,突然笑了。

他直直顶上她的枪口,“开枪,就像你五年前做的那样。”

“豫……”林寒有些颤抖。

她开那一枪,只是想他活着。

因为只开了一枪,剩下的子弹,她在后来的五年里受了个遍。

“可不可以再相信我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骗你!”林寒深吸一口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那么爱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爱?”沈和豫讽刺一笑,“你也配跟我说爱?”

“我那个时候多么爱你啊,我把你放在心尖儿里疼着,你呢?”

“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认为我会一直等着你?我告诉你,我早就不爱了,你这样的人,不值得我爱!”

“我不信,我不信你能忘得了!”林寒嘶吼道,眼眶早已泛红,“我们那么多回忆那么多过去……”

“林寒,”沈和豫冷冷地打断她,“我不是忘了,我戒了。”

“就是曾经再爱,我也戒了。”他说得太过笃定,都不曾思考一番。

而他的眼睛里,除了厌烦,林寒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感情……

第2章 她习惯了坚强

枪口已经瞄准眉心,她的手,却微微颤抖起来。

她血里带刺,手若长枪,跪服在她膝下的猎物,从来都只能哀嚎痛哭。

习惯了穿梭在最阴暗的角落,双手沾满血腥。

她本来比任何人都无情。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沈和豫啊。

是天暗下来,她唯一的光。

“豫,你知道我向来说道做到。”她沉声道,眼眶微红。

沈和豫阴冷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局势一下子陷入了僵持。

在场的人甚至都忘了报警,都屏息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

她周身弥漫着一股冷冽的气质,寒气逼人。

明明面容绝色,身姿绰约,却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像是常年在冰川洗练而凝结成了一身的冰霜。

过分美丽,却也危险。

新娘子即便穿着华丽的婚纱,在林寒面前,竟都没有了什么存在感。

新娘子叫李雨薇,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家庭十分普通。

但沈和豫跟她的结合是受到所有人祝福的。

五年前,沈和豫莫名卷进一场枪战之中,虽然勉强逃生,但不幸身负重伤,奄奄一息。

刚好李雨薇是那里的一个纺织女工,顶着枪林弹雨把沈和豫带到安全的地方,救了他一命。

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沈和豫将她一家人都安排到了市中心,更是将李雨薇一直带在自己身边。

那时各大媒体都在揣测他们的关系,但都被沈氏集团公关部明确否认了。

但就在一个月前,沈和豫突然宣布要和李雨薇成婚。

外界几乎都是祝福的声音,他俩的故事成为了A市的一段佳话。

没想到,婚礼当天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所有的人都在好奇林寒的身份,以及她和沈和豫,李雨薇之间的关系。

良久,沈和豫也阴沉着嗓音,“那你也应该明白,我不想做的事,没人可以逼我。”

说完,不等林寒反应,几个彪形大汉就在沈和豫的示意下冲了上台,想直接把林寒拖走。

林寒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迅速收回枪,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几个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汉子就全部躺到了地上,凄惨地哀嚎着。

这几个,还不够格浪费她的子弹。

她还是刚才那幅傲然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李雨薇吓得脸色惨白,下意识瑟缩在沈和豫身后。

沈和豫也赶紧伸手护住她,像是在保护什么无价之宝。

林寒觉得,那89根错骨钉刺入身体的痛苦,还不及如今胸口的半分酸楚。

强迫不去想那伤人的一幕,林寒冷冷地开口,“豫,你别忘了,我们还没离婚。”

“现在我还是你光明正大的沈夫人,你要是跟她结婚,就是犯了重婚罪。”

她说得淡然,却像投出一枚炸弹。

全场哗然,一时间引出许多猜测和联想。

李雨薇当初惨白了脸色,哭得哀怨委屈,“和豫,她就是你原来的妻子吗?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

颤抖微弱的哭腔,活像被骗惨了的纯良少女。

沈和豫一边温柔地安慰她,一边愤怒地瞪着林寒,“你不要太过分。”

闻言,林寒心里一滞,侧过身去,“我知道你还恨我,但是这次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我……”

“够了!”沈和豫咬牙打断她,“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林寒一怔,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那就试试看吧,只要我还活着,沈夫人的位子,就是我的。”

李雨薇早已梨花带雨,此时更是泄愤难当,提着婚纱裙摆便跑了出去。

“雨薇!”沈和豫刚想追出去,就被林寒用枪抵住后背。

沈和豫转过身,直接抓过她的手,将枪口抵住自己的左胸膛,“林寒,我给你一个开枪的机会。”

“你现在不开枪,如果雨薇出了任何事情,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话如寒冰,冻得她心生疼。

曾经的海誓山盟,还是抵不过新欢的一滴眼泪么。

林寒笑得肆意张扬,眼中似乎含着泪,“好啊,我拭目以待。”

第3章 他会对别人心疼

原来真的要经历过,你才知道,哪个伤口最痛。

搅乱沈和豫的婚礼之后,林寒直接回到了他们曾经住的房子。

推开门,一阵飞尘扑鼻,林寒猛烈地咳嗽起来。

家里的摆设没变过。

看样子,人也不曾回来过。

她咳着咳着,就有泪了。

几乎是灰尘笼罩的空间,没有灯光,寂静幽暗。

林寒却被深深的归属感填满了。

十分怀念地打量着四周,不由得一阵舒心。

这是,她林寒的家。

她在风雨中飘飘摇摇数十载,来路只有生,去处只有死。

是沈和豫给了她一个家。

一个可以每天醒来不必立刻赶路,每晚安眠不必惊觉,不怕梦中恶鬼,无惧风霜惊雷,沈和豫给她的家。

她的眼眸渐渐蒙上一层灰翳。

如果沈和豫不肯原谅她,要收回这里的话。

她还能去哪……

……

林寒是被强烈的窒息感给惊醒的。

她实在太累了,不知何时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恍惚间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晃着,然后咽喉一紧。

她猛然睁开眼睛,不解地看着死命掐着她脖子的人,“你……你干什么……”

沈和豫腥红着眼,手里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掐死你!”

他眼里的狠厉让林寒一愣。

这么多年茹毛饮血的生活,这眼神,她太熟悉不过了。

沈和豫对她起了杀心……

她鼻子陡然一酸,一时没了求生的斗志。

身子缺氧地颤抖,她连挣扎都忘了。

愣愣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眼泪就这么毫无预警地落了下来。

湿润,滚烫,一滴滴打开沈和豫手上。

他眸色一变,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

林寒趁着这空隙大口地呼吸着,颤抖的身子逐渐平息。

沈和豫将她往地上一甩。

她沉重地落地,发出钝痛的响声。

一大片灰尘惊起,浑浊着空中的光线。

她被迷了眼,又想落泪了。

这五年来,她挨过数不清的子弹,挡过无数次的刀锋。

但她从没有哭过。

连想哭的念头,都没有过。

然而见到沈和豫不到一天,她已经流了五年没流过的泪水。

“怎么,知道装可怜了吗?”他神情又是讥诮又是愤怒。

林寒胡乱擦掉眼泪,声音有些沙哑,“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闻言,沈和豫的杀气又逐渐汇拢,“你对雨薇做的好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林寒皱着眉,有些气恼,“我对她做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

林寒被打得撇过头去,喉咙涌起一股腥甜。

“我不管你回来到底要做什么,”沈和豫深呼着气,似乎在强忍怒火,“如果你敢伤害雨薇的一根头发,我就割掉你整块头皮。”

他咬字极重,一音一词,好像嚼着她的骨血一样。

林寒森然一笑,语气尽是讽刺,“你知道我的出场费有多高吗?她还没那个资格让我动手!”

“她是我爱的人!”沈和豫狂躁地打断她,“我不允许她有任何的闪失!”

“婚礼现场,你把雨薇逼走后,你知道她都遭遇了什么吗?”沈和豫钳住林寒的双臂,像是要把她折断,“她被一群街上的混混给欺负了……”

他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责和内疚,还有,对林寒的怨愤。

林寒奋力挣脱他的桎梏,“那你应该去找那群混混,顺便再训练一下你那些跑不过一个女人的垃圾!”

“不是你的话,雨薇根本就不会逃!”沈和豫钳得更紧了,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她身上。

“你简直不可理喻!”她任他钳着,将眼里的受伤,藏得很深。

忽然,沈和豫松开她,阴冷地勾起嘴角。

“你让雨薇难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他一步步逼近她,突然将她推倒在地板上。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