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梨园愿了了》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徐琦安其琛陆时结局

《顾盼梨园愿了了》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徐琦安其琛陆时结局

顾盼梨园愿了了

更新时间:顾盼梨园愿了了焦糖来源:QR

《顾盼梨园愿了了》是一部经典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徐琦安其琛陆时,是作者“焦糖”的原创小说,又名《顾盼梨园愿了了》,目前已完结,小说故事梗概:那曲霸王别姬,她轰动了整个余城。她恍然入戏,以为高台上的他就是她生命中的霸王。可是后来才知道,她不是虞姬,是徐姬。而他亦不是霸王,原是戏台上的看客。他是余城的贵公子,他长相俊美,才华横溢,家世华贵。他什么都好,只除了,被那个戏子逼着娶了她!可为什么,她走了,他却忘不了她!唱罢一曲,总该曲终人散。情到深处,余生再无回首。...

《顾盼梨园愿了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无关紧要

这一夜,徐琦被责罚跪在安家的大门前,夜里的风很大,雨也很冷。

她唇齿都在打颤,可她却没有哭。

安其琛的那一把掌,把她的心彻底打进深渊。

她忍着屈辱,抛却尊严登台,是为了谁?

她想问安其琛,你没有心吗?

徐琦就这样一直盯着门前的那两只大红的灯笼,恍然记得,当初进门的时候,它也是这样亮的。

他们都没变,唯有她,变的连自己的都不认识了。

恍惚中,不远处似乎有谁在唱着“君王义气尽,贱妾和聊生”……

徐琦晕了过去。

她就在雨夜里躺着,直到第二天才被发现,若不是天赐嚷着要娘,这世上怕就再没有她这个人了。

徐琦再次醒来已经是七天后。

她的嗓子烧坏了。

曾经的莺歌翠嗓变成了呕哑嘲哳的老妪之声。

安老太太不让天赐来见她,说是怕过了病气。

屋漏偏遭连夜雨。

有人送信来说,徐父病重。

徐琦拖着虚弱的身体,赶来了码头边的贫民窟。

“咳咳”

刚推门进去,就听见剧烈的咳嗽声。

“爹!”徐琦冲进去,恰好见到年迈的徐父扶在床边摇摇欲坠。

徐琦冲过去扶着人,慌的手都在颤抖:“爹,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

徐父沉重的呼吸着,半响才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净是血丝,老皱的脸上净是疲惫。

认清眼前的人是徐琦,他露出一个微笑,那疲惫像一瞬间都消散了:“琦琦啊,你回来了。”

徐琦的心一紧,着急说:“爹,我们去医院!”

徐父咳嗽着摆手,说:“不用,那什么医院贵的很……”

话还未说完,徐父猛地咳出一口血,人直挺挺倒了下去。

“爹!”

徐琦心神俱裂。

租界的医院。

徐琦的心悸还没有散去,不祥的预感在心头萦绕着。

医生的话更像是催命符:“你父亲的病拖得太久了,只有一种叫青霉素的新药可勉强救命。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余城只有安家大少手中有……”

太好了,父亲还有救!

徐琦顾不得想其它,便赶到了安其琛住的酒店。

可酒店竟然已经把她列为黑名单,她连进都进不去。

徐琦顾不得那么多,正要硬闯,却见安其琛亲自扶着许倩走来,男才女貌,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徐琦僵在了原地,一刹那竟像被扇了一巴掌的狼狈。

看啊,那是自己的丈夫……

那两人姿势亲密从她面前经过,而安其琛的目光冰冷,一秒都不曾给她。

许倩倒是给了她一个得意的嘲笑。

徐琦再顾不得自己,冲到安其琛面前。

然后,跪下。

“其琛,医生说我爹的病需要青霉素才能救命,我求求你,救救我爹……”

安其琛眉头一皱,许倩嗤笑一声插话,“徐琦,抗生素价值千金,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拿走,你以为你是谁?”

徐琦不理会许倩的侮辱,只哀求的看着安其琛。

安其琛看她一眼,便当她不存在一般走开。

眼见安其琛绕过她离开,徐琦想都没想,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求着:“其琛,求求你给我抗生素吧,没有药,我爹真的会死的。“

”只要你答应救我爹,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我把安少奶奶让给许小姐……”

“啊!”

徐琦被安其琛一脚踢开,她疼的一时爬不起来。

“我说过,别来脏了我的地方。”

他冷漠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我从来不会浪费东西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第5章 藏到哪里

徐琦听懂了。

他在说,她徐琦于安其琛而言无关紧要。

哪怕是举手之劳,他也不会救她父亲的命。

安其琛没再理她,和许倩径直上车走了。

徐琦从来没有这么无力。

没有药,父亲该怎么办,等死吗?

还没有想到别的救命的办法,她回到医院却被告知,父亲竟然离开医院了!

徐琦又急切的往徐家赶,她不敢去深想父亲为什么离开。

“爹,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她在心中祈祷着。

回到徐家,徐琦推开门。

“爹!爹!”

她惊慌的喊着,终于在厨房找到了人。

她冲过去,一把抱住徐父,慌张的心这才有点安慰:“爹,你怎么不在医院等我?你知不知道我多……”

“啪”

徐父手中的碗却突然摔在了地上。

徐琦这才注意到徐父的神色不对劲,他苍老的面容上一片灰败,像是萦绕中一股死气。

“爹,你刚刚喝了什么?”她的声音带着惊颤。

“琦琦啊”

徐父叹息一声,接着却吐出了一口乌血。

“爹!”徐琦呆愣当场,大脑一片空白。

徐父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栽倒。

徐琦连忙扶住他,哭说:“爹,你别吓我,你知道我胆子小,不经吓的。”

徐父靠着灰败的灶台,拉着徐琦的手说:“琦琦啊,爹恐怕不能继续陪你了。”

徐琦眼底满是慌乱,哑着嗓子乞求:“爹,我不要听这个,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们回医院好不好?”

可她的乞求没有丝毫作用,徐父又呕出一口黑血。

徐琦颤抖的双手死死拽住徐父的手,带着哭腔绝望的乞求:“爹,我只有你可以依靠了,你别不要我……我好害怕……”

突然,徐父呼吸平稳了很多,说道:“琦琦,苦了你了,是爹拖累了你。”

徐琦哭着摇头:“爹,你胡说什么呢,你一直是我的骄傲……”

徐父拽住她的胳膊,说:“琦琦,你是爹的骄傲,爹爹……爹爹真的放心不下你……”

话未说完,徐父又呕了一口血。

他的脸涨成紫红。

“爹,你别说了,求你了……”徐琦伸手擦血,可这血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徐父依恋的看着她,像是想再多看女儿几眼,再说些什么,却只能重复那一句话:“爹爹……真的放心不下你……”

突然,徐父的声音消失了。

可他的眼睛却一直睁着,他到死也放心不下他的女儿。

“爹?”

徐琦颤巍巍的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没有气息。

“爹!”

徐琦终于崩溃大哭。

……

徐父走了,她再也没有了依靠。

从此,她便成了一个孤儿。

徐琦跪求了很久,才求来安老夫人的恩典,带着天赐来给徐父上一炷香。

徐父坟前,天赐上完香,刚磕了头,就立即被安家的随从带回了安家。

徐琦连多留一秒的资格都没有。

明明她是天赐的母亲,明明这里埋着是天赐的外公。

……

徐琦穿着丧服,回到徐家守丧。

可夜半之时,小院子却突然被人破门而入。

“徐琦,你这天杀的戏子,想把我的重孙藏到什么时候?”

 

第6章 多天真

安老夫人冲了进来。

还没有等徐琦说什么,她一个巴掌就打了过来。

“啪”

徐琦捂住脸,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却听安老夫人说:“徐琦,你把天赐藏到了哪里,快把他交出来。”

徐琦心中一震,她颤抖着问:“天赐磕完头,早上不就被接回去了吗?”

安老夫人神色难看,徐琦抓着她的手慌张的问:“你们没有接到他?”

父亲刚一去世,儿子就跟着消失。

徐琦的天彻底暗了,她勉强支撑着道:“我们报警!”

“报警就不必了。”安老夫人仔细打量着她的神色,递来一封信,说:“你看看。”

徐琦展开信一看,竟是一封勒索信!

上面言明:要安家少奶奶带着十万大洋明天一早去码头赎人,不许报警。

看完信,徐琦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安老夫人明知道天赐是被人绑架了,那刚才那一出是怀疑这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她是天赐的母亲啊……

为了儿子,徐琦忍着羞辱跟着回了安家。

让她惊讶的是,她竟然会在大厅见到安其琛。

他是为了儿子回来的吗?徐琦忍不住想……

却见他径直走向了安老夫人,说:“倩倩被绑架了。”

徐琦刚抬脚的步子又缩了回去。

她垂下眼帘,退回了阴影里。

她听着他对许倩的维护,听着他说,许倩于他的珍贵。

徐琦这一刻真的很想问一句:安其琛,你既然这么爱许倩,为什么要娶我呢?

你既然不愿意要这个孩子,又何必服软,同意我把他生下来?

想到儿子那一声声的要爸爸,徐琦抬头,将眼泪逼回眼眶,忍得浑身都颤抖。

这时,安其琛走到了徐琦的面前。

他居高临下,说的却是:“绑架倩倩和你儿子的是同一批人,明天,你把赎金都带上,到时候听我的命令行事。”

倩倩,你儿子。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可徐琦已经不在意了。

她如今,只想要儿子平安。

她只有儿子了。

为母则强。

她一改之前面对他时的卑微,冷静地和他对视:“安其琛,我可以听你的,但是你必须保证,明天你要还我一个平平安安的天赐。”

安其琛眸光深沉,复杂难辨,可却难得没有厌恶。

他只说:“我自有安排。”

安其琛很自负,但他答应的事情却不会反悔。

徐琦以为,他既然回答了,那这所谓的安排就是承诺了。

后来,她才知道她有多天真。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