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虐成爱完整版-周欣韩昊霖免费在线阅读

错虐成爱完整版-周欣韩昊霖免费在线阅读

错虐成爱

更新时间:错虐成爱婆娑女来源:wyy

《错虐成爱》是作者婆娑女的原创小说,主角周欣韩昊霖,主要讲述了可怜女人周璇于几个男人之间,谁欠谁的债,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噩梦还在继续……......

《错虐成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那不是梦

“这么快就醒了,正好。”男人那双略带一丝嘲弄的眼神打量着周欣,翻身又压了上来。

周欣猛然意识到男人的意图,拼命的挣扎,长长的指甲在男人身上划出道道血痕,不停的嚷嚷:“求求你,放了我吧!”

泪流满面的小脸惊恐的看着男人,丝毫不知道现在如同一个受惊的小动物般,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兽性。

“你不觉得现在求饶已经晚了吗?”男人把周欣的双手用皮带紧紧的缠绕在床头上。

周欣泪水顺着眼角不断的流下来,那一刻只觉得这是一场噩梦。

大学四年,周欣从来都是异性眼中的公主,父母眼中的乖乖牌,身边不乏无数追求者。而周欣向来洁身自好,即使跟男友张浩然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敢逾越,原本打算大学毕业就跟早已经在外企工作,年轻有为的男友张浩然结婚,当一个幸福的小女人,然而~~~

然而,周欣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已近中午,厚重的窗帘难得投进一抹阳光。

周欣在床上木然的睁开眼睛,此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她不记得自己晕厥了几次,嘶喊了多久。

身上的阵阵酸痛正无声无息的告诉她那不是梦。

为什么?

为什么会碰上这种事情?

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一点点打湿着枕头。

就这样木然的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一抹阳光缓缓的褪去,房内又变的昏暗迷离。

她从床上颤抖的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然泪流满面,原以为昨夜已经将毕生的泪水都流干。

弯下腰,才发觉竟然酸的似要碎掉般,她咬着牙,一件一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

这时,猛然一个意识冲入周欣的神经,

不,

她不能在这里,她要逃,逃离这个噩梦,逃离这个昏暗的房间。

想到此,她顾不得打理衣服,抓过一旁的挎包,仓皇而去。

疾步走出宾馆门口拦辆计程车,快速的说完地址就蜷缩在后坐。

“小姐,你没事吧!”过了不就,传来司机关切的话语。

“没,没事。”周欣生硬的回答完,才发现原来自己浑身发抖,冰冷手心里攥出层层汗水。

车开的很稳,她的心中却七上八下,指甲戳进肉里浑然不觉。

她失神的下了车,朝家里走去,打开家门刚好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张浩然,然而此时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

眼见张浩然想说什么,一个声音拔尖似的抢先串到了周欣的耳中:“欣儿呀!你也不小了,别太任性,晚上不回来也不打个招呼,浩然一早就来了,等到现在。”周母嚷嚷着埋怨着周欣,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怕张浩然起什么别的想法,自己的女儿自己先教训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果然,张浩然连忙过来打圆场,亲热的拉过周母,道:“小欣估计也是临时有事,您别气坏了身子。”

周母抬眼看了看这个准女婿,真是越看越中意,斯文儒雅,仪表堂堂,跟他们家小欣站在一起,那就是郎才女貌,就快领证了,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狠狠的瞪了周欣一眼,道:“也就是浩然宠着你,以后别让人瞎操心。”说完,又钻进了厨房。

张浩然走到周欣面前顺手把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道:“电话都让我打爆了,你手机呢!”

这时她恍然的从挎包里取出手机,竟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了,赶忙道:“我今天有点累了,想休息。”然后看也不看张浩然一眼,快步回房旋即掩上房门。

门外张浩然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关门声强迫中断,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客厅的周母,朝周欣关门方向嚷嚷着:“死丫头,快点开门,真是惯的不像样了。”

一旁的张浩然难堪的脸上挤出几抹笑容,拽过周母,道:“伯母,我正好还有事情,小欣累了就让她休息吧!我改天再来。”张浩然说完转身离去。

周欣脱掉衣服,厌恶的把沾满那个男人污浊的内裤扔到了垃圾桶,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她方才看清楚这一身的狼狈,打开喷头,她泄愤死的狠狠的搓洗自己的身体,发疯一样冲洗,顾不得疼痛,只想洗掉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所有罪证。

一遍又一遍的冲刷,一遍又一遍的擦洗。

无论怎样,那刺眼的痕迹仍然灼伤周欣的眼睛,青紫的齿印在白嫩的皮肤上招摇嗤笑她的愚蠢。

终于崩溃的周欣缓缓的顺着瓷砖摊倒在地,掩面大哭。

第二章明天去领证吧

连绵的春雨下了一场又一场

周欣若有所思的坐在窗前,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这些天她除了去药店买了盒紧急避孕药,几乎足不出门。

周母总是担心的看着她,自从几年前周父车祸过世的那段时间周欣精神恍惚外,一直她都是个活力无限,青春洋溢的女孩。

张浩然来过几次,都被周欣推脱关在门外,此时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未婚夫,或者说是不敢面对。

一旁的周母倒是干着急,担心的在周欣耳边小声哄道:“小欣,进屋换件衣服,跟浩然出去走走。”说完,把张浩然带到客厅:“浩然,你先等一会,欣儿换好衣服就跟你出去。”

身上的痕迹慢慢消退,周欣的心情也逐渐趋于平稳,她明白母亲的担忧,父亲走后母亲就没真正笑过,直到去年把张浩然带回家,周母才渐渐展露笑容。

而张浩然确实很会哄周母,有些时候比周欣想的都周到,俨然已经让周母当半个儿子似的看待了,老人的心思永远都是如此,看着女儿终身有依靠,也就算尽了为人父母的本份。

在周母的殷切的目光中,周欣跟着张浩然出了门,缓缓的朝不远的小公园踱步,刚刚下过雨,天气显然阴冷了几分,周欣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同时,一件西装大衣连忙披在了她的身上,以前张浩然这种细致的体贴,总会让周欣心中泛起丝丝甜蜜,而现在她只会觉得不安,深深的愧疚感不断的席卷而来,她仓惶的脱下那件西装,拔腿而去。

张浩然下意识的抓住周欣的手腕,“啊”只听她轻忽一声,现在看来手腕上那圈皮带缠绕过的青紫还是那么触目惊心,他这才意识到鲁猛松开她的手腕,却看见了那片青紫,不禁担心的看着已经呆愣一旁的周欣:“欣儿,你怎么了?”

轻声而颤抖的追问敲打这周欣脆弱的心,这些天她的反常,他不是没看在心里,只当是小女孩偶尔撒撒脾气,可是现在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周欣张开口却不知道如何说起,是呀!如何对自己的未婚夫解释,自己珍藏了许久的贞操竟然被一个陌生人掠夺。

她不禁失声掩面痛哭起来,张浩然把那件西装缓缓的又披在她的身上,张开双臂,把她环在胸前,望着蒙蒙的天空,道:“欣儿,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时间仿佛伴随着这句话而凝结住了,周欣缓缓抬起头,看着那张斯文儒雅面孔,清泪顺着眼角止不住的往下流,颤抖的双唇不安的问道:“你,还要我吗?”

他底下头轻吻着她的泪水,拇指不断婆娑着略显苍白的面颊,生怕她不懂般,不断的低喃:“要,只要是小欣我都要。”

她再次紧紧的抓住他的后背,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救命草般,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远处的天空似乎有些放晴,可是谁也没注意到后面那团更大的乌云。

第三章婚姻陷阱

从办事处出来,周欣和张浩然领着鲜红的结婚证书,此时的他们如同每个新婚的男女般欣喜不已,甜蜜的交握双手,相互对望,仿佛这样就能天长地久。

而周欣心中仍旧有一丝阴霾,她不知道究竟是对是错,张浩然能否真正接受自己已非处女的事实?带着种种不确定,她踏入了那虚空残酷的婚姻陷阱。

周欣结婚最高兴的莫过于周母,能看着自己疼到大,宠到大的女儿有了依靠,即使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张浩然是个孤儿,家里根本没有什么人,而周欣现在的心情更没心思请客,所以只是拽着周母到外面,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

“人生大事就让你们这么简单就给办了,现在的年轻人呀!”周母坐在饭桌旁,看看旁边的女儿、女婿,不依不饶的埋怨着。

“妈,等浩然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们可以补办嘛!”周欣靠在周母身上撒娇道,仿佛又回到童年靠在母亲身上那么舒坦、温暖。

“伯母!”张浩然刚开口想就被周母一个不满的目光瞪视回来,连忙会意的改口,道:“妈”周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这才继续道:“我刚升公司的部门主任,事情比较多,等过阵子欣儿想怎么补办,我都依着她。”

周母笑弯了眼,看着刚刚荣升的女婿,正是做一番事业的时候,女儿跟着他也就放心了,想着抓过张浩然的手,把靠在身上周欣的手递了过去,宽心的说:“我把欣儿交给你了。”说完,周母泪眼朦胧,拿起一旁的纸巾轻拭了几下泪水。

吃完饭,张浩然开车把周母送回住处,带着周欣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当周欣进入张浩然的那所三室的房子,百感交集,从此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了,这种感觉是以前每次过来所没有的,想到此,她突感一阵慌乱的站在玄关,如何做好一个妻子,让她不知所措。

随后进门的张浩然了然从背后环住周欣,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安抚道:“不用担心,我们慢慢来。”

“浩然,我。。。”她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张浩然没等她说完,便急切的找到了她的嘴唇,辗转品尝着其中的滋味,这是周欣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以前每次张浩然总是点到即止,从未这么急切,然而这个参杂着浓浓情欲的吻,让她整个身体虚软的挂在他身上。

两人走进了卧室……

日子平淡无波的流过。

周欣已经结婚四个多月了,新婚中的她抛开了女人的羞涩,完全投入到自己这个全新的小家中。

那日清晨当她渐渐转醒的时候,张浩然已经去上班了。

她看着自己已经被清洗干净的身体和身上崭新的睡衣泛起浓浓的甜意。

最初几天周欣还会提心吊胆,担心哪一天他突然提起,却不想张浩然只字未提周欣已经非处女的问题,对她更是尤为的体贴、关心,仿佛一切都这么自然,这些包容,都让她深深的感动和内疚,一点一滴凝聚在心里,成为一份割不开,化不掉的柔情。

婚后的一个多月周欣拿到大学毕业证书,也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成为了一个社会新鲜人。但是,大部分时间她还是乐于奔波家庭,为张浩然料理日常生活,逐渐成了她生活的重心。

手机铃声打断了周欣幸福的冥想,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张浩然,她甜蜜的按下接听键,只听那边传来他急切的声音。

“欣儿,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感觉他的声音有一丝焦急。

“我一份文家丢在家里了,马上开会要用,我走不开,你能帮我回家取一下吗?在客厅茶几上。”

“好,我马上回去。”

周欣想都没想的拿起衣服请了个事假,就急忙打车回家。

一番折腾下来,终于把文件送到了他公司,张浩然接到周欣电话,就连赶到楼下,拿过文件,没说几句话又折回去开会了。

她看着他的背影进了大楼,这才安心的到路边拦截计程车,然而周欣没有发现的是,身后一辆黑色轿车里,有一双黑眸正紧紧盯着她,如同猎人看到自己的猎物般,令人不寒而栗。

周欣没有回公司,打车去看了看周母,说了一下午的话,临近下班时间,急忙赶回家,给张浩然准备晚饭。

“好香呀!”张浩然一回到家,首先闻到从厨房里飘出来饭菜的香味,扔下外衣和文件冲到厨房,缓缓的搂住周欣的后背,径自感叹着。

“你回来了!”厨房里的周欣没听见开门声,直到感觉自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环住,方才惊喜的嚷嚷着。

“今天多亏欣儿文件送的及时,你说我该怎么奖励你呢!”他轻啄着她的耳后,阵阵的湿漉让她阵阵战栗。

微波炉响起声音,周欣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娇嗔道:“没个正经的,快去洗手吃饭。”

“是,老婆大人。”他幽默的敬个童子军礼,转身去洗手了。

吃过晚饭,周欣还来不及收拾,就被张浩然抱到床上,充当饭后点心,两具身体相互缠绕在一起,纠结,纠结。

第二天周欣上班的时候,想起昨晚的激情仍旧会面红耳赤,开会时走神了好几次都浑然不觉。

下午办公桌上一封指明给她的快递吸引了她的目光,仍旧痴傻甜笑的撕开,而倒出里面的东西,她脸上的笑容僵硬的定住了。

里面装着一沓色情照片,而女主角竟然就是她自己,噩梦恍如又回来了,周欣仓惶的把照片塞回快递里,打开里面带出的纸条:这周日,下午三点,帝王饭店403室,不见不散。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