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妃权倾天下叶子非安盈-祸妃权倾天下锵锵全文阅读

祸妃权倾天下叶子非安盈-祸妃权倾天下锵锵全文阅读

祸妃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祸妃权倾天下小雷雷来源:wyy

叶子非安盈是作者小雷雷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长的祸水不是她的错,她原本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却就是有人不肯放过她,痛失挚爱,她只能反攻为守,在男人的世界里,步步惊心,寸寸为营,把毁了她人生的人踩在尘埃,权倾天下…&h......

《祸妃权倾天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楔子

叶子非终于又看见了她。

她从高高的台阶上拾级而下,穿着一件明艳的鹅黄色裙衫,风吹起她的发丝裙摆,翩然如仙。

叶子非站得笔直,鲜亮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白皙俊朗的脸,因为这几年的沙场洗礼,变得粗糙暗沉,却多了几分坚硬的男子汉意味。

她停在了他上面两层台阶上,从上而下,俯视着他,“将军辛苦了,陛下已经赦免了叶家的大逆不道之罪,还望将军谨记慎行。”

绝美的容颜,越发华贵凛然,不容直视,眼神是淡漠的,唇角噙着的,是矜持合体的笑,可在他眼中,却透着冷意。

就像一层厚厚的面具,遮住他们之间的所有过往。

叶子非后退一步,撩袍,双膝跪了下去,身体俯低,肩背却依旧笔直。

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口中麻木地念着,“谢贵妃娘娘恩典。”

可是,再抬头时,他眼中的人影却恍惚起来,好像这位天下至尊至贵的贵妃娘娘,依旧是当年那个不经人事的小姑娘,正抿着嘴,笑吟吟地看着他,纯净如新绽的百合……

她问百里无伤,“你既然叫无伤,为什么还会受伤?”

百里无伤先是一怔,随即低下头,绝美的脸勾出一轮倾国倾城的笑,“如果我叫百里无命,岂不是肯定会没命?”

她没有理他,伸手去给他包扎,大概心里有事,她的面色有点沉。

百里无伤于是勾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的眼神,又显锋芒了。”

她困惑地瞧着他。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让人看出你在想什么,丫头。”百里无伤顺势捏了捏她的面颊,微笑,“你现在还没意识到,你是个多招人眼的女人。”顿了顿,他又说,“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你会体会到的。”

许多年后,她终于明白了他的话,然而精心描画后的眉眼,却怎么也藏不住锋芒,依旧是他喜欢的模样。

“朕时常在想,那个雨夜陋巷,你到底在为谁哭?”龙塌之上,他搂着她的肩,下巴抵在她的发丝里,闷闷地问。

似乎是没什么正经的语气,但金口玉言,从皇帝口中出来的问题,戏言也要当真。

她的身体僵了僵,然后转过身,细腻洁白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身躯水蛇一样贴了上去,“因为遇见你,所以喜极而泣啊,陛下。”她盈盈地笑,已经寻到了他的唇,以吻封缄。

他没有揭穿她,也没有追问。

即便是谎言,她说,他便信。

因为,她是他的妃。

……他的妻。

第1章

安盈至今都没想清楚,她是怎么被关进来的。

只依稀听说,似乎是筵席里有哪位宾客突然中毒,相爷迁怒,将相关人员一股脑地下了狱。安盈是厨房里帮工的,平日里就切切菜啊、看看火、打水挑柴什么的,连锅铲都没摸过,却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稀里糊涂便下了狱。

这里是京兆府的私牢,毕竟,有人在相府中毒的事情可大可小,相爷还不想闹得满城皆知。

他们是打算动私刑了。

安盈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和厨房里其它几个女帮工关在一间大牢房里,远远到,听到黑糊糊的长廊那头有凄厉的惨叫,声音每传来一次,她们便抖上几抖,有两个胆小的,已经吓哭了,抱在一起哭爹喊娘,好不凄惨。

安盈还算镇定,双臂抱着膝盖,坐在墙角,低着头想自己的心思。

和她一起被丢进来的女孩子中,像她这样冷静的,似乎并不多见。

其实,如果此时有人摸一摸她的手,就会发现,安盈也早已经吓得手足冰凉了。

她只是硬挺着罢了。

和她一起被扔进这件大牢的女帮工都已经吓得够呛,就算那些没哭的,也贴着墙、凄惶如厨房那些待宰的动物。

除了安盈,这里只有一个人和安盈一样镇静。

那个人不是相府的,而是在她们被扔进去之前,就已经在里面的女犯人。

女犯人的衣服已经脏得看不清颜色,浑身都散着臭气,头发蓬松凌乱,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全部打着结,发色有点发黄,耷拉下来,遮住了脸,看着像个疯婆子。

其他人都离她远远的,只有安盈坐在了她旁边。

至少,她很安静,不像那些哭哭啼啼的人,吵得安盈心烦意乱。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等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早晨,牢头带来了一个消息。

因为实在找不到主凶,相爷大人秉承宁错杀三千、不放走一个的原则,要将她们全部闷杀。

随着消息一起来的,还有牢头递进来的断头饭。

牢房里这次真的是哭声一片,安盈也坐不住了,她扫了一眼色香味俱全的‘断头饭’,身体往旁边挪了挪,推推那个‘疯婆子’,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疯婆子’在蓬乱的头发后冷冷地看了安盈一眼,没有搭理她。

事实上,相府里的人也都不怎么搭理安盈。

并不是因为她为人太差,而是因为她长得太丑。

一条狰狞的伤疤从额角一直蔓延到下巴,黑而粗糙的珈几乎覆盖了半边脸,另一边则完全被头发挡住,乍一眼,简直和神话里的鬼一样,让人反胃恶心,绝对不敢看第二眼。

所以,安盈也不觉得奇怪,仍然用手肘撞了撞她,毫不气馁地说,“我观察了一下,关在这间牢房里人应该不是重犯,但也绝对没有亲人保释,你身上那么脏,肯定被关了很久。刚才听到牢头说把我们全部闷死,她们都吓哭了,只有你没哭,什么反应都没有。你是不是早就想死了?”

第2章

“疯婆子”抬起头,又瞧了她一眼,还是没说话。

安盈坐直身体,一本正经地望着她,继续道,“你想死,我却不想死。所以,我们能不能换一下衣服?”

她的要求非常理直气壮,晶亮的眼睛里满是慧黠。

“疯婆子”终于动了动,侧身转向她,手将脸前的散发扒拉到两边,露出一张黑乎乎的脸,不过轮廓很清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沉静而睿智。

安盈愣了愣。

她本来以为对方是个一心求死的怨妇,没想到,气度却如此不凡。

“你的伤疤是假的。”这是‘疯婆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安盈又怔住了。

“把伤疤撕掉,让我看看你,我再告诉你要不要和你换衣服。”这是‘疯婆子’的第二句话。

安盈却沉默了,踌躇了一会,她坦言道,“我不能用真面目示人。”

“为什么?”‘疯婆子’问。

“我八岁那年,就有两个人为了争我而死,十岁的时候,我和我娘被村里的女人赶了出来。十一岁的时候,她们说我的妖孽,要烧死我,我娘假装要亲自杀了我,用石头绑了我的脚,沉到了湖底,那个时候,她对我说,永远不要再以真面目示人。”安盈的声音轻而平静,脸上那‘狰狞’的伤疤却愈加可怖可厌。

“你挣脱了石头,爬上了岸?”‘疯婆子’吸了一口气,继续问。

“嗯,娘早就将绳子割断了。”安盈点头,“反正,自那以后,我就贴上了这个伤疤。”

‘疯婆子’怜惜地瞧了她一眼,淡淡问,“那你今年多大?”

“十四岁。”安盈回答。

“疯婆子”沉吟了片刻,突然笑了笑,她的面目本被污垢弄得看不清,可是笑起来时,牙齿洁白,弧度嫣然,“先让我看看你的脸,我就保证能让你活命。”

安盈本在踌躇,可是身后女孩子们的哭声却越来越大,她们边哭边感叹即将消逝的、年轻的生命。

安盈不想死。

她伸手在下巴那里使劲地抠了抠,这块假伤疤已经贴了那么久,撕下来的时候,便好像扯掉了一整块皮似的。她痛得直呲牙。

“疯婆子”静静地望着。

等安盈的面貌全部展现在她面前后,“疯婆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真的很美。”她轻轻地喟叹。

安盈没有说话。

对她而言,美和丑一样是没有概念的,别人说她很美的时候,会说她妖孽,会想要烧死她。而在相府,人们又说她很丑,同样会欺负她,嘲弄她。

“这样美的容貌,但凡是男人,只怕都难以拒绝吧。”“疯婆子”赞叹地伸出手,她的手依旧很脏,但手指的形状很好看,小指还会翘着微微的兰花指。非常优雅,她摸着安盈,从她的眉毛,一直抚到她尖而润的下巴,“你不该遮住它。”

“……你会兑现承诺,救我活命吗?”安盈还是抓着她之前的话不放。

“当然。”‘疯婆子’微微颌首,身体往前倾了倾,凑在安盈耳边道,“我不仅会让你活命,还会把你送到天下最优秀最好看的男子身边。除了自己外,他从未爱过任何人,可是,他会爱上你的。一定会。你才十四岁,你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