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免费阅读小说app哪个好

龙王妻免费阅读小说app哪个好

龙王妻

更新时间:龙王妻潜心梦徒来源:WD

洛安之龙玄凌顾少霆是著名作者潜心梦徒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血月之夜,龙王娶亲,洛安之本是高门贵女,却因为命运的裹挟成为龙王妻,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常人的道路······...

《龙王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他是龙

可这困倦之意,却是完全无法克制的朝着我袭来,我还想着,之前在峡子庄的时候,帮着叶嬷嬷家做活儿也没有这么困倦过。

直到看见四周渐渐了起雾了,便知道不好,想必是那东西又来了。

我恐慌的想要起身跑,可一只大手一把揽住了我的腰际,我整个人紧紧贴对方结实的臂弯之中,他毫不费力的直接就抱着我朝着床榻走去。

空气之中弥漫着海水那咸涩的气味儿,让我清楚的知道,是它没错,只是它怎么会有如同人一般的身体?

“求求你,放过我吧。”

这话,我是在心中默默喊的,因为过于惊惧我此刻已经被吓懵了。

而那双修长的手将我牢牢的禁锢在他的怀里,我整个人都贴在他宽阔的胸膛前,我的耳畔边上,传来了一个极为低沉,透着一股冷彻的声音。

“本君等了三百年,没想到与本君有缘的竟然会是你这么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

耳畔边上的声音明显有些失望,而这种失望,立即让我的心中涌出一股子怒火,女人的贞洁何其重要,这东西毁了我的贞洁不说,居然还开始嫌弃我了?

不过,它既然对我不甚满意,那么是不是就代表,我可以摆脱它?

那东西好似真的能够猜透我心中所想,那双大手松开了我的腰际,紧接着一块青色的龙形碧玉,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怔,这碧玉还泛着淡淡的红光。

它不由分说,的将这玉佩挂在了我的脖颈上,沉声说道:“这上头沾染了你的初血,你我便是命定的夫妻,虽对本君而言,你差强人意,不过已无从更改。”

“什么?”我惊的浑身一抖,这一次终于是叫喊出了声,并且,也忘了惊惧,猛的一个转身却惊的呆愣住了,心都好似停止了跳动。

因为,我身后并非是那长满鳞片的恐怖怪物,而是一个着华丽青色衣袍的男人,他身形挺拔而欣长,面戴半张碧色面具,一头银灰色的长发飘逸的散在身后。

我呆愣的望着他出了神,因为,虽然戴着面具,但是这面具之下那双微微泛蓝的眸子,显得深邃而迷人,露出的唇和下巴,更是如刀刻般精美,棱角分明。

他的眼眸,在我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嘴角高傲的向上仰起。

“看够了么?”他开口询问道。

我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紧张的开口问道:“你,你,你是那龙王?”

“你觉得本君不像?”他说完,突然朝着我的面前一探。

他脸上那冰冷的面具立即就贴在我的脸颊上,这种触感,和浓重的海水的气味儿,让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我,我,我不能做你的妻子,我,我,我是订过亲的,我,我,我有婆家的。”我这话并非诓骗它。

父亲确实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给我订下了人家,若不是清朝覆灭,我到了及笄之年便是要出嫁为人妻,那么到了如今的岁数也该有孩子了。

哪里轮的到它在这,羞辱我?

“你与我定了血亲,这龙族玉佩就是信物,还有,你脖子上的痕迹是我留的,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谁还敢碰你?”他说完,那修长的手指,指向了我的脖颈。

我这脖颈上确实有一块伤口,而且,这么多日一直不见好,原来是他留下的。

第六章你求我

“你是龙,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怎么能配的上你,还请龙王爷您放了我,另觅姻缘。”看着眼前的高傲冷峻的龙王,我只能隐忍劝说。

“哼,你自然是不配,只不过,如今为时已晚,既然这玉佩选定了你,那便是你了!”他倒是说的很是无所谓。

“不行,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你的,你快走,离开这,别再缠着我了。”我说着伸手就去拽面前的玉佩,结果我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碰不到这块玉佩。

“哼,脾气还不小?若是换做从前,你这般的凡人,予本君为奴为婢,本君都不会多看一眼。”他傲娇的仰起下巴,一副完全看不上我的模样。

“既然如此,那就请您把这玉佩拿走,我受不起。”我心中压着火气,冲着它说道。

他听了那眼眸之中透出一股子狡黠和凌厉:“除非本君厌烦了你,否则?”

“否则什么,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怒声呵斥道,觉得跟眼前这家伙根本就是白费唇舌。

“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小舅舅,两日没有回来了吧?”他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我一怔,望着他质问道:“你想干什么?不许你伤害我身边的人!”

“他还不值得本君出手,只是,他自己时运不济,已经遇上大,麻烦了。”他说完顿了顿,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不会是,还不知道,你这个小舅舅是干什么的吧?”

“他是开棺材铺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对方却是鄙夷一笑:“他是猎妖师,他的身上,有股子猎妖师特有的讨厌气味儿!”

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之中透出了一股子浓浓的杀气。

而我则是在思索着,他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魏良的时间不多了,本君可以帮你救他,只要你求我。”他说完,侧过身,那泛蓝的眸子一沉,似乎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蹙眉沉思了一会儿,转身就去柜子里拿了外出的衣褂,准备去蔚县雍山找小舅舅,他是为了我才去的雍山,我不能让他有事。

那龙王也不着急,只是静默的望着我,似乎是在等我求他。

而我,早就被这些年的经历和遭遇,磨炼的固执而坚强,绝对不会轻易跟它低头。

换上了外出的褂子,我便急匆匆的推门而出,出门之前还回过头看向了那龙王所在的位置,他却已经不见了。

我也顾不上它了直接就朝着门外走去,这算是我第一次从这出去,这走廊外头寒风呼啸,借着走廊上灯笼的光,往院子里瞧,这才发现,地面上是一层厚厚冰溜子,这天气太冷了。

“楚楚?楚楚!”我立在走廊上,大声的喊着。

这一次,我听到了回应声。

这声音还是从走廊尽头处传来的,有些含含糊糊的,一听就是被我的叫声给吵醒的。

听到她的回应声,我立即朝着声源处走去,还不等我走到那房门前头,就看到楚楚举着煤油灯从走廊最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我时,那表情很是惊诧,想必小舅舅走之前也叮嘱过她,不能让我出房门。

第七章满目疮痍

“洛小姐,你?”楚楚正要开口说话,我立即询问道:“可以帮我安排马车么?我要出去一趟。”

“出去一趟?这么晚了,洛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楚楚一脸茫然的望着我问道。

“我要去蔚县,你在这好好看着蕴禾。”我说着朝着楚楚的房间里头望去,看到蕴禾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不成,这么晚了,洛小姐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好去那么远的地方?我陪您一道去吧。”楚楚很不放心,非要跟着我。

“你要是跟我去了,蕴禾怎么办?”我望着蕴禾,她自小胆子就小,要是醒来发现没有人陪着,肯定是会哭着找人的。

“要不这样,洛小姐,让老刘陪着您一块去。”楚楚思量许久,最终还是让棺材铺的伙计送我去一趟。

这刘叔是在棺材铺里帮忙做杂活的,小舅舅也跟我提起过他,好像是在这干了十几年活的老伙计。

“那好吧。”我想着,自己对平城并不熟悉,有个人带着也是好的。

楚楚进屋,给我拿了一件厚斗篷,让我披上之后,才朝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小舅舅这宅院,后院是住的地方,前头就是棺材铺,之前老刘也是住在后院的,不过我和蕴禾来了之后,小舅舅便让老刘住在了前院的店里,毕竟,我跟蕴禾都是未出阁的大闺女,不方便。

“刘大爷?刘大爷?”楚楚领着我从侧门进入了铺子里,这里摆放着许多的元宝蜡烛,还有纸扎小人,铺子的侧边上,还有一个木门,那老刘就住在里头。

楚楚叫了几声,我就听到了里头有动静,不一会儿,一个头发已经发白,一脸斑纹的老人家披着厚厚的灰色外套打开了门。

楚楚告诉老刘,我要去蔚县找小舅舅的事儿。

老刘眯着那有些昏花的老眼,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番,连连点头:“洛小姐,就是这夜深露重,您身体单薄,只怕?”

“没事,就是您,要受累给我安排一下马车。”我看着老刘,他一把年纪了,我这三更半夜把他吵醒,心中觉得很是不妥。

“瞧您说的,我这立马就去棚子里把马拉到大门口。”老刘说完,立即就穿好衣服和鞋子。

我跟在老刘的身后,楚楚帮着把这店门打开,一股子冷风立即就灌了进来,让我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

外头隐隐约约的飘着细碎的雪花,老刘大踏步的走出了店门,不一会儿,拉了一匹棕色的马过来,按上后座,就示意我上马车。

因为这马车也没个顶棚,楚楚递给了我一把油纸伞,并且从铺子里取了一些银元,让我路上用。

我收好银元撑着伞坐在简易的后座上,老刘则是蹲在前头,赶着马车。

楚楚立在棺材铺的门口,看着我们离开。

我坐在座位上,好奇的朝着四周张望,这四周的房子,比我想象中的要破败许多。

许多宅院门口都点着白色灯笼,外墙上还留有弹孔,围墙塌了一半的比比皆是,刘叔回过头见我正在看着这四周的房屋,便叹了一口气。

他告诉我,这里上个月刚刚打过一仗,之前的司令官输了,如今这方司令才占据了这平城,不过方司令比之前的司令还要霸道蛮横,来了之后搜刮钱财不说,还大肆的招兵,抓了不少壮丁。

这平城,如今早就已经是满目疮痍了。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