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知深情启小说(现代言情系列)秦苏苏杜谭全文

爱你不知深情启小说(现代言情系列)秦苏苏杜谭全文

爱你不知深情启

更新时间:爱你不知深情启飒飒来源:QR

《爱你不知深情启》现代言情小说的主角是秦苏苏杜谭,作者飒飒精品选集系列之秦苏苏杜谭大结局。讲述了: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新娘却并不是她。像所有小说里的可笑故事,而她就是那个毫无价值的配角。从八岁到二十四岁,十六年,她一无所有,举目无亲,唯一有的,就只有他。而现在,他不要她了……当她决定放弃他离开时,这个男人却还要抓住她不放,但她已经不想在夹杂他和另一个女人中间了……...

《爱你不知深情启》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叔叔?

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新娘却并不是她。

想到这里时,秦苏苏的心,到底还是痛了!

深夜。

感觉到床一沉,秦苏苏快速睁开了眼睛,微凉的手臂将她搂进怀中,她抓着被子的手指蜷起,强压下了没有迎上去的悸动。

男人却没感觉任何的反常,望着她的眼眸仍旧深邃,骨节修长的大手摩挲着她的娇柔,“怎么还没睡?”

他的语气,温柔的亦如往常,像晚归的丈夫在关心妻子。

秦苏苏却内心涌动波澜,贝齿啃咬着下唇,复杂的眼眸注视着男人。

他扯去了领带,俯身轻吻着她的脸颊,旖旎的气息,在她唇瓣轻喃,“是身体不舒服?”

温柔的话语,像一击重磅炸药,秦苏苏死死的攥着拳,眼泪还是没能忍住汨汨的流了下来。

他马上就要和梁氏千金结婚了,竟然还在她面前像没事人一样……

似感觉到了她的不寻常,男人远山的浓眉轻皱,修长的大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本想问一句‘发烧了吗’却指腹一阵潮湿,触及到了她的泪痕。

“怎么还哭了?”

轻柔的语气依旧,他翻身,并顺势将她搂进了怀中,轻轻地哄,“别哭啊,到底怎么了?腿疼吗?”

他抱着她,清秀的眉宇轻微出现了折痕,拿手机查看近期的天气情况。

五年前他送她去参加高考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几辆大车相撞,他们的轿车翻了车,满身是伤的他背着她走了几千米,下了高速求人送她去医院抢救。

也是那次车祸后,秦苏苏的腿重伤落了后遗症,每到刮风下雨或变天时,都会剧烈的作痛。

但每次剧痛时,他都会陪着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离不弃。

她是个孤女,在八岁唯一的哥哥病故后,刚年满十八岁的他,作为哥哥在世时的好友,主动收养了她。

他给了她一个家。

也从八岁到二十四岁,陪了他整整十六年,她一无所有,举目无亲,唯一有的,就只有他。

他就是她的全部!

但现在,他竟然要娶别人了!

她的一切都坍塌了!

感觉到了她情绪真的不对,男人抬手抚着她的脸,指腹轻轻的擦着她的泪珠,但秦苏苏却失控的将他用力推开,“别碰我!”

他笨拙的不知所措,略微皱眉,“怎么了?苏苏……”

低哑的声音,带着关切的疑问。

“杜谭,你和梁雨涵就要结婚了,是吗?”她终究还是捅破了这层窗纸。

气氛,也瞬间凝固。

死寂的沉默后,男人淡淡的开了口,“苏苏,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应该是你的监护人,你应该叫我叔叔的。”

秦苏苏委屈的咬着唇。

他只比她大了十岁而已。

而且当初收养时,他也是不希望她进入福利院,变成无家可归的弃儿。

这十六年里,他无时无刻不陪着她,伴着她,和青梅竹马又有什么区别?

她是爱他的,他又不是不知道!

“叔叔?开什么玩笑!我们根本就不是叔侄的关系啊!”她委屈的掉眼泪,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杜谭有些无奈的抬手,揉着她的头顶,疼惜的将她搂进了怀里,“乖,不哭了啊,苏苏乖……”

“我答应你以后都乖乖的,听你的话,但你可不可不娶别人?”

她趴在他怀里,哭得瓮声瓮气,话语里隐含着难以割舍的卑微。

杜谭的脸色平缓,古井无波的深眸熠熠闪动,温润的手指轻抚着她颤动的脊背,像哄着个乱发脾气的小孩子。

第二章 我们不闹了

“我和你是收养与被收养的关系,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懂,我和你哥是好兄弟,你对我来说,一直都是小妹妹,而雨涵和我岁数相当,门当户对,还青梅竹马,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娶她?”

他和梁雨涵青梅竹马,难道和她就不是吗?

秦苏苏愣了半晌,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就连语调都有些不稳,“那我这十六年呢?又算什么?”

止不住的辛酸像决堤的洪水,泛滥成灾。

她的泪水让他慌了手脚,长臂一捞将她箍在怀中,疼惜的吻上她的唇,轻柔的指腹擦拭着泪珠,低哑的话语,满含安慰的在她耳旁萦回,“别哭,你依旧是我的宝贝,又没有说我们要分开,嗯?”

巨大的委屈和痛苦席卷而来,她愤愤地一把推开他,“你都要娶别人了,不分开,难道还要我和你继续这样?”

“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清淡的语气,却有着不容置疑的狠戾。

秦苏苏胡乱的擦了把眼泪,倔强的瞪着他,“我不想让你娶别人,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你,杜谭,你是我一个人的!”

他不禁一笑,笑容邪魅又毫不客气,修长的大手拂过她的脸颊,“嗯,我是你的——”

后半句话,却活生生震痛了秦苏苏的耳膜。

“但也是雨涵的。”

如坠冰窖,她的表情惨淡到了绝望,愤然的手腕高扬,面前的男人看出了她的意图,不躲不闪,只是静默的望着她,秦苏苏狠咬着下唇,最终,也没有落下。

她太爱他了,爱到了骨子里。

男人一把将她抱住狠狠地揉进怀中,“苏苏,我们不闹了。”

她的挣扎在他结实的臂膀里淡化,只得无措的开口,“我没闹!既然你要娶她,那我走!”

“在这个世上,你早就无依无靠了,离开了我,你还能去哪里?”他轻笑着,将她在怀中搂的更紧。

秦苏苏怔住,“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他揉着她细软的长发,微笑的执起她的脸颊,无边深眸侵着她永远看不懂的内容,“傻瓜,我爱你,但却不能娶你。”

轻柔的在她唇上落了一吻,让她躺下将被子拉上掖好,一个姿势持续了数个小时,感觉到怀中人似乎睡了,他才起身,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关上门,对保姆说,“这几天看好小姐,别出任何状况,我的意思,你懂吧?”

保姆谨慎的连连点头。

而房内,等了许久,直到隐隐的听到别墅外汽车的发动离去声,秦苏苏才缩进被里,大哭出声。

明天,他和梁雨涵就要结婚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痛了。

打开更衣室最里侧的衣柜,一条圣洁的婚纱跃入眼帘,毫不犹豫的收进包中,秦苏苏避开了保姆,刚出后门,就被看守的保镖拦阻。

秦苏苏不甘的咬着下唇,还想逃离时,忽然有人赶到,及时打晕了保镖。

她发愣时,对方却带她上了车。

“秦小姐这是要去参加杜先生婚礼吧?别急,我送您去。”

第三章 我说可以!

秦苏苏一离开别墅就后悔了!

她被人带到了海边大酒店,这里,杜谭和梁雨涵堪称世纪性的奢华婚礼正在如期进行着,现场气势磅礴,场面恢弘。

媒体记者不断,倒和网络微博上的爆料吻合。

现场人来人往,宾客众多,唯独她,像一缕荒魂,无措的站在那里,呆然的视线,望着不远处手工婚纱的女人,长发挽起,如渥丹的容颜浅然的笑着,和同样清隽俊朗的杜谭站在一起,堪称一对璧人。

没人想过秦苏苏会来婚礼现场,所以当梁雨涵忽然低头在他耳边笑着道了句,“我特意给你准备了惊喜。”

杜谭的深眸刚要涌现一丝疑惑,眼角余光触及到一个熟悉的脸庞,当即瞳孔急速狠眯了眯。

秦苏苏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剪水的眼瞳,盈满委屈的氤氲,一点点光圈在眼眸中凝聚,让她的视线变得越发模糊。

男人将她也一切的表情尽收眼底,挽着梁雨涵的纤腰微微施力,俯身袭上了她的唇。

缠绵的悱恻,惹得全场尖叫连连。

却在梁雨涵浑然不觉时,他阴冷的嗓音夹风带雪,“给我适可而止!”

望着这一幕,秦苏苏僵在了原地,泪水早已湮没。

狠力的啃咬着下唇,笨拙的像丧失了一切言语能力,手上的婚纱无力的坠落。

无需保镖们动手,望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清晰的眉骨上,折痕鲜明。

刚出会场就被人‘请’上了车,再度送回之前的别墅,伴随着沉重的大门闭合,秦苏苏心如撕裂一般的痛,泪堤再度崩塌。

房间的灯光不知何时熄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却未能加剧她心底的苦涩和剧痛,男人的脚步却在黑暗中,自然的找到了她。

“别哭了!”

低哑的嗓音,双臂轻柔的揽着她的纤腰。

熟悉的气息和温度,再度侵袭的感觉,让秦苏苏心痛如刀绞,抵抗的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今天可是你的新婚之夜,不好好陪你的娇妻吗?来找我干什么?”

“这不是过来陪你了吗?”他的气息淡雅,话落,便箍着她的后颈,覆上了她的唇。

不等她呼吸调整,便早已长驱直入,接下来的动作,顺理成章中,又狂妄,邪佞。

“你到底什么意思?娶了别人,还来睡我!”她卯足气力推开他,心跳速度极快。

暗色中,男人微微勾唇,大手轻轻拂过她白皙的脸颊,“那我不碰你了,别生气了!”

轻柔的话语,温柔的味道。

像蚀骨的诱-惑,无孔不入。

骤然离去的温度,让秦苏苏心蓦地一阵紧缩,情感打破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不顾卑微的欠身迎了上去。

青涩的动作,咸涩的泪珠萦绕在他唇边,她的气息急缓,“我爱你,也舍不得离开你,但我却做不到和别人一起分享你……”

“我说可以!”

霸道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肆虐着她的耳畔,秦苏苏忍不住嘤咛出声。

听闻这一声,男人一切加快,带她逃离周围这种残酷纠结的现实。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