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知深情启》秦苏苏杜谭已完结版全文章节by飒飒

《爱你不知深情启》秦苏苏杜谭已完结版全文章节by飒飒

爱你不知深情启

更新时间:爱你不知深情启飒飒来源:QR

飒飒原创小说里主角是秦苏苏杜谭的小说名为爱你不知深情启,飒飒原创小说爱你不知深情启可全文阅读,关于主人公秦苏苏杜谭的故事在这不容错过: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新娘却并不是她。像所有小说里的可笑故事,而她就是那个毫无价值的配角。从八岁到二十四岁,十六年,她一无所有,举目无亲,唯一有的,就只有他。而现在,他不要她了……当她决定放弃他离开时,这个男人却还要抓住她不放,但她已经不想在夹杂他和另一个女人中间了……...

《爱你不知深情启》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你说分手?

翌日的清晨,杜谭刚醒,模糊的视线被一片刺目的殷红所震惊!

刺鼻的血腥味在房内萦回,看着身旁早已昏迷不醒的女人,他的眼瞳紧缩,蓦地怔住。

“苏苏,苏苏!”他力道极大的摇晃着早已没有意识的秦苏苏,抱着她急速下楼。

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到了医院,急救通道早已准备妥当,秦苏苏抵达的一瞬,就被安排进了手术室。

割腕自杀。

这个女人,是在用这种方式向他宣泄吗?

他紧攥着拳头,转瞬间挥向了走廊墙壁。

数个小时的手术和恢复过后,秦苏苏在输了两袋血浆后,也缓缓的睁开了虚弱的眼眸,空洞,无力的望着天花板。

刚刚用过镇定剂的她,思绪有着前所未有的清新,甚至也有着前所未有的勇敢,当杜谭推开门的刹那,她随手抄起桌上的水杯,砸去了他的脚旁。

他的脚步微顿,看着碎裂的玻璃杯,迈过后来到了她近前。

秦苏苏苍白的脸上,苦涩的笑容尽显苍凉,“我爱了你十六年,你说这不是青梅竹马,被你睡了八年,你说这不算感情,杜谭,那我算什么?”

当初,是他给了她活下去的信念。

八岁的她,丧失双亲,唯一的哥哥早逝,年仅十八岁的他,提议办了收养手续。

说是收养,但感情与日俱增,十岁的差距,又能算得了什么?

他的眼眸黑如点漆,只是固执的双臂有力的将她搂进了怀中,“你算我女人!”

凌冽中透着霸气,亦如这个男人一般。

但这份强悍,却再也无法撼动秦苏苏心底的波澜,推拒的从他怀里逃离。

秦苏苏胡乱的摇着头,眼泪决堤,“但你已经有了妻子,我才不要当小三!”

擦拭着她的泪珠,指腹轻柔,“所谓的妻子,根本无关紧要!”

优美的嗓音,却带着几分彻骨的冰寒,凌冽的气势,出口成章。

她微怔住,随之悲凉的哂笑,自嘲的道,“你的妻子无关紧要,那我这种被养在外面的野女人,就重要了?”

男人的表情沉了下来,脸色变得很糟糕。

她的心底,变得愈发有些不安了。

小巧的下巴,被他轻易的捉住,力道不大,却满含震慑的威力,“我杜谭养大,又喜欢的女人,会是野女人吗?”

秦苏苏望着他,眼神很乱。

“给我听好了——”他的薄唇微启,磁性的声音更加好听,“你是我女人,这辈子都是,但若不喜欢这样,就算了!”

她一惊,心底的不安愈发明显,纤长的睫毛轻颤,“算了是什么意思?”

略微反映了下,秦苏苏眼瞳紧缩。

“莫非,是分手?”

男人轻轻收力,放开她的同时,抬手在她头顶揉了揉,微笑的模样依旧,和眸低的冰冷相反。

“分手了,我也会派人照顾你的一切,除了不睡在一起,其他的照旧。”

秦苏苏蓦地呼吸一窒,神色僵了好一会儿,抬眸看着他,男人平静的眸色自然,只是带了一抹她所读不懂的意味深长。

第五章 能不能别不要我?

再见到杜谭,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这期间,新闻报纸,微博媒体,不停的报道着他携娇妻澳洲蜜月的消息。

秦苏苏窝在密闭的房间里三十多天,不正常吃饭,不规律作息,关闭了一切通讯信息,仿佛要彻底将他,和连带的一切从心底连根拔掉。

却抑制不住的疼痛,无休止的蔓延。

听到客厅传来熟悉的声音,秦苏苏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强忍着没有像以前那样跑出去迎接他的冲动,却屏住呼吸,倾听着外面的对话。

“小姐呢?”他磁性的声音,低醇如旧。

保姆应声说,“在房间里,都快一个月了,也不出房门,再这么闷下去,人会闷坏的!”

“哦,这样啊……”

停顿了片刻,他的声音再启,“把这些等下交给小姐,照顾好她。”

接着,就是往外走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就只是这样?

秦苏苏蓦地怔住,失落的心,禁不住揪扯着,不受控制的打开门追了出去。

因为太急了,也没顾上穿鞋。

她就赤着脚,穿着睡袍,如瀑的长发披肩,一路跑去了玄关,却被外面刺目的阳光逼停了脚步。

多日未曾见过阳光的她,眼睛承受不住,一片漆黑,修长如玉的大手,就在这时,覆上了她的脸颊。

他自然的用手为她遮挡着阳光,看到赤着的双脚,轻叹着,拦腰将她抱起,径直往房里走。

熟悉的胸膛和温度,清隽淡雅的气息,满含着他的味道,她闭上眼睛,贪婪的允吸着,小手自然的环上了他的脖颈。

再睁开眼眸时,她的视力已经恢复,俊美如斯的容颜,和他清朗的眉宇,带着轻柔的责备,大手自然的在她头上一揉,“怎么瘦成了这幅样子?”

他心疼的摸着她的脸,责备的目光看向了保姆,“你被开除了,去年尧那领薪金吧!”

在保姆的惊呼和道歉声中,他目光深许的睇了她一眼,又叮嘱说,“照顾好自己,嗯?”

“你都不要我了,照顾好又有什么用?”委屈的嘟囔着,竟忘了自己的卑微怯懦。

他只是优雅的笑笑,无奈的唇角微扯,眼底衍生着的神色,揣测不明。

看着他转身,即将离去的一刻,秦苏苏终究没忍住,冲过去扑向他。

鼻子里像塞了个柠檬,酸软的不像话,她对着他低微轻喃,“能不能别不要我?”

他高大的身形僵住,低下头,望着环在自己腰上的小手,疼惜的一把握住,转过身,将她搂进了怀中,“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

她怯懦的仰起头,讷讷的吸了吸鼻子,“真的吗?”

“当然,只要你乖点,别再闹了,好吗?”他轻吻着她的头,亦如从前的温柔。

只是秦苏苏很清楚,这份温柔,已经不再独属于她一人,这样的恩爱,也早已变了味道。

但她真的不能没有他!

十六年的时间,让一切都早已不在是习惯那么简单,想更改,已然不可能。

男人哄了她一下午,从澳洲带了很多礼物,秦苏苏趴在他的怀里,悄悄的,泪水没忍住又一次湮没。

汨汨的泪珠划过脸庞,秦苏苏抬手,一遍遍的擦拭,她爱他,也相信他是爱她的。

那么为什么他还要娶别人呢?

问题一定出在那个梁雨涵身上,一定是!

第六章 小贱货!

照例在男人的目光中,喝完了一大杯温热的牛奶,秦苏苏舔了舔唇,才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子里,轻道了句晚安。

又有些不舍的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杜谭噙着笑的在她沾染了牛奶的唇角亲了几下,才温柔的回道,“乖,我一有时间就过来看你。”

伴随着台灯接连按下,她缩在被子里,一直等到卧房门关闭,双眸不安的快速睁开,注视着窗外凉薄如水的月光,泪水湮没。

转天,秦苏苏便不再窝在家里。

她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洗漱吃饭,然后出门。

没有找工作,也没有填写简历,只是开着车,去了律师事务所。

通过律师,调出了当年的领养文件。

办公室里,律师将厚重的档案袋交到她手中,老旧的,看上去就尘封了十几年之久。

打开后,内容却是触目惊心的。

导致一整天,秦苏苏的精神,都是恍恍惚惚的。

出了事务所,她随意的在路边长椅上坐了很久,绚烂的也昂光透过树叶,均匀的洒落在她身上,却无法将她心底的寒凉扫去。

脑海里,回荡着律师说过的话语。

“秦小姐,杜先生对您的领养手续,在您成年的那一刻,就失效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已不在是您的监护人,不管是结婚,还是发生任何行为,你们都是可以的,不存在法律纠纷……”

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因为了这层领养关系,而无奈才娶的别人。

一股无形的寒凉,在心底缓缓凝聚。

并不知道,后方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

年尧注视着长椅上的女子,转身看向后车座上的男人,“杜董,秦小姐好像知道了领养手续的事情。”

男人睁开了墨色的眼眸,清淡的扫了一眼车窗外女人娇小的身影,俊逸的脸上毫无表情。

良久,才漠然的道了句,“随她吧!回公司。”

“是的,杜董。”

秦苏苏开车回别墅时,无意中,看到了从公司出来的梁雨涵,她上了辆红色的跑车,焦急的脸色,似有什么情况发生。

略微考虑片刻,秦苏苏还是没忍住好奇心的驱使,开车跟了上去。

原来只是见了个客户。

怏怏的准备离开,脚步却又怔住,秦苏苏和杜谭认识了十六年,她不相信,若是一点原因都没有,他不可能放弃自己,另娶他人的。

如此想着,秦苏苏还是继续开车,跟随着梁雨涵。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相信只要肯花功夫,一定能查出点什么……

如此‘跟踪’了三天,一无所获,却在喝咖啡时,车窗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

秦苏苏刚滑下,就看到梁雨涵精致妆容的轮廓,摘下墨镜,冷然的注视着自己。

她一口咖啡差点没喷出来,慌忙的想关闭车窗,却也来不及了。

梁雨涵伸手拦下,同时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淡淡的开口冷道,“你就是我老公外面收养的小贱货吧!”

出口就中伤人,果然不是什么好货。

“我没去找你,你倒主动找上门来了!”梁雨涵不屑的勾唇冷笑,“我知道你想查到什么,晚上八点,雅典娜大酒店,可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注视着女人妖娆离去的背影,秦苏苏思绪蓦地僵住,呼吸一阵缓一阵急,晚上雅典娜大酒店,什么意思?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