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免费小说柳青岩苏致函-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全文在线看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免费小说柳青岩苏致函-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全文在线看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

更新时间: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小雷雷来源:wyy

小说主角是柳青岩苏致函的小说叫做《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它的作者是小雷雷所编写的现言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只是一场交易,却没想到三年后再遇,她居然带着一个他的缩小版即将嫁与他人。他不干了……......

《萌宝驾到:奉子不成婚》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楔子

漆黑的海面上,一艘小渔船在波涛上随波逐流着,船上没有点灯,可是漫天星月,还是让海面的情景清晰可见。

船头上兀自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不停地走动着,站起又坐下,似乎焦躁不安。

女子也则很悠闲,始终坐在原地,甚至还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歌词模糊,也不知是哪国语言。

“柳青岩不会发现吧……”男人的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岸边突然喧闹大盛,几辆军用车顺着码头飞速地开了过来,又利落地停在了岸边。

从车里跳下十数人,为首的一名穿着白色的西装,胸襟上兀自别着一朵红色的缎带花。

车头的射灯打在船身上,站在船头的男人惊慌失措。

紧接着,码头一侧停靠的快艇被人拉动了发动机,快艇后留下巨大的尾浪,五艘快艇,很快将小船围在了中央。

男人脸上的恐惧突然变成了绝望,他恶狠狠地转向女人道:“致函,既然我们不能同生,那就共死吧!”

女子眉毛一挑,还是悠悠闲闲的模样,“好啊。”她甜甜地说。

男人望着她的如花笑靥,一狠心,将女子的手腕狠狠一拽,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海里。

快艇里的人望着落海的这对鸳鸯,向对讲机那头的人汇报道:“他们跳海了。”

“哦。”岸边的西装男子随意应了声,然后轻描淡写道:“救女的,男的随他去。”

“是。”

救生队员很快跳下了海,他们将女子拖上来的时候,她已经灌了许多水,脸色苍白,薄纱的连衣裙全部贴在身上,曲线蜿蜒,救生队员却好像看见海妖魔鬼一样,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

海面那边,落海的男子高呼了几声“救命”,又扑腾了几下,最后沉沉地坠了下去,再无声息。

她被送到了岸边,躺在沙滩上。她的目光向男人沉下去的地方瞟了一眼,却没有伤痛,仍然是悠闲到没心没肺的模样。

“苏致函,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西装男子、柳青岩弯下腰,清俊冷漠的脸在月色下宛如玉雕冰琢,美则美矣,却让人冷至心底。

女子衣衫尽湿,长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可是眼中却并无半分惧色,反而像刚刚结束了一场好玩的游戏,在那里笑得乐不可支。

“新郎官,你不去陪客人喝酒,跑到这里干什么?吹海风吗?”女子笑起来的时候,眉眼俱弯,本来就有点上扬的唇角,让她看上去像一只奸计得逞的猫咪。

柳青岩双眉微轩,屈膝将她压在身下,膝盖已经挤进了她腿间,手抚摸着她的下巴,忽而攫紧,“你故意的?”

苏致函仍然只是笑,脸上并无半分吃痛的表情,好像连痛意都染进了张扬的笑容里,让那张脸熠熠生辉。

“青岩,”她的手臂缠上他的脖子,索性将他拉得再低一些,光洁的腿早已经从裙摆下露了出来,此时水蛇般绕过他的腰,唇移耳畔,吐气如兰。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说。

不远处,一盏摄像机的指示灯鬼魅般闪过。

第1章

苏致函低头看着自己的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平底凉鞋,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她还特意洗过头发,顺直的长发披下来,柔顺而干净。

杜海川过去拉着她的手道:“妈,这是我女朋友。苏致函。”

衣装整洁的贵妇人斜睨了苏致函一眼,然后,望向自己的儿子,“我让你出去留学,是学习,不是谈恋爱。”

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该找这样的小家碧玉:那件白裙子简直俗气到令人发指。

还有那双平底凉鞋,杜太太几乎怀疑是八十年代的旧款。

不过,出于礼貌,杜太太还是多问了一句:“苏小姐家里是做什么的?还有些什么人?都在哪里?”

苏致函轻声轻气地回答,“还有母亲和一个妹妹,妹妹在英国上学,母亲……因为多年患病,所以有一半时间在医院,一半时间在家。”

杜太太皱眉。

杜海川唯恐母亲再说什么伤人心的话,连忙转开话题道:“家里是不是来了客人?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见外面停了一辆车,车牌不是这里的。”

“嗯,是你爸爸的贵客,还有他的一双儿女都在。从北京来的,这几天暂时住在我们家。——那位柳小姐今年刚从耶鲁毕业,比你小一岁,长得很俊,北方的女孩鲜少那么灵秀的,等会你们认识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杜太太似乎已经把苏致函忘到了一边。

杜海川的脸色有点窘迫。

苏致函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仍然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只是脸色有点发红。

杜太太想:这个女孩的脸皮还真厚。

也是,脸皮不厚的人,怎么会攀上自己的儿子?

杜家在杭州,也算有头有脸的大户。

“行了,赶紧去换衣服见客吧,至于这位苏小姐,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住处?我让司机送你过去?”杜太太继续道。

显然没打算留苏致函在这里住。

“我住旅馆就好了。”苏致函很知趣地应了一声。

杜海川终于听不下去了,他伸手拉起苏致函,大步朝客厅那边走去,“致函,我们先去和爸爸打招呼。”

杜太太急了,想叫住儿子,但一时也没拉住。

杜海川已经拉着苏致函,穿过门廊,停在了客厅入口那里。

沙发上,杜海川的父亲正在与一位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下着围棋,杜海川的父亲本是围棋国手,很多人慕名而来,只是为了与他对弈一局。

这位贵客,大概也是冲着“国手”之名来的。

听到脚步声,杜父抬起头,见到儿子,当然高兴,“海川,你怎么回来了?”

儿子出国留学也有两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回家。

“爸。”杜海川叫了他一声,目光已经扫向其他的人。

除了那位正在与父亲对弈的客人,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一位穿着便装的年轻人,一位正当妙龄的女孩,男的英俊,女的秀敏,大概就是母亲口中的“那双儿女”了。

“来,见过你柳伯伯。”杜海川已经站了起来,过来拉着儿子的胳膊,很殷切地介绍道:“这位是柳伯伯的儿子,柳青岩。这位是柳伯伯的女儿,柳青萍。比你小一岁。”

第2章

杜海川礼貌地向他们点点头。

杜父又指着他,介绍说:“我儿海川,这两年在英国。刚回来。这位——”杜父的目光移向苏致函,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探寻地望向杜海川。

杜海川赶紧将苏致函拉到身边,很坚定地说:“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苏致函。”

杜父愣了愣,随即礼貌地笑笑,“苏小姐,欢迎欢迎。”

苏致函低头打招呼,“伯父好。”

她的声音一响起,原本坐在沙发上,显得一脸百无聊赖的柳青岩朝这边望了一眼。

他的目光扫过苏致函,在她的脸上停了停,又淡淡地收了回去。

苏致函却在他转过脸时,有种雪水淋身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更紧地握住了杜海川。

“怎么了?没事的,我爸人很好。”察觉到苏致函的窘迫,杜海川转过头,很温柔地安慰了一句。

“不是,我突然觉得不舒服,想先回旅馆。”苏致函勉强笑着回答。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杜海川立刻紧张了起来,伸手就要探苏致函的额头。

“就是累了,想先回去休息。”苏致函连忙躲开杜海川的手。

杜海川本想说:“那我送你回去。”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柳青岩,已经站了起来,“正好我有事要走,青萍,你留在这里陪爸吧。苏小姐,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回去。”

苏致函听到这番话,腿都软了。

偏偏杜太太此时走了进来,闻言,喜开眉笑的敷衍着,“这位苏小姐,既是海川的同学,怎么能麻烦柳公子呢?”

“无妨,苏小姐定的是哪家酒店?”

“锦湖。”苏致函只得硬着头皮回答。

“我知道那里,刚好顺道。”柳青岩很自然地回答,又向父亲打过招呼,便往门外走去。

苏致函只得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到了门外,之前守在屋檐下的警卫员走上前,为柳青岩打开车门。

他看着苏致函先上了副驾驶舱,这才坐了上去。

在车拐上大道的时候,柳青岩都没有说什么,苏致函在心底暗暗的松了口气。

他忘记了吧。

他果然忘记她了吧。

想一想,也过了三年了,三年时间足够发生多少事,柳青岩又是一个不缺女人的主,怎么还会记得她。

可是,车刚拐过去,柳青岩便猛地踩住了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苏、致、函。”他玩味一样重复着她的名字,唇角勾上去,笑容很熟悉,带着痞痞的感觉。

苏致函心口一跳,呆坐在远处,动弹不得。

“怎么样,是你去那里,还是去我那里?”他又问。

苏致函攥着手,装糊涂道:“不知道柳先生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重温旧梦。”柳青岩很无-耻地回答,嘴角仍然噙着笑。

苏致函的眸色微黯,然后一言不发地推开车门,“我自己打车过去吧,不劳烦柳公子相送了。”

“坐好!”柳青岩的神色一凛,方才的笑容已经无影无踪,“你跟过我,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奉劝你,最好听话一点。”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