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鬼术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方钢小说阅读

茅山鬼术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方钢小说阅读

茅山鬼术师

更新时间:茅山鬼术师彼岸浮屠来源:WD

《茅山鬼术师》小说作者彼岸浮屠,茅山鬼术师是一本悬疑小说。茅山鬼术师小说完本阅读: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那人将我装在小棺材之中,埋入早就挖好的坟坑中。这口特制的棺材,是养鬼所用的‘鬼棺’,我被活着埋到了地下。师傅稻花真人救了我,他是茅山派的传人。我天生阴阳眼,上大四的时候被迫入行,从此,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尸魃作妖,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我捉鬼驱魔的一生就此展开。...

《茅山鬼术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与鬼夜谈和捞偏门

  听到这声音,我就吓的浑身发麻。

  这不是小鑫的声音,这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我的冷汗不自觉的就从身上滑落了,从背包中掏出一张阴煞护体符握住。

  因为保护自身的缘由使用符箓,不算是正式入行,只有心存救人驱鬼的念头,去使用法术和符箓,才算是入行。

  所以,我使用护体府不算过界,我想看清楚小鑫发生了什么。

  我左手捏住护体符,缓缓靠近衣柜,伸出不停颤抖的右手,握住衣柜的把手。

  昏暗的灯光中,我能看见因为紧张,右手蹦起的青筋。

  害怕是一回事,小鑫的生死我不能不管。

  师傅说过,万事有因果。小鑫对我的好就是因,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小鑫正就是果,受了因不还果,那不符合规矩,我也过不了良心这道坎。

  “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呜呜。”

  近在咫尺,鬼哭狼嚎啊!

  我感觉自己似乎被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喉咙,这种紧张感,不是身临其境,真的很难体会啊。

  我真的不想体会,但身不由主啊。

  “小鑫就在那,我必须帮她!”我心中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打气,握紧把手,猛然向外一拽。

  ‘嘎吱!’

  柜门被我打开。

  一双凝聚无边怨气的眼睛,就在昏暗的灯光中狠狠瞪向我。

  我几乎尖叫出声了。

  只见柜子中蜷缩的女子衣衫上都是血,脸上一道道青筋像是蚯蚓在蠕动,双手的指甲老长了,看起来像是锋锐的刀。

  最恐怖的就是那双眼睛,阴气森森,带着无边的恨意和敌意,似乎,马上要扑上来掐住我的喉咙!

  我下意识的向后‘蹬蹬蹬’的退出好几步,一抬左手,一张黄符显露出来。

  我右手并指,随时可以喊出催动符纸的‘急急如律令’。

  可能是感受到了符纸的力量,小鑫停住扑出来的动作。

  她站起身来,两手分开着,呈手抓姿态,随时可以发动袭击。

  她也不哭了,只是阴森的盯着我。

  鬼上身!

  我已经可以肯定了,小鑫被那只女鬼上身了。

  但为何会这样?我一头雾水。

  因为,一天前这女鬼还没有这个意思。

  要知道,鬼上身对鬼物而言也是不容鬼的事,损耗的鬼气很多,并非说是随意就可以上身的。

  小鑫被上身真的出乎我的预料。

  被上过身的人,身体健康和精神方面会受到严重摧残,通俗的讲,被上过身的人阳寿必然缩短,至于缩短多少,这就看被上身的时间了,越长越凶猛。

  “你到底是谁,为何上身小鑫?说。”

  我壮着胆子,捏着黄符,鼓足勇气不让自己被吓趴下,大声询问。

  咻!

  小鑫像是悬浮一般,飘到了我的身前和我面对面!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双鬼眼近距离接触,差点被吓得的一跤坐倒。

  但我感觉她不会随意攻击,所以,我拼命睁大眼睛,保持旺盛的火气不灭。

  小鑫面容扭曲,歪着脑袋在我的脸上打量半响,幽幽的说:“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

  我努力不让双腿打颤的太厉害,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问:“你的孩子是谁,你为何找到这家身上?”

  “我的孩子,孩子!……白岩朗,……还我的孩子,你不还我的孩子,……我就带走你的孩子,哈哈哈!”

  被附身的小鑫又哭又笑,含混不清的说出这番话来。

  我心头咯噔一下,果然,这事儿不简单,不是随便缠上小鑫的。

  “你为何不直接去找白岩朗?”我小声追问。

  “他脖子上有菩萨护体,我不能近他身。”

  小鑫幽幽回应。

  咻!

  她再度钻进柜子中。

  啪嗒!

  柜门被紧紧关上,再度传出‘呜呜’的哭声。

  我的冷汗已经将不久前新换的衣物打透了,我很清楚先时多危险,人家说与狼共舞就是英雄了,那我这与鬼夜谈算是什么?

  我大口喘息着,听着幽幽哭声,毛骨悚然。

  一步步后退,扭开房门,我像是一条缺氧的鱼儿,一步脱离了卧室,随着房门关闭,我一跤向下坐倒。

  不等我坐下,一左一右被人扶住,正是蓝姐夫妇。

  他们都一脸焦急的看着我。

  我在里面事一点声响没有,这是因为鬼气隔绝了声音,他们不知道我怎么样了,自然惊恐。

  呼呼……!

  我大口喘着气,悄悄将护身符收好,被他俩搀扶着坐在沙发上。

  蓝姐急急递给我一杯茶,我大口饮下,然后,靠在沙发背上,浑身脱力了。

  看我这虚脱的样子,他俩也不敢催我,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半响后,我运转呼吸,调整到正常状态,看向急的不行的扶夫妻俩,轻声说:“小鑫确实被鬼上身了。”

  “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蓝姐还是惊叫一声。

  “有什么办法送走她?”白岩朗一跳,沉重的问道。

  我盯着这个男人,缓缓说道:“有。”

  “什么办法?”蓝姐一听精神头就振奋起来。

  我看看蓝姐,再看看白岩朗,缓缓说:“她要你的命。”

  我是对着白岩朗说的。

  蓝姐震惊的看向丈夫,眼中都是不解。

  而白岩朗闻言,一声长叹,缓缓闭上眼睛,眼角似乎挤出了一滴眼泪,这样一个薄情的人会流泪,算是稀罕事。

  “是你,是你造孽引来的冤鬼,是不是?”蓝姐发疯一般扑到丈夫身上,又抓又咬。

  我没阻止,只是静静的看向白岩朗。

  心中已经构建出白岩朗负心薄情,弄大了某位姑娘的肚子后,却不想负责的逃走了,最终导致姑娘流产,甚至,一尸两命的狗血桥段。

  鬼电影中向来都是这么演的,我也觉着白岩朗会做出这种禽兽之事。可能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了我。

  白岩朗并没有阻拦妻子的发疯,很快就被抓挠的一脸伤。

  彭!

  蓝姐无力的趴到地上痛哭流涕,声音无比的凄惨。

  白岩朗不管脸上伤口,沉痛叹息:“报应,都是报应啊。”

  然后,他开口说出了一段惊到我和蓝姐的秘闻。

  白岩朗是典型的凤凰男,出生于乡下,却在城内娶妻生女安居乐业,生意虽然不大,估计也就几百万的资产,但考虑到他的出身,也勉强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他那时候靠着勤奋读书考中了大学,然后,拿着农民父母的血汗钱,上完了一年大学,问题是,这点钱已经是家中的全部,还有好几年的学费和食宿费没有着落呢。

  众所周知,一个农村娃想要念完大学,会遭遇怎样的的困难,白岩朗也遇上了。

  不交钱,也成,直接滚出大学。

  这就是事实,没有人同情,没有人帮忙,更没有人资助。

  白岩朗那时候正赶上社会改革初期,还不能像如今一般的学生勤工俭学挣够学费,怎么办?

  一个长了见识开了眼界,知晓大城市灯红酒绿且怀揣梦想的男人,会放弃生命中唯一的机会吗?不会。

  他需要钱!

  这时候,他认识的三教九流狐朋狗友之内,有一个干‘偏门生意’的人找到了他。

  他俩合伙做起了偏门买卖,什么买卖呢?就是挖坟偷女尸,给需要的人家配阴婚!

  越是年轻越是新鲜的女尸就越值钱。

  这是很缺德、但非常赚钱的偏门买卖。

  一具新入殓的女尸,运气好的话,就能卖出上千块钱。

  那样的一个年代,上千块钱就能供他读完大学了,只要做上个几票,就能在凑够学费后还有部分结余,可供他毕业后做创业资金了。

  达到这个目的后,就可以金盆洗手不干了。

第6章剖尸因

  挖坟掘墓惊扰入土为安的尸体,自古以来就是断子绝孙的大缺德事,白岩朗要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断然不会做此事的。

  头前的两笔买卖很顺利,他俩乘着夜色挖开新坟盗走女尸,卖出了大价钱,而第三次做事的时候,出现了大问题。

  盗出女尸后一检查,他俩傻眼了。

  这是个一尸两命的孕妇尸体,她高高鼓起的肚子证明了这一点,这种女尸配阴婚不值钱。

  这和俗世一样,带着别人小孩的女子,自然不如未成婚的女子值钱,这是同一个道理。

  这怎么办?

  白岩朗只差这一票就赚够学费了,自然不愿半途而废,如是,他出了个损主意。

  动手剖开女尸肚子,将其中的死婴掏出来,然后,缝合上,穿上新娘衣物,自然可以当成最值钱的女尸卖出去!

  那个同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两人都好财如命自然一拍即合,借着惨白的月光,就在一荒野小河边做了这事儿。

  掏出来的死婴被白岩朗扔到了河中,然后,将女尸的肚皮缝合好,穿好衣物。

  尼玛,真是天衣无缝啊!

  再然后,女尸卖出了大价钱,他俩都发了一笔,此后,白岩朗就洗手不干了。

  这是数十年前的往事了,白岩朗也不明白,为何女鬼直到如今才找上门来?

  我和蓝姐静静听着,都傻眼了。

  做梦都想不到,这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竟然干过这么多听起来就让人浑身发麻的诡异事儿!

  蓝姐想到这人挖坟掘墓不说,还接触过女尸,却每天晚上和自己在一起……。

  哇,哇哇……!

  她再也忍不住了,胃部猛烈翻腾起来,一溜烟的冲进了卫生间,吐的是昏天黑地。

  “你那个同伙呢?”我问出了关键问题。

  “一年前就死了,死的很蹊跷、很恐怖。他当着公司同事们的面,用水果刀将自身活生生刺死了,场面无比血腥诡异。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对头了,后来,高价请高僧开光了这物事儿,才安心下来。”

  他掏出脖颈间的相连,链坠儿正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想来,就是因为此物,他才能活到现在。

  我盯着他,缓缓道:“你做了缺大德的事儿,女尸鬼胎你都敢动,我不知该如何说你了?

  你知道为何直到去年女鬼才动手吗?那是因为她的力量不够,这数十年间,或许,她一直在关注你俩,日日琢磨着报仇,执念太深了,不去轮回转世,直到去年力量足够了,才出手弄死了那一位,现在,轮到你了!”

  白岩朗听着这话,脸色惨白如鬼。

  他闭上眼,痛苦说:“既如此,我就用自己这条烂命换回我女儿吧。”

  作为一个父亲,他是称职的。

  “此事积怨太深了,且你触犯了阴界的大忌讳,怪不得大师们都处理不了,这不是单纯的驱鬼捉妖了,这干系到因果报应和天道循环。

  吃这碗饭的大师们本就命犯五弊三缺,谁还敢沾染上这种致命的因果?一个弄不好,会祸延三代的,所以,他们都找借口跑了。老板,听说过那句话没,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你,这就是在作大死啊。”

  我站起来,下了结论。

  从卫生间出来的蓝姐闻听这话,身体一晃,就要晕过去。

  我赶忙上前扶住蓝姐,将其放在沙发上,狠狠摁着人中穴,蓝姐清醒了,不会晕了。

  “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那么缺德的事情都敢做?……这不,报应来了,我的女儿啊,你的命好苦啊……!”

  蓝姐哭的不成声了。

  “我这就进去,任她处置,只要她能放过我的女儿,我的命让她拿走就是。”白岩朗站起来,就要揪断项链。

  只要没有了这玩意儿保护,他必死无疑。

  我心中涌起悲凉之意,这一刻,我不想有人死,。

  他做错了事,但那是被现实逼迫的,只要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这样的。但他不死,女鬼的怨气不散,这事就绝对没完,怎么办?

  也不知那时候,我为何就冲动了。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拉住老板的衣袖,沉声道:“此事,单纯的驱鬼除魔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但我想,或许有一种办法,能化解这段恩怨。”

  蓝姐和白岩朗都直勾勾的看向我。

  只是出主意,不出手驱鬼,就不算入行。

  我很清楚这中间的界限,如是,我咬咬牙说:“事情的解决就在源头上,你亲手丢弃了她的孩子,那么,你去将她的孩子找回来,送还给她,就能解决此事。”

  “找那个死婴?我将他丢进河水中了……。”白岩朗闻言苦笑起来。

  “不是这样,那个孩子不见天就死了,是怨魂,不会轻易消散。

  你需要找一个高人,去那个河边招魂,然后,将孩子的魂魄寄存在某种物件中,如大师们亲手折叠的纸人之中。

  这就等同找回她的孩子了。

  这位大师只需要做到这一步就成了,剩下的就不是大师敢做的了。

  你还要再做一次盗贼,那个女尸落葬何处,你应该知晓。

  你一个人去,将其挖出来,然后,将纸人塞进女尸的肚子中,因为怨气的关系,女尸不会腐烂。

  接着,回复墓葬,求告合葬的那具男尸多多包涵此事,要将事情分说明白了,承认恶行。

  我想,那个男鬼要是心胸开阔,会接受这个孩子的。这就是一家三口了,你要叩拜九九八十一次,将额头磕破流血赎罪。

  这之后,你将这根项链摘下。

  只要女鬼没有在十分钟内当场杀了你,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还有,你的阳寿会因此缩减十八年,这是你需要知晓的。

  按正常来讲,你身体强壮,活个六七十岁都不成问题,但缩短十八年阳寿,很可能五十多岁就暴毙身亡,你想好再做。

  ……要快,你最多只有三天时间做完这些事,听明白没?要是三天中完不成,小鑫死,或者,你死!”

  我将自己能想到的解决方式说了一遍,这是我在不入行的情况下,能帮到他们的极致了。

  “还要去挖坟……?”蓝姐听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吓的双腿打摆子。

  “小钢,我谢谢你!”白岩朗深深望着我,似要下跪拜谢。

  我避到一旁,摇摇头。白岩朗会意,没有跪下。

  “小钢,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可以从我这里拿走十万,我XF管的严,我手头只有这些钱,这是我的谢意,你一定要收下。”

  蓝姐慌忙点头同意,就要开口,想来,她是觉着不太够,想要提那百万小金库。

  我对蓝姐摇头,转首看向白岩朗道:“三天后你若还活着的话,咱们再说这事儿吧……。”

  白岩朗沉重的点头,看向妻子道:“你看好小鑫,等我回来。”说着,快步走出去。

  蓝姐呆愣愣看着,半响无言。

  看着白岩朗消失的背影,我心中忽然空荡荡的。

  那感觉就像是行走在虚幻梦境中不靠谱,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才醒过神来,感觉身上一阵阵的寒意翻涌。

  “这感觉,不太对啊……。”

  我嘀咕一声,忐忑感觉压制不住的翻涌起来。

  “小钢,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吃饭没?姐给你做饭去。”

  蓝姐似乎恢复了不少,毕竟事关女儿的性命,她强打精神站稳,看向我,发现我的脸色无比难看,就关心的询问一下。

  “蓝姐,我还真就饿了,麻烦你给我下一碗面条吧。”

  我没有客气,这时候,我需要吃饱了好稳定住深受震动的心神。

第7章惊魂卦象

  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

  由于我出了主意,那么,这件事就产生的了因果,要是因为我的主意不靠谱,导致白岩朗死在这个过程中,那么,我即便没有入行命犯五弊三缺,也会因为愧疚感而难以心安。

  可是,话说回来,干看着不出力,任凭白岩朗为此送命,我还是做不到。

  人之所以称之为万物之灵,是因为做事有自身的底线和原则,我要是见死不救的话,和那些不懂道理的禽兽有何区别?

  但我的主意真的能挽救这一家子吗?

  扭头看向鬼气森森的卧室方向,心中委实没有把握。

  按理说,凭借我从师傅那里得到的知识,这种事用如此方式是能够解决的,但为何心中会这么不安呢?这种忐忑的情绪缘自何方?

  “小钢,你先坐,姐这就去给你做饭。”蓝姐打起精神,将散乱的头发挽起,去往厨房。

  先不说老板,只说板儿娘和小鑫,对我真就没说的。我一个穷学生,能遇到这样一对心地善良的母女,这是上天在厚待我。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师傅也教导我不能忘恩负义,小鑫和蓝姐对我的照顾,我生受了,那么,我就不能看着她们陷身水深火热之中而无动于衷。

  心中的不安升至顶点,我不敢再犹豫下去,立刻在心中起了一卦。

  因为我师父不是很擅长卜算之道,传给我的卜算之法就属于比较浅显的,但对事件的吉凶预测还是相当准的。

  不过,这属于窥视天机的范畴,卜算结果自身知晓也就算了,要是敢说与他人知晓,那就是入行了,会命犯五弊三缺。

  脑海中摆出‘奇门卜算阵’,暗中默念:“弟子方钢拜请天地,今有白岩朗其人,犯阴魂,触地煞,请过往仙神显圣告知吉凶,弟子拜谢八方尊神,急急如律令。”

  彭!

  随着我的默念,脑中勾画出的奇门卜算阵开始生出变化,须臾,一个诡异的阵图出现在脑海之中。

  黑云遮月冤鬼追魂!

  我一下子站起身来,因为,阵图显示出了黑云遮月冤鬼追魂的卦象,那结果就只有两个字,大凶!

  这种阵图卦象所代表的确切含义是,不光白岩朗本身会死,他的儿女和配偶也会死。即是说,按我出的主意行事,白岩朗一家三口在数日后将会全部死亡!

  “怎么可能?”

  我大惊失色,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虽然女尸鬼胎非常凶险,但也不应该阴毒到这等地步,这是为何?

  但我的卜算手段只能算是初级水平,心算后也就是这么个结果了,具体缘由根本就看不清,也算不出来。

  “小钢,面好了。”蓝姐捧着一大碗面出来,腰上还围着花围裙呢。

  我接过面条,看眼美丽善良的蓝姐,有些摇摆不定的心坚定了信念。

  姑且不说那害人害己的老板白岩朗,只说眼前的蓝姐,我就不能看着她香消玉殒!

  想法坚定下来,我感觉心头一片明朗,无论前途多么凶险莫测,我也得坚定的走下去。

  蓝姐又端出来些熟牛肉和烧鸡之类的,还拿出几瓶罐装啤酒。

  我放开肚皮一顿大吃。

  吃饱喝足,我点上一根烟抽着,我平时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有紧张的时候用这东西减压,所以,兜中始终带着一盒烟。

  “蓝姐,你自己在家害怕不?”我一边吸烟一边看向女人。

  闻言,女人身体一震,有些惊慌的看来,显然,她不想让我离开。

  我喷出一股烟雾说:“事情有变,老板有危险,我好像出错了主意,……蓝姐,你不用问我为何如何知道的,我也是刚刚才感觉到不妙。

  所以,我得去救老板。

  这样,你在家等待就是,那只鬼附在小鑫身上,不会出卧室的衣柜,你不要去招惹她就好。

  这几天,不要进卧室,你就能安全。

  这张阴煞护体符你放在身上,即便她出来了,感知到符箓的力量也不敢伤害你,切记,不要主动去招惹她,等我们回来。”

  说完此话,我将一张黄符塞到一脸惊愣的女人手中。

  “小钢,你……?”

  蓝姐非常不解我的行为,但她足够聪明,没有多问什么,害怕或不害怕的此时已经无关紧要了,她听了我的话,明白丈夫有大危险,而我是要去帮忙的。

  虽然她对白岩朗没有多少感情了,但也不想眼看着他死亡,所以,她沉默了。

  “蓝姐,你要坚强,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我走之前安慰的握握蓝姐的手,让她坚持下去,想来,为了女儿,她会撑住的。

  “小钢,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蓝姐有些哽咽的送我出门。

  白岩朗的电话我知晓,自然能联系上,这方面不用蓝姐操心。

  我走下楼,直接走入了黑暗,掏出手机,拨打了老板的电话号码。

  只是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小钢,家里怎么了?”老板以为家里又出事了,语声嘶哑的急问。

  “老板,你不要着急,家里还好,我想问你,你现在在哪,做什么呢?”

  “我正在机场大厅,还有一个小时我就要起飞去往目的地了,你说的高人当地就有,到了那里我再联系就是。”

  “老板,你听我说,事情有变,你先不要飞走,等我一个晚上,明天早晨我和你汇合,我们一道出发。”

  我急急说道,心中直喊运气不错,正好来得及。

  “小钢,你说什么,有变,什么变?”老板一听就紧张了。

  “电话里不方便说,总之你先别飞走,等我一晚上,先回家去陪着蓝姐吧,总之,不要飞走,不然,事情就难办了。”

  我本以为他已经坐飞机离开了,此时就太好了,可以让他回家陪伴蓝姐一晚上。

  “那好,小刚,我等你电话。”

  我按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我从出租车下来,打开稻花极乐殡葬的门,反手关好,疾步向后院走去。

  后院停着几口还没有完成上漆工序的棺材,我直接掠过它们,风一样冲进最后面的那个小房间。

  电灯泡将此地映照的明亮,正对门口的是一个牌位,上面写着稻花真人的名讳。

  这里是我和小师妹供奉师傅牌位的地方。

  我先打来一盆水,简单的洗手、净面之后,恭敬的点燃三根香插在桌案香炉中,然后,跪在蒲团上,恭敬的对着师傅的牌位三叩首。

  直起身来,看向牌位说:“师傅,徒儿今日下定了入门的决心,至今还不知师傅身属何门何派呢,也好,徒儿可以知道您的来历了。

  五弊三缺也没有办法了,我有非入行不可的理由,那可是三条人命啊,师傅,想来您的在天之灵也会认可徒儿的选择吧?”

  说完此话,我看向突然加快燃烧速度的三根香。

  三根香烧出的烟雾,在半空缓缓的连接成了一个圆形。

  这是师傅在冥冥中给我的鼓励。

  我不由大喜,这说明师傅在天有灵,他支持我的选择。

  “谢师傅!”

  我急忙叩首,再抬头,烟雾已经消散无踪。

  起身,缓缓走到排位后的墙壁处,摸索一阵,按动机关。

  吱呀!

  三块砖头缩进去,露出师傅仙逝之前留给我和师妹的小匣子。

  将此物捧出来,用专门的钥匙一扭,咔的一声,小匣子打开了。

  《茅山阴阳鬼尸秘术》。

  八个繁体大字端正的出现在一本破旧发黄的书籍之上,旁边还有两封信,分别是给我和师妹的。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