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月全本阅读陆先生的蜜婚陷阱

歌月全本阅读陆先生的蜜婚陷阱

陆先生的蜜婚陷阱

更新时间:陆先生的蜜婚陷阱歌月来源:zsy

歌月笔下主角姜茵陆晋阳的小说是陆先生的蜜婚陷阱,歌月所写的《陆先生的蜜婚陷阱》完整小说阅读,小编等你来阅读本文哦~《陆先生的蜜婚陷阱》精彩阅读:20岁姜茵被男友劈腿,还和陌生人不可描述了一夜。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儿子5岁的时候,姜茵因工作需要,回了一趟C市。为拉投资,姜茵多次和那个杀伐决断的男人交锋。久而久之,她发现那男人盯着自己,就跟一头狼,见到了期待已久的猎物。姜茵被床咚的时候,战战兢兢说:“我孩子都很大了,陆总,还是好好考虑,残花败柳不适合你。”英俊过分的男人压着她,在她耳边呵气,“好巧,我孩子也不小了,我们正好凑一对。”直到某日——他的糖糖甜甜叫自己妈咪的时候。姜茵如遭雷击。什么时候自己的球,丢了...

《陆先生的蜜婚陷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叔叔,你有女朋友吗?

女人柔软的身躯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腰身之后,陡然朝上一压。

她感觉到这股力道的强势,来不及哼出声来,唇就被堵住。

可没有预料之中那种身体撕碎的疼痛,倒是来了一个天旋地转,身体就被那股力道压在了床头柔软的枕头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力气太大了,她觉得十分难受,胸口堵得慌。

依旧是无法发出声音来。

这一次,却是感觉到燥热的掌心朝着自己的嘴上覆盖。

而后,身体一沉。

她闷哼了一声陡然睁开眼睛来—— 映入眼帘的,是机舱里,有些黑压压的头顶,让人觉得有些压抑。

空姐正在温柔说着:“……飞机即将降落,地表温度是……” 姜茵伸手拍了拍脸,渐渐回神,有些羞赧。

刚刚梦见的,是什么啊? “妈咪,你做梦了?” 耳边传来糯软的童声。

姜茵连忙定了定神,连忙转过来脸去,5岁的儿就坐在边上,眨巴眨巴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听到你在讲梦话。

” 姜茵一惊,“我说了什么?” “没听清。

”小魔王嘟囔了句,没了下文。

姜茵嘴角一抽,稍稍宽心。

不过梦里,依旧是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其实这些年偶尔会梦到过几次,却始终都看不清楚那张脸。

想必应该是个,不错的男人吧?至少五官肯定不错。

不然身边坐着的儿子,哪可能长成小帅哥的样子?飞机渐渐降落,城市的面貌也逐渐清晰起来,窗口的小家伙忽然转过脸来,一双大大的眼睛天真之中,带了几分期待,“妈咪 ,这里是不是有我爹地?” 姜茵一愣,笑着说:“有,我给你找一个就有了 。

” 小家伙撅了噘嘴,不说话了,显然是不乐意。

见儿子又转过脸去,姜茵叹息,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的。

单亲妈咪,沉默寡言的儿子,应该也是期待着那一份缺失的父爱的吧? “宝贝,妈咪这次忙完了,就带去到处玩玩看看。

”她凑过去,讨好地说:“之前你不是一直吵着要跟我回来吗?” 哪知高冷小姜淮还挺有骨气的,哼了一声 ,“再看吧。

” 姜茵,“………” 小傲娇。

这性子,不知道随了谁,不过反正就不是自己。

可能是刚刚做梦的关系,姜茵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随了那个男人的? * 下了飞机,姜茵要去拿行李,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淮淮,去那边坐着等妈咪,别乱跑。

” 姜淮点点头,小小的手儿插着裤兜就过去坐了下来。

忽地,小家伙眼睛一亮,面前走过去的这个男人,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身材高大挺拔,看起来就给人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妈咪还说给自己找什么爹地的,眼光肯定不如自己好。

看看这个,就很不错。

姜淮撑着小手,就从凳子上跳下来,跟着男人朝前走。

* “陆总。

” 章南拎了行李几步迎上去,将刚刚传过来的消息,递给了前面的男人看,“这是您要的资料。

” 刚从意大利赶回来,男人没走VIP通道。

他虽刻意低调,身边都没带两个保镖,就只有章南亦步亦趋跟着,却还是吸引到大票的回头率。

章南低声说:“车就在门口等着了,大陆先生找了您好几天了,目前他还不知道您已经回来了。

” 陆晋阳只沉沉应了一声,刚到了走道的转交口,忽然就感觉到有人拉着自己的裤腿。

他一愣。

章南也是意外。

随后,有略略清脆的声音,传来,“叔叔。

” 陆晋阳皱眉,视线朝下的同时,已是看到了拽着自己西裤的到底是“何物”。

章南心下一惊,知道陆总是有洁癖的,从来不喜欢别人触碰。

现在这么个小不点儿,竟是拽着他的裤腿,他刚要说什么,又听到那小男孩儿,咧嘴一笑,“你有女朋友吗?” 陆晋阳大概是有几十秒的怔忪。

这种问题,是出自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孩子口中,他可能是无法冷下脸来。

章南偷偷看了一眼陆晋阳,他眉目冷峻,不过似乎也没动怒的迹象。

倒是这个小男孩,那五官长得,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 “你如果没有,我可以给你介绍。

” 小家伙依旧收插在裤兜里,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但童稚的脸上却是掩饰不住地自豪:“我妈咪,又漂亮又能干。

” 章南差点跌破眼镜,现在的小不点都这么早熟吗?竟然会帮自己妈妈找对象?陆晋阳眉心微微一跳,思维没动作来得快。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是会后,竟是直接蹲下身来,摸了摸姜淮的脑袋,低声说了句:“好啊,等下次还有缘分的话,我就让你介绍。

” 章南这会儿才是惊掉下巴。

 

又见面了,叔叔。

 

 

姜茵拿了行李,准备和公司来接的人汇合时,才发现,儿子竟然不见了。

她大惊失色,虽说这小家伙智商高,认路本事从小就很厉害,可是毕竟刚回国…… 她急忙找机场工作人员,仔细描述着姜淮的身高样貌、着装打扮…… “妈咪!” 姜茵这会儿脑子里乱糟糟的,脸色苍白,迷迷糊糊的,好像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那分明就是姜淮的声音,姜茵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转过脸去,果然见到不远处,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姜淮。

而他的身后,还跟了个陌生的男人。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一把拉过儿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稍稍缓了口气,“你怎么回事?知不知道妈咪快要吓死了!” 姜淮年纪虽小,不过还是很会察言观色,这会儿立刻就放软了声音,“妈咪,我长大了,不会有事的。

” 姜茵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刚刚站在姜淮身后的男人已上前。

那人微微一笑,只是打量着她的眼神有些怪异:“你的孩子的妈妈吗?国内虽然比国外安全,不过还是要看好孩子,既然送到了,我就先走了。

” 姜茵虽然疑惑,却还是从话语中听到了善意,说了声:“谢谢你。

” “不客气。

”章南颔首,随后转身离开。

姜茵本来是一肚子的火,都是因为担心。

“说吧,你跑到哪里去了?” 谁曾想竟然被儿子小小鄙视了一把,“妈咪,在美国你都放心让我一个人,在国内就不放心了?” 姜茵:“………” “不过,我刚刚有见到一个很帅气的叔叔。

”姜淮话不是特别多的孩子,难得还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夸奖别的男性帅气?姜茵拉着他朝出口处走着,嘴里漫不经心问了一句,“是么?多帅啊?” 姜淮挺神气:“比我帅那么一点点吧。

” 姜茵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真是臭屁!” 不过自己儿子这颜值,她还是很肯定的。

跟公司派来借机的人碰头后,他们就直接前往酒店。

办理好住宿,姜茵带着姜淮简单的休息后,吃过午饭,就开始了工作。

公司派给她的助理叫小徐,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人很机灵。

这会儿小徐递过来ipad,打开一个视频。

“茵姐,先看一下这个吧。

我们双方目前只是签了一份意向合约,一切都还没有落实,投资方突然换了管理人,这会儿他们公司应该是正在内部调整,我怕会有变数。

” 那是一个视频,镜头之前,一大群的记者,围着一个身材挺括的男人。

那人站在人群之中,面对众多的闪光灯,没任何多余的情绪流露。

透过屏幕,都可以感觉到他眉目的清隽,眸光看似平静,但瞳仁深处分明藏着的几分阴鸷。

这人的脸倒是好看,满满的禁欲味,却又有着几乎是要冲破屏幕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就是周身的气场太过阴森,始终都透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陆晋阳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

不要说在C市他是神圣的存在,哪怕是在国外,他商场上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

他没回C市陆氏之前,在国外就是一个眼光独到的投资者,但凡是他看中的项目,绝对盈利。

就在上月,S国屹立百年的家族企业,被他一夕吞并。

可想而知,这男人在商场上的手段是有多凶残。

只是陆家的家庭关系略为复杂,此刻内部必定已是风起云涌。

屏幕的进度条到了最后几十秒的时候,就听到男人说了一句:“不,我要的,势在必得。

” 姜茵眼皮微微一跳,这男人说不的时候,如出窍利剑,内敛中又透露着张扬,那种运筹帷幄,无法掩饰。

陆晋阳,她这次要面对的,就是他。

姜淮见姜茵在工作,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妈咪我要出去买冰淇淋”。

“酒店有送餐的,你别下去了。

”姜茵盯着电脑屏幕,说了句。

姜淮不乐意,“妈咪,我就下去走一圈,不会走丢。

”他拿出了自己偶尔才会用到的手机,说:“你给我定位吧。

” 姜淮从小就是有主见的人,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姜茵工作忙起来,他也完全可以照顾自己。

姜茵知道,他肯定是对国内的一切感到好奇,加上自己和小徐还有不少的资料需要好好对照一下,儿子估计也是无聊。

她同意了,“半个小时就回来,路认识的吧?有事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 “嗯,知道。

”说着小家伙拉开门一溜烟的不见了。

* 陆晋阳站在电梯口,手机放在耳边,单手插着裤袋。

不知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神态略有些不耐烦,等到那边终于是说完了之后,他才“嗯”了一声,“按照我说的做就行。

” 不愿意再多说,男人说完,压了压唇角,直接就挂了电话。

电梯双门正好是叮一声,打开,他抬脚要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电梯的角落里,斜斜靠着的小身体。

陆晋阳眸光一闪。

那里面的那双小小的眸子,却是陡然一亮。

“叔叔?!” 他的声音,似乎是很惊喜,“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 是挺巧的。

陆晋阳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开口:“你一个人?” “和我妈咪。

”小家伙回答地很快,似乎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快速和人泄露底细:“叔叔也住在这个酒店吗?这个就是缘分哦,我和妈咪也住这个酒店。

一样的眼光

“是么?”陆晋阳伸手拢了拢衣领,走进电梯。

又看了几眼这才不到自己腰身的男孩子,他的眼睛纯粹干净,他其实是该有几分戒备之心的,毕竟现在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手段不会用?

可眼前这却是一个和自己心尖上宝贝着的小公主一样大小的孩子,还有那双眼睛,就这样看着,如出一辙。

他所有的戒备之心,都随着这双眸子土崩瓦解。

他竟也不由自主会对一个小孩子产生几分兴趣,“一个人出来,不怕遇到坏人?”

姜淮眨了眨眼,“我遇到了叔叔,叔叔你是好人。”

陆晋阳笑一声,“好人坏人分得清么?”

姜淮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反问:“叔叔,怎么样才可以和你一样,变得又酷又帅又有钱呢?”

陆晋阳挑眉,也反问:“为什么要变得和我一样?”

“因为你看起来很厉害,可以保护妈妈。”

陆晋阳忍不住弯了弯唇角,“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担当的小男子汉。”

“那当然了!”

这语气和眼神……

陆晋阳有一瞬的怔愣,这孩子越看越觉得熟悉,和他的女儿糖糖的那双眼睛,是真的太像了。

“你自己在楼里跑来跑去不安全,我先带你回房间,然后找酒店的工作人员联系你妈妈来接你。

”话音一落,陆晋阳自己就楞了一下。

这些话,对他来说,真像有些不经脑子脱口而出。

他从来都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很多时候,更甚至是冷漠无情的。

现在倒是好,何况,他的私人领域,更是不喜欢被人打扰,这不过就是见了两次面的孩子。

只是说出口的话 ,如是泼出去的水,自然是覆水难收。

姜淮一听,眼眸登时亮了起来,点点头:“好啊。”

陆晋阳看他那期待的样子,其他的话也说不出口。

一大一小两个人前后走进了他的房间。

陆晋阳还有事情要处理,让助理替姜淮拿了杯果汁,便进内间去接电话了。

姜淮乖巧地坐在一边,却忍不住好奇地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

这酒店本来就是陆氏旗下的,现在整个陆氏,都让陆晋阳吞并得差不多了。

因为不想见陆家的人,他目前就住在这里。

而整个房间,是他的私人住所,这几个月来,他频繁过来,里面自然也放了不少属于他个人的私人收藏。

陆晋阳在小书房里忙完了出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那小家伙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收藏的一个绝版木刻模型,虽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渴望,却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

男人挑起眉头。

虽然这孩子的父母似乎是对他有些散养,跑老跑去也不太关注,不过不难看出来,他举手投足还是挺有教养。

他心情不错,迈开长腿上前,直接取过那个模型,“有兴趣?”

姜淮捧着果汁,点头如捣蒜:“叔叔,我可喜欢这个东西了,不过好像特别难买,妈咪给我买过几个。”

他肉嘟嘟的小手指着那个模型,说:“我知道,这是绝版的。”

陆晋阳有些诧异,这孩子在品味方面,和自己如此相似,这个关于KK的模型,早几年就比较流行,雕刻出来的工艺都是上乘,不过也的确是价值不菲,一般来说,懂得人,也都是买来收藏,像是这么小的孩子,都不可能拿来当玩具玩的,更不要谈是欣赏。

他如此谨慎的个性,不可能不会去想,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和自己一天之内有了两次偶遇,连喜好都是相同的,是否真是有心人想着要接近自己,用孩子来做套路?

只是那双眼睛。

他还是觉得,人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

和糖糖如此神似的眸子,最终还是让他彻底放下别的念头。

男人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身体微微朝前倾,将模型递给了姜淮,“看不出来,你懂得还挺多,为什么喜欢这些?”

“因为只有我喜欢。”

姜淮说:“我和妈咪在国外的时候,因为没有爹地,别的小朋友总会欺负我,我喜欢玩的玩具,也总会被抢走,后来我看到了这个,很喜欢,有了第一个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就不会来抢了,他们觉得不好玩,可我越看越喜欢。”

陆晋阳有些诧异,这么懂事的孩子,没有父亲?

从小在国外长大,难怪有些早熟。

内心总有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听他这么脆生生的声音,告诉着自己,他没有父亲,在国外总会被欺负,被抢走玩具,好像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却又说不上来,沉闷难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皱眉,起身的时候,说了句:“那当成是礼物,这个绝版的模型,叔叔送给你了。”

姜淮满脸的兴奋,“真的吗?”

“嗯,真的。”

“可我想要叔叔的联系方式。

”姜淮抱着那个模型,得寸进尺。

陆晋阳似笑非笑看着他:“为什么?”

“当然是要介绍我妈咪给你认识啊,你还记得在机场的时候,我和你说的吗?你说,如果我们有缘分再见面,就可以给我联系方式。”

陆晋阳还是那种表情,“叔叔的确是告诉你,没有女朋友,但我有未婚妻。”

带上来房间,送给他玩具,陆晋阳觉得自己今天已是做了不少出格的事,联系方式自然是不可能给。

这个孩子不管是给自己多少的亲切感,也不能肯定,他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你妈妈应该是要担心了,我让助理送你回去。”

他拿出手机来,联系了章南。

姜淮满脸失落。

只是那个帅气的叔叔似乎也不愿意再和自己多说,已经在忙着看ipad了,他撅了撅小嘴儿,到底还是懂事的,乖乖闭嘴。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