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爱情忘了她章节阅读&纪洁严鹤北

听说爱情忘了她章节阅读&纪洁严鹤北

听说爱情忘了她

更新时间:听说爱情忘了她六月流萤来源:QR

高质量小说《听说爱情忘了她》是来自六月流萤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纪洁严鹤北,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人人都说纪洁是蓄意谋害婆婆的凶手。全世界的唾弃她都不在乎,只求严鹤北再给她一点信任,不要放上最后一根稻草压死她!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他还是伸手拉了她一把。然后,将她推入了更黑暗的深渊……...

《听说爱情忘了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赶尽

“你既然为了钱什么都能做,那就干脆做得彻底些。”

严鹤北在她耳边呢喃,声音很轻,每个字像是冰雹狠狠砸在纪洁心上。

纪洁惊痛地看向他,眼里盛满了不可置信和不解。

这样的严鹤北,越来越陌生。

被她看得莫名烦躁,严鹤北转开脸,带着几分不耐道:“我不会逼你。”

纪洁咬着下唇,拼命克制住想大哭的冲动。

他不会逼她?他让她快被钱逼疯了!

在严鹤北面前,她早就不是那个骄傲的主刀医师,而是无限卑微的奴仆。

从进了这个地方开始,纪洁就看出那些男人目光不怀好意,她一手掩着胸口,一手掩着短到腿根的裙角。

此刻,纪洁慢慢放下遮掩的手,涩然开口。

“这次你不会再毁了我的钱,是不是?”

这话像是在严鹤北的心火上浇了一把油,让他怒意越发高涨。

“那点脏钱你自己留着吧!”严鹤北咬牙切齿地吩咐,“这女人可是深城有名的医生,给她拿一套能提现职业素养的衣服。”

纪洁从不知道严鹤北想讽刺一个人的时候,口才这么好。

她好想哭,可是眼睛已经干涸得流不出一滴泪了。

很快有人拿来一件白大褂。

纪洁木然的穿上,连唇瓣都苍白起来,身子僵硬得像个木偶。

打死她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玷污医生的服装……

摄像机摆好位置,开始拍摄。

男演员忽的猥琐地扑过来,将纪洁压在地上,迫不及待地上下其手。

纪洁双眼紧闭,强忍着快呕吐的感觉,满脑子想的都是钱……

严鹤北一直冷漠抱臂而立,“停”字涌到嘴边也被硬生生的咽下去。

就以这种方式,将纪洁从自己心底彻底的驱逐吧!

纪洁感觉自己身体和灵魂一分为二,当男人的手伸过来要扯开白大褂,她却再也忍不住,用力推开。

“我不拍了……我做不到……”

纪洁头也不回的冲出去。

男人正要追上去,被严鹤北冷冷的喝止。

“算了。”

他摩挲着手心,那里早就汗湿了。

纪洁顶着寒风跑回夜店,想拿回卖酒的钱,却被经理赶了出去。

“你不要再来了,我们可不敢得罪严少!”

她无力的瘫坐在街边,三年来第一次质疑当初的决定。

“我是不是真的不该要婆婆动手术?就算保守治疗容易复发,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她那么讨厌我,我何必逞强……爸,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第二天上午,严鹤北就接到冉昕儿的电话。

“鹤北,伯母病危了!”

他快速赶到医院,好在母亲已经及时抢救了回来。

“怎么回事?”

冉昕儿抽泣道:“早上一来就发现伯母脸色青紫……”

一旁的医生忙解释:“严总,老夫人是严重过敏,造成喉咙肿大,堵塞了气管。我们在她嘴里验出了水蜜桃的汁水。”

看完监控,严鹤北气得浑身发抖。

他又一次低估了纪洁!

她居然利用这一点来报复!

“纪洁,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付出代价!”

纪洁在外奔波了一天,为钱愁得焦头烂额。

实在没办法了,再弄不到钱,也只能瞒着妈妈卖掉房子。

拖累疲累的身体,打算回家洗个澡再去医院,医生忽然打来电话。

病床上,妈妈的手机掉在地上,人却不知所踪。

护士皱眉道:“你妈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哭着走了出去。”

纪洁打开手机,心脏顿时猛地缩成一团,痛得差点背过气去!

竟然是她昨晚卖酒和拍片的现场照片!

纪洁仓皇去调监控,看到妈妈失魂落魄地拐入了后楼梯间。

那里没有监控,她只能一层层的爬楼找。

“妈,你在哪?我没有拍那种片子……”纪洁不停的说着,希望妈妈能听到,回应自己。

“啪嗒、啪嗒”,有什么液体落到她脸上。

呆呆的伸出手一抹,指尖鲜红。

纪洁瞳孔剧颤,僵滞地仰起脖子……

第六章 束缚

严鹤北疯狂地扑过去,赶在最后半秒,险险抓着纪洁的手。

然而他的身体也跟着滑出了天台边沿,引得楼下围观的人一阵惊呼。

纪洁试图挣脱他,倏地大哭道:“我认输了!严鹤北,你凭什么连死的自由都不给我!”

事业失败,婚姻失败,活着的意义没了,最后的支撑也没了,她还活着干嘛?

严鹤北额角青筋狰狞,牙关紧咬,就是不肯放手,手心用力灼烫到似乎要在她手上烙下痕迹。

保安们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将两人一起拉了上去。

像是怕纪洁再跳下去,严鹤北将她紧紧扣在怀里。

明明身体紧密相贴,距离却仿佛相隔很远,胸膛里快速跳动的两颗心早在三年前有了重重隔阂。

纪洁红着眼,质问道:“严鹤北,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逼死我吗?我成全你的赶尽杀绝!”

“什么叫成全我?”他的眼亦是不满红血丝,冷声嗤道:“纪洁,你就是死了,我也只会当你畏罪自杀!”

“纪洁,你的罪还没赎完。在我母亲醒来之前,你没资格去死!”

“你要是不听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爸妈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纪洁的身体不由瑟瑟发抖,分不清究竟是冷,还是被吓到。

严鹤北说她“畏罪自杀”,以前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现在懂了,也许她的罪就是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以为遇到了良人吧。

严鹤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塞给她。

“拿去用。”

纪洁死死盯着他手上沾染的暗红,那是她妈妈的血啊!

这算什么?补偿吗?

纪洁没动用分毫,将家里烧毁的房子快速低价转卖,用来给妈妈办后事,特意烧了很多纸钱。

“妈妈,在那边买个大房子住吧,别惦记这边的房子了。你应该见到爸爸了吧?如果你们还肯认我这个丢人的女儿,就给我留个房间。”

病房。

“严总,您来了!”门口坐着的护工秋嫂高声打招呼,夸道:“冉小姐在里面照顾老太太,她真的很体贴很贤惠,又让我闲着了。”

严鹤北点点头,推开门。

纪洁低着头跟在后面。

严老夫人一如既往的沉睡,冉昕儿正在按摩手脚。

严鹤北冰霜般的面容融化开来,走过去搂着她,柔声问道:“以后这种事还是让她来做,免得累着你。”

“只要伯母能快点好起来,我做什么都可以。”冉昕儿娇羞地倚在他怀里。

纪洁不去看也能听到,心里有个部位像是被什么蛰了下。

严鹤北看不惯她无视自己的样子,说什么都忍不住带着刺。

“你摆出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

气氛陡然僵滞。

冉昕儿见状,忙转移话题。

“纪小姐,这三年伯母的肌肉没有一点退化呢,按摩还是你在行。”

纪洁点点头,将手搓热,免得凉到了严老夫人。

“纪小姐真细心。”

“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好啦好啦,这里有我看着,你回公司吧。”

冉昕儿推了推他,俨然一副严家女主人的口吻。

等严鹤北离开,她收起和煦的笑脸,看着纪洁讽刺道:“才几天我就演不下去了,你这三年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对鹤北的爱吗?可惜啊,老太婆就是不待见你。”

没人注意到,严老夫人的睫毛几不可察的颤了颤。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