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相思绵绵江拂晓薄丞渊小说-孙静小说精彩章节目录

唯有相思绵绵江拂晓薄丞渊小说-孙静小说精彩章节目录

唯有相思绵绵

更新时间:唯有相思绵绵孙静来源:wyy

江拂晓薄丞渊全集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言小说,又名《唯有相思绵绵》、《唯有相思绵绵2》,江拂晓薄丞渊是书中的主角。......

《唯有相思绵绵》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他们之间没有婚礼

  【今晚回。】

  【好。】

  结婚一年,薄丞渊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江拂晓回复完薄丞渊的短信,请了半天假去超市买菜。

  付款时,柜员正看着电视屏幕。

  江拂晓好奇地望过去,是迟心妍的采访。

  比迟心妍的夺目容颜更吸睛的,是她手上熠熠生辉的钻戒。

  记者问:“迟小姐,薄先生为您一掷千金,两位是好事将近吗?”

  手抚过胸前配套的钻石项链,迟心妍浅笑盈盈,没有回应,却引人遐思。

  江拂晓别开眼,心口酸涩。

  薄丞渊与她算隐婚,她是不为人知的薄太太。可这就代表,他可以公开向迟心妍求婚了吗?

  “九十六块七。”柜员吃完瓜,算好账,“微|信还是支|付|宝?”

  江拂晓回神,“支|付|宝。”

  *

  夜深了。

  江拂晓坐在餐桌前,安安静静等薄丞渊。

  可说好回家的薄丞渊并没有出现。

  凌晨一点十分,她拢紧轻纱般的睡裙,木然起身。

  突然,她听到细碎的开锁声,疾步走到玄关处候着。

  门被撞开,凉风裹着浓烈的酒气肆虐。

  看到薄丞渊衬衣领口的口红印,她挤出笑容,伸手要拿搭在他右肩上的西装。

  “丞渊,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江拂晓音色空灵,此刻掐软了嗓子,余韵袅袅。

  可醉中的男人根本无心欣赏,猛力甩开她,双眼猩红,“江拂晓,你穿成这样,是等着我回来?”

  她吃痛地缩回手,纤白的手腕瞬间染上薄红。

  薄丞渊随手扔掉西装,双手扼住她的脖子,“你没有心吗?今天是丞星的忌日!”

  听到薄丞星的名字,她垂落双臂,目光呆滞,“丞渊,对不起。”

  她不是不记得,是不敢记。

  每每提及薄丞星,他都会化身嗜血猛兽,恨不能将她拆吞入腹,连骨头渣子都不愿剩。

  她怕了。

  但她的服软愈加激怒薄丞渊,单手将她提起。

  男人青筋暴起,女人却瑟瑟发抖。

  果然……他又把她带到酒窖了!

  听着收音机里薄丞星一句句年少又热忱的喜欢,她跪在冰冷的岩石上,泪流不止。

  *

  清晨的阳光穿过铁门的缝隙,倾洒在江拂晓瓷白的脸颊。

  江拂晓睁眼,眼前涌现昨晚的恐怖场景,伴随着尖锐的刺痛,目光落在血色浸透的手腕上:他好久没这么恨她了。

  薄丞星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一年前的今天,薄丞星出车祸惨死,薄丞渊信了迟心妍的挑拨,认定她是杀人凶手。他疯了似的,不顾家人反对,在薄丞星死后,跟她领证。

  丧礼结束,迟心妍拿出所谓的证据,男人就把她囚在酒窖,肆意折辱。

  他们之间没有婚礼,没有爱情,没有祝福。

  曾经,她深爱薄丞渊,而现在——

  江拂晓轻轻摩挲失去知觉的手腕,双眼蒙雾,现在她只是需要钱。

  铁门外阳光正好,台阶上码着一摞纸钞。

  大概一万。

  她弯腰拿起,勾了勾唇角。

  确认薄丞渊不在家,她才套上灰色的运动衣,赶到约定好的孤儿院,把钱交给赵元,“元哥,拜托你了。见到沐沐,替我抱抱。”

  赵元看到她脖子上的瘀伤,啐骂,“那畜生又欺负你了?”

  她低垂眉目,轻声哀求,“元哥,我没事,别找他……求你了。”

  可她一低头,暴露了后颈渗血的伤痕。

  赵元握拳,咬着后槽牙,“江拂晓,总有一天,我要那畜生的命!”

  安抚好愤怒的赵元,江拂晓打车时,跟司机借了手机,输入熟记于心的号码。

  “妈妈。”沐沐软软糯糯地喊她。

  只一声,便断了她寻死的念头。

  第2章他的眼里只有她

  “江拂晓,进来帮我拉个拉链。”手指摸着银丝耳环,迟心妍噙着笑,“我够不着。”

  她从小痴恋薄丞渊,青梅竹马、门当户对,要不是江拂晓横插一脚,她才是薄丞渊的妻子。

  比起薄丞渊,她更恨江拂晓,但她藏得深,当年故意暴露江拂晓害死薄丞星的所谓证据后,假惺惺让缺钱的江拂晓给她当助理。面对江拂晓,她也永远端着滴水不漏的笑脸。

  江拂晓同样恨迟心妍,却不得不听迟心妍的使唤——

  抚养容易生病的沐沐,需要钱。

  几乎瞬间,江拂晓笑着说,“马上,迟小姐。”

  *

  T台上。

  迟心妍身穿薄纱曳地长裙,曼妙的身姿完美呈现设计师的理念,步履间好似星空浮动。

  “啊——”

  柔和的配乐中,被一声尖叫打断。

  从来不会失误的迟心妍,以滑稽的姿势摔倒了。

  飞出来的高跟鞋上,也沾染了嫣红的血。

  江拂晓弯腰捡起那镶满碎钻的高跟鞋,余光瞥见,她的丈夫,满脸焦急地冲上T台,打横抱起迟心妍。

  他着急地问:“心妍,你怎么了?”

  这样有数十家媒体的走秀场上,他毫不掩饰对迟心妍的关心。

  好像用行动在回应,他们,好事将近。

  “丞渊,这是个意外,不是江拂晓的错……”迟心妍带着哭腔,“好心”为她说话。

  她站得笔直,冷冷看着。

  果然,薄丞渊抬眼,凌厉的目光恨不得将她活剐。

  他经过她时,她没忍住拉住他的袖口,轻声,“丞渊,不是我……”

  薄丞渊撞开了她。

  记者齐齐跟上。

  一时间,喧闹的现场变得安静,江拂晓盯了会手中的高跟鞋,询问负责收尾的工作人员,“小郑,现场的监控视频,可以掉吗?”

  对方愣了愣,“可以,你跟我来。”

  迟心妍毕竟当红,还有薄丞渊这样的未婚夫,谁都不敢怠慢。

  监控室,江拂晓看到,迟心妍把钉子放进了高跟鞋。

  对自己也真狠。

  *

  医院。

  迟心妍在手术,日理万机的薄丞渊,推掉重要会议,耐心地等。

  远远看见这番场景,江拂晓心如刀割,不禁怀疑,手里U盘的记录的真相,他会在意吗?

  “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听到尖锐的质问,她转身,看到雍容华贵的薄母,唯唯诺诺地喊,“妈。”

  薄母眼神一转,身后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将她押到杂物间,狠狠扔在地上。

  她来不及爬起来,薄母的鞋跟堪堪压在她的手背,缓慢地碾着。

  雪白的肌肤,瞬间多了几处淤青。

  “妈,”她忍着痛,艰难地解释,“迟心妍,不是我害的……”

  薄母怨恨地看着趴在地上的江拂晓,脚下用力,“谁是你妈?你害死丞星,现在又对心妍下手!你霸占着薄太太的位置,究竟有何居心?你个丧门星,害薄家害得还不够吗?”

  一年前薄丞星惨死,放不下的不止薄丞渊一个。

  剧痛袭来,江拂晓声嘶力竭地解释,“不是,都不是我……”

  为什么,你们都不信我!

  “啪嗒”。

  江拂晓疼得没了力气,掌心的U盘滚落。

  薄母凝眉,收回脚,问:“这是什么?”

  第3章当年,他喜欢过她

  江拂晓立刻解释,“是监控视频,高跟鞋里的钉子,是迟心妍自己放的!”

  “是吗?”

  薄母捡起U盘,递给身后的保镖,“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预感到什么,江拂晓挣扎着要抢,却被留在她身边的保镖狠狠按住。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保镖徒手捏碎了证据。

  而薄母,继续肆无忌惮地发泄丧子之痛。

  “啊——”

  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江拂晓痛晕过去。

  薄母骂道,“没用的东西。”

  转头吩咐保镖,“你去跟丞渊说,会场的监控视频对心妍不利,派人删了。”

  “是。”

  *

  江拂晓是痛醒的。

  十指锥心刺骨的疼,并没有因她昏睡一场而减缓。

  她看过去,原本纤细白皙的手指,变得浮肿,并且根根青紫。

  “醒了?”

  男人薄冷的声音,仿佛虚幻。

  但她认得,那是薄丞渊。

  她抬眸,看到薄丞渊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最中央的位置。

  再观望四周,她明白了。

  昏迷时,她被扔在舞台上,薄丞渊就那么静静地看,不给她盖件毯子,更不会为她的手指涂上药膏。

  “嗯。”江拂晓踉踉跄跄站起。

  白衬衣,牛仔裤。

  婚后成为家庭主妇的江拂晓,穿衣朴素,素面朝天,越来越像黄脸婆。

  可现在,她伶仃站在舞台中央,轻易勾起他的回忆。

  “江拂晓,为我跳支舞吧。”薄丞渊声音柔和了些,“我第一次见你那支。”

  当年,他喜欢过她。

  一见倾心,狂热追求。

  她惊艳他的那支舞,更是被有心人拍了传上网,一炮而红,他因为吃醋,不准她认。

  迟心妍身形与她相似,成功假冒她,从此星途坦荡。

  薄丞渊知道时,江拂晓已经成为杀人凶手,自然不会为她辩驳。

  “我的手……”

  江拂晓为难,她设计的舞,需要用到绸带,她现在手使不上劲,怎么跳?

  薄丞渊冷了下来,“不愿意?”

  想到体弱的沐沐,江拂晓豁出去了,“丞渊,我愿意跳,你能再给我点生活费吗?”

  “一万。”

  “好。”

  布置好舞台,轻灵的乐音响起,江拂晓没酝酿几分钟,便着匆匆上场了。

  沐沐不能被薄丞渊发现。

  她是拜托老家三婶照顾的,每次给钱也是通过赵元,打电话都不敢用自己手机。

  正因为这样,她需要很多钱。

  薄丞渊不准她工作,她只能偷偷打零工,或者在薄丞渊羞辱她后拿走那摞在酒窖门口的一万。

  她几乎忘记了什么是跳舞。

  生涩的动作,令台下观看的薄丞渊皱眉。

  可渐渐的,她忘记了未婚生女,忘记了被迫嫁给薄丞渊,忘记了要不停地赚钱,沉浸在那令她年少欢喜的舞曲里。

  薄丞渊也看痴了。

  “嘶啦——”

  在江拂晓做高难度动作时,绸带断了。

  她慌乱时做出应急反应,可还是重重摔在舞台上。

  左腿被压在最下面,似乎没了知觉。

  本能的,她求助地看向薄丞渊。

  可当年说爱她的男人,冷眼旁观,岿然不动。

  江拂晓忽然轻轻地笑了——

  他已经不爱她了,怎么会救她。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