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过三十陈飞唐小佳-妻过三十完整版阅读

妻过三十陈飞唐小佳-妻过三十完整版阅读

妻过三十

更新时间:妻过三十好猫来源:ZW

精选热书《妻过三十》由知名作者好猫最新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飞唐小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人人都笑大郎窝囊,我却成了那大郎。妻过三十欲深似海,豪车别墅样样都要,外傍大款内辱家夫,我本庸人被迫为王。...

《妻过三十》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我的妻成了别人的女人

"妈,我要去国外打工了,照顾好自己!小妹马上大学毕业了,她是个有出息的人,将来一定能给您好日子!"

这个消息陈飞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匆匆忙忙十几遍才发送了出去,而后将手机关机,闭眼靠在了沙发上。

血红的眼白,凌乱的胡须,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短窄的水果刀。

握的很紧,手腕在发抖。

一个连杀鸡都会心颤的人。

今天做了一个要杀人的决定!

叮咚~

下午六点,时钟准点报时。

陈飞的眼睛缓缓睁开,闪烁着寒芒。

他起身做的第一件事,是将家里所有女儿的照片都扣翻放下。

因为他不想让女儿看到接下来的血腥一幕。

直到陈飞拿起最后一张,那是女儿满月时一家三口的合照,他的手臂再次发抖,眼眶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目光中满是疯狂!

"别怪爸爸!你爸也是个可怜人!"

啪~

说完这句,这张合照也被陈飞扣下了。

他仰望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全是妻子在哪个年轻男人身下喘息的画面。

忍了整整一个月,给了妻子无数次机会。

可就在昨天,妻子还是化着浓妆,穿着短窄到无法蔽体的裙子,包括一条妻子从来不穿的过膝淡黄色丝袜,出门至深夜。

归来时裙子满是褶皱,就连丝袜上那明显被人撕扯过的痕迹也毫不掩饰。

陈飞问起时,妻子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摔倒了。

如此浓郁的男士香水气息,陈飞岂能闻不出来?

一再追问之下,真正击溃陈飞的还是妻子那一句:"你一个瘸子管这么多干什么?女儿是你亲生的就行了,有这功夫还不如想办法多赚点钱!"

砰~

砰~

陈飞一拳拳砸在地板上,用身体的疼痛来掩盖心如刀绞。

瘸子?

当年在那辆疾驰的汽车之下,陈飞奋不顾身的将妻子推向一旁,这才被撞成了瘸子。

自此之后所受讥讽嘲笑不断。

可纵使是天下人都笑话他,妻子唐小佳有什么资格笑他?

陈飞无法接受!

所以他打算在今天,结束这一切!

给他解脱,也让那个恶毒的女人得到世上最残酷的惩罚。

咔嚓~

有人开门的声音传来。

陈飞从悲伤中瞬间抽出,眼神中迸发出狠辣的光芒。

当这一刻即将来临时,陈飞心中的惶恐和不安彻底消散了,仇恨使他握刀的手更加笃定。

一个跃步,陈飞悄然藏在了门后。

不过这开门的声音似乎不太娴熟。

可杀意盎然的陈飞根本无暇去注意这个细节。

他眼神已然散发出炽热的疯狂,血液在周身燃烧。

这短暂的一分钟对陈飞来说格外漫长。

咔嚓~

门开了。

一个人影缓缓走入。

"去地狱里过你那灯红酒绿的日子吧!"

陈飞用嘶吼给自己壮胆,一刀刺破长空而去,直掏后心,刺入必死!

简单的一个动作他在心里可演练了不下数十次。

"爸爸!"

一个稚嫩的声音,瞬间让陈飞清醒过来。

女儿陈晓棠被吓得小脸煞白,愣在了原地,瞪着惊恐的大眼睛。

而门外站着的,才是陈飞的妻子唐小佳。

面对狰狞的陈飞,这个女人毫无惧色,嘴角甚至挂起了冷笑:"怎么?你在女儿面前拎着匕首想做什么?"

她似乎早有准备。

 

 

第二章:你不得好死

"你...你今天不是住校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陈飞面对女儿的声音有些慌乱了,算计好一切,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失误啊!

女儿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的!

"是...是妈妈接我回来的!"

"妈妈?"陈飞眼神轻轻眯起,目光如若利刃横剐而去,直袭唐小佳。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女人今天是在拿女儿当挡箭牌。

如果刚刚那一刀没收住,刺向的就是女儿了。

那陈飞死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爸爸,你拿水果刀干什么?"

"爸...爸爸切西瓜!"陈飞下意识将小刀藏在身后。

"家里有西瓜吗?"女儿疑惑的声音响起。

陈飞愣了一下,慌乱的转身离开:"爸爸现在出去买!"

看着父亲跌跌撞撞的离去,陈晓棠挠了挠脑袋,这个傻孩子不知道她的父亲正在经受怎样的痛苦。

下楼后,陈飞并未走出楼栋,而是失魂落魄的坐在楼梯角落,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

妻子到底是如何察觉的?

除非家里有监控!

陈飞脑海里瞬间蹦出了这个念头,眼神轻轻眯起。

不过唐小佳逃得过初一逃得了十五吗?

他杀心已,这次失手了还有下次,而且唐小佳用女儿做挡箭牌的行为更是彻底激怒了陈飞,两人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和平解决的地步了!

眼看天色渐暗,陈飞答应了给女儿买西瓜,骑着自行车赶往东海的蔬果市场。

可他却没注意到,在出小区时,一辆无牌照的皮卡就跟在他身后。

直到陈飞穿过东海野生动物园时,那辆皮卡依旧跟在他身后,这才引起了陈飞的注意。

正待陈飞回头想要一探究竟时。

刺啦一声~

皮卡突然加速!

直冲陈飞而来!

瞬息之间,陈飞根本来不及考虑,扔下自行车跳进了一旁的树丛。

这里是东海著名的野生动物园,也是唯一一片保留还算完整的荒野湿地。

可那辆皮卡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方向盘大转,冲着树丛而来。

"难道一切要结束了吗?"

陈飞知道自己跑不过汽车,已经放弃了。

砰~

一声沉闷的响动。

一根两人环抱的老树根挡住了皮卡的脚步。

天无绝人之路!

反应过来的陈飞,生机乍现,浑身充血,猛地起身向树丛深处跑去,这是他唯一的逃生机会。

皮卡被老树根纠缠着,只得挂挡后退,但也因此失去了陈飞的踪迹。

呼~

呼~

不知逃了多久,陈飞穿过野生动物园腹地,来到了一片荒林无人之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疯狂的喘息。

一个可怕的念头跃入心头。

有人要杀他!

自幼性子温良的陈飞从未有过仇家,怎么可能有人对他下如此狠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通电话响起了。

如此寂寥的环境,陈飞被吓了一跳,打开手机一看。

是他的妻子唐小佳。

"喂?"陈飞下意识接过了电话。

电话那头明显沉默了片刻,一句小声的嘀咕从唐小佳嘴里传来:"你竟然没事?"

而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陈飞的脸彻底僵住了。

一切疑惑迎刃而解。

各种协情人杀夫的新闻,一幕幕悲惨的画面,孩子的哭泣,女人残忍的笑容从陈飞脑海一一略过。

排除所有可能,想杀他的人只有一个可能。

妻子唐小佳以及她的姘头!

咚~

一声巨响,陈飞的拳头砸在了身旁的枯树上,鲜血顺着枯树纹理缓缓流出。

血肉之痛已经无法再麻痹陈飞心头的痛。

给他带了绿帽,还要置他于死地!

人人都笑大郎窝囊,可陈飞如今却成了那大郎!

"唐小佳!你不得好死!"

陈飞仰天长啸,绝望中的嘶吼响彻在树林深处的每一片角落。

 

 

第三章:婚纱不再圣洁

太阳下山。

陈飞渐渐变得安静下来。

经此一役,这个男人的心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甚至还要感谢那个恶毒女人。

现在的陈飞不可能再为了那个女人傻到以命搏命,以身试法了!

因为她不配!

月光之下陈飞坚定的眼眸如若一只吊睛猛虎!

"唐小佳,咱们慢慢来,看谁能笑到最后!"

陈飞嘴角划过一个弧度,在幽暗的树丛中显得格外邪魅。

从今天起,他要为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而,复仇!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

唐小佳从上个月起就和陈飞分居了,一直睡在女儿陈晓棠的房间里。

此刻侧卧房门紧闭,能听见女儿和妻子均匀的呼吸声。

陈飞满身都是被丛刺划开的伤口和狼狈,没想到这个女人竟能睡的如此安稳。

冷冷一笑,陈飞回到了房间。

环境安静了下来,躺在黑暗中,陈飞双目睁开,脑海疯狂运转。

该如何进行复仇?

第一步必然是要查出和妻子苟且的男人是谁,同时拿到证据。

想到这里陈飞便皱起了眉头,自始至终妻子对他的防范都非常紧密,这个男人陈飞更是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不过今天的一件事给了陈飞线索。

他打算在家中结束妻子的生命,这件事是他今天冲动之下做的决定,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察觉。

可妻子却早有预防的接回了女儿。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家里被监控了!

甚至这枚监控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有可能已经时时刻刻关注着陈飞了。

毛骨悚然!

陈飞猛然起身,目光四散而去,将所有窗帘关上,房间陷入了无尽的漆黑,打开手机摄像头捕捉微弱的红外感线。

果然!

在主卧陈飞与妻子的婚纱照上发现了一刻伪装成钉子的微型摄像头。

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现,安静的睡去。

次日清晨。

妻子唐小佳起床后并没有追问陈飞昨天手持水果刀的缘由,出门时依旧化着浓妆,打扮妖艳,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淡然。

而陈飞送女儿去了学校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了电子城。

阿力是他大学时的同学,现在在电子城里卖电脑。

陈飞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通过阿力的IT技术获取家中摄像头的连接终端地址。

可让陈飞失望的是,这枚摄像头有非常强力的安全措施,根本无法破译,不过其设备内部却装有内置存储,用以临时储存一周以内的视频。

这对陈飞来说算是意外收获了。

送走了阿力。

陈飞翻看了一周包括一百六十多个小时以内的所有视频。

时间定格在六天前的下午四点。

那个时候陈飞还在外面顶着炎热的太阳,舔着笑脸给客户端茶倒水,提鞋拎包。

女儿也在学校安心读书。

妻子却早早就下班归来,褪下工装,从衣柜里翻出了七年前两人结婚时穿过的婚纱。

这件衣服已经封存了整整七年,妻子从未拿出来过。

这次突然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陈飞皱起眉头继续看下去。

妻子将婚纱除尘之后,门铃被人按响了,是送货上门的快递小哥。

接过快递盒后,妻子当着摄像头就打开了。

盒子里的东西让陈飞拳头攥的发白。

那是一身女士贴身衣物,其性感程度令人瞠目,说是一条短窄的布条也不为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双可爱的兔子耳朵,以及半张足以遮盖双目的粉色面罩,箱子底部还有各种各样令人口舌干燥的道具。

妻子看到这一切红了脸颊,但眼神里却没有丝毫抵触甚至还充满了憧憬。

陈飞指尖嵌入手心,心如石磨在研磨一般痛苦。

他眼睁睁看着妻子在视频中将这些羞于启齿的衣服穿在身上,最后套上了两人结婚时那代表爱情誓言的婚纱。

咔嚓~

视频中,门被打开了。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到陈飞的妻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