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王在都市小说在线阅读-绝世神王在都市免费阅读

绝世神王在都市小说在线阅读-绝世神王在都市免费阅读

绝世神王在都市

更新时间:绝世神王在都市雪芍来源:WD

绝世神王在都市是作者雪芍浪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在神魔世界四百年,楚尘逆天崛起,历尽沧桑,终于横渡星空回来了。...

《绝世神王在都市》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五章云深不知处

庄园内,张可正慢慢的为爷爷还有楚尘沏茶。

爷爷根本就是疯了,张可万万想不到,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接触,爷爷就把外人往家里领。

甚至恭恭敬敬得如同一个孩童般。

这是张可无法想象的。

这个叫做楚尘的男人,身上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了爷爷?

“果然,是一片风水庇佑的福泽之地。”楚尘深吸一口气道,在张忠汉的主动邀请下,他一路来到了这个庄园。

滨海市的南山上,竟然有着这么一座世外桃源。

当然,楚尘看重的可不是这些秀丽的风景,而是空气中那流动的灵气。

虽然以楚尘的眼光,这点灵气太过浅薄,可是对于刚刚恢复一点修为的他来还是可以称得上天降鸿运了。

“这云深不知处还算可以吧,哎,我修建这里,也只是想老了之后有个清净地方。”张忠汉叹息道。

早些年滨海市开发,老城许多老街道都拆除,他就拿出部分资金来修建了这座山庄。

取名云深不知处。

虽然一辈子都是戎马生涯,可张忠汉骨子里还是有几分风雅,否则也不会整日把弄那些古玩当做消遣了。

而这些年来,随着滨海市大开发,地皮也是被炒得水涨船高,这云山不知处也是一度成为滨海市的传说。

光是这南山的开发项目就价值数百亿,更别提这云深不知处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座庄园的存在,张家也成为了滨海市的一线大家族中不可动摇的存在。

毕竟只有提及张家,都会笑着说滨海市的一座山头都是他们家的。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好名字。”

楚尘微微一笑,不过这个笑容落在张忠汉的眼中,就有些特别的意味了。

“哎,平日里这里就我一个老头子还有几个下人,今日也是先生有幸做客。”张忠汉摸了摸鼻子,不知怎的,在楚尘的面前他几度露怯。

和张可看楚尘不同,张忠汉觉得,自己所有想法仿佛什么事都逃不过这个青年。

就好像孩童见到大人一般。

毕竟几百年的经历,张忠汉在楚尘的面前确实不值一提。

“此地与我有缘。”楚尘平静道,接着又顿了顿,“可惜与你无缘。”

张忠汉的脸色变了变,楚尘话中的意味让他更加琢磨不透了。

“这些年你都是居住在这座庄园吧,想一想有没有什么不同。”楚尘提醒道,“身上的旧疾是否经常复发。”

经过楚尘这么一提醒,张忠汉一下子灵光乍现。

确实,从他搬到这里来颐养天年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开始张忠汉还以为是年老,气血衰败的正常现象。

可是,现在转念一想。

不光是他一个人。

就连平日里那些伺候的下人,每过几年也是要换上一批……因为各种身体不适的原因。

“这点灵气虽然微薄,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太过强烈了,就算一时间没有显现,日积月累下来还是会逐步侵蚀脏腑。”楚尘心中暗暗道。

这里或许对于初入修行的人来说是个福地,可对于普通人无疑是慢性鸩酒。

沉思了许久,权衡了半天的利弊得失,张忠汉终于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张可,给张义军打个电话,我改明儿就搬到他那里去住。”张忠汉说着又是一阵落寞。

“去我爸那里?”张可微微吃惊。

父亲还有长辈的叔伯都不止一次想要把老爷子接到一起住了。

可老爷子脾气倔,就是不同意,死守在这云深不知处。

而这个楚尘,竟然仅仅三言两语就让老爷子改变了想法?

“这云深不知处,借我住三年,我可庇佑你们张家十年不衰。”楚尘淡淡道。

在那个世界里,凡人和神魔并行,所以许多凡人世家都寻求过强者的庇佑,楚尘也是坐镇过几个世家。

楚尘接受这些世家的供奉,然后给予他们保护伞。

“庇佑?当真?好!好!好!”张忠汉欣喜若狂。

“爷爷,你疯了?!”见到老爷子点头,张可再也忍不住开口道。

她起初还认为爷爷只是叫楚尘来喝杯茶,谁曾想这么快就把庄园给借出去了。

“住嘴!”张忠汉呵斥道,前所未有的认真,带着责备的脸色,甚至脸上的青筋都暴起。

如果换做其他一个毛头小子在他面前说出这番话,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可楚尘不一样。

化劲宗师,一诺可值千金!

张可只能悻悻作罢,不过目光却不由得落在楚尘身上移不开了。

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宽松的青灰色牛仔裤,除了头发稍微清爽点,五官还算标志外,她实在是找不到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张可都怀疑楚尘是不是给爷爷喝了什么迷魂汤。

“哎哟,咳咳……”突然,张忠汉故意捂住心口,咳嗽了两声。

这一幕自然是他演给楚尘看的。

“你这旧疾还需要等等,到时候我开一炉丹药,分你几颗便是。”楚尘回应道。

丹药?

张忠汉错愕。

不是以内劲替自己洗濯经脉吗?

脑海中不禁千念百转,在张忠汉拜访的名医中,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炼丹药,除了化劲宗师以内劲洗濯堵塞经脉这一条道路外,他可没有听说过其他说法了。

下意识把楚尘的话当做了婉拒。

毕竟化劲宗师太少了,而且就算找到,别人也不会专门耗费内劲帮助一个外人。

算了吧,命里若无莫强求。

张忠汉已经满意了,毕竟凭空得到了楚尘的一个承诺,一座庄园而已,。

在家里人的眼中,这云深不知处就是他张忠汉的命,可是比起云深不知处,张忠汉更加在意的是自己后人。

豪门三代而衰,如果不好好经营,就算有一座金山银山倒头来也是会空的。

“将你那些下人也遣散了吧,我喜欢一个人清净。”楚尘站起身,缓步沿着青石向林中走去。

忽然,他想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回过头来。

“对了,我正在找一个人,你给我查查看。”

第六章宗师之名

将妹妹楚雁雪的下落转交给张忠汉去查,楚尘专心于修炼起来。

整日在山中打坐,吸收那空气中的灵气。

练气,筑基,结丹,元婴,洞天,圣轮,归虚……

修行是一条无穷无尽的路,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头在哪里,之前的楚尘也不过是达到了圣轮境界而已。

就算归虚大能也不敢随意尝试,可楚尘偏偏以圣轮境强行横渡星空,一身修为散尽,所以只能从头开始。

不过,因为都是曾经到达过得境界,也是轻车熟路。

“内劲,暗劲,化劲,这就是地球上的武道境界吗?”楚尘从张忠汉口中已经大致得知了武道三境,然后对比了一下,大概化劲和练气中后期差不多。

毕竟现在的他只差一步就达到练气中期,从而被张忠汉误会成了化劲宗师。

地球上的武道繁衍太过简陋了,但即便如此,不代表楚尘不尊敬武道。

只要是修炼到了极致,武者一样可以手握日月摘星辰。

楚尘过去就见识过许多武道强者,也交战过。

“醒醒,吃饭了。”身旁传来一声悦耳女声,宛如银铃般,楚尘不用猜都能知道是谁。

大概是觉得多和楚尘走动有好处,张忠汉就天天把自家孙女当做丫鬟使唤,天天往山上跑,给楚尘送一日三餐。

“哎,我懂,大师您厉害,只喝水,这些饭菜就交给我了。”张可调侃道,虽然和楚尘开始不怎么对味,可她一来二去还是差不多摸清楚了楚尘的习惯。

并且给楚尘取了一个楚大师的外号。

因为那些鱼龙混杂的江湖术士,都自称大师,楚尘在张可眼中和他们没什么差别。

可无论送的是什么食物,楚尘都不沾。

他莫不是怕饭菜里有毒?

张可只能这么猜测。

除了偶尔喝点水,楚尘整日都窝在这云深不之处的林间,也从未下过山。

“这地方不是你待的。”楚尘善意提醒道。

“唔……唔。”对着原本准备给楚尘饭菜一阵狼吞虎咽,发丝都凌乱了些,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自幼跟着张老爷子混,自然沾染了一些粗狂的气息。

一边吞咽一边摆了摆手,她懂楚尘话中的意思,不过并不是很在意。

这庄园不适合居住。

本来张可也不相信,但老爷子下山换了个住处后,咳嗽这个老毛病确实很少犯了。

为此,张可还专门搜集了云深不知处的空气,拿去检测……也没有什么有害物质,PM2.5也没超标啊。

不过事实就摆在那里,张可也不得不相信起楚尘来。

“你可以天天待在这里,我怎么就不可以!”吃完饭,连嘴都还没有擦擦,张可就嘟起油光泛泛的嘴唇对着楚尘道。

嘴角噙着一抹狡黠的笑容。

似曾相识的少女笑容。

楚尘一瞬间恍惚的失神。

“师尊。”耳畔似乎传来了一声呢喃。

又轻又柔。

楚尘好像看见了某位故人,曾经的他在那个世界,收的某位弟子。

只可惜……

那个时候的楚尘太弱了,自以为有庇佑她人的能力,却只是个笑话。

楚尘成道之日一剑荡尽九幽禁区出来的太古凶兽,剑九幽的名号也是因此得来。

“楚大师您继续修仙,望早日得道,小女子今日就不叨扰,明日再会。”张可学着楚尘平日说话的语气,抱了抱拳头,准备离开。

“等等,明天你别来了。”楚尘轻声道,不过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那怎么行?老爷子安排的,你以为我想来啊!”张可很快就换了一副哭丧脸,她说的也是实话,老爷子的命令不好反抗。

张可说完,对着楚尘扮了一个鬼脸,就沿着林间的石板路蹦蹦跳跳走了。

楚尘轻轻摇了摇头。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

少女的身影又准时出现在云深不知处。

“今天的早餐是大肉包子,来个不,刘婶赶早就包好的,哎呀,有点凉了。”张可一边大嚼特嚼,一边看着一边的楚尘。

楚尘胸口一起一伏,富有极强的节奏感,而且鼻间隐隐有雾气呼出。

凡是武者呼吸都有着节奏,但张可还从来没有见过楚尘这种呼吸法,吸气时胸口充盈成一个球,呼出时又薄成一张纸片般。

楚尘整个身体沐浴在金色的晨光中,仿佛融为了一体。

“看清楚了吗?你试试。”楚尘赫然睁开双眼,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张可。

似乎一早就知道少女的存在,楚尘的眼眸波澜不惊,倒是张可,隐隐从中看见了一丝紫色。

一缕紫光从楚尘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张可觉得是自己眼花了,要不就是楚尘的眼睛出了毛病。

她还是觉得眼花的可能性更大……

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看。

紫光不见了。

“你不行吗?”楚尘见张可不动,又是道。

“试就试,还没人敢对我说不行的!”张可轻哼一声,开始按照楚尘教导的方法呼吸起来。

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楚尘待在云深不知处快半个月了。

这中间滨海市可谓是发生了震荡,毕竟张忠汉居然从山上搬了下来,不得不让人们猜测当中是否有什么隐情。

看似稳坐滨海市一线家族的位置,但只有滨海少数高层知道,张家早已经是风雨飘摇了。

早些年张家大儿子和张老爷子关系闹僵,一气之下脱离了家族,带走了家族精锐。

所以张家现在只有一个张忠汉。

不过比起外面来,更加躁动的是张家内部。

此时此刻,一众张家人齐聚张义军家的大厅内。

“我就搞不明白了,老爷子从那里找了一个人来,难道是外面的私生子?”张义军愤愤不平道,他是张忠汉的三儿子,也是张可的父亲。

除了张可送饭,不准任何人上山去打扰楚尘。

张忠汉的话就是铁令。

毕竟这个家都是老爷子当年一个人打拼下来的,虽然张忠汉离作古没有多久了,可只要有他在的一天,这个张家还是得听他的安排。

所以这众小辈子也只能聚在一起寻找办法了。

“那座南山,可是连接着三个地理位置上的经济命脉,肥得流油,刚好滨海林家那边拿到了开发产权,怎么老爷子就这么顽固。”有人补充道。

比起让一个人外人居住来,实际上张家人在意并不是云深不知处那座庄园,而是那片山。

南山虽然纵向占地面积不大,但横向可以说几乎跨越了小半个滨海市。

而且还和江州省,淮州省两个省级单位相邻,占了两省一市,只要开发得当,就有数百亿的利润滚进腰包。

“对啊,卖给林家多好啊,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世交。”一旁张义民也是附和。

张义民是张忠汉的四儿子,平日里负责打理张家商场上面的问题,精于算计,在他看来,放着南山那块肥肉不吃,简直是蠢到家了。

“林家人有什么好的?满肚子坏水,只不过没写在脸上而已。”一旁,本来没什么资格插嘴的张可抱怨道。

“小辈子就给我闭嘴,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要不是你死活不肯答应林家婚事,我们能和林家闹到这个地步?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一边的张义国朝着张可高声呵斥,作为义字辈排行老二的他,当即是责备起张可来。

“管我家可可屁事啊,那林家的林承志什么狗屁玩意,你不知道?”见自家女儿被训斥,张义军立即出头。

争吵声愈加激烈起来。

“都给我住口!”突然,一道洪亮的之声若炸雷般在大厅一角内响起。

众人顿时停止了争吵,面面相觑。

张忠汉威严不减当年分好,目光扫过在场的三个儿子,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全给我滚。”只能再一声怒吼,周围的听言哪敢逗留半分,只能匆匆离去。

只留下张义军还有张可一对父女。

“爸……”张义军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够了,我都知道了,今天的事不在你,我也知道我做这件事总会引起非议。”张忠汉深深叹了一口气,刚才的威严一扫而空,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垂垂朽矣的老人而已。

大手轻轻拍在张可的肩头。

张可从小便没有了母亲,所以他对于这个孩子也格外的看重。

张忠汉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看着这孩子多久。

“爸,喝茶。”张义军规规矩矩的敬上了一杯大红袍,端到了张忠汉面前,“我知道你见得多,比我们有远见,可你总得告诉我,你这次办的究竟是个什么事儿,那云深不知处,究竟借给了一个什么人住。”

“你真的想要知道?”张忠汉微微眯上了双眼,声音沉了下去。

“爸不愿意说也就算了,既然,你乐意,我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不过……张家其他人。”张义军看似漠不关心,可话锋还是没有转走。

深深看了张义军一眼,张忠汉蠕动嘴唇。

“化劲宗师!”

四个字如雷贯耳!

啪!

张义军手中的茶杯瞬间落地,伴随着滚烫的茶水也是四散开来。

第七章用什么来庇佑

张可从来都没有见过此时此刻父亲脸上的表情。

震颤,兴奋,害怕,惊悚……太过于复杂了。

张可过去一直认为父亲是个严厉,不苟言笑的男人。

却没想到今天,表情丰富得让她有点陌生起来了。

“可可,你爷爷说的没有半分假话?那个人他真的?”张义军声音颤抖道,舌头都差点打结了,甚至身体都微微发颤。

“嗯,反正是比较能打。”张可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楚尘,相貌,穿着,身高,都不怎么出众,只能用“能打”来形容楚尘。

毕竟,一出手就把她摔了一个大马趴!

张义军听到女儿的话,加上老爷子那肯定的语气,不由得捂住了心口。

他快要压不止心中的悸动!

太久了!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渴望找到一个化劲宗师,治好老爷子的旧疾。

毕竟他也很清楚,现在支撑这个家族的,明面上是外面他们三兄弟,内里真正掌舵这个家却是老爷子。

老爷子可是一位暗劲高手,当年纵横滨海无敌。

不同张可,年岁,见识都非凡的张义军非常了解武者三境。

“爸,你……”

“有些事不能着急,不过他已经答应解决旧疾。”张忠汉知道张义军想要问的是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中也没有什么底,不过为了让儿子安心,只得如此告知。

张义军微微心头,更是安心了不少。

“对了,那位前辈长什么模样?”张义军继续追问道。

“去问小可吧,每天都在往山上送饭。”张忠汉对着自家孙女饱含深意的笑了笑。

“唔,楚大师嘛,嗯……让我好好回忆一下。”张可眼睛转的贼溜,“估计七八十岁了吧,廋不拉几,矮不隆咚,满脸褶子,眉骨突出两块像个山包,下巴山羊胡子都快这么长了吧,直接拖在地上。”

本来是觉得好玩,故意把楚尘说成一个老头,没想到张义军随着女儿张可的叙述,越加的兴奋起来。

“仙风道骨啊,果然宗师风范!”张义军一拍大腿,赞叹道,把张可吓了一大跳。

张忠汉听见张可的话,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无奈的笑了笑。

楚尘太过年轻了。

说出去估计张家人都无人相信。

还不如就让张可胡说八道,说成个老头子模样,还可靠点。

毕竟如此年轻的宗师,整个华夏也才百年一出吧。

在这个头衔面前,什么青年俊杰,豪门子弟,算个屁啊!

张可却是无法理解父亲和爷爷那欣喜若狂的态度,在她看来,楚尘除了能打一点外,看上去神经兮兮的。

随着张忠汉和张可的一番话,张义军也是放下了心中多数的顾忌。

自从张忠汉和儿子那次谈话后,又是几日时间匆匆而过。

云深不知处。

楚尘在这庄园内,重走着过去四百年走过的修行路,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健。

而随着这些日子的观察,楚尘发现了了一些门道。

“地球上居然没有天劫的气息?”

修行本来就是逆天之事,在那边的世界,也就有着雷劫这一说,限制修士的修为,渡过雷劫者,便是修为大进,可若度不过,轻则境界跌落,重则身死道消。

不,或许不是完全没有,而是太弱了。

万物皆有法则,雷劫也是其中一种,楚尘不相信地球上就处于法则之外。

天道轮回,这是宇宙间的法则,没有人可以逃过。

可现在……大概是因为这里处于宇宙的边缘,加上灵气稀薄,所以限制修士修行的法则也不完全。

“难道我回到地球后,可以重新……证道完美?”这个念头在楚尘心中忽然闪现,让他微微心颤,之前好几百年,从练气一路修行到圣轮境界,楚尘可谓是没有少被雷劈。

不光是被劈,甚至连楚尘的每个境界都有了点点遗憾。

有缺,无暇,完美。

这是每个修炼阶段三种不同的形态。

楚尘每个境界距离完美始终差了那么一点。

终究只能达到无暇的地步。

如今却可以求得完美?

一想到有这一分可能性,饶是楚尘都呼吸急促了几分。

“喂喂,楚大师,你这呼吸法,还挺有用的。”就在楚尘沉思时,一边张可欣喜道。

虽然无法具体描述出来,但是按照楚尘教导的方法呼吸后,张可逐渐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

楚尘也是微微点点头。

他教导给张可的不过是最基础的吐纳法而已,没想到仅仅看过两三遍再指导一下张可就领悟了,这小姑娘还是有几分天资的。

“楚尘,你现在占着我家这座庄园自己是舒服了,可你知不知道下面的张家人都乱成什么样了。”张可对着楚尘抱怨道,虽然老爷子向张义军解释过了,但是不代表其他张家人知道其中内幕。

所以还是要有不少流言蜚语到处流传。

“喔?他们都说了什么?”楚尘听到这里,倒是有点点意外。

过去只要是他楚尘想要的,别说一座山头,就算是整个十万山脉,只要提一声,都会有人溜须拍马着奉上。

没想到回到这里之后,反倒落了下乘。

“哎,说那些都没什么意思,话说,楚尘你说庇佑我们张家,倒是拿什么来庇佑啊?”张可一直没有忘记楚尘那一番承诺。

不过在她看来还是太搞笑了。

就算能打又能怎么样?

楚尘一个人,没有权势,没有财富,也没有人脉,和诺达的张家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差距。

楚尘还反过来庇佑他们?

开玩笑啊!

虽然心中如此想,不过当他看向楚尘的脸庞时,又有些迟疑了。

一张普通的脸庞,却莫名让人安心,越看越经看。

“嘟!嘟!嘟!”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车喇叭声响彻这片山林,打破庄园内那份宁静。

太吵了!

声音一直不断,似乎车主刻意为之。

楚尘的眉头不知不觉的皱了皱。

“不是张家人,爷爷禁止我们开车上山,是……那个混蛋!怎么每一次都不守规矩,听不懂人话,开车上山啊!”张可恼怒道。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