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璃许墨言小说免费阅读-楚璃许墨言大结局版

楚璃许墨言小说免费阅读-楚璃许墨言大结局版

十年相思终成空

更新时间:十年相思终成空锦儿来源:QR

十年相思终成空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本书又名《楚璃许墨言系统》,作者锦儿,小说讲述了楚璃用了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剥开证明给许墨言看!之所以一点一点的剥开,是因为害怕一下子剥开会太痛,会没有勇气继续爱下去。可许墨言却从不屑她的心,甚至厌恶至极。城墙上,她衣袂飘飘,目光决然:“我楚璃今生所有的伤痛都是你给的,你伤我、负我、辱我!此刻,我要将这所有的伤害全部都倾注于此,半点不留地还给你!”...

《十年相思终成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四章 诛九族

阿青却在气头上,指着许老夫人怒斥:“放肆!公主身份何其尊贵,你竟让她与青楼女子共侍一夫,你知不知道这不但是羞辱公主,还是羞辱皇家的脸面,你们是想被诛九族吗?”

一番话,把许老夫人说的直接没敢吱声,特别是那红梅那女人,吓得脸都吓白了,往后退了许多步。

许墨言赶紧将地上母亲扶起:“娘,你怎么样?”

而许老夫人显然受了点惊吓,颤巍巍地抓紧许墨言的手。

阿青心有不甘,趁热打铁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当初……”

话没说完,阿青就被楚璃拉住胳膊,扭头就挨了一巴掌。

“啪——!”

楚璃的力度之大,阿青的脸都被打肿了,巴掌印清晰可见。

“跪下!”

阿青咬牙,抬眸看了楚璃一眼,心有不甘。

楚璃怒喝:“本宫让你跪下!”

阿青倏地跪在地上,目视前方,一声不吭,紧接着,楚璃也一把跪了下去,对着许老夫人:“婆婆息怒,是儿媳教导无方,望婆婆恕罪。”

突然的转变,让许墨言有些看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

可许老夫人却因为楚璃的忍让,方才消失的气焰顿时就回来了,赶紧起来指着楚璃的鼻子说:“好啊!仗着身份要造反了是不是?”

说着,许老夫人又来到灵牌前,捶胸顿足道:“苍天啊!列祖列祖啊!你们看看,我们许家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娶了这么恶婆娘回来,先是害死了不离的生母叶玲,如今又要将我许家的骨血赶尽杀绝,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楚璃咬着牙,手中的帕子已经被攥成麻花状,指骨分明,心底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哎哟~!我对不起许家的列祖列宗啊,还不如死了算了!”

楚璃在许老夫人的持续哀嚎中闭上了眼,绝望道:“既然怀了,那就收为偏房吧。”

阿青惊呼:“公主!”

许墨言皱眉,神情复杂地看着地上的女人,想不到她连尊严都不要了,竟然会真的同意他娶一个青楼女人回来,心里有些愠怒。

呵,果然是下贱至极,才会做出这等事。

不过也好,也省得他还在为如何将红梅接进府中的事烦心。

许老夫人立即消停下来:“此话可当真?”

楚璃深吸一口气,才睁眼道:“一言九鼎!”

许老夫人却生怕她会反口似的,揪着不放,得寸进尺道:“那好,只要你对着许家的列祖列宗起誓,愿意接纳红梅进许家的门,成为你夫君的妾室,并且许诺不得仗着你公主的身份找红梅麻烦!”

楚璃气得浑身颤抖,紧攥着的指甲狠狠嵌入掌心中,抬眸看向站在旁边的许墨言。

可他却在此时勾起嘴角,仿佛在等着她做出决定,饶有兴味。

楚璃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担心下一刻就控制不住眼泪,随即站了起来,朝灵牌走去。

阿青激动地去拉楚璃的裙摆,不住地摇头:“公主,不要,你责罚阿青吧,都是阿青的错,求求你,不要……”

在阿青心里,楚璃是尊贵无瑕的长公主大人,是在宫中被人捧在手里含着金汤勺长大的明珠,怎么可以跟这青楼女子共侍一夫,传出去,她将在皇室中一辈子无法抬头,甚至成为世人的笑柄,遗臭万年!

可惜,楚璃用力抽离,裙摆自阿青手中,缓缓脱落……

第五章 尊严尽失

她来到灵牌前,竖起手指与头并齐,高声道:“列祖列宗在上,楚璃今日在此起誓,同意让红梅进门纳为偏房,并且从今往后不得自持身份刁难红梅,定将红梅视为亲姐妹,与红梅伺候婆婆与夫……”

说到这,楚璃已经如鲠在喉,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说出这话,可许老夫人却不满意:“如有违背呢?又当如何?”

楚璃咬牙,眼前视线模糊:“如若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此刻,阿青泣不成声,长公主为了他竟卑微到了如斯地步。

许老夫人这才作罢,缓了脸色,走去拉着红梅的手:“唉哟,瞧瞧这小脸都吓白了,该不会动了胎气吧?”

说着,许老夫人又将红梅往许墨言身边推去:“墨言,你快扶红梅回房去歇息,命人去找大夫,小心仔细点,娘可是天天盼着要抱孙子的。”

许墨言反握住红梅的手,目光却落在灵牌前站着的女人身上,隐约可见她颤抖的双肩,忽然间,心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

收回目光,许墨言无视心中异样,皱眉暗道一声“自作自受”便牵着红梅的手离开灵堂,没有回头。

待许墨言离开后,许老夫人来到阿青面前,二话不说扬手就打下去。

“啪——!”的一声,楚璃惊觉回头,瞧见阿青一脸愤恨地捂着脸,双眼狠狠地瞪着许老夫人。

许老夫人再度扬手:“哎呀,还敢瞪眼,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臭丫头!”

楚璃立即上前挡在阿青身前道:“婆婆息怒,是儿媳的错,没有管教好下人,您要打就打我好了。”

“呵,打你?我可不敢,万一再治我一个诛九族怎么办?”许老夫人一脸狰狞,大有今天若不给个交代,誓不罢休之势。

楚璃岂会不知许老夫人的意思,顿时跪了下去,面色冷清道:“儿媳会在这给列祖列宗认错思过,直至日落之时。”

许老夫人这才作罢,甩袖冷哼了一声离去。

阿青昨日挨了三十板子,今日又挨了打,担心她身子承受不住,楚璃便吩咐其他下人将她带下去找大夫诊治,而自己继续跪在灵堂中。

不知何时,一个小小的脑袋歪着凑到她眼前,圆溜溜的眼睛仿佛藏着许多疑问,直挺挺地盯着她看。

楚璃看着眼前长得愈发与阿玲相似的男孩,心头一窒,这是阿玲留下的孩子,才诞生三天,阿玲就去了。

而这个孩子许墨言为其取名‘许不离’明看着是不离,再也不要离别的意思,实则,是许墨言这辈子都不会承认楚璃作他的妻。

“阿离怎么会在这?”

许不离不会说话,众人都说他是个哑巴,楚璃却认为他只是不想说话而已,伸手想去碰他的脸,却被躲了过去。

许不离甚至踹了她的胳膊一脚,然后冲她做了个鬼脸然后跑掉。

楚璃冷笑着,悲凉油然而生,就连五岁的孩子都视她为仇敌。

日头没入山涧,许墨言将红梅安置好后,恍惚间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跪在灵堂的身影。

他竟不知不觉走到了灵堂门前,下意识往里看去,那抹纤弱的身影在落日的昏黄光照下摇摇欲坠,随即宛若枯叶般往地面倒去。

许墨言一个健步冲上去,将楚璃从地上抱起,才惊觉她竟然消瘦到这种地步,心忽然间被什么抓了一下,狠狠地抽了抽。

第六章 仁至义尽

屋内。

楚璃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白发苍苍的大夫隔着屏风替她悬丝诊脉。

而许墨言却在一边看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会忍不住留下来,当年要不是她从中作梗,叶玲也不会死。

可心里方才那抹担心,却难以忽视。

许墨言抬眸看了眼她的容颜,告诉自己,只是因为叶玲的眼睛在她那,所以自己刚刚才会情急之下做出那样的举动罢了。

大夫收起丝线,严肃道:“恕老夫直言,许夫人的病,老夫无能为力,只能开个方子暂时缓解一下,还请另寻高明吧!”

许墨言皱眉,这女人不就是体虚吗?

“什么病这么严重?”

大夫意味深长地看了许墨言一眼,叹息道:“许夫人体内寒气入骨,能形成这样已是多年顽疾,许爷竟不知情?”

“寒气入骨?”这四个字于他而言简直闻所未闻,一时间也无法断定是什么情况,只是从大夫的神色来看,楚璃的情况有些严重。

可她的死活,又与他何干?

他没有亲手杀了她,就已经仁至义尽。

许墨言让下人拿了银子递给大夫,淡然道:“那就有劳大夫,先开个药方子吧。”

语罢,他转身离去,甚至不想听大夫多说一句。

楚璃醒来,已是三天后,期间,许墨言来瞧过一眼,不过是想确定她死了没而已,连驻足都未曾有。

阿青忧心楚璃,饶是堵着气还是放心不下,带病下床前来照顾,不敢假手他人,端着煎好的汤药回房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楚璃撑在桌边,用手帕捂着嘴费力地咳,消瘦的身子无法撑起里衣,半个肩头都露了出来,锁骨的窝深陷了下去。

阿青抿唇,无声地走了过去,却凑巧瞧见楚璃那手帕中刺眼的一抹殷红,惊得她手中的汤药撒了出来,滚烫的汤药生生烫伤手背。

楚璃听闻吸气声,赶紧将手中帕子藏在被褥下,阿青已经来到了跟前。

目光触及她被烫伤的手背,以及她那眼中嗪满的泪水,楚璃顿时内疚不已,低声道:“阿青,我……”

她生下来就是无比尊贵的公主,有着与生俱来的高傲与自尊,哪怕心疼自己的侍女,也无法做到亲口跟一个奴籍的人说声抱歉。

阿青岂会不懂她的心,赶紧嚷嚷:“公主快把药喝了吧,烫死奴婢了。”

楚璃赶紧接过汤碗,吹都不吹一下就仰头饮下,褐色的汤汁顺着嘴角流落,这一幕落入站在窗边的许墨言眼中。

他看着她将一碗苦极的汤药一口饮尽,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藏在袖中的手兀自收紧,心中异样不断扩大。

这些天,他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有意忽略心中异样,可不管他如何克制,那抹忧虑都挥之不去,甚至还愈发的强烈。

方才许不离的蹴鞠不小心踢到了这个院子,他竟然想都没想就走了进来,当他踏入院子的那一刻,才知原来心里早就想进来看看了。

阿青端着空掉的汤碗出来,看见站在窗边的许墨言,错愕不已:“驸马爷,你怎么会在这?”

许墨言脸色一沉,将手中的蹴鞠拿起抛了抛,蓦然转身离去,连解释都不屑。

他走到拱门处,与背着药箱焦急而来徐成碰了个正着,蹴鞠掉落在地。

两人面照面对视片刻,心中都充斥着疑惑,但谁也没开口。

许墨言弯腰去捡蹴鞠,徐成却着急地忙往里走。

可这个举动却激怒了许墨言,他猛地拉住徐成的胳膊,沉声道:“谁让你来的?”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