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相思终成空楚璃许墨言全本免费阅读-十年相思终成空完整版

十年相思终成空楚璃许墨言全本免费阅读-十年相思终成空完整版

十年相思终成空

更新时间:十年相思终成空锦儿来源:QR

《十年相思终成空》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楚璃许墨言小说从十年相思终成空阅读by锦儿。楚璃用了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剥开证明给许墨言看!之所以一点一点的剥开,是因为害怕一下子剥开会太痛,会没有勇气继续爱下去。可许墨言却从不屑她的心,甚至厌恶至极。城墙上,她衣袂飘飘,目光决然:“我楚璃今生所有的伤痛都是你给的,你伤我、负我、辱我!此刻,我要将这所有的伤害全部都倾注于此,半点不留地还给你!”...

《十年相思终成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欠了一条命

傍晚,许府,北苑。

“咳……咳咳……”

楚璃的旧疾犯了,坐在床边,手执丝帕轻掩口鼻费力咳嗽,另一只手腕系着一条红绳,延伸至屏风外,悬丝诊脉。

许久,徐成收起丝线,神色复杂。

楚璃身子畏寒,将手缩进袖里,轻声问:“徐太医有话就直说吧。”

徐成隔着屏风瞧了她纤瘦的身型一眼,沉重道:“公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您体内的寒气已经入骨,倘若再蔓延至心肺,便药石无医。”

楚璃轻笑:“除此呢?可还有别的?”

徐成猛然站起,不顾身份之别,绕过屏风来到楚璃面前俯首作揖,诚恳道:“恳请公主随卑职回宫,相信皇上定会召集全城最好的太医为公主诊治,到时定能……”

“阿青。”楚璃打断徐成的话,招手唤来侍女,吩咐道:“去把徐太医的诊金拿过来。”

徐成脸色一沉,直接喊她名字:“楚璃!”

楚璃顿住,抬眸看向他。

徐成深吸口气,放轻了语气:“你这样为了那个许墨言值得吗?”

“值得不值得,这不是徐太医应该关心的事。”

楚璃对徐成的怒意视而不见,待阿青拿着银子过来了,便吩咐道:“老规矩,带徐太医从后门走,别让人发现了。”

“喏。”侍女阿青上前,将银子递徐成,“徐太医,请吧。”

徐成生气,一把撞掉阿青手上的银两,背起药箱踏出房门,身后传来楚璃微弱带着恳求的声音:“别告诉父皇……”

他微微顿住,眼眸一沉,带着沉重快步朝后门走去。

阿青将地上的银子捡起,回到楚璃身边,小脸神色凝重欲言又止。

楚璃岂会不知这丫头的心思:“他又去万花楼了?”

阿青嘟着嘴,一脸委屈:“嗯,驸马爷昨夜烂醉倒在路上还差点掉进湖里,被下人们发现给抬了回来。可今日一早,这酒还没完全醒呢,转眼间又去了。”

“咳咳……”这些话,楚璃听得多了,也就没有起初那么动怒,可心底还是微微地牵动着,抽疼着。

阿青继续说:“奴婢不懂,公主为何一直如此纵容驸马,就算当年阿玲的死那也是……”

听到这个名字,楚璃神色一变:“闭嘴!”

阿青赶紧跪下:“奴婢该死!可今天就算公主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说,驸马不知好歹,公主何其尊贵不计身份下嫁于他。可他明知道公主体虚身患寒疾,竟还要让公主住在北边的院子,还故意在南边种下青竹,使本就阴暗潮湿的屋子更是连日光都照不到,这才导致公主旧疾日渐加重!奴婢替公主感到委屈,驸马不但不体恤公主,还要公主抛下身份在家替他洗衣做羹照顾挑剔的婆婆,甚至还要替他照顾那个女人留下的哑巴儿子!”

楚璃倏地站起来,怒喝:“够了!”

阿青红了眼,昂着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楚璃心有不忍别过头,可怒意难收,指着门口道:“去领杖三十,今晚不准吃饭。”

“喏。”阿青弯着腰,退了出去。

楚璃无力地坐在床上,心里何尝不知阿青说的委屈。

众人皆知楚国长公主楚璃害死许不离的生母叶玲,欠了许家一条命,屈尊下嫁许墨言是为了还债。

却没人知道,楚璃现在用的这双眼原先是叶玲的眼睛!

更没人知道楚璃爱许墨言爱了整整十年,这份隐忍跟屈辱,皆是因爱他胜过爱自己。

第二章 看清楚,我是谁?

夜晚,雕花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冷风骤现。

楚璃和衣躺在床上一宿都没有暖和,随着开门的那股冰凉刺骨的寒意宛若见缝插针无孔不入进入身体,直达四肢百骸,如坠冰窖。

她抖动着被子,试图将身体捂紧,忽然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楚璃才惊觉许墨言站在床边。

“阿言,你回来啦。”

男人不说话,居高临下看着她。

“你等会我去给你煮醒酒汤。”楚璃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却被大掌扼住了手腕,“你……”

许墨言将她摁在榻上,欺身而上,冰凉的薄唇顺势封住她的嘴,带着淡淡的桂花酿香味充斥着她的口腔。

“唔……”

男人霸道索取间,情动地扯开她的衣襟,体寒的冰冷在大掌的微烫之下得以缓解回温。

楚璃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身体微微拱起颤栗着。

两人衣物逐渐褪去,肌肤滚烫相贴。

颈项一片湿濡温热,逐渐延伸至她眼角眉梢,耳边一声温柔的低沉:“阿玲……”

楚璃心头一震,原来许墨言是把她当成叶玲了,难怪会对她做出此举。

眼眸逐渐氤氲雾气,五年了,他们成亲五年了,至今没有圆房。

她无论怎样做,怎样放下昔日的尊贵与尊严,怎样卑微屈辱,他视而不见,甚至弃之如履。

在许墨言的心里,就只有许不离的生母叶玲一人。

炙热的唇再度凑上来,楚璃忽然别过头,使得男人的吻落了空,方才的温度荡然无存。

楚璃冷然道:“许墨言,你看清楚,我是谁?”

她可以容忍一切,但无法容忍成为啊玲的替身。

许墨言怔住,逐渐回神发现身下的女人是楚璃,立即宛如被烫了似的将她推开,掉头就要走。

“站住!”

楚璃坐起来,忍住眼眶的泪水,颤抖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哪怕到了这一刻,她都无法说出过激的话,只因太清楚,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言语有所顾忌,更不会因她的丝毫委屈而妥协。

许墨言瞥了她一眼,说:“只要不是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他的话,宛若寒冰利刃狠狠刺入她的心。

手,兀自攥紧被褥,楚璃看着他决然离开的背影强忍泪水。

她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勇气,可以挥霍在这段卑微的情感里。

次日。

阿青端着洗脸盆,一瘸一拐走进来,没见着楚璃起身更衣,便过去掀开床边的垂帘道:“公主,该起了。今日是十五,要去祠堂进香,若公主晚到了,老夫人铁定又会借此说事了。”

楚璃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低声道:“好,我这就起来。”

阿青看着她坐了起来,又摇摇欲坠的样子,心知定是又犯病了,慌忙上前扶着:“公主,你脸色很不好,要不……今日就别去了?”

楚璃摆手:“无碍,本宫可以起来。”

许墨言的母亲是个什么角色,她比谁都清楚,自打进了许家门的那一刻,她就起誓,不管如何都要尽到妻子的责任,这祠堂进香历年来从未断过,自然今日也不许断了这香火。

只是她没想到今日许墨言也会在祠堂里,而且身边还站着个女人。

祠堂重地,非许家亲属不得入内,就算是她的贴身侍女阿青,也只能在门口驻足停留,而那女人此刻却站在祠堂的灵牌前。

第三章 青楼女子

楚璃走了进去,先给许夫人行了个礼,又去给灵牌上了柱香,然后朝许墨言走去,目光落在女人身上,发现她长相竟有几分与阿玲相似。

女人身着一席水袖红衣,浓厚的胭脂花粉味儿,以及那头上的发簪都是以大红大紫的花骨朵为主,显而易见,这女人来自烟花柳巷之地。

楚璃收回目光,来到许墨言面前,问:“不知这位是?”

红衣女人立即自报姓名:“奴家叫红梅,是万花楼……”

“本宫没问你话。”楚璃打断女人的话,目光直逼许墨言,她要的,只是他的答案,自持“本宫”二字,也表明不接纳这个女人。

许墨言眼眸轻转,眼前的她纵然没有明显表态,可那双眼底蕴藏的怒意骗不了人,呵,终于要装不下去了吗?

他当着她的面,一把将女人揽入怀中,让女人把头靠在胸膛之上,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笑道:“如你所见,她能站在这里,就足以表明她将是我许墨言的女人,我要纳红梅为妾。”

“不可以!”楚璃怒喝,眼睛骤然红了起来。

许墨言有些错愕,她向来善于隐藏情绪,不管如何挑剔都会在明面上把事情做得尽善尽美,让人从外表的角度根本找不到她的不是。

今天,竟然为了这事动怒。

这个认识,让许墨言觉得意外同时还有些欣喜。

“公主莫非忘了当初许下的承诺?进了许家的门,一切就要按照许家的规矩来做,如若公主不愿意我纳红梅为妾,也行,公主可随时给我一张和离书,带上您那丰厚的嫁妆离开许家,回到您那金碧辉煌的公主府,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楚璃饶是再好的脾气,也被这番话伤得体无完肤,手紧紧攥着,咬牙道:“许墨言,你这是在羞辱我!”

许墨言皱了皱眉:“草民怎敢,您可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而我只是市井之徒,一个浑身充满铜臭味的盐商罢了。”

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刀子插入她的心窝里。

这时,许老夫人忽然走出来站在灵堂中间,双手合十,大声说:“许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我身为许家的当家主母,要为我儿讨个公道。长公主入门五年至今无出,墨言虽有一子许不离,但这孩子五岁了至今都未开口一言,许家偌大的家业总不能交给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手里,幸好老天有眼,让许家再添子嗣。”

说着,徐老夫人瞥了楚璃一眼,继续说:“可有些人,就是善妒,竟要阻拦许家骨血入门,还想仗着身份在许家只手遮天!”

楚璃胸口一堵,解释道:“婆婆,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你为什么不准红梅进门!红梅的肚子里怀的可是我许家的骨血,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绝对不允许许家的骨血流落在外任人欺负!”许老夫人劈头盖脸一顿吼,把楚璃骂得里外不是人。

阿青在外边听得一清二楚,顿时火冒三丈,不顾身份,也不顾昨日挨了三十大板屁股还痛着,冲进来就推了许老夫人一把。

老夫人不慎朝地上倒去,额头当场磕到摆放灵牌的桌角,额头瞬间冒起了血珠子。

这一幕,直接让众人惊呼!

同类文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