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飞将叶辰云初夏-龙城飞将大洋芋全文阅读

龙城飞将叶辰云初夏-龙城飞将大洋芋全文阅读

龙城飞将

更新时间:龙城飞将大洋芋来源:ZW

男女主角是叶辰云初夏的小说叫做《龙城飞将》,是作者大洋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含冤入狱;五年后,荣耀而归。左手牵老婆,右手抱女儿,笑傲苍天。你们都说我是废物赘婿?错,我乃龙城飞将。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龙城飞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一个亿的爱

龙城。

机场。

一群群战士,面色严肃。

钢盔,盾牌,冲锋枪,整整齐齐,让人一眼难忘。

身披蟒袍的城主陈龙,胸口的勋章,擦得雪亮,今日,那一位一手撑起整个帝国的大人物,要归来了。

那是,帝国的神话。

那是龙城的骄傲,飞将军叶辰。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终于。

飞机停下,舱门打开。

陈龙扑通一声,双腿跪在地上,语气无比的恭敬,高呼:"龙城,城主陈龙,拜见飞将军!"

"拜见飞将军!"

"拜见飞将军!"

"……"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明朗的星空下,一道道跪地的声音,一声声豪迈,充满敬畏的呐喊。

此起彼伏,惊了这个寂静了无数岁月的龙城。

叶辰淡然。

并没有过多的激动。

沙场征战五年,如今再临故土,曾经的记忆,历历在目。

曾经,他是一个孤儿。

被善人叶老爷收养,一同收养的还有另一个人。

叫做叶方。

谁曾想,此人狼子野心,竟然杀了叶老爷一家,霸占了叶家的财产,将罪名全部推到了叶辰的身上。

一夜之间,叶辰名满龙城。

成为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若不是造化弄人,得高人搭救,参军入伍,恐怕如今还在承受牢狱之灾。

现在,他回来了。

龙城飞将,帝国武将之首。

叶方,忏悔吧。

"我想回家看看,你们不用跟着。"叶辰吩咐了一句,淡淡的出了机场。

一路走走停停。

随着离家越近,叶辰的心情越加的激动。

五年前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此时此刻他最想见到的也是那个魂牵梦绕的女子。

"初夏,我回来了。"

"你……还好吗?"

终于来到了家门口,还是之前的模样。

院子中,一个小女孩蹲在地上。

破烂的碎花衣,洗得发白,高高翘起的羊角辫,被风吹得有些凌乱,面黄肌瘦,看着不远处吃零食的小男孩,哈喇子流了一地。

叶辰觉得有些心酸。

走上前去,问道:"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

听到叶辰问话,小女孩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眼中带着深深的防备以及恐惧。

叶辰莫名的有一些心疼。

良久之后。

明白叶辰真的是在关心自己,小女孩才怯生生的说道:"我没有爸爸,从今天开始也没有妈妈了。"

无声的哭泣。

晶莹的泪水,串成了珠子,落到了地上。

叶辰怔了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开口说道:"叔叔也一样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呢。"

"真的吗?"小女孩抬头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不会欺骗美丽的小朋友。"

似乎,在叶辰的身上感受到了温暖,小女孩说道:"叔叔,我们可以在一起玩,我叫叶心语。"

叶辰笑了笑,"我叫叶辰。"

刚说完,小女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一下子扑到了也陈德怀中,大哭起来,"爸爸,我好想你啊。"

轰!

叶辰愣住了。

这是……

自己的女儿?

"你妈妈……你妈妈是?"叶辰颤抖着问道。

"妈妈是云初夏。"叶心语哭着说道。

这……

真的是自己的女儿。

叶辰的心中,五味陈杂,欣喜,自责,惶恐,激动……

突然,小女孩一下子将叶辰推开,抹了一把眼泪,激动的说道:"爸爸,我们快去救妈妈,妈妈被坏人抓走了。"

……

夜星酒店。

觥筹交错,灯火辉煌。

中间的舞台之上,一个女人被带了上来,正是云初夏。

叶方满面红光,大声说道:"各位来宾,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我那个杀人犯弟弟叶辰,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够出得来,而我的弟XF云初夏,正值青春年少,就守了活寡,就连我这个当哥哥的都看不下去,经过叶云两家一致商量,由我叶方主持,为我弟媳招婿,彩礼钱一百万起,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

"云初夏虽然已经身为人母,但是当年可是龙城出了名的美女,无人不知,如今姿色犹存,大家有目共睹,还希望能够踊跃参与。"

云初夏站在舞台的中央,双手双脚都被束缚。

手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伤口,可以想象到她已经经历过了什么样的折磨。

那双本应灵动的眸子,如今一眼看去,就如同是黑色的深渊一般,找不到一丝的生机。

对于叶家。

对于生活。

甚至是对于自己。

她都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

自从那一天,杀人犯之妻的帽子戴在她的头上,她就没有再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努力工作。

换来的是什么?

云家霸占了自己的公司,叶家要将自己拍卖。

是的,拍卖。

名为招婿,实际上就是拍卖。

泪水,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流下,心如死灰。

只希望,他们能够信守承诺,不要伤害自己那无辜的女儿。

"叶家主,你这包裹得太严实了了吧,要不清凉一些,我们更容易动心啊。"

一名男子,举着红酒抿了一口之后,开口说道。

还不用叶方说话,就已经有人反驳,"我不同意啊,要清凉,买回家再清凉嘛,现在清凉,不是便宜了那些没钱的。"

买。

这是已经撕破了包装,毫不掩饰。

"来来来,叫一声老公听听,看看是什么感觉我再考虑出价。"有人出言挑逗。

满场的污言秽语,传到了云初夏的耳朵之中。

如果不是还有叶心语。

她宁愿一头撞死在这里。

"一群狗东西,光嘴炮不喊价,我可是不像你们,我出一百万。"

"哈哈哈,我还以为多厉害呢,我出两百万。"

叶方面带微笑,高声道:"出价越高,越是真爱啊,大家继续。"

"不错,我们是真爱,我出五百万。"

"都停一停。"一名壮汉直接高声喊道,"老子出一千万,我才是最爱云小姐的。"

一边说,一边看着云初夏淌口水。

无人说话,只是淡笑。

看到自己震慑全场,壮汉很是满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我出一个亿,让你老母过来,我对她的爱天长地久。"

声音由远及近。

大门推开。

一人迎面走来,手中抱着一个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小女孩。

身材挺拔,面目俊朗,眼神锋利,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如同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巡视天下。

"叶辰,你出狱了?"叶方的声音有些难看。

刹那之间。

众多的看客,目光都汇聚到了叶辰的身上。

 

 

第二章你能保护我吗

五年不见。

叶方依旧是一眼就将叶辰认了出来。

只不过,有些不敢相信,按照常理来看,一个杀人犯是绝对不可能在五年的时间就出狱的。

"是我,我回来了,你准备好棺材吧。"

叶辰的脸上,带着一丝邪性的笑容,充满了震慑力。

准备好棺材?

叶方气得不轻,怒吼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你这种人竟然还能够出来,难以想象,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叶辰笑了,笑得有些寒心,"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就没有一丝的悔意吗?我真想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狗东西,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给义父一家报仇。"叶方威胁的声音,贯穿了全场。

"叶家主不要生气嘛,要我说啊,他来了正好,刚好看到我是怎么将他的妻子买回家的。"

那名壮汉,本名张涛。

突然之间就变得兴奋起来,"兄弟,没事,一千万对我来说不过就是小钱,我带她回家几晚上,就还给你,你赚大了。"

"满嘴污言秽语,该杀!"

叶辰骂了一声,眼神之中流出杀气。

下一刻。

手一伸,一把抓住张涛的腰带,将其举在空中,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轰!

人们只感觉,整座酒楼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张涛最起码有两百斤,可是,就这样被叶辰不费吹灰之力的砸了,再也爬不起来。

嘴中吐了一口鲜血,彻底的晕了过去。

这……

好猛。

众人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离叶辰远了一些。

叶辰没有多加理会,径直走到了叶方的面前,"是谁给你的勇气,拍卖我的妻子?"

"我……误会,这是误会。"

咔擦!

下一秒钟。

叶辰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要不是女儿在这里。

叶辰会直接捏断他的脖子。

"啊……"

叶方的惨叫声,撕心裂肺。

痛!

满头的大汗,让他整个人险些晕了过去。

这一辈子。

他就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痛苦。

"我……我……"

喘着粗气,想要放几句狠话,然而看到了叶辰双眼充血的眸子,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勇气将接下来的话给说出来。

嘶嘶!

看了看张涛,再看一眼叶方。

酒店之中,寂静无比,原本喧哗无比的宾客,一个个安静了下来,身子僵直,一动不动。

"不是一个个叫得很欢吗?怎么不继续了啊?"

"在座的各位,在下以后会一一拜访的保证一个不少。"

冰冷的声音,在寂静之中响起,充满了肃杀。

没有人怀疑,如果现在有人搭嘴,叶辰会杀人。

直到现在。

人们才想起来,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那是杀人犯。

惹了他。

跟惹了一个恶魔并没有什么区别。

扫视全场,目光锋芒,所过之处,人们尽皆低头,无敢与之对视者。

"爸爸,爸爸,快来看看妈妈。"

叶心语焦急的声音响起,叶辰才发现云初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昏厥了过去。

走过去。

将其抱在怀中,带着叶心语迈步而出。

临出门时,猛然回头。

看向叶方,交待道:"做了十几年的兄弟,我给你时间交代后事。"

叶方的脸上全是汗水。

就这样看着叶辰的背影。

目光怨毒,满满都是寒意。

……

家里。

经过父女两人的精心照料。

云初夏很快就醒了过来。

"心语,你没有事吧。"

第一时间,她就将女儿搂在怀中,上下摸索,脸上全都是担心。

"妈妈,我没事啊,有爸爸保护我呢。"叶心语很是开心的笑着说道。

云初夏的心头一颤。

她抬起头,看向了叶辰,眼神冰冷,不说一句话。

"初夏,我回来了。"最终,还是叶辰率先打破了这种沉默。

一声我回来了。

让云初夏的心头五味陈杂。

五年了。

这五年来,她成了整个龙城最大的笑柄。

要不是因为有着女儿的存在,她真的很想一死了之。

外人欺辱也就罢了,就连自家人也当她是丧门星,辛辛苦苦为了家族贡献,然而到头来,却是落了一个被拍卖的结局。

何其可悲,何其可笑。

"滚!"

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将压抑了五年的情绪,彻底的爆发。

"你若是在里边待一辈子,我云初夏也就认了,可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一边哭,一边喊。

像是要将这五年受到的委屈,统统都发泄出来。

"初夏,对不起。"

叶辰走上前去,一脸的诚恳。

此时此刻,除了这三个字,他真的不知道还可以说些什么。

"五年前,你为什么要干出这种事?"云初夏咬着红唇,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叶辰。

"我没有,我冤枉的。"

叶辰铿锵回应,他还做不出恩将仇报的行为。

"都是叶方,这一切都是他干的。"叶辰的瞳孔之中,一抹寒芒,一闪而过,此时此刻对叶方的恨意已经打到了一个顶点。

这话,云初夏没有反驳。

但是,她真的不再想要看到叶辰,指着门,情绪激动道:"滚,你现在就给我滚。"

"哇……"

这一幕。

让旁边的叶心语一下子大哭了出来,"妈妈,求求你,不要赶爸爸走,我不要没有爸爸,我不要做别的小朋友说我是野丫头……"

这一下,两人都顾不上其他了,赶紧停下了安慰女儿。

"妈妈不赶爸爸走,我家心语不是野丫头,不是野丫头……"

云初夏将女儿搂在怀中,为了女儿,再大的委屈她都可以承受,牙齿碎了,往肚子里咽就是。

"爸爸不走,就算是妈妈打我骂我,爸爸也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叶辰同样落泪。

一代飞将,流血不流泪。

但是今天,却是再也控制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云初夏的电话响起,掏出手机一看,顿时笑得有些凄惨。

直接挂了电话。

"云家的人,晚上有个族宴,本来是没有我们一家的名额的,但是估计想要问罪今天的事。"云初夏流着眼泪说,"我真的不想再过这种生活了,你能保护我吗?"

叶辰看着云初夏哭花了的脸,重重的点了点头,"能。"'

云初夏轻笑。

笑声中,满是凄凉与无奈。

而叶辰眼神无比的坚定,我必定护你一生一世。

 

 

第三章相信我一次

夜晚。

金海大酒店。

云家的族宴就在这里举行。

他们承包了一个大厅,作为主场。

云宏夫妇看见云初夏身边的叶辰的时候,都是一愣。

"你竟然出狱了?"

"还有初夏,这种场合你把他带来是什么意思?"

云初夏抬起了头,"爸,妈,叶辰是我的男人,他为什么不能来?"

"你……"

云宏想要呵斥几句,但是看到时间就要到了,对着叶辰骂了一声,"族宴完了再收拾你。"

云初夏拉住了叶辰的手,"既然我不赶你走,那你就是我云初夏的男人。"

"五年前的事情,我相信你是冤枉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尽快的适应,强大起来。"

叶辰的心头一暖。

只要她不将自己赶走,那就是一切都还有机会。

"放心,区区一个叶方,我随手就捏死。"

"闭嘴!"

云初夏骂了一句,"你难道还想要再进去待五年吗?我告诉你,你要是在我的面前露出一丝的暴力,我们从此两清,说到做到。"

"我知道你能打,我看到你把一个两百斤重的人举起来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越是能打,别人就越加的相信五年前的事情是你干的。"

"叶辰,算我求你,我们一起踏踏实实的,我实在是经受不起任何的摧残了。"

叶辰连连点头。

表示一定会做到。

当他们走进大厅之中的时候,一道道怪异的目光看了过来。

充满了嘲讽。

"咦,那不是叶辰那个杀人犯吗?他竟然出狱了。"一道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让人们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了叶辰的身上。

"真的是他,云宏这是什么意思,这种喜庆的日子竟然带一个杀人犯进来。"

"就是,晦气。"

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

一名男子朝着叶辰等人走了过来,看着云初夏,满脸的不屑,"云初夏,我说你是脑子有病吧,这个家伙出来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将他带到这里来。"

本名云峰的男子,算是云初夏的堂弟。

就这样看着云初夏,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他是我的丈夫,我为什么不可以带他来?"云初夏抬头回应。

云峰冷笑一声,"云初夏啊云初夏,还真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说你也算是小有姿色,又何必自甘堕落呢,跟着这样一个蹲过大狱的男人你也不嫌丢脸啊,老老实实的参加招婿多好的,以后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招婿?"云初夏冷笑,"我不稀罕。"

"不稀罕?"云峰怒了,"那是看得起你,要我说啊,就应该直接将你卖到风雨场所去。"

"你说什么?"

云初夏还没有回应,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叶辰盯着云峰,双眼充血,带着杀意。

云峰的脸色微变。

心中的恐惧,难以说出口,一股寒气从脚底窜到了头顶,就好像是坠入了冰窟一般。

他竟然被这个家伙吓住了。

想要张嘴说些什么,然而几次都没有这个勇气。

"奶奶来了。"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云峰回过神来,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算你们运气好。"

然后,转身离去。

叶辰看着他的背影,就如同是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蹬蹬蹬!

云老太太杵着拐杖走了进来,注意到了叶辰,冷哼一声。

她不喜欢叶辰,也不喜欢这一家子。

更喜欢的是老大云坤一家。

主要是云坤生了一个儿子,云宏却是生了一个女儿。

云宏几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

老太太坐下之后,看向了云初夏,声音相当的冷漠,"来人,给我把云初夏拿下,送到叶家去,继续招婿。"

云初夏的脸色大变。

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哀求道,"奶奶,不要。"

旁边,云宏夫妇畏畏缩缩,不敢多言。

小丫头叶心语,又大哭了起来,"不要,不要欺负我妈妈。"

看到这一幕,叶辰的心都碎了。

"闭嘴,吵死了。"

老太太瞪了小丫头一眼,顿时小丫头就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了,只能够憋着,不断的抽噎流泪。

看着女儿如此的模样。

叶辰就知道,小丫头以前肯定没少被收拾,不然不会如此的恐惧。

心中的怒火,难以形容。

"都看着干什么?云峰,动手!"

不等叶辰爆发,老太太已经再一次吩咐。

叶辰一步迈出,挡在众人之前,大声吼道:"我看谁敢?"

他看向了老太太,声音冰冷,"初夏可是你的亲孙女,你的那种做法,跟把她推入火坑有什么区别?"

哼!

老太太冷哼了一声。

继续说道:"云初夏,对于今天叶家给你招婿的事情那是我同意的,现在你的男人回来了,这事我也不说了,免得有人说我把自己的亲孙女推入火坑。但是,现在集团里边出了一些问题,只有叶家能够帮助我们,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取得叶方的原谅,不然的话,莫说是火坑,地狱我也会亲自送你下去。"

"奶奶。"云初夏一脸的为难,现在要想获得叶方的原谅,比登天都难。

"云家出了什么问题?何必需要叶方,说出来说不定我就能够解决呢。"叶辰淡淡的说了一句。

啥?

众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这个刚出狱的家伙,说他能够解决云家的问题?"

"奶奶都不能解决的问题他能解决?笑话!"

一道道嘲讽,讥笑。

让云宏一家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

太丢人了。

这一次,莫说是其他人,云初夏都有些生气了,"叶辰,你别添乱了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云家的资金链出了问题,需要一大笔钱才能够解决的。"

"整个云家,那么多人,那么大的家族,都没有办法解决,你不过就是刚出狱,你能够怎么办?"

叶辰低头,轻语:"不要怕,我在这呢,相信我一次。"

云初夏没有发出一言半语。

实在是,她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什么时候,一个蹲了五年大狱的家伙都这样的嚣张了,竟然扬言能够解决我云家的问题。"

紧随其后,几道身影走了进来。

云坤一家,姗姗来迟。

 

同类文学小说